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妻来孕转:总裁轻〕〔承蒙时光带来你〕〔意外成为少帅夫人〕〔乱世婚宠少帅夫人〕〔命中注定我爱你夏〕〔顾晚霍西州〕〔陈凡〕〔豪门闪婚,娇妻晚〕〔雪狼出击〕〔乡村小郎中〕〔顾城骁〕〔首席的掌心至爱 安〕〔当爱情来敲门〕〔顾子言慕雨菲〕〔绝世兵王王旭东〕〔大话次元〕〔最佳女胥林羽〕〔上门好女婿〕〔韩三千苏迎夏〕〔我的佛系田园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时之亦正亦邪 第一百五十二章 反击,合谋!
    当然,姚贾身为封邑千户的上卿想要扳倒可没有那么容易,这种位置的官员就算查出了真的有罪,也要让秦王嬴政厌恶此人,觉得此人没有任何价值才能搬倒。

    馆驿之中,韩非面色严肃道“卫庄兄,这个姚贾的建议对六国十分具有威胁性,因此我们要除掉此人。”

    “你带着白凤,无双鬼去暗中调查姚贾的身世资料,着重调查姚贾有没有贪污以前执行任务的公款……”

    “若是他有中饱私囊,假公济私那样最好,你只需要搜集他的一些证据;若是没有,那就稍微麻烦一些,需要制造一些证据。”

    卫庄冷冷的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觉得任何不妥,他是一个注重结果多过注重过程的人。

    紫女和红莲虽然觉得这样做有些卑鄙,有些不择手段,但为了保护韩国,为了抵御秦国,也没有办法。

    卫庄带着白凤和无双鬼私底下调查了一周,将姚贾的背景基本调查清除了但是却没有查到姚贾贪污公款,假公济私的证据。

    韩非也搞不明白姚贾到底是畏惧秦国严苛律法根本没有贪污公款,假公济私;还是贪了,然而却隐藏得太深,没有被他们查到。

    不过没有查到没有关系,证据是真是假也无妨,只要有就行。卫庄派白凤将韩非精心制作的证据藏匿在了姚贾的府邸之中,只要秦王一查就必定能找到。

    安排好一切之后,韩非就写奏疏上奏给秦王嬴政,细数了姚贾的三大罪状。

    第一条,贪污公款,就是告姚贾没有将秦王嬴政给的活动经费全部用在正道上,只用了一部分,另外一部分落入了姚贾自己的腰包。

    第二条,假公济私,就是告姚贾拿着那些活动经费结交了许多诸侯王,达官贵族,这些人不是秦国的朋友,而是他姚贾自己的朋友。

    第三天,出身卑微,所说的话不能信,更不能与其商讨国家大事,与其并列简直就是耻辱。

    这里的卑微小部分指出身,更多的是指姚贾这个人,人品不行。

    这个姚贾是魏国监门人的儿子,监门人就是看城门的人,关键在于姚贾在魏国犯过盗窃罪,在魏国有案底,去赵国又被赵国驱逐了。

    这样的人所说的话可信吗?

    秦王嬴政看了韩非的奏疏心底有些不快,不过也没有立即下令逮捕调查姚贾,而是立即派人将姚贾找来,当场质问姚贾。

    这个姚贾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能从一个罪犯,被驱逐的人在秦国爬到上卿之位能没有过人之处吗?

    姚贾当面否认前两条罪状,直接告诫嬴政不要听信谗言,历史上因为谗言被杀的忠臣实在太多了,如果听众谗言,君王麾下是不可能有忠臣的。

    对于最后一点,姚贾直接承认了,他的确是监门人的儿子,确实犯过盗窃罪,也的确被赵国驱逐过。

    紧接着姚贾话音一转,辅佐君王难道看出身吗?难道不是看才能吗?

    管仲出身商人,但也辅佐齐桓公称霸天下了吗?百里奚是用五张羊皮换回来的人,价值就是五张羊皮,不也帮助秦穆公成就了霸业吗?

    如果王上您非要讲出身,要用高士,就是出身高贵的人,姚贾也继续给秦王嬴政举了例子。

    有一个叫卞随,商朝人,这个人出身很高贵,当商汤讨伐夏桀的时候找他商量……这个卞随觉得找他商量灭掉一个君主是一种耻辱,于是就投水而死。

    还有一个人叫务光,商汤灭了夏桀之后,想要把君主的位置让给务光,结果务光不干,自投庐水而亡。

    王上,你要讲出身,将德行,这些人给您,您能用吗?

    姚贾的话虽然有些避重就轻,偷换概念的嫌疑,但也无疑说到了秦王嬴政的心坎上,他是一个对出身不那么看重的人,也觉得姚贾的话有理,就让姚贾离开了。

    秦王嬴政虽然欣赏韩非,但也不会凭借一封简简单单的奏疏就下令调查逮捕姚贾,特别是姚贾的自白让秦王嬴政满意的时候。

    姚贾为秦国立下了大功,建言献策也都是为秦国考虑,忠心耿耿,秦王看在眼里,除非证据直接出现眼前,否则是不会动一位上卿的。

    韩非将秦王嬴政想得太简单了,秦王不是韩王,不可能因为一封奏疏就调查手下的重臣;也小看了姚贾,姚贾也是有才能的人。

    姚贾离开了秦王嬴政的宫殿后就打听谁在告他的刁状,姚贾加入秦国已经很多年了,已经算得上是秦国人,

    位列上卿,身份尊贵,宫中的人都愿意卖他的好,韩非是韩国公子,这些宫人自然不会为他遮掩,姚贾这一打听,没费多少功夫就打听了出来了。

    得知是韩非这个韩国人,韩国公子暗地告他的刁状,姚贾顿时大恨,双方无怨无仇竟然敢暗算我?当他姚贾好欺负?

    姚贾可不是笨蛋,在秦军蓄势待发的时刻韩国公子来秦国的目的很容易就可以猜到,什么存韩灭赵,居心叵测,这个人是秦国一统天下的一大阻碍,必须要除去!

    私恨加上国家利益的冲突,姚贾连府邸都没有回,直接前往了廷尉李斯的府邸,准备联合李斯这个第一个反对韩非建议的人直接反手告一记韩非的刁状!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姚贾明显是属于后者!

    作为上卿见到身为廷尉李斯自然是很容易,两人相对跪坐,茶香阵阵,姚贾直接开门见山道“李大人,不知道你对韩非这个人怎么看?”

    “姚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韩非得罪你了?”李斯眉头一挑,轻轻品了一口香茶道。

    “就是得罪我了,本官刚从王宫出来,这个韩非竟然直接告本官的刁状,说我贪污公款,假公济私,最重要的是嘲笑本官出身卑微,说什么本官不配建言国家大事,羞于本官为伍之类的。”

    “真是气煞本官也,要不是王上明察秋毫,没有听信他的谗言,说不定本官要来李大人的廷尉走一遭了。”姚贾说话的语速非常快,又激动,脸都有些涨红。

    “原来如此……”李斯一副了然的样子,眼神却有些诡异,出身?他出身也不好啊,出身好就可以看不起人吗?

    看见李斯似乎有些不为所动,姚贾直接动用了杀手锏,脸色阴沉道“除了私恨外,这个人的存在已经阻挡了秦国统一天下的进程了。”

    “以李大人的智慧想必已经将‘存韩灭赵’战略对于秦国的危害看得清清楚楚了,此人身为韩国公子,不管怎么粉饰,都改变不了他为韩不为秦的事实。”

    “本官与他无怨无仇,为何针对本官?本官思来想去也只有本官前些日子向王上进献用金钱征服麻痹六国的战略了。”

    “他区区韩国公子竟然敢在秦国地盘出手对付上卿,李大人政见与他针锋相对,想必有机会他也不会放过李大人!”

    “不管为公为私,都应当除去此人,李大人以为如何?”

    “有道理,的是是该除去他了!”李斯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下定了决心,漆黑的眸子蕴藏着深深的杀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神龙狂兵〕〔重启八六〕〔极品逍遥少年〕〔天价宠婚:霍总的〕〔千金归来:傲娇石〕〔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上门女婿〕〔六零小夫妻〕〔重生之第一名媛〕〔大罗天纪〕〔兽医皇后〕〔科举兴家:首辅小〕〔特种兵王都市逍遥〕〔宇宙最强挂壁系统〕〔重生:神医冷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