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备胎大联盟〕〔剑气逆神〕〔世纪第一宠:厉少〕〔总裁的天价穷妻〕〔仙女姐姐带我飞〕〔三千韶华为君狂〕〔亿万宠妻:入骨相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时之亦正亦邪 第十一章 惊天大案
    这个陈县令的秘密宝库在他书房的一个密室之中,白墨将房间里的灯熄灭,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去。

    白墨有一点没有想通,这个陈县令正房周围竟然没有什么护卫,让他如此轻易就悄无声息的杀死了对方。

    其实白墨不知道,白墨刚才杀死的那个女人不是陈县令的妻子,也不是爱妾,而是陈县令的儿媳妇,二儿媳妇。

    陈县令一共有三个儿子,二儿子从小好勇斗狠,在一次打斗中被人伤了肾脉,从此不能人道,更失去了生育能力。

    先秦时期在男女关系方面远没有明清时候那样严苛,这个时期寡妇再嫁实在是平常事,官府十分鼓励寡妇再嫁。这种有违人论的事情也不是多稀奇的事情,不少根深蒂固的王侯公卿府中都有类似的事,只不过秘而不宣罢了。

    如果去翻先秦时期的记载,在诸侯之中这种事时常可以看见。

    咳咳,扯远了。

    白墨悄无声息的来到陈县令的书房之中,坐北朝南的坐塌后摆满了许多主简,白墨找到一卷竹简轻轻一扭,书架分开,一个仅容一人进入的通道浮现在眼前。

    白墨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按照布帛上的提示避过机关,里面是一间几平米的密室,密室中摆满了金灿灿的金饼,精美的丝帛,色泽润泽的古玉,色彩鲜艳的宝石。

    就在白墨踏出通道的最后一步,踩在一块石板上,石板上微微一陷,密室的上方浮现密密麻麻箭孔,蓝汪汪的弩箭攒射而来,笼罩整个通道,将所有躲避空间都封锁了。

    “果然该死,还敢算计我,不过这些手段不过雕虫小技尔!”白墨冷笑着抬起右手,紫黑色的黑煞内力凝聚在掌上,瞬间排出几掌,紫黑色的掌印将能够威胁到白墨的毒箭全部拍飞。

    白墨身影一闪就来到密室中,残余的毒箭从白墨两边飞过,破空声赫赫,最接近的一根毒箭几乎是贴着白墨的皮肤而过的……

    白墨打量着密室中的财富,粗略估计了一番,这里的财富价值大概数千金,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县令能够领到的俸禄。

    白墨弯下腰将密室中的古玉,宝石全部收起来,再拿了几枚金饼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金饼分为大中小三种,这个密室中的金饼是中型金饼,直径约2.8~3.5厘米,重约六十克左右。

    财富虽多但想要全部取走并不现实,这种横财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贪得无厌很可能会祸及自身!

    只要有本事,钱财这种东西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至少在这个世界是这些了。这个世界脑满肥肠,奢华无度,剥削百姓的公卿贵族实在太多了,打劫他们白墨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离开了密室,来到屋外,白墨拔出青铜古剑,望着皎洁的明月喃喃自语道:“血债血偿的时候来了,就先从主谋的府邸上开始吧!”

    说完,白墨身影一闪就开始了屠戮之旅,凡是陈县令的家眷亲戚皆被无声无息杀之!

    他们有的死在寻欢作乐之中,有的死在睡梦之中,有的死在喝酒宴饮之中;陈家之人不论老少,不论男女皆被白墨杀光,区别仅仅在于死法不同,有的死的痛苦,有的走的毫无直觉罢了!

    偌大的县衙后院静悄悄的,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但在这深夜之中,人困马乏并没有察觉,等明天天明这一切大概才被发现……

    县衙中的一座阁楼之上,皓月悬挂在白墨背后,白墨站在阁楼顶端,手持滴血的青铜古剑,蒙着面,黑色布条束着的黑发轻轻飞舞,另外一只手拿着血红色的布帛。

    “主谋已死,从犯也该上路了!”

    白墨右脚轻轻一垫,身影腾空而起,犹如一头夜鹰划过天际,朝着县衙右边的宅子飘去,那里也是陈县令的产业,住着他招揽的所有门客。

    一间书房之中,陈县令的心腹谋士正在书房秉烛夜读,案几上摆着温着的美酒,几叠下酒小菜,十分美滋滋,脸上带着士大夫矜持高贵的微笑。

    忽然,书房的大门被一股狂风推开,文士抬头一看,眼瞳之中只剩下一抹璀璨森冷的剑光,噗嗤一声,喉咙处喷溅出血雾,文士的身体无力的后仰躺在地上。

    宅子另外一处,陈县令手下最强的战士怀里搂着一个美娇娘正在呼呼大睡,一缕缕**香透过窗口的小洞渗透到了房间之中。

    三个呼吸之后,一个黑衣人影推开房门无声无息出现在塌前,残留着鲜血的剑刃毫不犹豫的划过汉子的脖颈,鲜血犹如喷泉喷散,看起来残忍而又美丽。

    那个女人,黑衣人没有动,布帛上并没有写她的名字。至于如何找到这些人,很简单抓一个宅子里的门客逼问就行了。

    白墨这次是复仇因此十分讲究杀人效率,对于不懂武功的人而言直接一剑封喉,懂武功就用**香,务必在天亮之前将布帛上二十多个名字全部抹除!

    两个时辰后,一丝光亮在东方浮现,白墨已经回到了成都县一位富户家中,浑身上下透露出舒爽的感觉,仿佛褪去了灵魂上的一道枷锁,心境上升一层,从此无拘无束,遨游天下!

    “虎,你的仇,父亲的仇,猎户的仇我都已经报了,大家可以安息了!”

    “虎魄,我们走!”

    喵喵,狸花猫乖巧的睡着白墨的裤腿爬到白墨的肩膀上,白墨背上自己的包裹,连夜翻越成都县的县城,直接离开了。

    毫无疑问,成都县县令一家被屠戮一空,连同大半门客都被屠戮,这件案子已经会在整个蜀郡掀起惊涛骇浪,甚至会震动整个秦国。

    堂堂朝廷命官在县衙后院被杀光全家,这种事情会无比刺痛整个秦国官僚系统的神经,绝对会竭尽全力调查此案。

    第二天一大早,县衙中的下人终于发现了县衙中的惨象,郡守府很快就知道此事,一场大地震立即在蜀郡爆发。

    成都县县城被黑盔黑甲的秦国士卒封锁,在郡守府的震怒之下,开始大索全城。整个成都县县城立即处于一片鸡飞狗跳之中,无数地痞,游侠被抓起来谈话,询问,甚至拷打。

    这种级别的大案可谓是给郡守府的官员们狠狠扇了一个耳光,如果不能破案的话,肯定是政治生涯的一个大黑点,郡守,郡丞,郡尉等官员简直对凶手恨之入骨!

    全郡的查案高手都被召集起来调查此案,得出了一个结论,凶手是一个武功高手且手里还握有致人昏迷的秘药,但具体是谁,凶手的行踪却一无所获……

    这种级别的案子郡守府也不敢压下,高效率的秦国官僚很快就将案子传递到了咸阳,请求支援。很快,这件案子就到了丞相吕不韦手里,到了秦王嬴政的案头。

    很快,整个咸阳的官员都知道了这件大案子,纷纷义愤填膺,这可是触犯了底线,禁忌,毕竟谁也不想在自己家中被人干掉了——

    秦国的法家官员更是气得嘴唇起泡,怒气爆棚,这种事情是法家官员最厌恶的了,其行为简直是挑衅整个法家!

    整个秦国的官僚系统开始动了起来,掌管司法审判的延尉派出大量精通查案的高手和精锐的武装力量前往蜀郡。别的官员也没有闲着,不管派系纷纷动用手里的公共力量,私人力量调查起这件事来,力度非常之大。

    可惜的是真正的凶手早已经想好了退路,离开了秦国;更何况在秦国的民户档案之中根本没有白墨这个人,猎户及其家人的档案记录早已经被陈县令暗地里抹除了,根本查无可查!

    蜀郡们的官员不是没有别的事情干,咸阳更是风云变幻,波云诡谲,各种事情层出不穷。譬如其中最尖锐的就是相权与王权的冲突愈加尖锐,咸阳的大人贵族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

    因此,这件事就成了秦国的一件悬案,只能不了了之了,白墨这个凶手早已经奔向了另外一个目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柳潇潇的结局〕〔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重生之都市仙帝〕〔第一战妃:王爷清〕〔重生之都市狂仙〕〔爆萌三宝:帝尊大〕〔张晨曦,我喜欢你〕〔错过11次:腹黑老〕〔霸道女总裁的黑宠〕〔世纪第一宠:厉少〕〔成为仙兽师的小民〕〔宿主黑化肿么破〕〔冷情帝少,轻轻亲〕〔万法仙杖〕〔重生学神:封少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