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北王狂刀宁北〕〔秦城苏婉〕〔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362 奥数预备,甜妹白莲(二更)
    .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徐泾问清楚江扶月的想法,当天下午就宣布这学期奥数班将于下周开始,并接受为期二十五天的考前半封闭培训。

    相比全国物理联赛前的封闭式培训,这次整体氛围相对轻松,主要得益于平时的训练足够到位,也不用赶进度。

    要知道,物竞班是在校方并不看好、外界一片唱衰的情况下,靠孟志坚、喻文州和一票愿意吃苦的竞赛学生咬牙硬撑出来的。

    但奥数班不一样。

    这个班级曾获荣誉无数,硕果累累,而徐泾更是临淮奥数培训的领头羊,行业标杆一般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形下,奥数班无论得到的关注,还是获取的资源,都比物竞班多太多。

    这是一中的门面,也是一中的招牌!

    一旦搞砸,后果不堪设想。

    老师和学生的压力可想而知。

    如果说物竞是绝境逆袭,那么奥数就必须再创新高。

    一个考零分的人考满分是牛逼x,是惊喜;可如果考99分的人考100,却只能叫不出意料和理所应当。

    孰难孰易?

    奥数班的事就这么决定了。

    下午放学,江扶月刚出教室,就看到易辞。

    她走过去:“等我?”

    “嗯。”

    “有事吗?”

    他朝三班后门的方向看了眼,郁家泽和郁凯欣正顺着人群从教室里走出来。

    江扶月顺势望去。

    易辞:“到操场再说。”

    “好。”

    两人去了操场,蒋涵和葛梦已经先到,自觉地趴在乒乓台上做题。

    柳丝思随后赶来,认命地拿出试卷,开始了今日份的“脑细胞绞杀活动”。

    太难了。

    易辞见状:“……”被家庭作业支配的恐惧一秒上线。

    偏偏江扶月还笑着问他:“是先说事,还是先做题?”

    呃!

    “不能只说事?”

    “不能。”

    “……”

    易辞幽怨地掏出作业,一张试卷,两张试卷——天哪!要死咯!

    半小时后,蒋涵和葛梦完成,江扶月检查无误后,两位优等生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背影豪横,步伐嚣张。

    又过去十分钟,柳丝思:“我可以了。”

    江扶月指出几个错误,她当场改掉,也走了。

    最后只剩易辞,抓耳挠腮。

    江扶月没有为难他,不会的题干耗着也只是浪费时间。

    她用最简单的解法和最容易理解的语言讲清楚这些题目的思路,易辞顺利完成。

    江扶月:“那给钟子昂送家庭作业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这个“送”当然不是只送到交给对方就成,还要盯着他做完。

    难怪江扶月两张试卷都讲得这么详细……

    易辞突然有点酸。

    她教自己做题,有一半原因是为了钟子昂那b!

    “对了,你刚才说有事要讲,什么事?”

    易辞皱眉,眼底乍然浮现几分凝重:“昨天钟子昂摔跤,你真的认为是意外吗?”

    江扶月挑眉:“你发现了什么?”

    “我——”

    “江同学!”女孩儿小跑过来,脸蛋儿红扑扑,呼吸略显急促,“原来你在这儿!”

    是郁凯欣。

    易辞被打断,面色不豫。

    江扶月问她:“什么事?”

    “这是你的钱包吗?放学的时候,我在你座位旁边捡到的。”

    江扶月摇头:“不是。”

    “啊?不是吗……”女孩儿好像有点失望,目光怯怯,神情疑惑,像只懵了的小白兔。

    可惜,面前两个人,一男一女,谁都不吃这套。

    “那我再问问其他人吧。”说完就要走。

    江扶月和易辞对视一眼,都没开口。

    却见原本已经转身的人,突然又重新转回来,“啊!忘了问,钟同学没事吧?昨天太混乱了,我和哥哥去到医院之后,家里疯狂打电话催我们回去,实在没办法了,所以……就没进病房看他。”

    江扶月:“问题不大,能吃能睡。”

    女孩儿轻舒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不然哥哥肯定过意不去……”

    “钟子昂摔倒,你哥哥为什么过意不去?难道是他害的?”江扶月反口相诘,漆黑的瞳孔又深又暗,带着一种洞穿人心的魔力。

    郁凯欣一愣,旋即委屈入眼:“就、他们一起打球,有人受伤肯定会愧疚啊,可是篮球这种项目肢体摩擦无可避免,怎、怎么能说是我哥哥害的呢?”

    又软又娇,还可怜兮兮,一看就很好欺负的样子。

    如果江扶月是个男的,恐怕早就心软了。

    这不,易辞已经开始不自在,浑身别扭了?

    果然,小甜妹撒娇、闹脾气就是妥妥的直男斩。

    江扶月莞尔:“别急呀,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还当真啦?”

    不是只有你才会用语气词,老娘也会呢~

    郁凯欣眼角一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魔临〕〔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