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北王狂刀宁北〕〔秦城苏婉〕〔梅府有女初成妃〕〔狼牙狼王于枫〕〔最佳上门女婿〕〔鉴宝黄金指〕〔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诸天第一仙〕〔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收集末日〕〔万相之王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314 观察记录,是他出题(一更)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314 观察记录,是他出题

    问起他的名次,安德烈开始支支吾吾。

    反正不在电子屏第一页上。

    “咳……牛排还行吧?”

    话题转得不要太刻意。

    江扶月没再追问。

    天色渐晚,两人愉快地结束用餐,安德烈问她要不要出去逛逛,自己有车,可以去市中心的酒吧玩。

    “你去吧,我想回房间休息了。”江扶月不止一次看到他拿出手机挂断来电,想来应该还有后半场。

    “行,那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很近。”

    “好吧,”安德烈耸耸肩,“我知道你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聊天的时候就有感觉,见过面就更确定了。”

    江扶月笑笑。

    两人分开,她拒绝了电瓶车,打算走回去。

    夜幕降临,空气中多了一丝凉意。

    路过喷泉池的时候,江扶月脚下一顿,上前,从兜里摸出一枚硬币,动作轻缓地将其平放到水面上。

    然而,只浮了两秒就沉下去。

    她不信邪,又摸出一枚。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停在她旁边,骨节分明的手拈着一张纸巾送过来:“用这个试试。”

    江扶月侧头看向来人,下一秒轻轻挑眉:“你怎么在这?”

    谢定渊:“主办方邀请我担任颁奖嘉宾。”

    至于出题人这个身份……

    按规定,考试结束前,是需要保密的。

    江扶月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摊开展平,放到水面上,紧接着又把硬币放上去。

    两秒后,纸巾吸饱了水,缓缓下沉,而硬币则稳稳浮于水面之上。

    成了。

    谢定渊:“为什么突然做这个实验?”

    江扶月表情怪异:“你觉得我在做实验?”

    “不是吗?水表张力托起轻小物体是因为液体内聚力……”

    “等等。”江扶月打断他。

    男人不解,目露询问。

    “我不是在做实验,谢谢。”说完,她转身要走。

    谢定渊跟上去:“那你在做什么?”

    “玩啊!看不出来?”

    “?”男人两眼空茫。

    确实没看出来。

    江扶月嘴角一抽:“这个游戏很多小朋友都在玩。”

    谢定渊:“你是小朋友吗?”

    江扶月:“……”

    天就这样被聊死

    她闷头往前。

    男人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似乎真的不明白:“是我哪句话说得不对吗?”

    江扶月脚下一顿,猛地转身。

    谢定渊惊住,迅速止步。

    两人中间隔着三步远的距离。

    江扶月:“你是不是傻?”

    男人沉吟一瞬:“……如果你指智商高低,我应该还可以。”

    神他妈的还可以!

    江扶月:“别跟着我了。”

    说完,一头扎进酒店。

    谢定渊愣在原地,目送女孩儿背影消失,可眼底深处仍有挥之不散的迷茫。

    他、哪里又说错了吗?

    那头,江扶月入了旋转门,径直穿过大厅,进了电梯。

    金属门合拢的瞬间,她按下楼层,然后——

    “哈哈哈哈……”

    原来大名鼎鼎的谢教授是个情商为负的铁憨憨!

    他一本正经回答还可以的时候,江扶月就忍不住了。

    真的很搞笑!

    直至回到房间,她嘴角的弧度还没放平。

    繁叶见状,颇觉惊讶:“月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开心鸭?”

    “我开心吗?”

    “嗯嗯!你看……”繁叶把一块小镜子举到她面前。

    镜中女孩儿眼尾上扬,眉目舒展。

    “咳!”江扶月轻咳一声,“那就是吧。”

    “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吗?”

    她想了想,“遇到一个奇葩。”

    繁叶:“?”

    ……

    奇葩本葩谢教授随即也回到房间,只是这一路上,紧皱的眉头不见舒展,表情也越来越凝重。

    脑海里不断回放刚才与江扶月相处的场景,大到对话内容,小到动作细节。

    只要他想,超强的记忆力不仅能让场景一比一拓印式的重现,还能像电影处理手段那样实现慢放。

    可饶是如此,他也没能找出问题所在。

    她为什么突然无语,大步离开?

    又为什么转身回头,问他是不是傻?

    在他回答之后,她也没说不对,却突然喊话让他别再跟着,这又是为什么?

    江扶月的种种反应,都超出了他所认知的行为体系。

    谢定渊觉得,他好像……又遇到难题了。

    不过没关系,他会查资料、找论文。

    十分钟后,一个新建文件夹出现在他电脑桌面上,他将其重命名为——《女人疑惑行为观察记录》。

    想了想,又觉得不够准确,毕竟,他只观察了江扶月,其他女人不做参考。

    因此,这个文件夹最终命名为——《江扶月疑惑行为观察记录》。

    按谢定渊往常的开题习惯,一个有意义的研究首先需要强大的理论支撑。

    所以,半小时后,这个文件夹里多了二十几篇论文,包括但不仅限于——

    《露西·伊利格瑞的“女人腔”话语特征解析》、《男人和女人谁说的更多?——男性和女性话语行为模式研究》、《善变女人的谜底》、《在谐谑中展露女性意识之微光》、《女人善变有根据》、《missq:善变的女人最美丽》。

    万事俱备,只欠深入研究。

    谢定渊很有信心,并且还为这份观察记录写下导语:

    我想认识她。

    就像——

    物理学家想要探究黑洞;

    生物学家试图解密基因。

    ……

    赛程第四天,上午九点,ioi第二场开考。

    还是三道题,五个钟头,每题一百分。

    前两题江扶月花了二十五分钟搞定。

    第三题,也就是本届ioi压轴王炸。

    她没有先看题目,而是翻到最后,去看出题人——

    dingyuan xie,fr china。

    谢定渊?

    居然是他!

    江扶月眉心骤拧,这人不是搞生化学的吗?怎么跑来出信息学竞赛的题目?

    而且还是压轴!

    当然,疑惑没有持续太久,暂且被压下来,江扶月开始看题。

    第一遍看完,她没有动手。

    又接着看了第二遍,依然没有去碰键盘。

    直到第四遍看完,江扶月那个盘旋在脑海里的猜测终于有了确定答案。

    她觉得,这人恐怕是疯了!

    居然出这种题!

    ……

    繁叶在信息学方面的悟性,不输江扶月。

    这点从她每次都能赶在江扶月之后、众人之前提前交卷,并且几乎都是满分可见一斑。

    好比昨天,她轻松拿下满分,与江扶月并列第一。

    可是今天就……

    繁叶早在四十分钟前就完成了前面两题,可是第三题竟让她无从下手。

    她就这么盯着电脑屏幕,整整看了半个多小时,面前的草稿纸也画了一张又一张,却还是毫无头绪。

    她眼睛又干又涩,思路一团乱麻。

    下一秒,她泄气地趴在键盘上,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沮丧。

    等等……

    她好像忽略了什么。

    繁叶刷一下坐直,抬头望向前方,目光触及那道熟悉的背影时,惊讶不加掩盖。

    原来月姐姐也还没交卷!

    那是不是说明这道题确实有难度,而且难倒的还不止她一个?

    繁叶突然又有了信心,眨了眨酸胀疲惫的双眼,重新打起精神,又一次读题……

    黄晖和高兆明的手速较繁叶稍慢,但此时也已经完成前两题。

    轮到第三题的时候——

    第一遍读过去:好像不难,毕竟,题干信息简单得有点不像竞赛。

    第二遍再读:简单是简单,可该从哪里下手呢?

    第三遍:试试这个角度,好像不行;再试试那个,好像也不行……

    第四遍:懵了。

    两人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彼此交换了一个傻不愣登的眼神,紧接着不约而同望向前面的江扶月和繁叶。

    当即松了一大口气,幸好,这两人还在。

    可念头一转,不对啊!

    “还在”比“不在”更恐怖!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魔临〕〔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天启预报〕〔无敌大佬要出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