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六指诡医〕〔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毒医狂妃:邪帝请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482 找到谢九,带他脱险(三更)
    &.zyxta.nbsp;   !

    浓烟之中,双目无法视物。

    江扶月步子迈得不大,且每一次抬脚都非常慎重。

    “再敲一声。”

    哐!

    果然,声音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在慢慢缩短。

    终于江扶月走到他面前,烟烟翻滚之中,男人后背紧贴墙面,整个人缩进角落里,防毒面罩破损的地方正被他用一张湿毛巾捂住,所以才不能讲话。

    一旦开口,烟烟就会钻进去,后果不堪设想。

    男人另一只手则握着电极铜管,不出意外,他就是用这个东西敲打实验台下方用来支撑台面的三角合金架。

    &njxpxxs.bsp;   江扶月把那套新的防护用具递过去,“能自己换吗?”

    哐!

    能。

    五分钟后,谢定渊戴好全新的防毒面罩,两人一起离开核心试验区。

    随着防护门一道道开启又关上,烟烟被彻底甩在身后,那股刺激的味道也逐渐消失。

    疾步行走间,两人都不曾开口。

    直至进入喷淋消毒区,两人站在消毒喷头下,接着又穿过紫外线杀菌室,最终脱下防护服,摘掉防毒面罩。

    四目相对,谢定渊的衬衫皱了,西装裤也不再笔直如刀裁,头发被汗水打湿,此刻乱糟糟地卧在头顶。

    褪去一丝不苟的正经,不再光鲜周正,此刻的他异常狼狈,却也格外真实。

    就像……

    高高在上的神祇终于一只脚踏入了尘世,于洁净不染的鞋底沾上了泥土的腥、花木的朽,却也有落英的芬芳、凡俗的烟火。

    相较而言,江扶月就得体太多。

    &njsshcxx.bsp; 由于严密的防护措施,加上进入核心实验区的时间并不长,她的衣服没皱、头发没乱,脸色红润,此刻嘴角还挂着三分笑。

    就像刚经历了一场美妙的探险,有惊吓,但更多的是兴味盎然。

    就是不知道这兴味是冲着核心实验区里那些莫名升腾的烟烟,还是此刻眼前男人难得一见的狼狈去的……

    “谢谢。”男人抚平了领口的褶皱,表情多了一分郑重。

    江扶月:“到底怎么回事?”

    他苦笑:“新型化学反应,实验过程中出了点意外。”

    “那烟烟的主要成分是?”

    谢定渊摇头:“不清楚,要采集样本化验以后才知道。”

    江扶月看了眼已经扔进销毁区的防毒面罩:“那个又是怎么破的?”

    他喉结轻滚,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浓酸喷出来,被腐蚀了。”

    什么化学反应会喷酸?

    按谢定渊的稳妥和谨慎,在实验进行前,肯定还是有其他防护措施,可最后还是让面罩被腐蚀了。

    只能说明,当场的情况,远比他此刻描述的要惊险百倍。

    江扶月突然有些好奇:“什么样的新型化学反应?”

    说完,她才意识到不妥。

    谢定渊这个级别的生化学家手里一定有很多涉及国家机密的实验项目,这类项目通常有着极度严格的保密要求。

    甚至相关研究人员还不能公开其项目成员的身份,更严重一点直接画地为牢,不能接触外界。

    果然——

    男人眼中闪过为难。

    “抱歉,上面有规定。”

    江扶月点头:“明白,是我逾矩了。”

    “没有。”

    “?”

    谢定渊一字一顿:“你可以问,这并没有错,所以不存在什么逾矩。”

    江扶月看他正儿八经解释的样子,有些惊讶,也有点好奇。

    惊讶的是,谢定渊什么时候也会说软话了?

    她甚至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几分抱歉的意味。

    不能告诉她,所以抱歉吗?

    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谢教授”可没这个觉悟。

    而江扶月好奇的则是,什么东西或契机让他变成这样?

    如果谢定渊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一定会不动声色在心里默默回一句:“你以为我对谁都这样?”

    嗯,是闷骚本骚没错了。

    江扶月朝核心实验区的方向望去:“里面你打算怎么处理?”

    未知成分烟雾,又是密闭空间,加上里面还有大量其他化学物质,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分分钟变成化学污染重灾区。

    谢定渊:“我打开了人工智能处理系统,那些烟烟会被采样,然后净化。”

    江扶月点头,突然,她表情一顿,倏地抬眼:“所以,就算我不进来,你也会没事。”

    只是ai执行命令需要时间,净化也有个过程。

    谢定渊脱险只是早晚的问题。

    江扶月转念一想,如果不能做到这一步,充分留有自救余地,那么谢定渊就不是谢定渊了。

    “咳……”他轻咳一声,“话也不能这么说,烟烟成分未知,早一秒出来距离危险就远一分,中招的概率就低一点,所以还是要谢谢你。”

    江扶月挑眉,眼里带着不加掩饰的打量与探究。

    “你……为什么这么看我?”男人嘴角一紧,下意识抬手去抚袖口的褶皱,仿佛这样就能缓解他的窘迫和不自在。

    “喂,你在替我表功吗?”江扶月突然问道。

    “啊?”

    ------题外话------

    三更,两千字。

    新店开业之后,感情戏终于来啦~~撒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