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贾蔷〕〔宝藏神豪〕〔贾蓉〕〔华国五星战神齐昆〕〔驱魔人的自我修养〕〔斗罗之逢魔降临〕〔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青春流火〕〔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杜元祥〕〔八岁的我成了火影〕〔重生之网络争霸〕〔锦衣玉令〕〔时雍赵胤〕〔海贼之苟到大将〕〔巫师能采集〕〔开局签到十万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顶级狂婿〕〔我在摄政王怀里撒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十一章 女朋友
    ,罪恶不赦!

    “哟?此话怎讲啊?赶快跟我说说!”颜雪听他这么说,忙扭过身子问。

    她本就是比较外向的性格,康戈也属于那种特别容易打成一片的类型,再加上方才一说一笑,两个人的熟悉程度仿佛陡然提升了一个层次,现在又探讨起和案子有关的话题,颜雪自然是热情很高。

    康戈一边开车,一边耸耸肩:“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完美的东西,也没有完美的人。是个人就有瑕疵,只不过一般人的瑕疵暴露就暴露,也未必多介意。

    就像你之前说的,徐文瑞的母亲对自己儿子哪怕‘人缘不够好’这么小的问题都如此介意,还要粉饰那么多。

    光是归结为父母看子女怎么都完美,我觉得都不够充分,很显然她是知道自己孩子哪里存在什么问题的,只不过是担心拔出萝卜带出泥,因为一个不算瑕疵,接二连三带出好多个来,最后砸了徐文瑞‘别人家孩子’的招牌。”

    “是啊,这个我没有疑问,但是你说徐文瑞搞不好是个‘精分’,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颜雪觉得自己的疑惑还是没有得到解答。

    “这个道理其实很好理解啊,咱说一句糙一点儿的话,”康戈一脸高深的睨一眼满是好奇的颜雪,“哪怕只是一个屁,如果硬是让人憋着不许放,保不齐都能憋出点什么毛病来,更何况是性格上的瑕疵呢!

    一个人日复一日的装完美,没有一个宣泄的途径,长时间压抑自我,不憋出毛病来那才怪哉!正所谓,不在憋着中死亡,就在憋着中变态嘛!”

    “哈哈哈哈哈!”颜雪被康戈的话逗得笑出了声,“人家那叫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变态好么!什么叫憋着啊!”

    “欸!没区别,沉默不就是憋着不吭声么!异曲同工!异曲同工!”康戈豪迈地摆摆手,“丫头,不要抠字眼儿!做人要有远见,不要被困在细节里面!”

    颜雪忍不住扶额摇头,自己的这个新搭档和之前温吞吞的陈家宝还真是风格迥异,个性乍看沉稳,实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欢脱得出人意料。

    不过话虽然说得有点无厘头,道理却是一点也不差的。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十全十美,永远积极向上的人,任何人都会有相对阴暗的一面,有一些负面消极的情绪,只要选择通过正确的途径表达和宣泄,很快就会烟消云散,人生总体还保持在正常的轨道上。

    但是假如有人至始至终都压抑着那些负面的东西,带着全优的假面,那么被压抑的人性另一面,就会变成柏油路下面的一粒草籽,在看不到的地方疯狂滋生,直到有一天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裂缝,便会蓬勃地冒出头来。

    “好!那我们就出发!去发觉徐文瑞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不知道是不是被康戈这种松弛的情绪所影响,颜雪没有像以往每一次出现场的时候那样紧绷,而是做了一个“冲”的手势,语气里带着几分豪爽。。

    k大的校园位于市远郊,虽然是市几所高校里面距离市中心最远的一个,却也同样是几所高校里面最负盛名的校区,不仅占地面积非常大,校园设计得也相当漂亮,有着“十步一景”的说法,虽然略显夸张,倒也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这里还有市高校圈里最好的寝室,公认最可口的食堂,偌大的校区各种配套设施非常齐全,简直就好像是一个微型小城市一样,学生根本不需要离开校区到市中心去,也一样可以解决全部的生活需求。

    所以k大的学生也一直以幸福指数高而出名。

    当然了,除了生活幸福指数高之外,他们的高考成绩也都很高,能够考上k大的学生,在市地界上毫无疑问是天之骄子一样的存在,即便除了市地界,也依旧是令很多学生羡慕和向往的。

    这个时节,各年级的学生都已经开学回来了,大四的学生面临着毕业实习,但大部分因为还有课程没有修完,所以还没有离开,校园里面很是热闹。

    颜雪和康戈到达这里的时候,刚好是傍晚的时候,又因为周末的缘故,校园里人来人往,颜雪捉摸着这样的一个时间,还能不能找到徐文瑞的辅导员老师,康戈却拉着她直奔学校里面的超市,从超市里面买了一袋子水果。

    “你这是来走访还是会朋友啊?”颜雪有些莫名其妙。

    “差不多,差不多,反正都是来找人聊天的。”康戈嘻嘻哈哈地回应,提着手里的袋子在颜雪面前晃了晃,“这可是今天的重要道具!”

    颜雪不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有些好奇,便没有追问,打算看看他到底要唱哪一出戏,于是便跟着他一路打听着找到了一栋男生寝室的楼下。

    徐文瑞生前就住在这栋寝室楼里,这是之前颜雪从徐文瑞父母那里得到的信息,只不过他的爸爸妈妈也只知道儿子一直都住在这一栋楼里,至于具体是哪一间,因为中间调换过,所以他们也不清楚。

    康戈提着水果,大摇大摆的进了寝室楼门,到门卫窗口处,都不等屋里的人出来盘问,他就主动凑了过去,笑眯眯的和门卫室里的人打了个招呼。

    “阿姨,你好啊,吃饭呢?不好意思啊,打扰你啦!”这栋寝室楼的管理员是个五十多岁的阿姨,康戈语气里客气之余还透着那么一股子莫名的自来熟,脸上更是笑得满脸都写着“热忱”二字。

    管理员正在值班室里吃饭,见到眼生的人进来,还没等放下碗筷起身阻拦,对方已经主动凑上来打招呼,小伙子长得精神,态度又礼貌亲热,顿时就让她原本的气势打了个折扣,甚至多了几分不确定。

    “哦……没事没事,”她凑到窗口,看了看康戈,又看了看康戈身后的颜雪,“你是我们这栋楼的?男生寝室女生不可以随便进去的啊!”

    “阿姨你可太会夸人了!我肯定不是你们这栋楼的呀,我大学毕业都多少年了!不过虽然我不是这儿的学生,但我小舅子是!”康戈侧开身,好像是向舍管阿姨展示一下自己身后的颜雪一样,“我这是陪媳妇儿过来给她弟送点吃的。”

    康戈人长得精神,浓眉大眼,再加上说话热情,态度亲近,最是讨长辈喜欢,舍管阿姨听他这么说也不疑有他,态度也客气了起来:“哦,这样啊,那是你登记一下个人信息给送上去,还是把人给叫下来?”

    “阿姨啊,是这样的,我小舅子人跑外面玩去了,我也是刚给他打电话想让他下来取的时候才知道的,”康戈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说让我把东西交给他寝室的同学就行,要不你帮我打个电话到他们寝室去?叫个人下来一趟?”

    “那倒是没什么不行的,不过我们这边的学生寝室虽然还有内线座机,但是有没有人接可不好说,现在谁还没个手机什么的,那帮小孩儿好些都把座机给拔掉了。”舍管阿姨尽管这么说,倒也没有拒绝帮忙,“叫什么名?哪个寝的?”

    “徐文瑞,寝室是……”康戈爽快的报上名字之后,在寝室门牌号那里迟疑了一下,扭头问颜雪,“亲爱的,你弟之前电话里说他是哪个寝室来着?”

    “我怎么知道啊,电话不是你打的么?”颜雪的反应速度很快,立刻自然地接话回答道,“挂了电话我问你是哪个寝室,你还让我专心开车,说你记住了!怎么现在你倒给忘了个干净呢!”

    “别急别急!我再给徐文瑞打个电话不就得了!”康戈装模作样的掏手机。

    “哦,你小舅子是徐文瑞啊?”舍管阿姨一听到徐文瑞这个名字,立刻就一脸了然,“那我知道他是哪个寝室的了!我帮你们打电话叫他室友下来。”

    “哎哟,看来我小舅子还挺出名?”康戈一副有些惊喜的模样。

    舍管阿姨抓起一旁的座机听筒夹在耳边,哼了一声,一边拨号一边说:“他可不出名么!之前把个小姑娘偷偷给带到寝室去,要不是被别的寝室的人听见有女生说话的声音,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

    而且你这小舅子也够厉害的,我过去抓人的时候,敲开门进去一看,好家伙,小姑娘端着个大塑料盆,在洗漱间里头给他洗衣服,他翘个二郎腿在桌子跟前坐着,人家别的男生都是对女朋友殷勤,他可倒好,还反过来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康戈一脸惊讶,“我们家里头可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就连他有女朋友的事儿都不知道!这臭小子保密工作可做得够好的!”

    “哟,那可有一阵子了吧,没有一年也有至少大半年!回头你们跟他说啊,那次小姑娘态度好,我怕对人家小姑娘影响不好,就算了,如果以后再有这种事,我可就直接给他报上去了!”舍管阿姨对正想和康戈、颜雪“投诉”一下徐文瑞,那边电话忽然接通了,“……欸,喂!423寝是吧?下来一个人,帮你们寝室的徐文瑞拿点东西上去,他家里来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