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一章 醒来
    _:我有功法修改器,杀穿妖魔世界 第一章 醒来

    头好昏,好痛!

    苏言此刻只觉得脑袋难受极了,就像昨天晚上喝酒断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那种感觉。

    不过他记得自己昨天没有喝酒来着,就是平平无奇的下班回家,吃饭睡觉,为何会这样?

    还没等他多想,耳边突然传来一阵伴着呜咽声的念叨:

    “言儿,叫你别出去,你非得出去,现在外面都是妖魔,你加入村卫队不是找死么?呜呜呜——”

    “娘知道你舍不下脸让我去求人给吃食,认为那是乞讨,可是现在这光景,我是真没办法了,总比饿死好吧!”

    “现在整个青山村都被黑雾给包裹了,朝廷的清魔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我们这个小村子,你要是真的去了,娘也不想活了,干脆跟你一起上路算了。”

    女人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远,似乎……真的要去自杀了。

    苏言试着睁开眼睛,可眼皮上仿佛挂了一个秤砣般,怎么都睁不开。

    他只好放弃这个举动,转而开口道:“等……咳咳咳~~~”

    他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一连串的咳嗽声打断了。

    现在的苏言,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具身体的状况是多么的糟糕。

    头痛,说话咳,肚子饿,眼难睁,身边还有个陌生女人貌似要自杀,他真的是一脸懵逼。

    与此同时,一股陌生的记忆突然出现在了他脑海里。

    大炎王朝……东阳郡……青山村。

    黑雾爆发……妖魔……恐怖。

    修士……武者……清魔卫。

    神通……御剑……大儒。

    无数的信息纷纷向他脑海涌去,让他本就乱糟糟的脑子直接成了一团乱麻。

    “言儿,是你在说话么?你醒了么?”

    那女人貌似听见了动静,飞快的跑了过来,看见还在咳嗽的苏言,顿时扑在他身旁嚎啕大哭了起来。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你要真死了,娘也活不下去了,呜呜呜呜~~~”

    哭了一阵后,女人才说道:“言儿,你饿了吧?娘这就给你去煮粥吃……”

    说到此处,那女人停顿了一下,似解释般补充了一句:“这米是村卫队给的,不是娘出去求的。”

    说完,女人就匆匆离开,去做饭了。

    然而苏言根本没听清她在说什么,心神完全被脑子里突然涌现的信息给搞懵了。

    修士?妖魔?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难道说……我穿越了?

    就在家里躺着睡觉,没有雷劈,没有车撞,然后穿越了?

    还穿越到一个环境如此恶劣,处境如此糟糕的世界?

    过了约有十几分钟后,苏言终于理清了突然涌现的记忆,郁闷得想死。

    虽然前世他只是一个无牵无挂的孤儿,但至少没有朝不保夕吧!

    但这个世界就不一样了,他在前身记忆的最后两秒钟看见了一团黑影,那黑影还扑向了他。

    于是前身就无了。

    并且,他还看见了那黑影后方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完了——完了——芭比扣了,这地狱开局,我怎么混得下去啊?

    要不还是自杀算了,说不定还能穿越回去呢!

    苏言还在灰心丧气之时,那女人端着一碗粥走到床前,用一个小木勺挖一勺粥,吹了吹,一边往苏言嘴里送,一边说道:

    “言儿,张嘴,喝了粥就不饿了。”

    听她这么一说,苏言这才感觉到那来自身体的,如潮水般的饥饿感,刚刚他居然完全没有感觉到。

    受不了这股饥饿感的苏言听话的张开了嘴,一口热呼呼的粥下肚,顿时感觉整个身体都暖了起来,仿佛吃的不是粥,而是仙丹一般。

    “真香——”苏言在心里默默说出了这两个字。

    什么自杀不自杀,穿越不穿越的,现在都没有一口热乎乎的粥实在。

    哪怕这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白米粥,在此刻的他吃来却也毫不逊色于前世的各色美食。

    既然都已经穿越了,那就好好活着吧,哪怕是为了这一口白米粥。

    至于喂自己饭吃的这女人,以后就当成是自己的亲娘看吧,前世是孤儿的自己,还真没有体验过有娘是什么感觉,如今正好。

    被喂了几口饭后,苏言终于有了点力气了。

    他睁开眼,坐起身来道:“娘,我自己吃就行了,您歇着吧。”

    被人喂饭吃,真的很羞耻啊!

    眼前的女人看起来很瘦,手很粗糙,上面满是茧子,显得很是沧桑,双眼红通通的,脸上还有两道泪痕。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孤身一人把前身从六岁拉扯到了如今的十六岁,真的是很不容易了。

    “好,你慢点吃,不着急,锅里还有。”叶岺将碗递给了苏言,叮嘱道。

    三两口吃完饭后,叶岺搬了个板凳过来,与苏言相对而坐。

    “小言,因为你受伤,村里给了咱家30斤米,五斤肉,这些米肉省着吃能吃一个月,到时候朝廷的清魔卫估计已经来了,你就别出去了好不好?”

    “这次你受伤,娘真的是担心坏了,万一你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娘可怎么活啊?”

    “30斤米?”苏言眉头一皱,他从前身记忆里看到,如果是为保护村子受伤的话,可以领五十斤米,十斤肉才对。

    怎么到他这里,就只有三十斤米,五斤肉了?

    这些家伙,是想搞事情啊!

    “对,三十斤米。”叶岺点点头,“这些米已经够我们吃一个月了,言儿你就别再出去了好不好?”

    她很担心苏言觉得米不够吃,还要出去,万一真死了,自己怎么办?

    上一次,叶岺拿自己断手来威胁苏言,都没有劝住他,才导致他出了事儿。

    “娘,你放心,这次我不去村卫队了。”见眼前妇人满脸忧心的模样,苏言勉强笑了笑,轻声安慰母亲道:“我就在家里陪你,哪儿都不去。”

    初来乍到,他也得把路子摸清了,才好去讨回个公道。

    对母亲说这两天留在家里,是实话,目的就是为了好生研究一下前身从村卫队那里领到的功法《蛮牛身》。

    前身对于《蛮牛身》的修炼,几乎可以说是刚入门,然而这具身体的力气,已经完全超过了前世的自己了。

    要知道这可只是一个十六岁,还营养不良的少年啊!

    所以说,讨回公道的事儿,就留到练成《蛮牛身》后再说吧。

    如果练不成……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