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景天程雨青〕〔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江千语肃王〕〔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无双仙帝〕〔都市极品医神〕〔失忆后我成了法医〕〔我的细胞监狱〕〔我在妖怪学院当院〕〔玄武神女录〕〔重生空间农家宝〕〔王者荣耀之战神归〕〔穿梭诸天的军火狂〕〔若能情深共白头〕〔格兰自然科学院〕〔陈平〕〔我在异界种地呢〕〔团宠小人鱼成了顶〕〔极品捡漏王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六十九章 遮羞布【10000起点币打赏加更】&.
    !

    “没有!我没有!”杨女士一听这话,原本的颓然瞬间变成了慌乱,“我没有想过要杀死徐文瑞那孩子!我真的没有过那样的念头!不管你们信不信,最近我一直在后悔,也在后怕,觉得我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长辈,我怎么会想要毒死一个孩子呢!”

    “所以你是承认自己对徐文瑞投毒这件事了?”颜雪抓住她话中的破绽。

    “我没有那么说!那都是你说的!”杨阿姨矢口否认,“我是给过我家远亲五千块钱买蘑菇,但是那钱也不是都用来买蘑菇啊,顺便给亲戚一点钱怎么了?而且就算我买蘑菇,你凭什么就说我买的是‘毒伞’?你小姑娘家年纪轻轻的,可不能张口就给人扣罪名啊!”

    “你可以否认,可以说我在扣罪名,你的那个远亲我们也已经联系到了,当地公安机关正在联系他,建立沟通,这个世界上做过的事就会留下痕迹,想要查清楚并不难。”颜雪并不理睬杨阿姨对自己的指责,只说事实。

    当然了,她的这种镇定和自信里面,大概也有百分之十的注水成分在,毕竟那个收了五千元钱的人是这位杨阿姨的远亲,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胆子大小,这些尚不得而知。

    假如说对方一口咬定给杨阿姨寄的并不是豹斑鹅膏,而是别的什么无毒的普通蘑菇,那这件事过去了三个多月,这件事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也没有那么好确认,必然还要经历一番波折,所以还需要依赖当地公安机关的侦查能力和询问技巧。

    这种不确定,颜雪是一丁点儿也不会流露出来的,除了她自己坚信他们已经掌握的证据和推断之外,眼下她更加需要的是杨阿姨也坚信这一点。

    “其实倒也未必,我觉得你的推测可能也不够客观,还是有别的可能性存在的。”康戈这个时候不紧不慢的开了口,说出来的却似乎是对颜雪观点不大赞同的话。

    他这么一说,杨阿姨的表情立刻就变了,她迅速抬起眼皮看向康戈,似乎在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话,并且从中寻找能够让自己摆脱嫌疑的依据。

    “都说由此及彼,杨阿姨自己也是一位母亲,她自己也有一个年纪相仿,也在读大学,也面临毕业的儿子,人都有人性? 母亲也都是有母性的,所以我不认为她有足够的动机做出这样的事情。”康戈对颜雪摇摇头。

    杨阿姨在那边连连点头,只差没有对康戈竖起两个大拇指了:“对啊!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徐文瑞那孩子? 我从小看着他长大? 就算跟我没有血缘? 那也跟我孩子没区别了!你们怎么好意思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简直就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其实同样条件下,另外还有一个人,他的嫌疑要比杨女士高太多了。”康戈没有理会她? 继续对颜雪说? 就好像已经忘了这里是审讯室,他们正在对杨女士进行讯问,专心致志地和颜雪讨论起案子来? “杨女士在徐文瑞母亲面前? 好歹是一个佼佼者? 比生活条件? 比职位? 比丈夫? 那都是完胜,就只有孩子这一项输了。

    论起来的话,那也是三比一,怎么看都是赢了,一个赢家需要花费那么多的心思? 背负那么大的风险? 去做这种事情么?”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颜雪似乎被康戈说服了? 思路也跟着康戈的思路走? “那的确是这么个理!不过你说的嫌疑比较大的人,难道是高阳么?”

    杨阿姨一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顿时坐直了身子? 脸上的表情再一次紧张起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去替高阳辩解,但是颜雪和康戈没有给她插话的机会。

    “可是你刚才不也说了么,赢家是没有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做这种事,那可是毁自己的前程啊!有这种必要么?高阳和徐文瑞比,家境比徐文瑞要好,父母工作比徐文瑞家的更体面,除了自己大学考得不如徐文瑞风光,也没有什么别的地方输了,怎么看也是至少二比一,没有必要处心积虑做那种事情啊!”颜雪提出质疑。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康戈继续无视在一旁忙不迭点头表示赞同颜雪这番话的杨阿姨,“杨女士三比一赢了和徐文瑞母亲之间的较量,这的确已经足够用来证明她没有必要做对徐文瑞投毒的事情,但是高阳却不一样,他不是二比一,他是一比零。

    他的父母三比一,虽然输了一局,但是那个输的原因并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他们自己已经在比较当中赢得了胜利,输掉的是不合格的‘队友’而已。

    高阳就不一样了,他输掉的是他自己,那就是满盘皆输,不管他住多大的房子,父母有多少存款,他在徐文瑞的面前依旧是一个手下败将,永远翻不了身的那种。”

    “唔……高阳考大学的确是不如徐文瑞的k大来得风光,他好像也的确和我们说过,从小到大他都生活在徐文瑞的阴影当中,是徐文瑞的小跟班,是徐文瑞的陪衬。

    因为他事事处处都不如徐文瑞优秀,所以一直在父母,尤其是母亲面前抬不起头来,被母亲数落指责了许多年,因为他母亲作为常胜将军,就因为他的不争气,所以才打破了母亲的不败战绩,让母亲颜面无光。”颜雪恍然大悟,“他还说过自己生活的很压抑,感觉好像一辈子都没有办法从徐文瑞的阴影当中逃出去了!”

    “是啊,这就和你有一颗长歪了的智齿一样,时时刻刻都在疼,让你痛苦让你难受,那你是会选择让自己看开一点,好智齿和平共处,还是恨那颗智齿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你,让你痛苦难受,想要把那颗智齿直接拔掉,一劳永逸?”康戈问她。

    “不会的!我们家高阳不是那样的孩子!我儿子是最心软,最善良的人,他不会做那种事的!而且他没有比徐文瑞差!我儿子也很优秀的!”杨阿姨急切的在一旁嚷道,她努力的提高自己的音量,让语气听起来强势而又不容置疑,试图唤起康戈和颜雪的注意。

    “哦?你说的这是心里话?”康戈这才好像终于想起来,在这个审讯室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把注意力转向了杨阿姨,“你真觉得高阳比徐文瑞优秀?过去你也没有因为高阳不如徐文瑞会出风头,不如徐文瑞大学考得好,不如徐文瑞长得高大帅气会打扮?”

    杨阿姨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否认,被康戈一个手势比过来,到了嘴边的话又噎住了。

    “杨女士,你知不知道,高阳之前和我们说过,他觉得很痛苦,并且他的痛苦没有因为徐文瑞的死而减少一分一毫,甚至他希望死的是他自己,而不是徐文瑞。”康戈对她说。

    杨阿姨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似乎很难相信自己方才听到的话。

    颜雪叹了一口气,接着康戈的话继续说:“高阳觉得,或许只有他死了,你才能不再把他和徐文瑞无休止的进行比较,才能不再一味的只看见他不如徐文瑞的地方,不再觉得他一无是处,或许会因为他死了,就多想起他平时的好来,觉得他是一个好儿子。

    只可惜,死的人是徐文瑞,高阳告诉我们,他永远也不可能赢过一个死人。”

    颜雪最后的这一句话,很显然就是在精神上击垮杨阿姨心理防线的最后一颗炮弹,原本还只是想要替自己儿子辩解,并且继续矢口否认的杨阿姨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颜雪见状,偷偷松了一口气。

    哭出来就好了!心理防线一旦崩溃,原本藏在心里的沉甸甸的真相就将喷薄而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的傻儿子啊!”杨阿姨这一哭,情绪便一发不可收拾,“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我只是希望他赢过徐文瑞,我都是为了他啊!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不关我儿子的事!我确实是给了我家远亲一些钱,让他上山去给我采一些‘毒伞’回来,我也确实晒了之后切了偷偷拿去放到准备给徐文瑞装茶包的那些重要里面!可是我没有想要杀他,没有想要让他死啊!我就是想教训教训徐文瑞那小子而已!

    他在k大混得风生水起,他妈每次见面都在和我讲他在学校里面有多么的如鱼得水,什么大三就好几个教授都想要让他继续攻读本校研究生,跟着自己做学问!

    我们家高阳,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不说情同手足,也不至于那么绝情吧?我一个长辈,都放下姿态来求他了,想让他帮忙打听打听门路,我也想让高阳考k大的研究生,这样不就可以和徐文瑞在一条线上了么!

    结果徐文瑞说什么都不答应,还说什么我们家高阳没有必要打听门路,反正也考不上,我也是替高阳气不过,看徐文瑞那个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才想要给他一点教训的!

    我只是想要让他喝了茶之后状态不好,考研的时候发挥失常,那种‘毒伞’以前我们小的时候,乡下时不时就会有人误食,只要吃的不多,那就是头晕恶心难受而已,根本不会死人的!更何况我那个还是晾晒过的,我打听过,人家说晾晒成了干之后,毒就小了!”

    “那你知不知道,徐文瑞有泡完药茶之后,为了节约,基本上都会把茶包里的药茶茶渣吃掉?”颜雪问。

    杨阿姨脸色一变,血色缓缓褪去,留下惨白一片。

    她的声音颤抖着:“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如果我知道徐文瑞会吃茶渣,那我说什么也不能那么做!这件事跟我儿子没有关系,都是我的注意,他不知情!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他好,我也是希望他有个机会能追上徐文瑞,甚至超过徐文瑞,这样以后他不就再也不用在徐文瑞面前自卑了么!”

    “不,你不是为了高阳好,你从头到尾为的都是你自己的面子,还有维护你自己在徐家人面前的有预感!”康戈语气难得的严肃起来,表情动作也很麻烦,“如果不是从小到大,你和徐文瑞目前一直在攀比各自拥有的一切,不拿你们的孩子作为竞胜的棋子,徐文瑞和高阳也就都不会过得这么辛苦了。

    并不是徐文瑞让高阳生活在了他的阴影下,而是你和徐文瑞母亲两个人联手,用你们莫名其妙的胜负欲,让两个男生一直都生活在彼此的阴影当中!

    你对徐文瑞所做的一切,归根结底为的还是和徐文瑞母亲之间的较劲攀比,难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这个锅丢给你的儿子高阳去背么?

    到了这样的时候,难道你希望看到的是高阳因为自责而一声都背着这样的精神负担,甚至是精神枷锁,一辈子都因为认定了是自己不够好,所以才害得母亲做出这种出格事情,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永远都活在自责和自卑当中么?”

    颜雪也叹了一口气,语气和心情都有些沉重:“高阳之前说他希望死掉的是他,我听得出来,他是真的那么想来着。

    你因为无法忍受在孩子身上打了一个漂亮翻身仗的徐文瑞母亲在你面前的炫耀,竟然想要对一个熟悉得晚辈投毒,在徐文瑞死后,因为害怕在药茶包里面加了豹斑鹅膏的事情败露,又不惜让自己的儿子惹上嫌疑,逼着高阳特意跑去k大收拾徐文瑞的遗物。

    不管死亡结果在不在你的计划当中,这些姑且还可以说是你一时被嫉妒蒙蔽了双眼,做出了可怕的事情。可是事到如今,如果你还试图在用‘为了孩子好’作为借口替自己开脱,试图找到一个不存在的道德支点,那我只能说,你这样自私可怕的父母,还真的是让孩子生不如死。”

    杨阿姨哑口无言,直愣着眼睛,听着康戈和颜雪戳穿了她作案动机最后的遮羞布,在片刻的沉默之后,终于发出了一声哀嚎,然后两眼一翻,瘫倒在了椅子上。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