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二十三章 用心良苦
    _: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二十三章 用心良苦

    苏言羞涩一笑,“向老师,其实我以前一直都住在一个小村里,所以对这些不太懂,只知道九品锻身,八品换血,七品淬骨。”

    好半晌后,向宏坚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幽怨的看了苏言一眼,方才解释道:

    “武道第六品,为真意境,此境修真意,为神通境做准备。

    战力上与七品差距虽大,但还算不上天堑,一些天才亦能越境斩之,比如住你左边的那邻居。

    这一境,尚且还能称之为人,能为凡人所理解。

    而五品——”

    说到这儿,向宏坚的神色瞬间郑重起来,“五品为神通,这一境已经不是凡人可以理解的存在了。

    有神通一念之间,可令百里火焰滔天,生灵尽灭。

    亦有神通伸手一招,万道天雷齐下,轰鸣不绝,这,就是神通境!

    凡人的数量再多,也不能对他们造成半点威胁。”

    苏言听得神情一阵恍惚,他想起了那一晚的漫天火光,那让他立志要赶上的大能。

    “原来,他是神通啊。”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那一位的境界,也明白了黑白空间中的那位刀客说的,别惹五品是什么意思了。

    “当然,世间没有绝对的事,像人榜上所记载的六品,就可敌神通,而人榜前十,更是能战而胜之,那些人,才算是真正的盖世天骄。”

    向宏坚这番话说得意味深长,可以看得出,他在很努力的调起苏言的好奇心。

    苏言瞬间瞪大眼睛,好奇问道:“向老师,人榜上的六品这么厉害的么?”

    ‘他上钩了!他上钩了!’

    终于将话题搬回‘正轨’的向宏坚暗中舒了口气,淡然一笑:

    “厉害么?谈不上吧,其实这人榜也没那么难上。”

    “嗯?”

    苏言瞬间迷惑了,神通辣么强,人榜上面的六品都能战而胜之,你管这叫没那么难上?

    他觉得自己这位向老师可能有点问题,大脑方面的。

    “当然,说简单也确实不太,毕竟我修成神通,再自废修为,第二次登入六品,上这人榜七十六也用了五年时间。”

    向宏坚望向远方,用一种很是飘渺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苏言嘴巴微张,震惊的望着向宏坚,原来高人一直就在他身边。

    可不知为何,苏言总觉得最后一句话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沉思片刻后,他忽然想起来了。

    那句修成神通后,自废修为,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一遍了么?

    那么问题来了,向老师为什么要重复一遍呢?

    下一刹,苏言恍然大悟,并很灵性的用十分夸张的语气道:

    “天呐,向老师,您居然这么强的么?修成神通,自废修为,之后不过五年时间,就又登上了人榜,我能成为您的学生,简直是天大的机缘啊!”

    “不至于不至于,没那么夸张。”

    向宏坚语气平淡中带着几分抖动,始终不用正脸面对苏言。

    每次苏言刻意走快一点,想看看他的面部表情,向宏坚就会跟着加快一点脚步,始终不正面面对苏言,甚至连一个侧脸都不给他看。

    无奈之下,苏言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转而拾起最初的话题:

    “向老师,为什么您修炼了最强防御功法之后,要自废修为呢?是因为那本功法有什么问题么?”

    “那本功法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修炼它的我,因为我太废物了,所以不配修炼那门功法。”

    说起那门功法,向宏坚的语气一下就低落了下来:

    “当年的我不知天高地厚,认为以我的天赋,够资格修炼,结果,呵~”

    “那具体是什么问题呢?”

    苏言都无语了,这向老师怎么半天都扯不到正题上去啊?

    “你修炼的是《蛮牛身》,应该知道要真正将《蛮牛身》修炼圆满,唤出蛮牛投影有多难吧?”

    面对向宏坚的询问,苏言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要说不难,又怕打击到这位有伤心往事的老师,最后只得点点头:“是挺难的。”

    ‘毕竟靠着坚持与努力修炼了好几天呢!’小声哔哔。

    “嗯,那本功法每一个阶段的修炼,都要做到如你修炼《蛮牛身》时那般,才能称得上是最强防御。

    如若不然,哪怕有一点没有圆满,直接就废了,现在你可还想修炼?”

    “想!”苏言毫不迟疑的答道。

    “啪——”

    向宏坚拍了拍自己额头,只觉一阵头疼,心理上的。

    对于苏言的选择,他能理解,因为当初的他也是这么选的。

    当年他老师劝过他,他也没听。

    可是啊,正因为他走过一次错路,也就更不想让自己的学生再走一次了。

    如果不是因为大炎有规矩,每一个选择炼体一道的武院学员,其老师都必须将这门功法告知,并不得强硬干涉学员选择的话,他根本就不想提这茬。

    “你,真的想清楚了么?一旦去藏书楼签了名,可就必须将这门功法修至七品,才有废除修为,重选功法的机会了。”

    向宏坚再次重申了一遍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希望苏言能迷途知返。

    苏言再次点头确认,坚决不改,拥有坚持与努力的他,有修炼这功法的底气。

    向宏坚怅然一叹,总算明白了自己老师当时劝不动自己改修其他功法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了。

    “罢了,那就这样吧。”

    向宏坚不再多说,默默带着苏言向藏书楼走去。

    见向老师这样,苏言心中也有点五味杂陈。

    他知道,向宏坚是为他好,前面说了那么多,其实只是在告诉他修炼这门功法的困难罢了。

    能将此功法练到五品,而后自废武功,还能再上人榜,这样的天骄亦是不够资格修炼那功法,你若想修炼,就先扪心自问一下有这般天资么?

    装那什么,确实有,但只是顺带而已,隐晦中所表达出来的东西,才是他真正想说的话。

    至于为何不直接说出来,苏言估计是因为自己上了潜龙榜的原因。

    ‘这潜龙榜的含金量,看来真的很足啊。’

    苏言在心中默默嘀咕一声。

    其实更让他感觉奇怪的是,向老师既然不想他修炼这功法,为何要说出来呢?

    要是苏言没有这个更好的选择,那修炼向宏坚现在的功法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这问题,他是真的想不通,可又不好问,刚刚才因为这事儿惹人不开心,转过头又问人家这事儿,那得情商多低的人才做得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