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是我的星球〕〔先婚后爱,大佬要〕〔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餮仙传人在都市〕〔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青萍〕〔寒门崛起〕〔明夷于飞〕〔一世龙皇〕〔先婚后爱:隐藏大〕〔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婚婚来迟,大佬要〕〔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我的白富美老婆秦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422 赢得漂亮,三方查她(一更)
    最后一次叫码,江扶月:“银环镶边阴xgchotel.雕红玉髓玉玺。”

    评估师和徐尧齐齐一愣。

    原本以为她会继续用美金,冷不防变成其他东西,意外也在情理之中。

    但仔细分辨那东西是什么之后,徐尧双眸微眯,笑了。

    “我当今天吹的什么风,把江先生这样一尊大佛吹来了,原来跟风没关系,是大佛自己要来,挡都挡不住。”

    江扶月也跟着笑,丝毫没有被戳破的局促,“徐老板想要的东西,我主动送上门,不是很好吗?”

    “是很好。但你不送,也会有其他人送。”

    他指的楼明心。

    “现在你抢着送,还要跟我谈条件,我觉得还不如让之前那个人送,你以为呢?”男人眉眼含笑。

    “徐老板,我想有一点你还没弄清楚,现在不是你想要谁送,谁就能送的,因为,东西在我手上,那就是我的……”

    江扶月缓缓勾唇,接下来每个字都踩在对方怒点上,不要命地跳踢踏舞:“我想送,你才有;我不送,你就只能眼巴巴看着,懂吗?”

    男人喉间一哽,面色骤凛:“你抢在楼明心之前把这玩意儿拍下来,就是为了坐地起价跟我谈条件?”

    “不不不,我只是单纯想给她添堵。她要红玉髓,我就抢过来;她想从你手上拿到地皮开发权,我就让你们合作不成,最好再结个仇。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徐尧:“疯子!”

    江扶月笑意不改,接过柳丝思递来的红玉髓,像老年人盘核桃那样拿在手中把玩。

    漫不经心的样子,随意随性的动作,看得徐尧心惊肉跳,那可是穆罕默德的玉玺!

    有她这么乱整的吗?!摔了怎么办?!

    强忍住呵斥的冲动,徐尧深呼吸,隐藏好真实情绪,免得叫对方看出他很在意,愈发有恃无恐。

    可惜,早在他看向红玉髓的第一眼,江扶月就捕捉到男人眼中那抹无法掩饰的紧张。

    他急了!

    “我拿红玉髓叫码,徐老板要么拿出一块同样的红玉髓,而且还得当过某个帝王的玉玺才行,要么就替我揍楼明心一顿,鼻青脸肿那样儿的,选吧。

    徐尧眼皮猛跳,咬牙切齿:“这么短的时间你让我去哪里给你找一块红玉髓?!”还要当过玉玺的!

    江扶月耸耸肩,两手一摊:“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徐尧:“……”想打人。

    “其实还有一个选择,如果徐老板既拿不出红玉髓,也不想教训楼明心,那就认输喽!主动退出,赌局结束,损失也就前面几次跟码那点儿钱,多少来着?”

    她转头问柳丝思。

    后者微微一笑:“不多,3亿七千万,美金。”

    江扶月点点头:“确实不多。人徐老板不都说了嘛,最不缺的就是钱,小意思。”

    徐尧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差点被噎死。

    但眼前的确只有这两个选择——要么认输,及时止损;要么跟完最后一轮,直接摊牌,双方比大小。

    江扶月瞥了眼手边的沙漏,提醒他:“徐老板,你还有三十秒。”

    “……我跟!”

    啪啪啪啪——江扶月鼓掌。

    “选什么?”

    徐尧嘴角一抽,到底还是称了她的意:“……帮你教训楼明心。”

    江扶月顿时眉开眼笑:“早这样不就好了?何必给自己找气受呢?你说对不对?”

    徐尧:“……”好想缝上那张叭叭儿的嘴。

    荷官:“现在请二位摊牌。”

    徐尧拿起面前的牌,往赌桌中间一甩,全黑桃,一对a连三k!

    江扶月缓缓一笑,不疾不徐将面前五张牌一一翻开,全黑桃,五张k。

    “怎么可能?!”徐尧从未如此失态。

    “呀!”江扶月故作惊叹,“看来,我今天运气确实不错。”.whhryl.

    7副牌,三百多张,里面只有7张黑桃k,如今五张在江扶月手里。

    何止是运气好,简直诡异得不正常!

    “你出千?”徐尧下颌稍抬,冷冷一睨。

    江扶月笑意不改:“徐老板是高看了我,还是低估了自己?”

    徐尧叱咤赌场多年,谁敢在他面前耍花招?

    之所以这么问,不过是想诈一诈对方。

    而江扶月的表现确实不像搞鬼,所以……就凭运气,她拿了五张黑桃k?

    徐尧怎么都不敢相信,明明他下场之前还……

    按理说,运气爆棚的应该是他才对!

    “小柳儿,收钱。”江扶月抬手。

    柳丝思立马将赌桌上的筹码拢到自己面前,一边装,一边数,两眼放光。

    妈呀!好多钱!

    这下不仅把拍卖会上花出去的全部赚回来了,还有剩!

    顿时看向江扶月的眼神崇拜之上又多了层迷恋——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呢?

    柳丝思想,她这辈子都不会遇到比江扶月更耀眼的人了。

    就算有,也无法像她这样吸引了自己所有的目光和关注,牵动着自己一切情绪与思想。

    “徐老板,你输了。”江扶月起身,一字一顿,“钱我就先带走了,事也请你尽快办妥。毕竟,楼明心后天下午就要离开a市,出了省界,外面可就不是你巨峰集团的地盘了。”

    言罢,揽了柳丝思直接走人。

    背影说不出的嚣张狂妄。

    偏偏徐尧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扬长而去。

    他的钱,他的人,他的面子里子,全丢光了!

    “草!”

    整整五分钟,男人才重新平静下来。

    他抬手叫来一个保镖:“去查查这人什么来头。”

    “是。”

    “另外,楼明心那边你看着办。”

    “……是。”

    “等等,”徐尧不知想到什么,又把人叫回来,轻咳一声,“记住,要鼻青脸肿。”

    “……哦。”

    “最好套个麻袋。”

    保镖眼角一抽:“……是。”

    柳丝思在前台把筹码兑换成现金,拒绝了支票的形式,直接让对方把钱打到银行卡上。

    确认到账并且金额正确后,才和江扶月一起离开。

    “没想到你还是个财迷。”

    不过随口一句调侃,柳丝思当场表演了个霞飞双颊。

    江扶月觉得神奇,忍不住在她脸蛋儿上摸了把。

    嗯,又嫰又滑,手感不错,如果没抹粉会更好。

    柳丝思黑眸圆瞪,像只受惊的小狗,然后……

    脸红得愈发不可收拾。

    江扶月咂咂嘴:“你怎么这么害羞?”

    ……

    凌晨两点,徐尧这边调查江扶月的人回.jsshcxx.来了。

    “……帝都来的,身份信息做过特殊处理,正常渠道查不出来。”

    徐尧坐在办公桌后,单手撑着太阳穴:“那非正常渠道呢?”

    手下:“需要时间,且能否查出还不一定。”

    “……”草!

    明显就是有备而来。

    “另外,我们在调查的时候,还发现了另外两拨人,也在调查这个姓江的。”

    “是吗?”徐尧挑眉,下意识坐直,“哪两拨人?”

    “一拨是楼家派出来的。”

    不用说,肯定是楼明心被抢了红玉髓不甘心,想从对方手里抢回去。

    “另一拨呢?”

    “帝都来的,也在昨天克蒂拍卖会上出现过,还拍走了元青花,背景很深,和上头关系匪浅。从帝都到a市,一路绿灯大开,有官方保驾护航。”

    手下停顿一瞬,说出自己的猜测:“他们应该是为那件元青花来的,据说是流落在外的国宝,要完璧归赵。但不知道为什么会跟姓江的搭上关系,还动用了官方渠道查他,但手段偏温和,应该不是纯粹意义上的敌人。”

    徐尧听罢,目露沉思。

    没想到一场拍卖会居然引来多方势力,还把自己也带进去了……

    该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魔临〕〔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