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先婚后爱:隐藏大〕〔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婚婚来迟,大佬要〕〔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北王狂刀宁北〕〔秦城苏婉〕〔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323 一问一答,月姐回家(一更)
    “紫色。”

    谢定渊:“不喜欢什么颜色?”

    江扶月:“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男人一愣。

    “不是礼尚往来吗?你问完,就该我了,等我问完,你才能继续。”

    “好,”他点头,“你想问什么?”

    “我给你微信转账的三万块为什么不收?”

    谢定渊:“一张机票而已,举手之劳。”

    “可我之前承诺了十倍报酬……”

    谢定渊:“既然是报酬,那我可以选择放弃,对吗?”

    呃!

    江扶月:“理论上讲没问题,但是……”

    “行,那我不要。”

    “……”

    江扶月:“那天在火锅店,也是你结的账?”

    她清楚记得是562块。

    “嗯。”

    “为什么?”

    谢定渊:“顺手。”

    让机票,是举手之劳;帮结账,是顺手而为?

    他“手”还挺多……

    不过,江扶月还是要说声:“谢谢。”

    “不客气。”反正你已经欠我好多顿饭,以后慢慢补。

    华夏时间,晚上九点。

    飞机降落帝都机场。

    江扶月四人正式告别,高兆明和黄晖直接转机回家,繁叶连夜坐大巴赶往t市,明天一早从津港码头乘船回多浮。

    “月姐姐,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小姑娘泪眼汪汪。

    “能。”

    多浮情况特殊,由于缺少规范的教育体系,岛上连学校都没有,更别提什么中考、高考。

    自然也不存在考大学,接受高等教育,除非孩子很小的时候就送出岛,放在外面养。

    但对于保守、古板的多浮岛民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原本繁叶的命运也和普通的多浮年轻一代没有区别,但这次ioi夺金给了她改变命运的机会。

    “不出意外,q大和b大的特招通知应该很快就会送到岛上,注意查收。”

    “那月姐姐你会去q大,还是b大?”

    这个问题……

    “再看吧。”

    “你如果决定好了能告诉我嘛?”小姑娘期期艾艾,“我想跟你一个大学呢……”

    “好。”

    高兆明:“还有我们!”

    黄晖跟着点头。

    江扶月抬腕看表:“时间差不多了,走吧,到家记得保平安,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眼前的分别是为了将来更好的相聚。

    他们都知道。

    所以,即便惆怅,也始终带着笑。

    江扶月买了第二天一早回临淮的机票,所以打算去附近酒店住一晚。

    谢定渊在q大的实验还没做完,助理开车来接他,在外面等了二十分钟,却始终没看到人。

    “不是说已经到了嘛……”

    此刻,谢定渊正站在江扶月面前,脚边放着他的行李箱:“你还没告诉我不喜欢什么颜色。”

    江扶月:“?”

    呃……

    “这个问题重要吗?”值得你从飞机上一路追问到飞机下。

    谢定渊:“问题没有重要和不重要的区别,只有能解决和不能解决的差距。但其实完全不能解决的问题,从逻辑上讲,根本不存在。”

    “……你应该去研究哲学。”

    谢定渊点头:“我研究过一段时间。”

    江扶月:“……哦。”

    牛还是你牛。

    “那你不喜欢什么颜色?”

    “没有。”

    “嗯?”

    江扶月抬眼:“我没有不喜欢的颜色。”

    男人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走了。

    “?”

    临出门前,他突然回头。

    江扶月警铃大作,生怕他再来一句“你喜欢什么xx”、“不喜欢什么xx”诸如此类的灵魂拷问。

    好在谢定渊只是叮嘱她:“注意安全。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

    打电话?

    自然是不存在的。

    江扶月一夜无梦,第二天登上帝都直飞临淮的航班。

    这晚,谢定渊在《江扶月疑惑行为观察记录》中写道——

    喜欢紫色。

    没有不喜欢的颜色。

    可“不喜欢”的对立面是“喜欢”,那“没有不喜欢的颜色”,就可以翻译成“所有颜色都喜欢”。

    可她为什么单说了“紫色”?

    ……

    韩韵如和江达昨晚才得知女儿要回家的消息,问了航班信息和抵达时间,提前半个钟就在机场候着了。

    “老婆,你看我这个领口是不是又皱了?”江达拽了拽脖颈两边,有些不太自在。

    韩韵如:“我看看……怎么又出汗了?难怪皱成这样……谁让你把扣子全部系上?活该。”

    对上妻子嗔怪眼神,他有些窘迫地憨笑:“好多年没穿过的衬衣了,我记得上次还是跟你结婚的时候,扣子就是全系上的。再说,我看电视剧里那些小年轻穿衬衫打领带不都这样吗?”

    “你也说了,是结婚的时候,现在是结婚吗?”

    “嘿嘿……”他也不反驳,只憨憨发笑。

    韩韵如无奈,柔声解释道:“几十年过去了,时代在改变,穿衣习惯也是会变的,”说着,动手把他前两颗扣子松开,“现在大家都追求舒适度……”

    江达:“什么舒适度?”

    “就是怎么舒服怎么穿。”

    “嘿嘿……那我觉得汗衫短裤加凉拖最舒服。”可惜,老婆不同意。

    果然,韩韵如一听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来接女儿,你穿成那样好意思吗?”

    “可你不是说要舒……”服吗?

    在媳妇儿温柔的注视下,江达最后两个字堪堪刹住车:“确实不好意思,所以我听你的,穿了衬衫嘛!现在没皱了吧?”

    韩韵如从包里拿出纸巾把他脖子上的汗水擦掉,闻言,点了点头:“好些了。”

    韩韵如收拾好江达,转而开始检查自身:“老公,你看我头发乱不乱?裙子的颜色是不是太鲜艳了?摆的长度应该还可以吧?会不会太短?”

    江达:“不乱,裙子颜色刚好,你皮肤白,就适合鲜嫩点的颜色……”

    夫妻二人相互检查,做最后的拾掇。

    都想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女儿面前。

    江小弟也来了,他背着小书包,哒哒哒跑到最前方,够着脖颈,紧盯每一个出来的旅客,希望能第一眼看到姐姐。

    那翘首以盼的小模样,别说回头率还挺高。

    吴前跟在后面,隔了一步远的距离,目光锁定小家伙,主要负责他的安全,顺便用手机拍一拍,当视频剪辑的素材。

    他现在出门已经习惯随身携带手持三脚架,以便随时记录江沉星的生活日常。

    “吴叔叔,姐姐到了没有呀?”

    吴前一手举着三脚架,另一只手抬起来,看了眼表。

    “快了。”

    “好的!”江小弟高兴地转回去,继续盯着出口。

    那专注的小眼神,期盼的小表情,以及做好准备随时冲上去的四肢,怎么看怎么可爱。

    吴前笑得像个老父亲。

    而真正的老父亲这会儿正跟老婆腻腻歪歪,打情骂俏。

    突然——

    “姐姐!”

    江小弟像个小炮弹,嗖一下冲上去,抱住女孩儿笔直纤长的一条腿。

    江扶月刚出来,接着,腿上就挂了只小皮猴。

    “你是考拉吗?”

    “如果我是考拉,姐姐就变成树了!”小鼻子一皱,摇头,“这不好。”

    江扶月摸摸他柔软的头发:“好像长高了。”

    “真的吗?!吴叔叔也这么说!”小矮子最喜欢听人夸他长高了。

    当即,一脸兴奋。

    吴前走上来,动了动唇,突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江扶月。

    老板?

    小姐?

    江总?

    好像都不太适合。

    最后还是江扶月先开口:“吴叔,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听到“吴叔”两个字,他受宠若惊,一股暖意涌上心头。

    在得知自己从依米离开后,江小弟遭的那些罪,他便愧疚难当,每次看到江扶月就忍不住心虚。

    他怕啊。

    怕她怪罪……

    现在好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魔临〕〔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