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五十四章 武者只修自身
    _: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五十四章 武者只修自身

    咎义县,东城门,黑雾弥漫。

    城墙之内,站着一位位身穿轻甲的弓兵手持长弓,两米一人,透过城墙的凹槽,死死盯着城外的结界,手中弓箭引而不发,默默等待。

    “咚~咚~咚~”

    一道厚厚的紫色光壁之外,传来沉重的撞击声。

    紫色结界被撞得不停颤动,一道道裂纹不断出现,又被修复。

    在结界修复之前,有数道浑厚的气势透过结界,传递进来。

    苏言刚一走上城墙,便被那结界之外涌进来的气势给惊得汗毛乍起,滴滴冷汗不知不觉间从额头上渗出。

    当然,也不止是他,其余刚上城墙的同行修者们,也都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六品和五品,差距有这么大么?”苏言嘀咕道。

    城外的五品魔物们,单单气势透过结界那微小的裂缝,就能让他汗毛乍起,和那只被他射穿的六品红狼简直没法比,这差距,实在太过离谱了。

    就算当初救郑永连那次,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或许是因为那一次的争斗等级过高,他一点都看不懂,而这次,还稍微看得懂一点?

    “差距大,是正常的。”走在前方的蒙贤听见了苏言的嘀咕,耐心解答道:

    “武道从基础修法开始,到九品,八品,七品都是在打基础,这一阶段,都是依靠自身力量对敌,只有极其稀少的天骄,才能提前悟出意,引出微弱大道之力对敌。

    只有修至武道六品,才能算得上是真正有了道基,接触到武道真正强大的根本。

    至于五品,则是一个真正的蜕变,好比青虫蜕变成蝴蝶一般,与六品时相比,可以说完全就是两个人了。

    而造成这一差异的原因,则是融道入体。”

    “融道入体?”苏言眨巴了下眼睛,有些似懂非懂,这些东西,书上都没有。

    他有问过向老师,可向老师只说他现在还不到了解那些东西的时候,等时机到了再说。

    “嗯,就是融道入体。”向宏坚点头,“具体是怎么回事儿,我也不太清楚,师长们都没多提,说是等突破到六品再了解这些。”

    这时,一旁的知县大人插话了,“据我所知,武道修行,最重要的就是纳道入身,不敬天地,不敬神明,只修自身。

    五品之下,儒,武,道的战力差距其实还不算大。

    但到了五品之后,武道普遍要比其他道路修者更强。

    可惜,武道的突破同样比其他道路更难,大多数人修武,都是为了强身健体,稍微有点背景的人,都会慎重考虑是否修武,武道,太看天资了。”

    说到这儿,咎义知县轻轻叹了口气,目中流露出遗憾的神色。

    其实他的话,只说了一半。

    稍微有点背景的人,确实会慎重考虑是否修炼武道。

    而真正的钟鸣鼎食之家,都会在每一代族人中挑选最优秀的几位族人,去修武,不惜耗费大量资源,硬砸都要砸出几个武道强者。

    从这一点上,便能看清各条修途的孰优孰劣了。

    “不敬天地,不敬神明,只修自身。”苏言咀嚼着这十二个字,感觉自己貌似真的选对了路。

    这条路,很符合他的心意。

    咎义知县在将自己对武道的理解说与四人后,便没再管他们,转而开始安排起带来的同行修者们,告诉他们具体如何守城,何时出手。

    苏言四人被晾在一边,看着知县井井有条的安排其他人。

    随着同行修者们的不断离去,他们不由有些面面相觑。

    这位咎义知县,是不是把他们忘了?

    刚刚不是还挺热情的么!

    “咚~咚~咚~”

    结界外的撞击声越发频繁,紫色结界上面的裂纹,也渐渐从开始的头发丝大小都能瞬间修复,变成了小拇指大小的裂纹才会抢先修复。

    更小的裂纹,根本就来不及修复。

    已经不断有虚魔从头发丝大小的裂纹中钻入镇石结界,向着城墙之上涌来。

    这些虚魔的出现,并没有对在城墙上引弓防备的士卒们造成什么影响。

    因为在弓兵们身后,每隔五十米距离,就有一位道士。

    这些道士们在看见虚魔的瞬间,便开始有了动作。

    只见他们手舞桃木剑,忽左忽右,时而前挥。

    每每他们向前挥动桃木剑时,那些突入结界的虚魔便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真的就是莫名消失,道士们每次挥动桃木剑时,完全没有什么异常景象,就那么平平无奇的一挥,虚魔便莫名没了。

    苏言看得那叫一个羡慕啊,道士好像也很强,至少这杀虚魔的速度,是真的没话说。

    单单道士们这一齐挥剑的功夫,就有九成虚魔消失于无形了,剩下些许虚魔,根本无法对弓兵们造成什么影响。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至少都是《蛮牛身》二层的武者,这些没入品的虚魔,若敢入侵他们身体,数量少了,纯粹就是找死,数量一多,往身上拍张破妄符就行了。

    苏言看见这一幕,眼睛一亮,和蒙贤三人打了声招呼后,便在三人莫名其妙的目光中,跑到一个城墙边的凹槽处。

    “那个...”苏言斟酌了一下称呼,对在那引弓防守的弓兵道:“这位兄台,看你站了这么久,是不是很累?要不我来帮你守一会儿吧!”

    弓兵一愣,回身打量了一眼和他等高,但看起来很是青涩,估摸着还不到18岁的苏言一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去去去,小孩子赶紧回家,别来捣乱,知道这是哪么?”这位胡子拉碴的弓兵指着城墙外蜂拥而至的虚魔道:

    “看见那些在天上飘的东西没?它们随便一...一...”

    弓兵还没说完,便看见十数只虚魔被苏言伸手引来,而后没入他体内,消失不见。

    “你没事吧?”弓兵大急,赶忙掏出一张破妄符,就要往苏言身上贴。

    要知道,哪怕是他,一次最多也就能承受七八只虚魔入体而已,再多,会直接让身体失去控制。

    “没事儿啊。”苏言躲开了弓兵贴过来的符,撩起自己上衣,露出里面的内甲,内甲上,贴着密密麻麻的破妄符。

    “你的符自己留着吧,我带了挺多的。”

    弓兵看着内甲上贴满的破妄符,嘴巴微张,愣愣道:“你身上,到底贴了多少破妄符啊?”

    “不多,就十张而已。”苏言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