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路繁花伴你终生〕〔慕微澜傅寒铮〕〔仙尊归来〕〔愿世界温柔待你〕〔那年初夏我们正好〕〔穿越之毒妃嫁到〕〔时光遇〕〔学霸的妖孽系统〕〔都市至尊战神〕〔超品赘婿〕〔都市古仙医〕〔地球最后一个炼气〕〔穿越财富人生〕〔都市之我是武神〕〔重生六零:翻身做〕〔陆羽陈婉蓉〕〔过期不爱:隐婚总〕〔我的家里居然有矿〕〔大佬每天都在套路〕〔首长阁下爱不停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最后的修仙者 第七章:这也太巧了
    ..,

    “放屁!”

    “我二爷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你算个什么东西?”

    张局气的脸都变形了。

    还恭敬行弟子礼?还尊师?你当你是老神仙啊?一个阶下囚还在自己面前装起来了?如此无礼,简直是羞辱他。

    “不信,打个电话给你二爷吧,就说楚歌被你的鳖孙子关起来了,看看他要不要你马上回去祖堂跪个三天三夜。”楚歌笑了笑。

    “牙尖嘴利!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下面的人把你嘴给打烂,叫你永远说不出话来?”

    张局咬牙切齿的说道。

    正巧这个时候楚歌手机响了,他不慌不忙的看了眼,忽然脸色变得奇怪了起来。

    “我还准备让你自己打电话给你二爷呢,没想到他先打来了。”

    “喏,还是你接吧,我想你一定有很多话想问想说。”楚歌善意笑了笑。

    他真的很善良的,不过往往没啥人相信。

    “尊师?”

    “楚先生?”

    “您在吗?”

    里面传来一阵声音,先是亲切喊了句尊师,发现没人说话张百川这才改了称呼。

    楚歌曾经说过,没有他的命令之前,不可曝光自己身份,毕竟尊师这个称呼,让人遐想空间太大了。

    不过在临城楚歌也不怕,几十年的煎熬,时机成熟,他体内力量解封,进入复苏状态,已经无惧威胁,他隐匿了这么长时间,改头换面,那些真正强大的敌人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发现他。

    再者,即便是张百川、雷虎、齐衡生那些存在,也仅是知道他的冰山一角,他的真正身份非常隐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可谓是做了万全准备。

    “谁打来的?”

    张局望着面色淡然的楚歌,心中忽的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因为手机中响起的声音让他有那些一丝丝熟悉感。

    “你二大爷。”楚歌不耐烦。

    “我……”

    张局差点想破口大骂,不过细细一听,还真跟他二爷的声音万分的像。

    “喂?”

    “你是谁?”电话那边一愣,“楚先生呢?”

    “你是?”张局小心翼翼问道。

    “我是张百川,请让楚先生接听电话。”

    ‘啪~’手机掉到了地上,张局忽然手忙脚乱的捡了起来。

    “二?二爷?我是张宽啊?临城城南警察局那个……”

    “张宽?楚先生手机怎么在你手上?”张百川声音陡然严厉了起来。

    “这……他……他因为涉嫌谋害苏老爷子,被医院揪了现行,抓到我们局里来了……”

    张局长浑身冷汗直冒。

    确实不妙啊,听二爷这口气……

    “什么?!”

    “你个狗娘养的!”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你抓楚先生?”

    “你怎么不连我一块抓了?”

    八十多岁的张百川,骂起人来丝毫不含糊,雷霆咆哮不停歇的轰炸,张局都快要跪到地上去了,举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今天你要是不能让楚先生高兴,若是没把这件事给我完美解决掉,我就让你亲爹把你逐出家门,局长你也别干了,死了算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张局看着楚歌,一张脸笑得比哭还难看。

    “楚……楚先生……我不知道……我……”

    “我记得我说过什么话来着?”

    “之前没有让我离开,现在即便是想送我走都比较难了,更何况你张局,可是准备把我关一辈子啊?嗯?”二郎腿翘在桌子上,楚歌靠在椅背,微微睁眼。

    “噗通”一声。

    张局直接跪在楚歌面前。

    “大爷,我是真不知道您身份这么德高望重……二爷也从没跟我提过啊,都说不知者无罪……您也没必要为难小的啊!”

    “呵呵,如果我身份普通点,岂不是真的要被关一辈子?”楚歌挑了挑眉。

    “唉,我那都是被猪油蒙了心,我该死,不过苏老爷子的事我也不敢含糊,要是处理的不好惹了他们不高兴,我这屁股还没捂热的小职位,怕是也保不住了。”张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扑在楚歌腿上,好不凄惨。

    “死开。”

    这狗东西,鼻涕往自己身上蹭,还想不想好了?

    “楚先生,您说条件,只要小的能做到,一定竭尽全力,只求楚先生不记前嫌,饶了小的。”

    楚歌坐在那里也不说话,像是在沉思。

    这可把张局急坏了。

    “找个机会让那个徐主任进来待个十几年。”

    “啊?”

    “没听清楚?”楚歌眼帘低垂,“还是觉得我小肚鸡肠心胸狭隘?嗯?”

    “没……你误会了楚先生,我一定想办法给他搞进来,那家伙前科挺多,也该进来劳改劳改了……”张局心中为徐主任默哀三秒。

    “办公办事摸摸良心,好自为之。”

    楚歌淡淡看了他一眼,朝着铁门外走去,他心里补充了一句,他就是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得罪了他,就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外面,宋队一直守在这里,见到楚歌出来她笑得很开心。

    这小子不是狂吗?把警局当成他家后花园了?想来就来就走就走?

    “之前你说什么来着?十分钟内见不到咱们局长,再想请你走就比较麻烦了对吧?现在呢?如何?继续狂给本警官看看?看看有没有人请你走?还是把你关个十年八年?嗯?”

    “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东西。”

    “说完了吗?”楚歌看着面前这个女人。

    宋队刚想继续说话,忽然后面冲上来一道略显肥胖的身影,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住嘴?”

    “对不起,楚先生,这手下就是欠管教,我保证,以后我司警察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张局恭恭敬敬的躬身在楚歌身边。

    楚歌继续盯着宋队,直到后者脸色红一片青一片难看到极致,这才微微一笑。

    “我说的话,也是你能够质疑的吗?”

    留下这么一句,楚歌转身出了警局。

    “局长?为什么?”宋队咆哮之声从后面隐约传来。

    ……

    离开警局之后楚歌快速朝着医院赶去。

    救了那个老头子,还了小柔欠下的人情,他也该带小柔走了。

    听了沈家那女人的一番话,楚歌也决定从沈家离开。

    有些关系,撇清了也就撇清了。

    曾经因为自己的原因,迫不得已,而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再如此低调下去。

    到了医院,楚歌发现沈月兰的车居然停在门口。

    六十周年校庆已经结束,只是……

    “她来医院干什么?”

    沈月兰是沈阿姨的女儿,跟楚歌同级,就在隔壁班,算得上班花,追求者众多,曾经楚歌还因为寄宿在她家里,被沈月兰的追求者羞辱过,当然,那些人没有跟赵航一样触及了楚歌底线,楚歌也没在意。

    还没走进医院,楚歌就发现整个医院都乱了起来,里面吵吵嚷嚷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从一楼到三楼到处都是护士忙碌的身影。

    此时此刻,三楼。

    小柔一个人站在外面,急得像是热锅里的蚂蚁,老哥被抓走了,竹子姐在里面也不理自己。

    苏沁竹此刻待在苏养荣身边,苏养荣已经醒了,他脸色极度难看。

    “苏老爷子,徐主任已经被开除,请您也消消气,我们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寻找到那名青年前来为您治疗。”老院长满头大汗。

    他没想到事情会闹到如此地步。

    苏老爷子在被治疗的时候意识居然是清醒的,他清楚的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当他彻底醒来之后第一件事问的就是那青年去了何处?

    对于这件事,医院没法隐瞒。

    即便是立刻开除了徐主任,以及跟徐主任关系最好,坐在同一个办公室的沈副主任,效果也微乎其微。

    “爷爷,什么青年啊?我刚刚进来就看你在大发雷霆,有什么事这么生气?”苏沁竹一直没有停止询问,她刚刚打电话给家族报喜训去了,也是刚进来不久,并不了解情况。

    按道理说爷爷手术成功,不应该动怒才对。

    “我生气这些人狼心狗肺,利欲熏心!”苏老爷子声音感慨。

    “齐文兴,你要是找不到那青年,你这院长也该退休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懂……”老院长低着头。

    苏家现任老家主,一句话让他市立医院院长下位,还是能够很轻易办到的。

    “苏老爷子,我们刚刚打电话给警察局,那边说他已经离开了,现在不知去向……”

    旁边苏沁竹急得不得了,心里像是被猫挠了似的。

    “爷爷,什么青年啊?你们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苏小姐,你一直守在外面,怎么会不知道呢?手术期间那个突然冲进去帮苏老爷子扎针的青年啊……穿着灰色衣服那个。”一名老专家忍不住开口。

    “啊?那……那不是小柔她哥吗?”

    一瞬间,苏沁竹错愕的张大了嘴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上门龙婿〕〔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狂仙〕〔顾太太每天都在闹〕〔宇宙最强挂壁系统〕〔武极神话〕〔都市绝品狂尊〕〔误惹摄政王:臣女〕〔燕云十六骑〕〔重生最强丹帝〕〔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奶系甜心:吸血殿〕〔刺魂〕〔误入一六三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