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六指诡医〕〔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毒医狂妃:邪帝请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408 十更
    “差得也太远了。”

    哥哥年级前五十,妹妹倒数第三。

    “没想到郁凯欣看着乖乖巧巧,清纯可爱,结果是个草包,居然还有人拿她和月姐相提并论?可省省吧!蒋涵都比她考得好。”

    蒋涵:“?”我不要面子的吗?

    “我看她平时学习挺认真啊,怎么考得这么差?”

    “学习这回事吧,不是你认真努力就有回报的,有些人就缺那么点悟性,怎么学都学不进去。”

    “也是。成绩和认真没有必然联系,好几次路过三班后门都看到月姐趴在桌上睡觉,月考人家照样满分。哦,还提前交卷了。”

    众人再次羡慕又崇拜地朝第一名看了眼。

    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

    因为,太远了。

    当一个人在你前面五十米的时候,你可能会死死盯住他不错眼;可当对方离你一千米的时候,你能做的就只有目送,外加欣赏他的背影。

    https://

    人往往习惯和自己差不多的人比较,却对远超自己、不是同一层面的人望而生畏。

    ……

    高二七班,大家都跑去看榜了,教室显得有些空旷。

    下课铃一响,钟子昂就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

    游戏打得太晚,困啊。

    斜对角易辞也是同样的状态,两尊睡神,隔空pk,没有最困,只有更困。

    “辞哥!辞哥!去看榜啊——”

    有小狗腿兴冲冲跑进来,连大魔王的起床气都不管了,欢天喜地把人摇醒。

    易辞头抬起来,眼睛却睁不开:“?”

    我他妈给你脸了?

    小狗腿脖颈一缩,“真的,你去看看吧,有惊喜!大大的惊喜!”

    “嗯?”易辞清醒了一点,问他,“江扶月考第几?”

    “啊?”这还用问?

    “啊什么啊?回答!”

    “哦哦!月姐还是年级第一,呃……全科满分。”

    易辞点点头:“那是挺惊喜的。”

    “我说的惊喜不是这个。”小狗腿连忙解释。

    易辞不太感兴趣,漫不经心地趴回桌上,随口问道:“那是什么?”

    “哎呀!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啧,还卖关子?行,看看就看看。”这下瞌睡全醒了,易辞起身。

    突然——

    “你们是不是有病?大呼小叫还让不让人睡?!”钟子昂成功被吵醒,怒气冲天,初醒泛红的眼中戾气翻滚。

    易辞冷笑抱臂:“教室是你的?大呼小叫怎么了?”

    钟子昂砰一下拍在桌面上,响声震天:“易辞,丫想打架直说!”

    “打就打!谁怕谁?”

    眼看两人就要当场干上,小狗腿绷紧着头皮上前劝架,“辞哥消消气,昂哥也息怒。那个……惊喜是属于你们俩的,要不一起去看看?”

    易辞:“?”不是我的吗?怎么变成两个人了?

    钟子昂:“?”跟我有什么关系?

    两人周围诡异地安静了两秒,然后——

    “看就看,现在就去!”

    钟子昂撇嘴:“谁不去谁孙砸。”

    两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红榜一线。

    “……惊喜呢?”

    小狗腿承受住两个大佬的逼视,手指颤抖地指向榜单:“在、在那。”

    两人顺势看去,除了密密麻麻的名字和分数什么也没发现。

    倒是不约而同往江扶月还有跟在名字后面那个“zyxta.750”分上多看了几眼。

    小狗腿见两人还没发现,快急死了,直接搡开人群,走到最前方,指着榜单中间某处狠狠戳了两下:“这里!”

    然后——

    易辞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排名:326。

    钟子昂也看到了自己大名,后面跟着个数字326,和前面那人的排名一毛一样。

    两人同时转头,彼此对视:哼!

    易辞:“居然跟我考一样的分?!”

    钟子昂:“那你还和我一样的排名呢!”

    那嫌弃劲儿,跟仇人似的。

    小狗腿:你俩回回倒数的人,考了三百多名,不是应该欣喜若狂?

    大佬的心思不好猜,他还是溜了溜了。

    易辞:“下回我一定在你前面。”

    钟子昂:“谁前谁后还不一定!”

    四目相对,同时转身,朝相反方向走了。

    不过,转身瞬间——

    易辞嘴角上扬:卧槽!三百多名,这下牛逼大发了!

    钟子昂则面露窃喜:妈呀!高光时刻,人生第一次摆脱倒数。

    藏在人群中的小狗腿:“?”

    下午加晚自习,成了各科试卷评讲专场。

    江扶月不想听,直接请了假。

    徐泾大手一挥:“走吧走吧。”

    考满分的人还听什么评讲?她不上去讲就不错了。

    所以,当大家都乖乖留在教室里上课,拎着书包准备走人的江扶月就这么倒霉赶巧地撞进了教导主任赵铁军眼皮子底下。

    “前面拎书包穿黑色运动鞋那个!说的就是你!站住!”

    江扶月:“?”

    赵铁军追上来,抄到前面,把人堵xgchotel.死:“你哪个班——”呃!

    “江扶月?!怎么是你?”

    女孩儿点头:“是我。”

    “上课时间,你去哪?”赵铁军看了眼她手里的书包。

    “我请假回家。”

    “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她摇头,“评讲试卷太无聊了,坐不住。”

    “……啊?哦。”

    这一声“啊”是在表达他当教导主任这么多年头一回听到如此直白发言的惊讶。

    接着一声“哦”好像认清楚眼前这人是谁,又觉得理所应当。

    江扶月看着他,问:“您还有事吗?”

    赵铁军动了动唇,半晌憋出一句:“……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江扶月愉快走人。

    ……

    傍晚,御天华府。

    钟子昂一到家,放下书包,开始到处找人:“刘妈,我舅呢?”

    “啊?”刘妈从厨房跑出来,还以为有什么急事,“先生还没回来,要不要打电话给他?!”

    “哦,这样啊……”钟子昂有点遗憾,不过很快就重新支棱起来,“那他什么时候回?”

    “这我哪知道呀?事情很急吗?”

    钟子昂摆手:“不急不急。”

    说完,整个人摔进沙发里,拿了遥控器打开电视。

    刘妈发现,小少爷今天心情似乎很好,不玩游戏嘴角都还挂着笑。

    “遇到什么好事啦?”

    “嘿嘿……”钟式傻笑,“我饿了,什么时候吃饭啊?”

    “马上!”

    饱餐一顿,钟子昂离开饭厅,破天荒没有直奔二楼回自己房间,而是留在客厅看电视。

    明明一直在换台,显然对节目内容不太感兴趣,可还是坚持没走开。

    刘妈看得惊奇不已。

    平时这个点,小少爷已经关在房间玩游戏了。

    入夜,谢定渊还没回,刘妈已经昏昏欲睡。

    钟子昂:“您去休息吧。”

    “行,那我先去眯会儿,吃的都在灶上,等先生回来我再起来弄。”

    时针指向九点。

    钟子昂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多。

    他决定再等十分钟,爱回不回,不回拉倒!

    十分钟后——

    再whhryl.等十分钟,最后一次!

    又十分钟后——

    算了,都等这么久了,还是继续等吧。

    终于在十点多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客厅大门传来开锁的声音。

    钟子昂噌一下站起来。

    谢定渊见到他,不免一愣,看了眼开着的电视,还有沙发凹陷的痕迹,以及茶几上那堆饮料空瓶:“在等我?”

    “谁、谁等你啊?”钟子昂咕咚一声,咽了咽口水,“我看电视呢!”

    谢定渊:“广告好看吗?”

    钟子昂:“……刚才还在播电视剧,不是广告。”

    刘妈听到动静,已经穿好衣服起来,去厨房忙活了。

    不一会儿,“先生饭菜可以吃了。”

    “嗯。”谢定渊不再管钟子昂,抬步进了饭厅。

    钟子昂:“?”就这?

    他气冲冲跟进去,拉开椅子,坐到谢定渊对面。

    “老舅,我要跟你谈谈。”一本正经。

    “不看广告了?”谢定渊问。

    他没有笑,可钟子昂就是听出了嘲味儿。

    “……”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