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六指诡医〕〔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毒医狂妃:邪帝请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07 辅导弟弟,数学小测
    精彩·尽在·无名()

    江扶月说了声谢谢,然后坐下。

    江小弟心头暖烫,他发现,不要刘海的姐姐突然变得好温柔。

    刘海:“?”怪我咯?

    姐弟俩并排坐,各据书桌一头,白色节能灯照得室内通明。

    江扶月拿出一沓试卷,基本都是扫过就填,比抄答案还快。

    江小弟起初没在意,后面越看越呆。

    这又是什么新玩法?

    他知道姐姐不爱上课,更讨厌考试,家庭作业从来不碰,可……这么乱写一通,还不如不写呢,浪费玩耍的时间——江小弟真心替姐姐着想。

    “做完了?”江扶月突然开口,抬眼的同时也顺道填完了最后一个空。

    江沉星一讷,点头又摇头。

    江扶月皱眉:“做完,还是没做完,直接说话,不要像个小女生一样羞羞答答。你的想法、意见,都可以主动表达出来。”

    “……老师布置的做完了,其他的还没有。”

    江扶月一顿,从之前翻开的那本练习册里抽出一张草稿纸:“其他的是指这上面的题吗?”

    江小弟下意识点头,突然想起什么,出声道:“是。”

    “自己抄下来的?”

    “嗯。”

    “奥数题?”

    江小弟眼前一亮:“姐姐知道?”

    江扶月没答,反问:“没有试卷?”不然为什么要手抄?

    “要上奥数班的才有……”江沉星知道家里没钱给他报班,所以提都没提,可他又实在喜欢,就借同桌的卷子把题目和答案抄下来,拿回家再做。

    “不会的题怎么办?”

    江小弟抿唇,低下头。

    江扶月懂了,他这样的性格不会主动问同学,更不会请教老师,只能闷着,不会的就算了。

    “哪些题目不会?”

    江沉星骤然抬眼,心头生出某种猜测,但又不敢相信,只能木木地把江扶月望着。

    “没有?”

    “不是……有、有的。”舌头又开始打卷了,“这道,这道,还有后面三道,算出来的结果跟答案不一样……”

    江扶月扫了一眼,“拿张新的草稿纸出来。”

    江小弟立马行动,和江扶月如出一辙的桃花眼里充满了期待和信赖,完全忘了自己亲姐其实是个学渣来的。

    “先看这道,加工一批零件,原计划每天加工15个,若干天可以完成,当完成加工任务的5分之3时采用新技术,工作效率提高20……从本质上看,这其实是……先计算出提高效率后每天加工……”

    “姐!我懂了!”

    江扶月点点头,后面的步骤没再讲,立马切换下一题:“甲、乙二人在400米的圆形跑道上……”

    一刻钟后。

    江沉星再看江扶月的眼神只剩下崇拜,“姐,你好厉害啊!”

    江扶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等做完才意识到这个动作太过亲昵,想起上一世她也曾将这样的温暖和柔软倾注在那个叫做“弟弟”的人身上,可回报她的却只有离弃与背叛。

    江扶月表情骤冷,眼中重新覆上漠然,起身离开卧室去了客厅。

    江沉星握着笔,目露茫然,旋即脸色一白。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

    这晚,姐弟俩没再说话。

    江小弟几番欲言又止,都被江扶月无视了,最后泄气地耷拉着脑袋,像颗蔫了的秋草。

    是夜,万籁俱寂。

    江扶月安静地躺在下铺,直到听见江达和韩韵如开门的声音,才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她想,江沉星和楼明深终归是不一样的……

    第二天,不用江小弟叫,江扶月就起了,手脚麻利地洗漱完,吃过早饭,去了学校。

    “你要交作业?”前排张大嘴,惊讶无处安放。

    江扶月没有多说,直接把试卷和练习册递给他。

    刘博文晕乎乎地接了,又懵懵懂地往前传,直到第一节上课铃响,他才反应过来——

    靠!年级倒数第一交作业了?!

    今天的太阳也没从西边出来啊……

    一二节又是语文课,这次江扶月没睡过去,而是拿了物理练习册出来做。

    这学期已经过去大半,原主的书和习题册几乎全新,她只能从前面开始补。

    虽然知识点昨天已经看过、也都记住了,但她毕竟不是真的高中生,有些题目还是要做一遍才好上手。

    但江扶月也没全做,相同类型的她只做一次,再遇到就直接跳过。

    所以,从万秀彤的角度只能看见这位从昨天开始就充满了神秘气质的同桌正对着物理习题册随机填空,平均一分钟就能翻两页。

    有些大题她索性省了步骤,直接写答案,期间不曾动用草稿纸。

    大课间万秀彤凑过去,小声问她:“你是在做题吗?”

    “嗯。”

    “这么快?”小嘴张成“o”形。

    “去接水吗?”江扶月拿上杯子。

    “要的要的!”万秀彤受宠若惊。

    三四节数学连堂,铃响后,徐泾夹着一沓卷子走进来:“大家把桌上东西收一下,留笔和草稿纸,我们做个小测。”

    顿时引来一片哀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扶月总觉得徐泾朝她这个方向看了好几眼。

    考试开始后,偌大的空间只能听见纸张翻动的轻响。

    江扶月用了半分钟把试卷从头到尾浏览一遍,突然,目光在附加题上稍稍一滞。

    随后猛地抬头看向讲台上端坐的徐泾,眼神……意味深长。

    徐泾似有所感,回望过来,下一秒又飞快移开,竟叫她看出了几分心虚的味道。

    江扶月勾唇,有意思……

    不再耽搁,她开始埋头动笔。

    前面选择题加填空题,直接写答案,统共花了不到五分钟,证明题没办法省步骤,江扶月只能一步一步往下写。

    解答题也不难,公式一套,数字带入,轻松解决。

    江扶月做完这些,也才将将过了二十分钟,最后只剩下那道附加题。

    啧,三十分。

    这下她才拿出草稿纸……

    考试后半段,准确来说应该是后大半段时间,江扶月都睡过去了。

    直到课代表喊交卷,她才被万秀彤叫醒,随手扯了试卷递给前桌。

    刘博文又一次被震惊到,居然每个空都填了?

    课代表把试卷收拢交给徐泾的时候,竟然从这位以“佛系”著称的老师脸上看到了一抹急切,尤其是那个搓手的小动作,让人不由想到“摩拳擦掌”这个词。

    徐泾回到办公室,步子都比平时迈得大。

    然后,迫不及待翻出江扶月那份试卷……

    ------题外话------

    月姐:有阴谋。

    w</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