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六指诡医〕〔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毒医狂妃:邪帝请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564 噩梦吓醒,又双满分(二三更)
    !

    “老舅,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啊?怎么搞的?”

    “……”

    “对了,我妈说帮你预约了市医院的体检,让你尽快抽时间去。还说男人一上年纪,身体就容易出毛病,你还熬夜用脑,更应该注意。”

    “……闭嘴。”谢定渊额上青筋猛跳。

    钟子昂无辜耸肩:“我妈让转达的,还说一个字儿都不能少,必须原封不动说给你听。”

    谢定渊:“……”

    这时,刘妈从厨房出来,打破甥舅之间微妙的气氛:“先生,小少爷,可以吃饭了。”

    谢定渊放下文件,起身朝饭厅走去。

    钟子昂跟在后头,一脸春风得意。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这、这是什么?”

    刘妈:“胡萝卜汁。”

    “不不不,我不要……”钟子昂差点没把头摇成拨浪鼓,“我最讨厌胡萝卜了,刘妈你帮我拿走。”

    “这……”刘妈下意识转头去看谢定渊。

    这汁儿是先生让她备下的,撤走当然也要谢定渊同意。

    后者拒绝——

    “既然你说,上了年纪身体容易出问题,那不如早点开始养生?胡萝卜富含维生素b、c,很适合你。”

    钟子昂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吃其他也能补充维生素,不一定非要喝这个。”

    谢定渊没接话,端起手边的胡萝卜汁,喝了第一口,然后第二口……

    直到杯子见空。

    这下钟子昂知道,自己再怎么躲,也不可能躲得掉了。

    他抓起杯子,两眼狠狠一闭,仰头,咕咚几口下肚。

    因为难以忍受,身体还不自觉打了几个摆子,终于:“喝完了!”

    受刑结束。

    “嗯,”谢定渊云淡风轻,“吃饭。”

    钟子昂一边吃,一边默默反省:最近有得罪老舅吗?

    有吗?有吗?

    没有吧……

    那他为什么搞他?

    ……

    饭后,钟子昂迫不及待要往隔壁跑。

    好不容易才让江扶月给他一个机会,他当然要好好表现,勤刷存在感。

    这个时间正好散步消食,加上两人又住隔壁,天时地利人和都齐了。

    “去哪?”谢定渊淡淡开口。

    “就在小区里溜达溜达,我吃太撑了,消消食。”

    “正好,一起。”

    “啊?”

    谢定渊:“怎么,我的意思很难理解?”

    钟子昂:“不、不难……”

    就这样,甥舅俩漫步于小区中,月上枝头,宁谧安详。

    路灯照在两人身上,把影子拉长,头顶是漫天星空,乍一看,还挺有画面感。

    可惜,钟子昂浑身别扭,根本静不下来。

    走一步,回头看两眼。

    再走一步,继续左顾右盼。

    像只躁动的猴子,随时随地抓耳挠腮。

    “那个……舅,你先散着啊,我有点热,回去换件衣服。”

    “站住——”

    钟子昂:“?”

    谢定渊:“心静自然凉。”

    “…….zyxta.哦。”

    过了五分钟。

    “舅,我渴了,回去喝杯水再来找你。”

    “前面那个亭子就是饮用水取用点,里面有干净的环保塑料杯,你可以用。”

    “这、这样啊……这小区整得还挺贴心。”

    又过了十分钟。

    “舅,我觉得我消食消得差不多了,先回去了哈。”

    “刚好我也可以了,一起吧。”

     whhryl.;钟子昂:“xgchotel.?”

    “不走吗?”

    “……走!”磨牙嚯嚯,强行按捺。

    这晚,情窦初开的少年终究还是错过了天时地利,没能见到心爱的姑娘。

    临睡前,钟子昂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荒谬的猜测:老舅他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同一时间,书房,谢定渊坐在办公桌后,面前是摊开的公司文件。

    可他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单手撑着头,失神对望向前方虚空。

    少男少女相对而立,一束花捧在两人中间,风过无声,目光相触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谢定渊脑海中。

    男孩儿意气风发。

    女孩儿年轻美丽。

    他们看上去是那么和谐,那么般配,仿佛……天生一对。

    谢定渊忍不住想,如果自己再年轻十岁,与钟子昂同龄,与她站在一处只会更和谐、更相配。

    意识到自己在纠结什么,他猛地醒过神,灯光下,眉心稍紧,眸中流露些许沉思。

    钟子昂都迈出这一步了,那他……是不是也可以做点什么?

    夜色渐深,谢定渊离开书房,回到卧室。

    临睡前他照例读完两篇学术论文,还在空白的地方做了批注。

    关灯躺下,沉沉入眠。

    梦中,他站在一家酒店大门前。

    透明的玻璃门映照出他此刻西装革履的模样。

    打了领结,应该是很正式的场合。

    他穿过旋转门,突然空间开始扭曲变化,酒店大厅变成一处露天草坪。

    鲜花装点,绸带作饰,还有一堆随风招摇的气球。

    这时,婚礼进行曲奏响。

    一对新人从远处走来。

    在欢呼声与掌声中,两人离他越来越近,面容与身形也逐渐清晰。

    竟然是江扶月和钟子昂!

    两人走到他面前,钟子昂牵着女孩儿的手说:“月月,喊舅舅。”

    女孩儿笑靥如花,嗓音清灵:“舅舅——”

    谢定渊被吓醒了。

    噌一下坐起来,抬手一抹,满头大汗。

    第二天是周一,钟子昂要去上课,谢定渊吃过早餐坐在车里等他。

    拉开车门的瞬间,他愣住:“舅,你昨晚又通宵了?”

    烟眼圈不要太明显哟!

    谢定渊沉沉看了他一眼,看得钟子昂一脸莫名,头皮发麻。

    “上车。”

    “……哦。”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

    就这么沉默地开了一路,最终抵达一中门口。

    钟子昂:“那我先走了。”

    说完,飞快下车,好巧不巧,正好遇到江扶月。

    钟子昂立马叫住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