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六指诡医〕〔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毒医狂妃:邪帝请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558 月考结束,一起去玩(二三更)
    刘尽忠合上电脑,起身抻个懒腰:“终于结束了。”

    三天前,楼明心还是高高在上的楼氏总裁,如今却沦为阶下囚。

    买凶杀人,情节恶劣,就算运作得当,死罪可免,也难逃无期。

    她跟孟知儒倒真是两口子,一个进去了,没两天另一个也进去了,同甘共苦嘛。

    江扶月已经回房间休息了。

    她并不好奇结果是什么,因为所有结果早就在她的布局之下,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刘尽忠招呼柳丝思:“丫头,回房间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咱们回临淮。”

    “……”柳丝思没应,像在发呆。

    “丫头?丫头?!”

    “啊?”

    刘尽忠嘴角一抽:“我说明天回临淮,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回去吗?”

    “刘叔,我有个问题。”

    “嗯?”

    柳丝思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们来帝都,一开始不是为了替萧教授报仇吗?”

    “对啊。”

    “那为什么现在发展成这样了?”女孩儿眼里闪过疑惑,再往深处瞧,是一片干净与纯挚,“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走着走着好像就变成这个结果了。”

    刘尽忠微微一笑:“看过电影吗?”

    “看过啊。”

    “那是不是片头都会展示给观众一个小片段作为切入点,接下来才会开始播放正片?”

    “在不知道整体剧情、前因后果的情况下,对于这个小片段切入点,我们看得很囫囵,有时甚至根本看不懂,对吗?”

    “嗯嗯。”

    “可一旦继续往下看,剧情徐徐铺开,前因后果也逐渐明了,再倒回去看那个小片段的时候,通常都会恍然大悟。”

    柳丝思点头。

    刘尽忠:“萧教授就是片头那个切入点。一开始你没看懂,情有可原,但现在电影都放完了,剧情也明了得不能再明了,你还看不懂吗?丫头,你可是占了最好的位子。”

    “啊?”什么位子?

    不等柳丝思问出口,刘尽忠已经摆摆手,笑着离开。

    如果萧教授是切入点,那……是不是说明剧情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只是胶片上早已拍好的故事。

    导演是……

    我月姐!

    而她自己好像……也有扮演角色?

    第二天上午八点,一架从帝都飞往临淮的航班缓缓升空。

    下午两点,江扶月已经坐在高三二班的教室里,听徐泾讲解析几何。

    万秀彤第n+1次抿唇偷笑,眼角眉梢都洋溢着的欢喜:“江江,你真的回来啦?!明明才请假三十几天,但感觉像三百多天都没见过你了。”

    江扶月莞尔,穿着校服的她不见半点杀伐的气势。

    与帝都运筹帷幄、翻云覆雨的那个她,简直判若两人。

    刘博突然从前面扭过头:“你不在,我连一起讨论题目的人都找不到,嗐……”

    一旁林巧闻言,哼笑两声:“你不就是缺一个可以给你剖析难题,讲解思路的人吗?还讨论……说得像你会做似的。”

    刘博咬牙切齿:“林巧!你你你……给我留点面子会死啊?!”

    “你脸都不要了,还要什么面子?”

    这时——

    讲台上的徐泾突然开口:“刘博,你起来回答一下最终角度α等于多少。”

    刘博:“?”讲到哪题了?

    课桌下,他推了推林巧,让她给点提示。

    女孩儿根本不搭理他。

    刘博那叫一个气啊!下次不给她带吃的了!

    以前吃的那些也全部吐出来才好!

    徐泾皱眉:“怎么,答不上来?”

    刘博:“……”我是不知道哪题!这一页三道题,都是求角度,还全是α,你说来个β也好啊!

    敲!

    徐泾脸色隐隐发黑,半晌:“……行了,坐下仔细听课,不要开小差。”

    哦,原来是发现他在下面偷偷说话,故意警告他。

    这老徐——可真狗!

    刘博坐下之后,耳朵已经红了,他没江扶月那么好(厚)的定(脸)力(皮)。

    作为优等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回答不上来老师的提问,简直太丢脸了。

    “林巧!我记住你了!让你给点提示都不肯,小气!”

    “我……”

    刘博:“白给你带那么多零食,吃完就不认账,渣女!”

    “不是……”

    “你就是!就是!”

    林巧怒目:“有完没完?我连徐老师问的哪个题目都不知道,怎么给你提示?”

    “……哦。”摸摸鼻子,“不好意思,那我下次还给你带零食。”

    “哼!谁稀罕?我才不要呢!”

    “别啊……”

    江扶月当天去教务处销假,第二天就带着笔走进考场。

    一中第三次月考来了……

    第一天上午语,下午数学。

    江扶月还是保持从前的水平,稳定发挥,开考半小时后就交卷走了。

    穿过安静的走廊,在楼梯拐角处迎面撞上凌轩。

    四目相对,少年微愣:“……你回来了?”

    “嗯。”

    “研究顺利吗?”

    “还行。”

    “一起去食堂?”

    江扶月本来就要去吃饭,“好。”

    由于两人都是提前交卷,且提前的时间还不少,食堂里空荡荡的。

    凌轩走到窗口前,问江扶月:“你要吃什么?我请你。”

    “不用,我自己来。”说着,走到隔壁窗口:“糖醋排骨、青椒肉丝、番茄鸡蛋,再要一个炒西兰花,谢谢。”

    凌轩有些失望,但没表现出来:“跟她一样。”

    两人各自刷了卡,走到同一张桌子面对面坐下。

    江扶月吃饭速度不慢,却一点也不显粗鲁。

    凌轩一边吃,一边用余光关注她,突然:“冬令营你有什么打算吗?”

    “什么打算?”江扶月抬眼,目露疑惑。

    “这次一中入围o的只有你、我、谈嘉许、陈程。今年除夕来得早,徐老师不仅要负责寒假冲刺班,还得赶在年前配合市教育局出一模试卷,所以没空组织赛前集训,估计会让我们自己复习。”

    江扶月点点头,表示理解:“我知道了。”

    反正集训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换个地方刷题。

    在家也能完成。

    所以,影响不大。

    凌轩沉默一瞬:“……我的意思是,既然徐老师不组织,那我们可以自行安排。”

    “比如?”

    凌轩:“成立一个学习小组,做赛前突击。”

    江扶月想了想:“我不一定有时间。”

    如果成立学习小组,就要拿出一段固定时间来完成学习任务。

    御风集团、御风地产,还有刚看到点起色的新kt,另外明大那边刚空降一个校长……

    这些产业虽然都有人帮忙打理,但真正做决策的还是江扶月。

    她怕忙不过来,所以没有立即答应。

    凌轩听到这样的回答,也不觉失望。

    江扶月实力摆在那儿,是否加入学习小组影响都不大。

    “没关系,你可以再考虑考虑,反正时间还早。”

    “嗯,那到时再说。”

    “好。”

    就在两人快要吃完的时候,一个女生端着餐盘,在凌轩身旁坐下。

    “这里没人吧?”已经坐下了,才问有没有人。

    江扶月勾唇。

    凌轩眉心稍蹙:“林瑶?”

    女孩儿莞尔:“是我。来食堂之前,跑去你考场外面等了一会儿,结果监考老师说你交卷了,我就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真的在食堂。”

    还和江扶月坐在一起吃饭,有说有笑。

    凌轩:“找我有事吗?”

    “没……”

    “那我先走了。”说完,作势离开。

    “等一下——”林瑶叫住他。

    凌轩目露询问。

    “我……想找你对一下答案。”

    “语对答案?你确定?”

    呃——

    林瑶目露懊恼,但很快收敛得干干净净。

    她说:“主观题就算了,有几道客观选择题我拿不太准。”

    凌轩:“ada。”

    林瑶:“……啊?”

    “答案是ada,我先走了。”

    说完,大步离开,去追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江扶月——

    “你一下,我还没说完……”

    林瑶看着眼前没动过的饭和菜,突然胃口全无。

    凌轩不是很讨厌江扶月吗?

    为什么要和她坐在一起吃饭?还像跟屁虫一样追在她后头?

    “林瑶学姐!”

    是一群高一学妹,老远就挥手和她打招呼。

    林瑶立马切换温柔模式:“你们好,这么早就下课了吗?”

    “最后一节体育课,老师放我们早点来吃饭。”

    “这样啊,先去排队吧,不然一会儿人就多了。”

    “好的!谢谢学姐!”

    “不客气。”

    一群小女生叽叽喳喳走向打饭窗口,排队的时候还双手捧脸、眼冒红心——

    “天呐!林瑶学姐人真是太好了!”

    “声音也超好听,不愧是广播站的台柱子。”

    “难怪大家都说她是女神,人美、声甜、心好,简直完美。”

    “话说学姐有男朋友吗?咱们年级好多男生都暗恋她诶!”

    “好像有吧。”

    “啊?真的假的?!谁啊?”

    “好像是校草。”

    “凌轩?”

    “据说他们俩青梅竹马,父母之间关系也很好。”

    “可我怎么听说高三年级有位更厉害的学姐,成绩第一,外貌第一,身材第一,竞赛封神。”

    “你说的是江学姐吧?她是真厉害。”

    “那跟林瑶学姐比呢?”

    “呃……这么说吧,两人不是一个水平,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提起林瑶,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她仙女般出尘脱俗的气质。

    可提起江扶月,所有人脑海里只有三个字——

    大、魔、王!

    “听说凌校草和她走得很近。你说他们是不是……”

    “别胡说!月姐最爱的只有学习!”

    “男人于她如浮云,哪怕对方是校草。”

    “嗯嗯,我月神还是专心搞学习的样子最飒。”

    ……

    下午两点,数学开考。

    江扶月拿到试卷,还是按老习惯先浏览一遍。

    这一看,眼神顿时微妙起来。

    二十分钟后,“老师,交卷。”

    监考老师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哦。”

    很平静。

    其余考生在她开口说第一个字的时候,笔头顿了顿,接着又继续埋头,奋笔疾书。

    俨然已经见怪不怪。

    结束后,大家纷纷涌出考场,一脸菜色——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次数学卷子特别难?”

    “看来不只我一个人这么想,吓死了,差点以为就我一个人不会。”

    “太难了好嘛?最后三个大题我都只做了第一小问。”

    “我连第一小问都没算出来……”

    “实不相瞒,我题目都没看懂。”

    “完了完了,感觉这次会不及格。”

    “谁出的题啊?要不要这么恐怖?”

    “……”

    抱怨不休。

    而彼时,提前交卷的江扶月已经回到家,坐下来开始吃晚饭了。

    知道她要考试,江达和韩韵如提前从店里回来陪她吃饭。

    “月月吃这个……”江达给她夹了块排骨。

    “谢谢爸。”

    “多吃点,考试要费脑筋的。”

    韩韵如:“蔬菜也不能少。”

    说完,一大筷子油麦菜落到江扶月碗里。

    江小弟眼尾一弯,看好戏呢。

    他知道姐姐不喜欢油麦菜。

    但下一秒——

    韩韵如:“你也是!”

    然后,油麦菜也到了江小弟碗里。

    他:“!”我也不喜欢啊……

    第二天上午理综,下午英语。

    江扶月稳定发挥,依然提前交卷。

    考完,总算可以松口气,因为接踵而来的就是周六周天。

    “出去玩,要不要一起?”钟子昂提议。

    江扶月:“去哪里?”

    “好地方。跟我来就是了!”

    就这样,周六一大早,江扶月就被钟子昂拐出门。

    “上车吧。”他拉开副驾驶车门,请她坐进去。

    江扶月挑眉,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儿扒拉的车,宝马新三,车身锃亮。

    “你有证吗?”

    钟子昂下巴一抬:“当然!刚满十八就考了。怎么,不相信我的技术?”

    江扶月实话实说:“有点。”

    “要不你来开?”其实钟子昂也不知道江扶月有没有驾照,这么说不过是试探一下。

    谁知——

    “行啊。”

    开就开。

    江扶月绕道另外一边,拉开车门,直接坐进驾驶位。

    钟子昂:“?”

    还真来啊?

    江扶月:“上车!”

    “啊?哦。”

    江扶月:“去哪儿?”

    钟子昂:“你按地图上这个路线开。”

    途中。

    钟子昂几次偷看江扶月,被抓个正着。

    “你看我干什么?”

    “咳……你会开车啊?”

    “你都会,我凭什么不会?”

    “那个……有证吗?”

    江扶月勾唇:“没有。”

    “啊?”钟子昂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