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BOSS有病得早治〕〔我的高冷女老板〕〔Boss生猛:总裁,〕〔武侠之求剑问道〕〔仲商有亓〕〔透视贴身保镖〕〔巧女喜当家〕〔绝世赘婿〕〔BOSS,你老婆带球〕〔我真不是鉴宝师!〕〔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偷爱〕〔武侠世界去修真〕〔校园修仙武神〕〔江先生,请持证上〕〔舌尖上的霍格沃茨〕〔透视神医在花都〕〔最美不过小时光〕〔席少撩妻,宠宠宠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王座 作品相关 第九章 你趴着我不好扇你
    “方才……这个孩子好不要脸,他逼迫我与他行那苟且之事,我不从,他便以头抢地,撞得满脸鲜血……以死相逼。”苏念妤哭哭啼啼地靠在一位妇人的肩膀上,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瞥着角落里的楚龙雀。

    那位妇人看似上了年纪,但脸部和身材保养得还算不错,与青楼里的女人不同,她穿着一件简朴的布衣,唯独丰腴的腰间系着一圈红袖,也称得上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了,她不断安慰哭泣的苏念妤,偶尔审视楚龙雀一番。

    “还只是个小孩,居然跑到青楼来强暴琴姬,长大了还得了!”站在楚龙雀的背后的小丫头给了他后背重重一棒,他哽咽了一声趴到在地上,没想到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丫头打起人来如此疼,他不得不用手遮住脑袋,以防头破血流。

    “小隐子,不要打他!”苏念妤制止了她的行为,在场之中只有她知道楚瞬召的真实身份,万一他一会急了,跑回宫里告诉那位万人之上的皇帝陛下,自己在青楼里挨打了,说不定官府明日便封了着情暖楼,到时着青楼里的女子便无家可归了。

    “妤姐,你也太好心肠了吧,这种男人就该狠狠地教训他,防止他日后再犯。”说罢她踹了楚龙雀的肚子一下。

    “阿妤,你想怎么处置他?”苏念妤身旁的妇女问道,但她只是微微撅起嘴唇,眼珠子在不停转动,看起来煞是可爱“让我好好想想……”

    楚龙雀狠狠地盯了她一眼,心中有万分委屈说不出口,眼下天启剑不知被她们藏到哪里去了,自己的双手被一捆麻绳捆了起来,他失去了任何逃跑的能力,只能任她们宰割。

    “要不报官吧。”小隐子说。

    “不!不能报官!”楚龙雀和苏念妤异口同声道,弄得小隐子有些不知所措,只得拍了楚龙雀脑袋一下:‘“我在问妤姐!关你什么事情!”

    那名妇人清了清喉咙道:“你是谁家的公子?瞧着面生。”

    “我乃尚书省都尚都尉大人的长公子,你们若敢伤我,我就让我爹把你们这家青楼封了!”他委实不会说话,只得结结巴巴地编了个身份,希望能吓倒这些没讲过世面的青楼女子。

    “哦?是那位面如满月,腹如朝阳的尚大人吗?”苏念妤问道。

    “嗯……”其实楚瞬召只和尚大人有个一面之缘,那就是在楚熏十岁诞辰日那天,尚大人捧着一大卷古书送到皇宫里,那时楚龙雀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胖的人,他的腰围至少有五寸宽,走起路来像个撑着的螃蟹一样,当这面“城墙”将那捆古书放在楚熏前时,似乎连太阳都被他的身形遮住。

    “希望这些古籍能对公主殿下有所补益。”他笑得和寺庙里的弥勒佛一样,庞大的肚腩泛起一阵荡漾。

    “熏熏,尚大人亲自送书前来,还不快感谢人家。”父皇在姐姐身后催促道。

    “呜呜……”当时楚熏被这坨不可言状之物吓到了,拉起自己的手拔腿就跑,回房用被子裹着自己颤抖了好久,留下不知所措的胤皇在这坨肥肉下思索良久。

    “小青,上次你前往尚大人府中,可曾见过这位公子啊。”苏念妤扭头问旁边的一位女子。

    “唉,妤姐你不要提了,他就是出一万两银子我也不会再去了,你是没有见过尚大人赤身裸体的样子,就像是一堆泛着油光的肉一样,如果他是头猪的话,能让咱们情暖楼吃上一整年了。”那名女子的声音尖而细,看着楚龙雀的眼中带着妩媚。

    “妤姐,我偷偷告诉你啊,尚大人在床榻上的表现可谓是惊人,我一度担心那张小小的床会被压垮,到时我这小身子板可就变成肉酱了……至于他那胯下之物……”她一边说一边靠近楚龙雀。

    “就像苞米般呐……亏他还那么卖命,我就怕他死在我身上了。”她拍了

    拍楚龙雀的脸,吐气如兰道。

    “呜……”楚龙雀听得可谓是惊心动魄,好啊!尚大人,往日看你兢兢业业,不辞劳苦,居然在背地里和青楼女子有染,胤国律法昭示凡宫里大臣不得进入青楼妓馆之类的场所消遣作乐,你居然公认违法,待我回到宫中,带着侍卫抄了的家,看你是否还有贪腐之类的事情。

    “来让姐姐看看,你是否和尚大人一样,那我就知道你是不是真正的尚公子了——”说罢她准备去解开他的腰带,楚龙雀眼泪汪汪地摇头,带着一丝哀求的目光看着苏念妤。

    “好啦好啦,小浪蹄子,你就不要为难他了,你看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苏念妤将那名女子拉到身后,带着胜利者的目光看着他。

    “我要将你们这家青楼封了!”他吼道,但面前的女人脸上披着调笑的面具,没有人在意他的微笑,那些讥笑落入他的眼中,一个比一个残忍。

    “你这少年真不学好,居然跑来这种地方胡作非为,既然你在乎父辈尊名,何必学市井男人般来到青楼寻欢作乐?”那名妇人冷冷地看着他,尖锐地说道。

    “尚书大人的儿子又如何,仗着荷包里有几两银子便跑来青楼,阿妤亲自给你弹琴还不够,居然还威胁人家,我这情暖楼开了那么多年,也见识过不少心急火燎想吃热豆腐的男人,但你那么小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楚龙雀何曾被人这样羞辱过,他的脸渐渐由惨白变得通红,那是因为羞愧的缘故,但这一分羞愧渐渐化作悲怒,满脸紫红,低着脑袋默不作声,苏念妤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可能觉得玩笑开得有点太过分了。

    其实这个孩子并没有做错什么,自己的父亲被刺客偷袭,他还能安然坐在宫里那才叫奇怪,只是他还太年轻,有些事情一时间没想清楚,以为自己握着剑就急于向自己证明他的强大,这往往给苏念妤看穿了他的心。

    真好啊,像他这样的孩子,本该认为世界的干净的,纯粹的一丝不染,犯了错就该受惩罚,该断手断手,该砍头砍头,可世界哪里是这样的呢?这个世界是灰的,就像是离北的冬天,窗外灰蒙蒙的一片,什么的看不见,当你眯着眼睛努力想看出什么东西的时候,往往落入眼中的是漆黑入夜的现实,黑得什么都看不见。

    “嘴上连毛都没有长齐,以为穿着白衣佩古剑就能行走天涯吗?还敢走进着花柳之地,也不怕遭雷劈,你该为你做的事情感到羞耻!”她说话的语气并不严厉,倒像宫里的婆婆般,但这无疑给愤怒中的楚龙雀再填一把火。

    “呸!劈也是劈你们!你们青楼打开门做生意,还怕来的客人年纪小!一群操作贱业的人,做的都是一些张开大腿吸引男人的买卖,居然感言羞耻二字!”楚龙雀生平没有如此愤怒过,字字戳心。

    这番话让在场的女人沉默了,楚龙雀身后的小隐子慌乱极了,紧握烧火棍的双手不停颤抖着,在极为可怕的沉默中,苏念妤默默走到楚瞬召面前,蹲下身子:“跪着……”

    “我凭什么要跪给你这种脏——”话还没说完,楚瞬召脸上瞬间出现了个小小巴掌印,不大,但是很红,可见她是用了很大的力气。

    “因为你趴着我不好扇你!”她摸了摸涨红的右手,楚龙雀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她,声音透着万分鄙夷:“你再扇一遍试试看!”

    “啪!”又是一巴掌,楚瞬召两边的脸都红了,喘着大气死死地看着她。

    “你娘没有告诉你女人都是很可怜的吗?”她继续扇着。

    “我娘早死了!”又是一巴掌,楚龙雀的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丝,此时他长发披散,狼狈不堪。

    “这一巴掌是替你娘打的。”她冷声道,娘这个字狠狠地扎了他的心一下,她拎起了楚龙雀头发又狠狠地扇了他的脸一下。

    “这一巴掌是替妈妈打的……”

    “这巴掌是替小青打的……”

    “这巴掌是替……”

    在她数完整座情暖楼女子的名字后,楚龙雀那张英俊的面孔几乎已经和猪头一样,她疲倦地放下了通红的右手,左手断指的伤口似乎又破裂了,纱布上渗着点点鲜血。

    “我发誓,会把你们这里所有人吊死在城头上,一切……一切与你有关系的人,那些该死的刺客……你所在乎的人,我会让你听着她们的哀嚎……绝望地死去,但我会留你一命,斩断你的手脚,让你咀嚼着她们的痛苦,万劫不复!”他几近嘶哑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他的老师左太傅是个有语言洁癖的人,一天到晚说的都是之乎者也之类地酸儒言辞,几乎可以不加删减地写入古籍之中“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他当时这样教导自己的,但现在他口中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感觉到害怕。

    在这句类似咒怨的话面前,苏念妤愣了半响,她轻轻地放下了楚龙雀的脑袋,眼中泛起一丝令人心悸的苍白。

    “阿妤,你去歇一会吧,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罢了……你的手上还带着伤。”那名妇人过来扶住了,但她执拗地摇了摇头:“妈妈,你们出去吧,等会还有你们客人要照顾,让我和他好好谈谈。”

    那名妇人愣了一下,带着小隐子还有几名女子里离开了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门,此时屋里只剩下他们二人,楚龙雀喘着大气死死地盯住她,但她轻轻地解开了捆着楚龙雀的绳子,一滴晶莹的泪划过她精致的脸,滴在了楚瞬召的脸上。

    此时她有些出神地看着楚龙雀,她不明白像他这样的孩子为何会说出如此可怕的话来,她又回想起来那天夜晚,他像个怪物一样掐住自己的喉咙,那只是纯粹的暴力,并不显得他残酷,但方才他口里说出的话……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孩子该说出口的,就像是妖魔借着他的躯体,传达给她这样一个罪名累累的女人一样。

    “虚伪……”楚龙雀暗喝了一声,伸出手来掐住女人的脖子,将她按到在地板上上,眼睛似乎随时可以喷出火来。

    她静静地看着架在她身上的男孩,这种姿势极为暖味,但楚龙雀眼神渐渐变为紫红色,像头发疯的野兽般嚎叫,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微热的气息喷在了楚龙雀脸上,她那双美丽的眸子渐渐变成如针般细,渐渐泛起死亡的灰暗。

    “我要杀了你!”他低吼道,手上的力度也渐渐加重。

    “你杀了我可以,但我只求你不要伤害情暖楼里的任何人,这件事情与她们无关。”她的口中发出一声痛苦的哽咽,一盏被打翻的烛盏在地上滚落着,跃动的火光照亮了女人的脸,她的太阳穴两侧泛起片片青色,脸色苍白无比,带着一种将死,诱惑的美,就像摘下一朵盛放的花般。

    恰如绝世美人,死如桃花凋零,楚龙雀嘴里满是血腥味,想必他咬紧牙关的同时也将舌头咬破了,身下的女人做了一个让他无法理解的举动,她艰难地抬起了右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宛如情人的抚摸般温柔,却带着点点冰凉:

    “你的眼睛真漂亮……是紫色的,能在我死去之前为我笑一个吗?”她的眼中带着刻骨的悲伤,笑得像个断线的娃娃般。

    这句话恰如倾盆的冷水般浇灭了他心头的火焰,他想起了楚熏,姑姑,宫里的那些丫鬟,以及所有对他说过这句话的人“你的眼睛很漂亮,能为我笑一个吗?”

    他松开了僵硬的双手,泪水大颗大颗地从他浮肿的脸滑落,滴在苏念妤皙白如雪的胸前,深渊般的失力感从他心底涌现,他瘫倒在了苏念妤的身上,在黑暗降临在他的视野之前,苏念妤清晰地听见了一个字:

    “娘……”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柳潇潇的结局〕〔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总裁爹地:敢不敢〕〔我是反派他爸[快穿〕〔重生之都市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