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六指诡医〕〔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毒医狂妃:邪帝请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329 真正目的,开始冷战(一更)
    江达和韩韵如对视一眼。

    “老三,什么事?”

    江腾:“你们也知道,前段时间妈生了病,虽说已经出院,但现在还坐着轮椅,离不了人照顾。”

    “之前大家商量的是一起出钱给咱妈请个保姆,但这个保姆阿姨被妈发现偷家里的东西,最后由二嫂出面辞退了。闹这一出挺糟心的,妈也不想再请保姆了,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也是这德性?”

    不请保姆,又要人照顾,那接下来——

    江腾:“本来我和二哥的意思是,妈就由我们三家轮流照顾,小琴是出嫁女儿,自己都还有公婆要伺候,所以不算。可妈又觉得不太好……”

    韩韵如皱眉。

    三家轮流照顾,这她没意见,子女赡养老人是义务。之前老太太不主动找他们,她和江达也没主动往身上揽,只上次生病住院的费用,他们平摊了一部分。

    如今老太太主动提出需要轮流赡养,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推的,否则就成了不孝。

    这点韩韵如很清楚,所以,接受得也很坦然。

    只是……听江腾话里的意思,好像老太太的要求不止于此,还有其他想法。

    果然——

    江腾:“妈觉得和大哥大嫂分开了十几年,不闻不问,她非常愧疚,也很自责,现在极力想要弥补,所以决定不轮了,固定跟你们住,这样多少能弥补一点曾经失去的日子,就是不知道大哥大嫂愿不愿意?”

    韩韵如:“……”

    江达:“?”

    这憨憨大概还没听懂。

    江腾:“当然,我和二哥该尽的义务也不会忘,各拿一千五百块出来,作为妈的生活费。只是日常起居,可能就要大嫂多费心了。”

    江扶月眉心一拧。

    江小弟扒着姐姐衣袖,小小声问:“奶奶是要和我们一起住吗?”

    江扶月:“她想。”

    至于能不能成……得看江达和韩韵如。

    江小弟似懂非懂,不过一想到奶奶会跟他们一起住,就浑身不自在。

    韩韵如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把表态的机会留给江达这个一家之主。

    江达却下意识转头去看媳妇儿,可入眼是妻子略显冷淡的侧脸,他心头咯噔一声。

    江腾:“大哥,你说句话呗?同意还是不同意。”

    他敢不同意吗?

    不同意就是不孝,可若同意了……

    “妈,我和阿如还要开店,每天早出晚归,待在家里的时间很少……”

    言下之意,没空照顾您啊!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老太太点点头,表示理解:“这的确是个问题,”下一秒,话锋陡转,“不过我都想好了,让老家那边的春妮来照顾,我老太婆也不给你们添麻烦,要奋斗事业就去奋斗吧。”

    江达傻了。

    韩韵如垂着眼皮,看不清具体情绪。

    老太太状若未觉,笑呵呵道:“春妮还记得吧?你大伯母家的侄女,说起来你应该喊声表妹。小时候过家家,还给你扮过新娘子,想起来没有?”

    江达头皮发麻,一个劲盯着韩韵如,冷汗都出来了,可后者连个眼角都没给他。

    “妈,都好久以前的事了,我早就忘了!”

    江扶月坐在位子上,抱臂环胸,大有看好戏的架势。

    江小弟懵懵懂懂:“姐姐,爸爸为什么看上去这么紧张啊?”

    “因为——他摊上事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老太太这是想住别墅,赖上他们了。

    什么弥补曾经、心怀愧疚,都是借口。

    一会儿不想让保姆照顾,一会儿又让什么春妮来照顾。

    既然有人照顾,那为什么不住自己家?

    老太太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可见早有准备,江达不同意也得同意。

    至于韩韵如,就更没立场说什么。

    “行!那就这么定了啊,”江腾喜上眉梢,赶紧招呼刘书婷,“时间也不早了,那我们就先走了。大哥,大嫂,妈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江琴把手里鼓囊囊的行李袋放下,“里面有换洗衣服,药也捎上了,用法用量都在纸上,那我也先回去了。”

    杨金秋:“妈,您就在大哥大嫂这儿安心住下,改天我带灿灿过来看您。”

    很快,四人离开。

    老太太坐在轮椅上,抬手叫韩韵如:“老大媳妇,你过来,推我到处去看看,这里还挺大,以后都要住这儿了,总得先熟悉熟悉地方……”

    韩韵如低垂着眉眼,上前。

    全程没看江达一眼。

    或者说,江达就是个摆设,即便刚才在老太太是否留下来这件事上,根本不用经过他同意,江腾三言两语就把这事定了下来。

    一个人太憨,往好了说叫“朴素”和“老实”;往坏了说,那就是“软弱”和“可欺”。

    有人问江达的意见吗?

    有。江腾问了,但并不需要他表态。

    韩韵如索性连问都不问,因为她太了解江达。

    此时,偌大的饭厅只剩他和江扶月姐弟。

    “爸,我先上去了。”

    江小弟紧随其后:“我也上去了。”

    江达动了动唇,看着女儿、儿子离开的背影,目露茫然——

    他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这晚,楼下的客房被收拾出来,江老太住了进去。

    韩韵如先打扫了房间,又铺床叠被、归置行李,最后还伺候老太太洗澡、换衣服,连吃药的水都给递到手边。

    偏偏江老太还不怎么满意:“水有点凉了。”

    “我给您换一杯……”

    “不用了,这回先将就吧,下次注意点。”

    韩韵如垂眸,轻嗯一声。

    “还有,这被子一股霉味,等明天太阳出来,弄到阳台上晒晒。”

    “好。”

    “床头灯太亮,晃得我头疼,换个瓦数小点的。”

    “好。”

    “明天早饭我喝粥,稀粥,太硬的不好消化。”

    韩韵如一一应是。

    “哦,对了,差点忘了问,”老太太状若不经意提起,“你们买别墅的钱哪来的?就靠沉星做那个什么直播?”

    韩韵如囫囵地应了声,也不多说。

    老太太眼神一冷,轻哼:“怎么,还藏着掖着?怕人知道?”

    韩韵如沉默依旧。

    “别是什么旁门左道捞来的钱吧?”

    这是试探,韩韵如还是不接话。

    老太太怒了:“你是在跟我耍脾气吗?现在老大不在,你就原形毕露了?我告诉你,不管我以前怎么对老大,我都是他亲妈,他那样老实憨厚的一个人,不可能不管我,所以,你最好识相点。”

    韩韵如:“大门门卡是他给的?”

    老太太眼里闪过得意:“当然,我儿子还是念着我的。”

    虽然早有所料,但韩韵如此刻还是不免有些失望。

    江达没跟她商量过。

    上次,老太太生病,来家里住过两天,之后就回医院了。

    江达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把卡给出去的。

    见她眼神黯淡,老太太仿佛斗胜的母鸡,刻薄的三角眼里写满得意。

    “往后这个家,我才是一家之主,这点你最好认清。”

    韩韵如笑了,是嘲笑:“您早点休息吧。”

    说完,转身离开。

    还不忘带上房门。

    老太太心头一哽,明明自己占了上风,却还是不得劲。

    楼上,卧室。

    韩韵如回到房间一脸疲惫,拿上睡衣,径直去浴室洗澡。

    出来的时候,江达正坐在床边,听闻开门响动,噌一下站起来,朝她讨好地笑了笑。

    “老婆……”

    韩韵如看了他一眼,真的就只有一眼,然后走到梳妆台前,开始对着镜子擦头发。

    江达黏上前,接过毛巾:“你今天辛苦了,我来。”

    韩韵如也没阻止。

    吹干头发,夫妻二人躺在床上,韩韵如翻了个身,背对他。

    江达心里闷闷的,黑暗中,他问:“老婆,你是不是生气了?”

    韩韵如:“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

    “累。”

    “……哦。那你早点睡。”

    “嗯。”

    韩韵如真的睡着了。

    至于江达什么时候睡的,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