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二十五章 哇~的一下哭出声
    _: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二十五章 哇~的一下哭出声

    回到小院中的苏言心中颇为遗憾,因为那羊毛,他薅不着了。

    当时他问出那句话后,向宏坚先是表情古怪的看了看他,让他自己再试试。

    然后苏言自己放弃了,因为他不确定这算不算对大炎和武院有暗害之心。

    虽然用来限制他的东西,可以被修改器吸收,但那辨心阵本身就有测谎作用啊!

    “这羊毛,不好薅啊!”

    心中暗叹一声后,苏言走入卧室,翻开刚刚到手的《九转金身》前三层看了起来。

    这本功法的第一页只写了一句话:

    “啧啧~霸气!”

    苏言在看到这句话时,突然就明白为何向老师会说自己是个废物了。

    原来根子在这儿啊!

    书翻到下一页,这里记载的便是功法的正文了。

    苏言沉下心,开始仔细阅读。

    良久之后,终于翻看完毕。

    他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烈日当空,赫然已是正午时分。

    “先加个点,再去吃饭。”

    苏言也不墨迹,直接将修改器唤了出来。

    [宿主:苏言

    种族:人类

    功法:《蛮牛身》二层,《九转入道金身策》未入门(+)

    武技:《横竖八式》圆满(+)

    能源点:10]

    “哎,这名字怎么变了?”

    苏言看了看一旁的书封,上面写的确实是九转金身没错。

    怎么修改器上多了入道俩字呢?

    苏言陷入沉思。

    苏言思考不出来。

    苏言放弃了思考,并在《九转入道金身策》后面的加号上点了一下。

    一股暖流开始源源不断的从他体内未知之处流入四肢百骸,苏言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不断变强。

    但没过多久,暖流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饥饿感,他的肠胃仿佛在尖叫,催促着他去觅食。

    同时,修改器也传来提示:“检测到柴薪不足,中止修改。”

    “我……”

    他很是无语,这次加点的意外未免太多了点吧?

    没时间多想,苏言起身向门外走去,武院没有食堂,他准备直接去找老师要点吃的。

    就在苏言跌跌撞撞的走到庭院门口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强忍着肠胃的不适,苏言将门打开。

    一位身穿红衣,一手持酒壶,一手插腰的清秀少女,出现在他眼前。

    这少女腮帮子鼓鼓的,一副想找麻烦的模样。

    可在看见饿红了眼,脸色苍白,连站着都有点困难的苏言后,顿时吓得向后一跳,跳了足有十米远,嘴里还大声嚷嚷道:

    “蒙贤,在不在?快点出来给我作证,他这副鬼样子可不是我害的啊!”

    “唰——”

    一道刺耳的风声在少女身旁炸开,一位俊朗青年出现在她身旁,看向正打着晃儿,摇摇欲坠的苏言。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闲的没事干了么?来欺负一个未入品的小家伙?”蒙贤皱眉问。

    “你胡说什么啊!”

    少女急了,这小子可是向阎王的学生,在有品阶差距的情况下,她最多最多也就敢和这家伙理论一下。

    动手?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想断几只手脚的问题。

    “我只是……”

    少女刚想好好解释一番,却听见已经靠在门上,连走动的力气都没有了的苏言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两…位,有…没有…吃的?”

    “吃的?难道这家伙这副鬼样子是被饿的?”

    少女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蒙贤表情古怪的点了点头,“应该是吧,我好像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虚弱了,向阎王难道连这个都没告诉他?”

    “不至于吧!”

    少女也是一惊,“向阎王怎么说也当了三年炼体院院长了,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记告诉学生?”

    “两…位,要是…没…有吃的,请…帮忙…通知…一下…向…老师…可…好?”

    苏言一边靠着门,缓缓坐下,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

    反正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没力气去找向老师了,这两位要是不帮忙喊一下,他今儿估计要凉!

    “行,你等等啊,我这就去喊!”

    少女说完,转头就要去找向宏坚。

    “等一下!”

    蒙贤突然出言叫住了少女,“你确定要去喊向阎王过来?”

    “你的意思是?”

    少女转身,惊疑不定的问道,“你想把他埋了,将这事儿翻篇?”

    她突然走到蒙贤与苏言之间,将苏言挡在身后,警惕的盯着蒙贤说道:

    “我告诉你,这事儿我第一个不答应,你想死,可别拉上我!”

    躺坐在门边的苏言也是大骇,连说话都利索了,“大哥,我没有得罪过你吧?你心好毒啊!”

    蒙贤嘴角疯狂抽搐,这赵月欢是真的奇葩,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明明自己只是好心的想提醒她一下来着……

    她,是怎么想到埋人上面去的?

    深吸一口气,蒙贤压下想要骂人的心情,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的意思是,与其将向阎王喊来,不如咱们直接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要真把向阎王喊来了,看见他出丑的咱俩还能有好日子过么?”

    见蒙贤没有埋人的心思,赵月欢这才松了口气,转而问道:“我身上可没有锻身膏和补充气血的药材,你有?”

    “我也没有。”蒙贤摊摊手,并看向赵月欢左手那个从不离手的酒葫芦。

    “那你说个……”

    赵月欢刚想到开骂,可注意到他的视线后,也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

    “蒙贤!!!”

    这一看,赵月欢尖叫一声,瞬间跳脚,“这可是……”

    蒙贤立马打断道:“你要不同意,我立马回院子里去,你俩就当我今天没出来过,啥也不知道,成不?”

    赵月欢嘴唇微张,欲言又止。

    一会儿看看苏言,一会儿看看酒葫芦,迟迟无法作出决定。

    “两…位,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等…我死…后,记得…将…我葬…在…屠…宰场…里,因为…我…想做一…个…饱死…鬼。”

    “我给还不行么!”

    赵月欢将酒葫芦递给苏言,心里委屈极了。

    明明她是来找苏言麻烦的,怎么到最后,反而还要将自己一年才能?一葫芦的酒给赔出去呢?

    要知道这酒她平时都只用抿的,不敢大口喝,就怕喝完要等一年才能再尝到。

    而且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因为看见它,心里就会有一种幸福感。

    但现在,它快没了!

    可为了不被向阎王穿小鞋,她也只得忍着心疼,给了!

    “我…动不…了…了,能喂…我…一下…么?”

    苏言尝试着抬了抬手,却发现根本就没力气动弹了。

    “哇~~~你好过分,想喝我的酒,还要我喂你!”

    赵月欢破防了,她直接哭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