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帝归来〕〔诸天演道〕〔灵魂冠冕〕〔神祖纪〕〔魔王不必被打倒〕〔秦烟陆时寒〕〔原来地球是个小千〕〔厉凌轩〕〔猎户农妻致富忙〕〔掉马后我A翻全世界〕〔九转霸神诀〕〔城主别闹了〕〔璃儿〕〔柳幕妍〕〔冰儿〕〔重生成渣男姑奶奶〕〔镇世天王〕〔龙王医婿〕〔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我的二十四诸天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八章 上钩
    ,罪恶不赦!

    介绍情况颜雪可是一点都不打怵,来之前她和康戈都已经对好了台词,所以并不担心会被问出什么马脚来。

    “我老公就是总说我们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颜雪一脸纠结,说出口的时候,声音不由自主的越说越小,就好像她自己都对自己说出来的话没底气似的,“我是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他就说能看见。

    本来我也没在意,但是被他说多了,一会儿说什么我吃饭的时候有个女的在我身后站着,我肩膀酸痛,他又说什么那女的站在我肩膀上呢,把我说得心里毛毛的,我们两个因为这个都很痛苦,又害怕,所以就想找高人帮帮忙!”

    中年男人听后,煞有介事的询问了一下颜雪和康戈的出生日期以及时辰,在两个人给出了随口编出来的答案之后,煞有介事的掐指推算了一番。

    “那就难怪会这样了,”他一指颜雪,“你别看是个女人,但是阳年阳月阳日生,你老公虽然是个男人,但是偏偏是阴月阴日生人,所以他看得到,你看不到。

    这倒也好办,我看咱们缘分也还算有一点,我这也是供奉着各路神仙,你们一会儿留下点香油钱做做功德,我帮你们求道灵符,给你老公喝下去,旺一旺阳气,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就看不到了。”

    “看不到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们家真的有脏东西?!”颜雪有些吃惊似的看了看那个中年男人,又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康戈。

    康戈更是满脸痛苦,声音里面带着几丝颤抖:“不行不行!光是看不见那可不行!大师,我们家亲戚说你是特别厉害的那种,你能不能帮人帮到底?干脆到我们家里去,帮我们把那个女鬼给收了吧!香油钱什么的那都好说!只要别让那东西再缠着我们,什么都好说!”

    本以为这位装神弄鬼的“大师”会拿腔作调的端一会儿架子,结果康戈才说完,还不等把后面的情绪酝酿起来,台词在心里过一遍,这位“大师”就已经施施然从太师椅上面站了起来。

    “好吧,相逢就是有缘,既然咱们有这个缘分,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受罪,那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吧。”他态度爽快的对康戈和颜雪说,“不过具体要怎么处理,费多大的劲儿,这个可就得到你们家里看过才能说得准了!”

    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的就让对方上了钩,颜雪他们是又有些诧异,又觉得惊喜,当然也是二话没有,连忙表现出感激之情来,然后和“大师”一起往外走。

    这位“百里九方大师”还真是痛快得令人惊讶,别说是犹豫了,他甚至连把自己儿子带上做个帮手的想法都没有,出了院门就在颜雪的安排下径直上了车,在后排坐了下来,康戈则以在大师身边比较安心为由,也坐在后排,由颜雪负责开车返回市区。

    一路上,颜雪专心开车,康戈则要一边装作精神状态比较萎靡,一边还要始终绷紧了神经,提防着“大师”会不会发现异常,做出什么过激举动。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了这个担心,因为车子行驶过半的时候,这位“大师”就头歪在一旁,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一直到颜雪把车子驶入公安局院子都没醒。

    车子停稳,两个人的神经也就算是彻底放松下来了,颜雪把原本藏在衣服口袋里的录音笔准备好,那里面录着他们之前的全部对话,最重要的当然是“大师”承认自己给徐文瑞喝过符水的那部分内容,然后示意康戈,康戈伸手推了推睡得天昏地暗的“百里九方天师”。

    这位高人被叫醒的时候,眼神里带着一种茫然,嘴巴半张着,甚至还下意识地抬手往自己的嘴角上抹了抹,像是担心自己流了口水似的。

    颜雪看到这一幕,只想摇头叹气。

    真没有想到,就这样一个演技甚至谈不上精湛的神棍,居然就把徐文瑞奶奶和徐文瑞本人给骗得团团转!

    “欸?怎么回事?到了么?你们家这是住什么地方啊?”这位“大师”透过车窗看了看外面,从他的角度看不到楼门口的牌匾,只觉得这停车场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居民小区的停车场会有的样子。

    康戈打开车门,站在车门边上,冲他招招手:“到了,下来吧,大师!”

    最后那“大师”二字,尾音微微转了转,听起来充满了戏谑的味道。

    “你……你……”眼见着方才还没精打采,好像被人抽掉了脊梁骨一样的人,现在神采奕奕的站在车门口,“大师”本能的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头,明显和他原本以为的并不是同一个发展方向,但是还没能够根据眼前的种种迹象猜测到实际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都已经到了公安局院子里,康戈也就不打算再和他周旋,浪费时间,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证件:“市公安局刑警队,关于徐文瑞去你那里驱邪的事情,跟我们上楼去好好的坐下来聊一聊吧!”

    “大师”一愣,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是想笑,但终究没有能够成功笑出来。

    “等会儿,等会儿……”他好像恨不得自己此时此刻屁股下面生根,把自己长在车座上似的,“这事儿怎么就弄成这样了呢?你说你们也是的,那警察就警察呗!干啥还装得好像找我帮忙干啥似的,这不是骗我么!”

    “没办法啊,我们也想直截了当一点,但是直截了当的话,摸着良心说,你会跟我们承认你给徐文瑞做过驱邪?”康戈对他倒也直言不讳。

    他的反问相当直白,“大师”也没了词儿,蔫头耷拉脑袋地下了车。

    到刑警队里,康戈把“大师”带去了审讯室,颜雪则询问了一下其他同事,得知毒物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她便也过去审讯室,打算先听听这位目前嫌疑最大的“大师”能给一个什么样的说法。

    估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带到审讯室,等颜雪做看到坐在审讯室里的“大师”时,他看起来可就完全没有之前装模作样的那种神气了,一脸惶恐的缩在椅子上,怎么看怎么是个大龄二流子。

    “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呢?”他哭丧着脸,看起来有些慌了,“我就捉摸着我这事儿,你说归工商还是税务还是315的,我都信,可是怎么也不至于这样吧?

    咱有一说一,我是收了钱了,但是这种东西不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事儿么!那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大不了我退钱给人家不就得了!”

    “段勇是吧?”康戈对他笑了笑,在弄清楚了他的真实身份之后,那个唬人的“江湖称号”自然就不会再用了,“今年五十岁,户籍在外省,几年前过来,持本地居住证,所以你那房子是租的吧?把人家好端端一屋子搞得阴森森的,人家房东不会跟你不乐意啊?

    现在还真不是你退钱就能了结的事儿了,毕竟你肯把收去的钱退回来,不也得对方有命要才行么?说起来你院子里大白天的,横一口棺材在那儿,是心里头预料到会发生什么呢,还是真就给谁预备的?”

    颜雪暗暗摇头,这位“百里九方天师”的“艺名”和本名之间气势上的差距还真是够大的,前者无比浮夸,后者又特别的接地气。

    “不是不是,给谁预备啊,我院子里那个棺材就是放在那儿唬人的,不是现在干什么都讲究制造点气氛什么的么……”段勇生怕给自己惹什么麻烦似的,立刻开口解释,解释了一半才意识到,康戈方才那一番话里真正的重点似乎并不是自己院子里面的那一口大黑棺材,“你说谁没命要钱?”

    “还能是谁,当然是你前一个客户,我们去找你的‘介绍人’了。”康戈笑眯眯地回答,那样子就好像他们只是很放松的坐在这里拉家常一样。

    他能够放松的下来,段勇却很难做到,他原本堆坐在椅子上,现在腾的一下腰杆就直了起来,如果不是站不起身,估计都要直接跳起来。

    “啥意思?你们说徐文瑞死了?不可能吧?!”他像是要把眼眶瞪裂一样,眼珠都快飞了出来,“那跟我有啥关系啊!我就是听他们说什么他睡不好觉,总看到怪东西,就收了他奶奶一点钱,给他弄了点符水喝了喝,没别的了!

    我跟他无冤无仇的,干嘛平白无故给他弄死啊?把他弄死对我有啥好处?我现在小日子过着,隔三差五开个张,吃穿不愁,好着呢,我没必要啊!”

    “说不定是你的法术失灵,根本没降住要还他的那个女鬼?”康戈一本正经的帮他分析可能性,“又或者徐文瑞的身子骨太弱,经不住你那符水的法力?”

    “哎哟,我的老天爷啊,你可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吧!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我那符就是一张黄纸,我也就小学毕业的文化,哪来的什么法力!”段勇叫苦不迭,“我就是骗俩钱儿喝点酒吃口肉,怎么还摊上这种事儿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