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六指诡医〕〔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毒医狂妃:邪帝请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409 十一更
    谢定渊:“什么事?”

    钟子昂先是“轻描淡写”地丢过去一张a4纸。

    男人拿起来,看了眼:“成绩单?”

    “嗯哼。”

    “46分,年级326名,还有一个人跟你并列。”谢定渊点头,“比上次倒数第五有进步。”

    他客观评价。

    钟子昂:“?”

    “你有疑问?”

    “不是……看到这个成绩,你难道不该老怀欣慰兼欣喜若狂?”

    谢定渊:“这就是你等我一个晚上想看到的结果?”

    钟子昂:“……”擦!被戳穿了。

    https://

    “分数和名次单拎出来,说真的,不够看,配不上你现有的智商。”

    呃……

    “老舅,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啊?”

    谢定渊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你认为呢?”

    钟子昂摸了下鼻子。

    却听男人话锋一转——

    “不过,有进步,是好事。”

    然后……“没了?”

    钟子昂傻眼。

    谢定渊皱眉:“你还想有什么?”

    草,等了.zyxta.一晚上,还以为能被夸夸,结果等了个寂寞。

    钟子昂起身就走,突然,他好似想起什么,顿了一下,又重新坐回去。

    脸上比之前多了几分慎重——

    “老舅,我问你个问题。”

    “说。”谢定渊送了一块排骨进嘴里。

    钟子昂生理性地咽了咽口水,“你觉得我能去哪所大学?”

    男人咀嚼的动作一顿,抬眼,自进门起头一回正眼打量这个大外甥:“为什么这么问?”

    “就、有人问我,我回答没想过,然后她说我可以想想了。”

    所以,他就想了呗!

    谢定渊倏然凝目:“谁问你?”

    “嘿嘿……”他傻笑,“江扶月。你说她是不是想让我跟她考一个学校啊?从此双宿双栖,永不分离……”

    男人脸已经黑了:“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

    钟子昂秒蔫:“……jsshcxx.没。江扶月那个成绩不是出国,也肯定要去帝都念大学,我要求也不高,跟她一个地方就成。唉,这年头,异地恋不好谈啊,分手率可高了……”

    谢定渊:“……”闭嘴吧!

    “你看啊——她要是出国,我就跟她一起,反正有钱不虚;她要是去帝都,那也不错,反正我家在那,近水楼台嘛,嘿嘿……”

    钟子昂已经开始畅想未来,丝毫没注意自家老舅已经死沉死沉的脸色。

    最后,他还问:“舅,你说我这个分数能上帝都哪所大学啊?”

    谢定渊:“……”

    这晚,钟子昂失眠了。

    “四百多分要上重点大学远远不够,如果你想要有最基本的和江扶月这个名字一起被提到的资格,那么至少六百。”

    “同在帝都这个要求未免太低,学校也分三六九等,江扶月上b大、q大,你念个野鸡学校,合适吗?纵使有钱,你也同样自卑。”

    “知道eva定理、庞加莱猜想、计算机集群、最新apredue框架是什么吗?”

    “……优秀的女孩儿不说找同样优秀的男孩儿,但至少不会喜欢一个连她在说什么都不知道的蠢货。”

    “……”

    老舅的话把他的狂妄无类和自欺欺人击得粉碎。

    钟子昂不得不再次直视这个血淋淋的问题——他配不上江扶月!

    少年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凄冷的月光,第一次对未来产生迷茫。

    他以为自己还有很多时间思考人生,但事实证明,在你发呆的时候,别人可能已经跑得更远。

    十月底,秋意渐浓。

    数学联赛成绩出来了。

    江扶月一试满分20,加试满分0,总分300包圆儿。

    也是全国各省赛区唯一一个满分。

    j省第一!

    凌轩299,差一分登顶,省内排第二。

    谈嘉许和陈程都是297,并列第三。

    至此,全省前五,一中占据四席,还有一个满分第一的江扶月。

    可谓战绩辉煌,堪称历史新高。

    除开高分段这几人独秀之外,剩下的也不差。

    270——290分:2人。

    220——270分:20人。

    整个奥数班全员及格,最后一名是高一新进来的小学弟,接触奥数不到两个月,就考了229分,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

    同学问他:“莫松柏,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小学弟腼腆地道:“是江学姐厉害。”

    刚进奥数班,就赶上联赛半封闭培训,他什么基础都没有,拿着试卷就像拿着天书,根本看不懂。

    他甚至一度萌生了退意,还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可能他就不是这块料。

    浑浑噩噩度过了最难熬的几天,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碰见陈程请教江扶月一道压轴题,刚好那道题他也不会,便悄咪咪缩在一旁竖起耳朵偷听。

    没想到他居然能从头到尾听下来,还听懂了?!

    这个发现令莫松柏惊奇不已。

    之后他鼓起勇气找江扶月问题,明明徐泾怎么讲他都不明白的东西,可到了江扶月嘴里,他总能第一时间理解透彻并融会贯通。

    那之后,莫松柏就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用徐泾的话讲就是:这孩子开窍了!

    但江扶月毕竟精力有限,在班里的时间也不多,她总是很忙,做完试卷就匆匆离开。

    莫松柏到底是个腼腆的性子,怕经常围着学姐讲题,会打扰到她,所以想问也控制着不敢多问,但其实内心恨不得把江扶月请回去给自己当家教。

    好在,后面徐泾时不时开会,他一走,课程就成了江扶月的个人主场,答疑、押题两不误。

    那本记录重点题型和必考知识点的小册子,莫松柏考前差点翻烂。

    事实证明,这一切并非无用功。

    江扶月押题之准,眼光之利,预见性之强大,但凡看过那本小册子的谁不说一声“服气”?

    “葵花宝典”实至名归!xgchotel.

    谁拿到手,谁就有练成“东方不败”的可能。

    其中,最震惊的当属徐泾。

    考前他从邹浩手里搞到一本,看完之后还不以为然,如果考题这么简单就能押中,那出题人的面子往哪儿搁?

    但当他看完江扶月默出来的原题之后,一度怀疑江扶月就是那个出题人——

    这他妈也太准了!

    虽然之前就听孟志坚和喻州说过,她押题一绝,堪比出题人肚子里的蛔虫,但真正见到,才觉出厉害。

    想来偷试卷也不过如此了。

    徐泾一边震惊,一边忍不住高兴。

    虽说现在的成绩有江扶月这个“大型外挂”的作用,但也是学生们实打实自己考出来的。

    而他作为培训老师,自然与有荣焉,连续两天走路都带风。

    那臭屁劲儿看得所有同事忍不住冒酸。

    偏偏他还火上浇油:“表现……也还行吧,其实可以更好的。”

    众人:“……”

    成绩已出,接下来就是评奖。

    按照既定流程,将依据成绩评选出各省级赛区级一、二、三等奖。

    其中一等奖试卷会统一寄送到主办方手里,由主办方复评,然后再由主管单位,即华夏科协负责最终的评定并公布。

    至于二、三等奖就由各省自行决定。

    最终,各省、市、自治区赛区一等奖排名靠前的考生可参加华夏数学奥林匹克,即全国中学生数学冬令营。

    冬令营成绩最好的30名选手以及华夏女子数学奥林匹克和华夏西部数学奥林匹克的前两名,将组成参加当年i的华夏国家集训队。

    再由集训队里选出最终出战i的国家队成员。

    层层筛滤,最后剩下的必是精英。

    不出意外,江扶月、凌轩、谈嘉许、陈程几人省内一等奖没跑,今年的冬令营也板上钉钉了。

    下午放学,江扶月和蒋涵、葛梦、柳丝思三人走出校门。

    蒋涵叽叽喳喳高兴地说个不停:“我爸夸我这次月考又有进步,大方划拉了十间商铺到我名下,差点把家里那个妖艳贱货的鼻子都给气歪了,正找我爸闹呢,我爸才懒得搭理她……”

    葛梦两眼放光:“涵姐求包养!”

    蒋涵大手一挥:“莫得问题~”

    突然,她想起什么,“对了月姐,最近有一拨人到处找商铺,而且指定要天兴广场周围的,什么视野开阔、地方敞亮,最好还要上下楼,挑剔得要死!”

    原本这些都跟江扶月没什么关系,只是……

    她目光微凝:“只要天兴广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