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六指诡医〕〔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毒医狂妃:邪帝请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415 十七更
    “不能吧?都拍下一件了,又不是跟楼总有仇,总在虎口夺食干什么?玩心跳吗?”

    “我就纳闷三个包间两个都下场了,怎么x博士那间一点动静都没有?”

    “那他来干什么了?看热闹啊?”

    “哈哈哈……”

    主持人难掩激动:“四千万一次,四千万两次,四千万三……”

    拍卖师已经举起定价锤,只待最后一字说完,便敲锤定音。

    “五千万。”御风集团真的下场了!

    “天……五、五千万啊?!”

    人群沉寂一瞬,旋即爆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议论声。

    “卧槽!叫价了!叫价了!”

    “这两方是要杠上吧?”

    “我怎么觉得御风这边挑衅意味更浓一点?”

    “这下有好戏看了。”

    “……”

    任凭外界如何议论,江扶月轻轻一抬手,柳丝思就知道怎么叫价,她连嘴都不用动,别提多惬意。

    “六千万!”

    这.jsshcxx.回,那边似乎并不打算像第一次那样拱手相让。

    江扶月自然也不是那等“惜钱”的人,想也不想,那边话音一落,就指挥柳丝思——

    “七千万。”

    大厅已经开始骚动起来。

    “疯了!简直疯了!”

    “这根本是不惜血本!从两千万英镑叫到七千万,这些人简直不拿钱当钱!太恐怖了……”

    “这两边怕是有仇吧?趁机……宣战?”

    “穷逼也只有静静看着的份……”

    支持人:“七千万一次,七千万两次……”

    “八千万。”不再是两边女人的嗓音,取而代之的,是一把低沉磁性的男嗓。

    橙灯包间,戴面具的男人轻轻开口,叫价设备便将他的声音外扩至全场每个角落。

    “出手了!x博士那边终于出手了!”

    “啧,敢情是憋了个大招在这儿等着呢。”

    “先让两个女人争,最后还是要咱们爷们儿来定乾坤,妙哉~”

    ……

    柳丝思问:“还要不要叫价?”

    江扶月想起刚才打听到的那位“x博士”的背景,没有第一时间表态。

    突然,门外一声极其细微的响动传来,柳丝思当即目光骤凛,全身本能地警惕。

    江扶月微微颔首。

    她便飞速靠近门的位置,贴墙而站,下一秒,陡然打开包间门。

    一切发生得太快,外面搞小动作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抓了个现形。

    是跟在楼明心身边的年轻男秘书。

    柳丝思二话不说,先捂了对方的嘴,再拽进来,扔到沙发上。

    秘书被摔得眼冒金星,正欲张口呼救,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一个冰凉的东西贴上脖颈。

    柳丝思握着匕首,面无表情。

    江扶月笑着踱步过来,“你可以开口,不过,一开口就没命活,考虑清楚。”

    秘书浑身一颤,眼里涌出恐惧,然后开始疯狂摇头。

    “楼明心派你来的?”

    秘书点头。

    “做什么?”

    “我——唔——”他不敢说话。

    柳丝思匕首贴近:“现在你可以用正常音量,别不识好歹。”

    男秘书快哭了,一会儿不让他说话,一会儿又让他说。

    活着好难啊……

    “楼、楼总让我查、查一下你们。”

    所以,他就来偷听?

    江扶月冷笑,楼明心不怎么聪明,身旁的秘书也这么蠢,果然笨蛋都喜欢扎堆。

    问得差不多了,柳丝思请示:“这人怎么处理?”

    秘书瑟瑟发抖,这语气,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可回收垃圾?

    江扶月沉声:“丢到楼明心包间外面,让她亲眼看看自己的人有多丢丑。”

    处理完这个小插曲,元青花已经以八千万英镑的天价由橙灯包间那位拍得。

    江扶月挺高兴的。

    柳丝思不明白,问她为什么。

    江扶月:“只要楼明心得不到,其他任何人得到我都高兴。”

    “哦。”她懂了。

    今天这场拍卖会,这位就是纯粹来恶心人、捣乱whhryl.的。

    可见那个楼明心有多惹人恨。

    柳丝思默默在心里给这个素未蒙面的女人狠狠记上了一笔。

    在她眼里,江扶月不会有错,那么错的就只能是别人。

    这个逻辑非常……

    简单粗暴。

    但江扶月却很开心。

    柳丝思也跟着笑了。

    楼明心准备拿去做人情的红玉髓和元青花都糊了,剩下也没什么可拍的。

    江扶月带着柳丝思功成身退。

    离开的时候,恰好撞上隔壁包间也准备走人。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她身旁擦肩而过,原本目不斜视的两人,同时转头朝对方看去。

    一个戴着面具,一个覆着仿生皮,明明都是陌生的样子,却不约而同从对方身上看到一丝……熟悉感?

    男人脚下一滞。

    江扶月迅速移开视线,硬着头皮保持镇定,带着柳丝思从容离开。

    不管熟悉感从何而来,对方是谁,江扶月都很清楚,自己不能被认出来!

    出了拍卖厅,两人加快脚步。

    柳丝思:“我去把车开过来。”

    “嗯。”没多远的距离,江扶月就站在原地等。

    突然,她耳廓轻动,有脚步声传来——

    不好!

    她当即下令,让柳丝思弃车:“跑!”

    后者也不迟疑,直接遁逃。

    与此同时,江扶月也拔腿朝相反方向跑去。

    拍卖公司对面,是一片老旧的城中村,路灯损坏,时明时暗,此刻却成了她最好的保护色。

    江扶月随便进了其中一幢单元楼,躲进其中一层的楼梯间。

    她竭力调整呼吸,放轻,再放轻,直至完全匿藏于黑暗中。

    很快,有脚步声传来,粗略估计有五六个人。

    皮靴踏在陈旧的楼房台阶,仿佛整栋楼都被震得颤了颤。

    “轻点——”有人开口,“生怕别人发现不了是吗?!”

    果然,几人脚步声放缓了许多。

    “妈的,人呢?!明明看到是朝这个方向跑了!”

    “那个女人抓到没有?”

    一阵窒息的沉默后:“……没有,被她跑掉了。”

    “废物!”

    “但红玉髓在那个男人身上!我们只要抓住那个男的,把红玉髓抢过来,就算完成任务。”

    “呵,天真!老板说了,抢她东西的人,得用命来赔!”

    江扶月躲在暗处,把几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她也不生气,呼吸频率都没变过,仿佛早就猜到楼明心会来这么一招。

    要不然怎么说她蠢呢?

    别人前脚刚出拍卖厅,她后脚就玩杀人夺宝这一出,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她干的一样。

    能在克蒂.xgchotel.拥有包间的人是好惹的吗?

    或许楼明心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不仅惹了,还惹得明目张胆、一身腥臭。

    二十年还没点长进,依然是个笨蛋玩意儿!

    “不能再耗下去了!分头找——”

    “是!”

    很快,几人散开。

    江扶月现在这个角落很快会被搜寻到,不能再继续躲了。

    她转身进去楼梯间,上楼的时候突然脚下一顿,折返回去,停在一排外置的天然气管道前。

    她拧了拧阀门,没有上锁,甚至连个警示牌也没有。

    听着楼上楼下传来的脚步声,江扶月一咬牙,不再犹豫,“对不住了……”

    现在只能赌一把。

    就在她用牙咬破胶带的时候,两个男人突然从下面的楼梯间窜上来。

    四目相对,双方竟这样大喇喇打了个照面!

    江扶月眸色陡然一凛,毫无预兆抬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在其中一个男人胸口处。

    高壮的男人一个不防,竟捂着胸口连连后退,直到抵住墙角才堪堪稳住身形,但后脑勺却是实打实磕在了墙体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男人再抬起头时,已是双眼发红,目露凶光,即使拼命忍住,但还是喷出一口鲜血,泼洒一地,血渍也顺着他口角蜿蜒而至胸膛。

    另一名同伴见势不妙,上前扶起兄弟,再对江扶月发起猛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