刚刚更新: 〔苏轩肖雅〕〔我在洪荒搞事情〕〔乐游源〕〔大秦帝师〕〔大明:开局我就被〕〔无敌从开宝箱开始〕〔不小心捡了一个宇〕〔农门贵妻:撩个状〕〔爆品经纪人〕〔重生之后更逆天〕〔我抢了哆啦A梦的万〕〔网游之奶个锤子〕〔成首富从捡垃圾开〕〔露泣梨花白如玉〕〔风水异闻录〕〔一把剑,砍翻诸天〕〔爱魂归〕〔慕医生你老婆又闯〕〔都市之修仙归来〕〔都市超级战医陈阳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14 她是对的,欲擒故纵
    精彩·尽在·无名()

    “……陈程,你觉得江扶月是对的?”徐泾有些意外。

    男生还保持着举手的姿势,闻言,想了想,而后慎重点头。

    他才高一,这学期刚进的这个班,跟其他人都不太熟,孤零零地坐在前排,也没个同桌,加之平时话少,不主动和人交往,在班里属于最没存在感的那类。

    就连徐泾也是顿了好几秒才想起他的名字。

    “为什么?”徐泾第一次正眼打量这个比同龄人矮了不少,大多时候都习惯保持沉默的男生,追问,“你为什么觉得她对?”

    陈程站起来,周围的注视令他愈发紧张,“因、为顺着江同学的思路看下来,我没有发现逻辑上的错误。”

    “哦?”徐泾不动声色,“那照你这么说凌轩的证明步骤有逻辑上的错误?”

    “有的。”陈程点头,这次他果断很多。

    “说说看。”

    “在第……五步,他用了单位圆上一点使不等式小于等于4分之n平方,且常数最佳定理,但4分之n平方是这道题要证明的结论,在证明过程中就已经被默认正确了,这、不符合逻辑。”

    徐泾没曾想一道证明题竟然炸出两颗好苗子,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坐下吧。”

    陈程松了口气,因紧张而泛红的脸颊格外引人注目。

    所以……到底谁才是对的?

    大家突然开始不确定了。

    就连凌轩在听完陈程的话后,也盯着黑板陷入了沉思。

    徐泾没有再卖关子,走到江扶月的答案前,屈起手指敲了敲,“这才是正确答案。可惜,全班只有一个人做出来,一个人能看懂。”

    “卧槽——”过分安静的教室,孙丞这一声尤其响亮。

    虽然粗俗了点,却诡异地契合了此刻所有人的心境。

    可不是“卧了个大槽”吗?

    倒数第一进了奥数班不说,还力压凌轩、孙丞两位大学霸,做对了压轴题?

    听起来比“母猪变貂蝉”还玄幻。

    毕竟,长相可以整,但脑子换不了啊!

    “江扶月她开挂了?”孙丞凑到凌轩面前,一脸疑惑。

    但此刻凌轩自己都还是懵的,哪还有工夫回他?

    剩下半个钟头,徐泾顺着江扶月的思路给众人讲解,连板书都没再另外写,而是直接用了江扶月的。

    下课铃响,徐泾:“今天就到这里,江扶月留一下。”

    众人背上书包鱼贯而出,目光或多或少落到江扶月身上,可后者连个眼神都没给,收好东西,走到徐泾面前。

    有人注意到她没有站在讲台下,而是走到与徐泾同一水平面,以平等的姿态和不带丝毫畏怯的目光与之交谈。

    “昨天给你的卷子写了多少?”

    “做完了。”

    徐泾脚下一跄,故作镇定:“完、完了?”但一开口还是泄露了真实情绪。

    江扶月把手上叠作一沓的试卷拿给他,言下之意:不信可以看。

    接过来的时候,除了徐泾自己,谁都没发现他手在抖。

    江扶月功成身退,打了声招呼,潇洒走人。

    留徐泾一个人呆立半晌,然后飞快赶回办公室,每张卷子挨着给她对答案。

    孟志坚坐在对面,乍见这人又惊又喜,近乎癫狂,十分纳罕——

    “老徐,你捡钱啦?”

    “不,不是钱,是宝贝!”

    “?”

    “大宝贝!我滴个乖乖……”

    ……

    徐泾有多兴奋,江扶月不知道,但眼下看着拐角处颀长而立的男生,她自己是一点都兴奋不起来。

    少年清隽,平直的肩头有种单薄的落拓,像三月里新生的绵柳,看似软和,却韧劲暗藏。

    四目相对,凌轩看着江扶月不闪不避的眼睛,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女生。

    打量,审视,忖度。

    少年独有的犀利。

    江扶月却无甚波动,错身便走。

    她的无视和冷淡,终是激起少年眼中一片暗火,“跟我玩欲擒故纵?”

    江扶月回头。

    凌轩轻笑,目光游弋过她那张明艳的脸:“其实,你长得不丑,但喜不喜欢和长相无关。如果你是因为我才想方设法挤进奥数班……”

    “不是。”她平静开口,目光冷凉如水。

    凌轩皱眉。

    他回去找过那封被他扔掉的告白信,可垃圾桶每天都有人清理,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虽然没能看到江扶月究竟写了什么,但当时的感觉不会错,她站在他面前半垂眼眸,双颊隐隐浮现红晕,就连捏住信封的指尖都在无声颤抖,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凌轩:“参加竞赛不是开玩笑,如果你不明白它的意义,就不要来影响整个班级。”

    江扶月笑了,看他的目光多了几分明晃晃的打量,“你也不胖啊……”

    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笑震住,闻言,又有些茫然。

    “脸怎么这么大呢?”她说。

    凌轩一愕,反应过来,面色发沉:“江扶月——”

    “你算个什么东西?”红唇轻启,平缓的嗓音带着一丝与生俱来的傲气,“也配?”

    说完,抬步离开,挺直的背脊如风中亭亭的荷茎,不弯不折。

    “阿轩,我好了——”孙丞从厕所里蹦跶出来,抬手揽他肩膀。

    被凌轩无情躲开,冷着脸,大步往前走。

    “欸?”孙丞跟上,“谁惹你了?脸这么臭?”

    “……闭嘴。”

    孙丞不说话了,凌轩这脾气也不是一天两天,作为发小,他早就习惯。

    走着走着突然想到什么,孙丞咧开嘴,呵呵傻笑。

    凌轩皱眉,看他眼角泛春:“大白天,你发什么癫?”

    “阿轩,问你个事儿。”他凑近了些,搓搓手,“你有没有觉得……江扶月变好看了?”

    少年眼中陡然迸射出一抹冷光,却又在瞬间尽数收敛。

    孙丞并未察觉,他现在脑子里全是江扶月的脸,还有那双能把人溺进去的桃花眼:“……笑起来肯定更好看,可她好像都不怎么笑……”

    确实更好看,但也更可恶!凌轩暗暗咬牙。

    “你想说什么?”

    “啊?”孙丞讷讷,像被问住。

    “她变好看了,然后呢?你对她一见钟情?”凌轩开口,漫不经心。

    孙丞被呛住,脸涨成猪肝色:“怎、怎么可能?!一见钟情?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就是觉得她好看,没有半点其他想法……”

    语无伦次,殊不知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凌轩冷笑:“最好没有。”

    孙丞:“?”

    什么叫“最好没有”?

    “喂——你走那么快干嘛?林瑶刚才问我周末有没有时间,叫上你一起……”

    夕阳下,两个少年的身影一前一后,慢慢走远。

    w</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