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备胎大联盟〕〔剑气逆神〕〔世纪第一宠:厉少〕〔总裁的天价穷妻〕〔仙女姐姐带我飞〕〔三千韶华为君狂〕〔亿万宠妻:入骨相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时之亦正亦邪 第七十九章 新人来旧人去(求首订,月票)
    其实以白墨的实力大大方方的现身,红鸮想要逃脱的概率也很低,因为白墨的轻功不比红鸮差,甚至还要强上一点。不过白墨仍然稳如老狗的选择暗中偷袭,可见其谨慎。

    兀鹫和红鸮一前一后的在竹林的顶部追逐躲避,两人距离白墨的距离越来越近,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等距离只有十米的时候白墨动了,一脚踩踏竹干之上,一道璀璨的剑光撕裂茂密的竹叶,朝着红鸮斩去。

    红鸮大惊,心道自己被算了,兀鹫那个混蛋有帮手,顾不得想太多,下意识的红鸮一偏头,躲过这一剑。

    然而红鸮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被,青冥剑一动,朝着红鸮侧削而去,多年的杀手生涯让红鸮反应极快,不知道何时两把暗红色的短剑已经握着手中,于千钧一发之间架住了青冥剑。

    就在此时,红鸮身体突然一僵,感觉内力运转生涩无比,全身的力气仿佛都消散了一般,却是白墨一指点在了红鸮腰侧的一处穴位之上。

    白墨一手抓住下落的红鸮,一手将青冥剑插回放在背后的剑鞘之中,缓缓朝着漆黑无比的地面落去。

    逃窜的兀鹫察觉到后面的情景连忙转头下落到地上,单膝跪地道:“主上,属下幸不辱命!”

    “恩,起来吧。”白墨点了点头,看向了被点了穴的红鸮。

    “兀鹫你这个叛徒竟然敢背叛百鸟,背叛将军,你一定会死得很凄惨的!”红鸮愤怒无比的看着兀鹫,眼中杀意浓烈,恨不得把兀鹫千刀万剐。

    “哼,别装作宁死不屈的样子,很快我们都会一样了。”兀鹫站在白墨身侧,一脸不屑道。

    “哼,你以为我是你?没有一点骨头的家伙!”

    “虽然我不知道你设计擒拿我的目的,但我告诉你跟将军,跟夜幕作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红鸮又鄙视了兀鹫一番,然而又反过来威胁白墨。

    白墨不屑一笑,冷笑道:“这世界上没有人是我不敢得罪的,没有人是我不敢杀的,你既然如此有骨气,那么就尝试一点小玩意吧。”

    “用刑?哼,放马过来吧,正好很久没有经受过受刑训练了。”

    白墨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颗神仙迷心丸,红鸮看着白墨不紧不慢的动作,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白墨捏着红鸮的嘴巴将神仙迷心丸一下子塞了进去,随后一掌按在红鸮的肚子上,黑煞内力灌入,提前释放神仙迷心的药力,让红鸮好好感受一下,硬骨头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做完这一切白墨向后退了几步,静静的等待药力发作。

    “混蛋,你给我吃的是什么?”红鸮感觉到身体的异常,愤怒无比的嘶吼道。

    “神仙迷心丸,一种控制人的特殊丹药,好好感受吧,扛不住就说。”

    红鸮嘴巴张开刚想说话,肚子里一股剧痛让他面色一变,这股剧痛非常奇异,时而像被尖刀捅进肚子,时而又像有人用大棒绞着肚子,时而又像火烧,时而又像冰冻,痛法多种多样,来回循环。

    红鸮的脸色已经渐渐扭曲了,额头上大汗淋漓,身躯颤抖却怎么也动不了,给人的痛苦更加强烈,不过就是这样红鸮也咬紧牙关没有吭声。

    兀鹫在一旁看着心里又是惊惧又是痛快,终于有人跟他受到一样的苦了,而且这还刚开始,更痛苦的还在后面呢。

    剧痛逐渐从肚子朝着躯体上下扩散,红鸮感觉自己的血肉脏腑骨骼无一不在发出哀鸣,无一不传出剧烈的痛感,痛苦的地方越来越多,感觉自己有些抵不住了。

    半盏茶时间之后,红鸮大半身都已经笼罩在剧痛之下,终于忍不住惨叫起来,面庞上大汗淋漓,眼睛里血丝密布,头发都被打湿了,整个人仿佛羊癫疯似的颤抖!

    “药效现在不过只发挥了一半罢了,等扩散到全身之后,起码都还要持续一盏茶的时间,你坚持得下来吗?”

    “要是你坚持了下来,那可就真让我佩服了,不过你放心,后面还有小玩意要送给你。”白墨脸上带着冷笑道,他倒是要看看意志坚定的杀手能坚持多久?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剧痛已经扩展到全身,红鸮的凄厉哀嚎更加惨烈,幽暗的竹林之中,这样的声音足以让人胆战心惊。

    红鸮也再也扛不住了,颤颤巍巍道:“给……给我解药。”

    “可愿意为我效力?”

    红鸮艰难的点了点头,脸庞扭曲,完全没有了平时俊美的样子。

    白墨这才露出了笑容,从怀中掏出另外一个瓶子,将解药喂进了红鸮的嘴中,很快疼痛就消失,红鸮也平静了下来。

    “不要高兴得太早,你还没有取得我的信任,这只是暂时压抑你体内药性,你需要定时服用解药,才不会受到痛苦。”

    “顺便告诉你一但服用了解药,后面却没有解药,疼痛会更加剧烈。”

    “如果你好生为我办事,立下功劳,取得了我的信任,那个时候你才能获得最终解药,彻底解除体内的药性。”

    红鸮闻言十分颓废的点了点头,这个新主子的手段比起姬无夜还要心狠手辣,这控制人的手段太让人头皮发麻了。

    见红鸮点头了白墨就解开了他的穴道,微微转头侧身道:“兀鹫过来一点,你的奖励应该给你了。”

    兀鹫一喜连忙更加靠近白墨,然而等到他的却不是奖励,而是白墨的毒手!

    白墨瞬间发动攻击,手脚齐动,一脚踢在兀鹫的腿弯上,兀鹫身形一个不稳瞬间半跪在地上;同时白墨的右手成爪,十分凌厉凶狠的扣在了兀鹫的头上,五指如勾轻而易举破开了头皮。

    “主上,你……”

    吸星**!

    兀鹫满面惊骇,不敢置信之色,似乎不敢相信刚立下功劳的自己竟然会遭此毒手,在头顶强大的吸力面前,兀鹫已经没有说话的能力了。

    强大恐怖的吸引力专门针对内力和血液,兀鹫全身的内力和血液都汇聚到白墨掌间,只见兀鹫浑身剧烈颤抖,面目狰狞如恶鬼,双眼翻白,承受着比神仙迷心丸还要恐怖的痛苦……

    转眼之间,兀鹫就被白墨吸干了全身的血液和内力,化作干瘪瘪的干尸摔倒在地上。而在白墨你爪间,一颗凝炼的紫红色的血球正滴溜溜的乱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柳潇潇的结局〕〔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重生之都市仙帝〕〔第一战妃:王爷清〕〔重生之都市狂仙〕〔爆萌三宝:帝尊大〕〔张晨曦,我喜欢你〕〔错过11次:腹黑老〕〔霸道女总裁的黑宠〕〔世纪第一宠:厉少〕〔成为仙兽师的小民〕〔宿主黑化肿么破〕〔冷情帝少,轻轻亲〕〔万法仙杖〕〔重生学神:封少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