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八十七章 有恩必报
    _: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八十七章 有恩必报

    在答应了十五场宴会后,苏言终于从热情的大人物们手中挣脱。

    和早已站在武院门口等他的向宏坚三人一起,在玉京武院师生的强势围观下,走入藏书阁中。

    等他再出来时,已至东阳郡。

    回首望玉京,一日间发生的种种,简直如梦一般。

    “我明明就是去闯个秘境,拿点炎晶换白玉币的啊。”

    苏言心中喃喃,“怎么到最后,竟搞成了这般模样?”

    苏言身前,向宏坚频频回头,目光在他的腰牌和衣服上打着转儿。

    蒙贤和赵月欢也不例外,皆一脸惊奇的瞅着他那身行头。

    那眼神,就跟看什么没见过的生物似的。

    苏言被三人看得很是别扭,无奈开口道:

    “老师,蒙大哥,月欢,我就是换了套衣服而已。

    你们是不认识我了,还是怎么着?”

    “认识自然是认识的。”

    赵月欢接话道:“只是你一穿上这衣服,我就不太敢相信你是我认识的那人了。”

    蒙贤重重点头。

    显然,他对赵月欢这番话是深以为然。

    向宏坚未做什么表态,眼神看向藏书阁外的天空,飘忽不定。

    他的学生,突然就成子爵了。

    这事儿吧,他也不是太习惯。

    要知道他当初在军中厮杀那么多年,也没能混上一个男爵来着。

    结果现在自己的学生,成子爵了。

    这感觉,是真的不太自在。

    要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好事吧,确实是。

    但是,这个青胜得也太快了点吧?

    “咳,你们一会自己回去吧,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向宏坚越想越不自在,干脆撂下这句话就走了。

    对于向宏坚的突然离开,苏言三人没有多想。

    毕竟都已经回到东阳武院了,老向确实没必要再跟着他们了。

    和向宏坚道别后,苏言看向两位队友,苦笑道:

    “其实我穿着这身袍子也感觉不太自在,一会儿回去之后,我就换下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两人向藏书阁外走去。

    路过方阳时,客客气气的打了声招呼:“方老,下午好啊。”

    刚刚在玉京武院时,由于围观的人太多,他们急着回来,都没来得及和这位说上几句。

    现在闲下来了,哪怕是看在黑白弓的面子上,也得和这位好好唠嗑一下。

    “嗯,不错!”

    坐在躺椅上的方阳,上下打量了几眼苏言,点点头,连连赞道:

    “晨星子爵,七品封子爵,当真是了不得啊!”

    苏言苦笑着摇摇头,“说真的,我寸功未立,获封这个子爵,全凭陛下厚爱,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这是真心话,像老向,在军方打拼多年,立下过许多功绩,结果却连一个男爵之位都没拿到。

    可他只是去玉京转了一圈,就拿到了一个子爵之位。

    有老向作为比较,让他感觉自己这个爵位拿得不怎么踏实。

    若是在前世古代,他这番经历恐怕得被安个幸进之辈的名头,写进史书里吧?

    “受之有愧?”

    方阳难以理解的看着苏言,“这是陛下亲自赐你的爵位,来得堂堂正正,怎么会受之有愧呢?”

    蒙贤和赵月欢,也向他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这个...”

    苏言刚要将心中想的那一套拿出来说说,可再一想,又觉得不大对劲。

    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个人伟力凌驾一切。

    衍帝统领大炎三百年所积攒的威望,完全不是前世那些凡人帝王们能比的。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衍帝在大炎所有人心中,就是一片天。

    天给你封爵,你受着就是。

    这甚至是你的荣幸,比之其他依靠功劳换来的爵位,还要更难得。

    苏言看出了方阳和蒙贤二人的想法,便默默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转而说道:

    “主要是不太习惯,这一下就成子爵了,实在是有点突然。”

    方阳听了这近乎明晃晃的炫耀,嘴角一抽。

    好嘛,你小子在这儿等着我呢?

    他当即两眼一闭,身体向后一躺,懒得再搭理苏言了。

    一旁的赵月欢给了苏言一个白眼,直接运转气血之力,向自家庭院奔去。

    比起听苏言炫耀,她更想回去补觉。

    蒙贤拍了拍苏言的肩膀,一脸郑重道:“以后不要这样了,很容易被打的。”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也不想这样。”苏言心中暗自嘀咕,“可说真话,你们又不信,我能怎么办?”

    他摇了摇头,也懒得解释,一路走回自家庭院,将身上的子爵服换下,穿上一套黑色练功服,打开一直没离手的小包裹,开始清点起此次玉京之行的收获。

    《九转金身》全本苏言没有带出宫,只是在宫中看了一遍,让修改器记录后,就放下了。

    那玩意太大了,他不好拿,也没必要拿回来。

    余下的,则是一枚道丹,一颗价值一万白玉币,拳头大小的炎晶,一颗价值一百白玉币,小拇指大小的炎晶,一颗沙砾大小,价值十白玉币的炎晶。

    还有黑白弓,这玩意可能是这些东西里最珍贵的,它的具体价值,苏言没算,反正他没打算卖。

    如果没有这把弓对他箭法的振幅,苏言还真没什么信心将第五层那几个红晶人弄死。

    因为单纯的大成《破空箭诀》,破碎的虚空只有方圆一米左右。

    有了这把弓的振幅,却直接达到了方圆十米。

    他搓了搓手,将那三颗炎晶挑出来,摆在桌上,脸上笑开了花。

    “这一次,直接暴富啊!”

    笑了一阵后,苏言平复了一下情绪,开始思考起这笔钱该怎么花。

    “永连兄家周边的房子,基本都在二千白玉币左右。

    现在黑雾爆发得这么频繁,哪怕有大哥照顾,母亲住在村里也不太安全,还是搬到郡城里的好。

    所以这个钱,必须花。

    另外再给她留五百白玉币,请几个丫鬟,好生伺候着,享享清福。

    再将郑家的人情用掉,让他们照看着母亲。

    如此,也算报答了几分恩情了。”

    虽然他是在前身死后,才占据的这具身体。

    但这具身体原主的责任,他自不会推卸。

    不说其他,单单是当初刚穿越时那碗救命的粥,便足以让苏言心甘情愿的付出任何代价去换取了。

    如今他想做的这一切,在他自己看来,都是理所应当的。

    他苏言,有恩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