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帝归来〕〔诸天演道〕〔灵魂冠冕〕〔神祖纪〕〔魔王不必被打倒〕〔秦烟陆时寒〕〔原来地球是个小千〕〔厉凌轩〕〔猎户农妻致富忙〕〔掉马后我A翻全世界〕〔九转霸神诀〕〔城主别闹了〕〔璃儿〕〔柳幕妍〕〔冰儿〕〔重生成渣男姑奶奶〕〔镇世天王〕〔龙王医婿〕〔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我的二十四诸天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六十六章 精神欺凌*.
    !

    话题已经引到了为什么李学林会盯上徐文瑞这里,段勇的任务算是基本完成了,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继续想李学林发问会比较合适,听李学林已经把话头儿给挑起来了,便装模作样的哼了一声,不大耐烦的摆摆手,一指自己身旁的康戈:“得了!左护法,你帮我问问他都干了什么傻事!该问什么你也清楚,我不想跟他说话了,越问越生气。”

    李学林看段勇说得有鼻子有眼,也确实是好像挺生气的样子,一时之间也有点紧张,两只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段勇,像是很怕这位“百里九方大师”发怒会放弃对自己进行拯救似的。

    康戈当然知道段勇的意思,如果不是当着李学林的面不能露出马脚,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因为这神棍的上道程度而露出满意的笑容了。

    “好咧,你就放心吧,我跟着天师的日子也不短了,这点事情,我还是能问明白的。”他也装模作样的冲段勇拱拱手,态度很恭敬的样子。

    段勇顺势点了点头,起身踱步到窗边,一副不想再听李学林说这些事情惹得自己生气的样子,康戈则自然而然的把发问的主动权给接了过去,而颜雪只能碍于自己的“角色”带来的限制,继续在一旁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充当着一个合格的“仙女”。

    “你说那个被你盯上的男学生是个小恶霸?你找天师求助的时候,我虽然没在跟前,过后倒也听天师说起过你的事情,天师为了帮你转运,帮你解决问题,也是煞费苦心,想了很多的法子,但我唯独没有听他说过,帮你转运需要找一个小恶霸啊!”康戈说得语气笃定,就好像他真的对段勇之前是如何对李学林行骗的过程十分清楚似的。

    “天师确实是没这么说过,这个是我自己的主意!天师当初说我五行缺火,我需要找个火命人帮我转运,还说需要找替死鬼,我就自己盘算的!”李学林一看这个初次见面的“左护法”还挺得“天师”信任,态度便也愈发恭敬起来? “我当着你们的面,也不敢说瞎话骗你们,我也知道我根本就骗不了你们这种高人? 所以我就实话实说了吧!

    我第一次看到那个男学生? 我就觉得他特别像我前妻!不是说长得像? 长得是一点都不像,就是单纯那种感觉特别像,反正第一次遇到那男学生一下子就能让我想到她。”

    “你第一次遇到那个男学生就知道他挺有名? 挺火的?”

    “那倒是不知道? 我就是因为看他那个感觉特别像我前妻,所以才想要打听打听他的。”李学林说起自己的前妻来,脸色微微变得有些不那么好看起来? “你们是没见过我前妻? 她那个人? 就是人家说的? 金絮其外? 败絮其中!长得漂漂亮亮? 心眼儿坏得很!

    我们结婚那会儿,她也不是没跟着我过过好日子,后来生意不好,赚钱越来越少,那也不是我想的? 我也是想方设法想要改变局面? 谁知道偏偏又出了后来那么一档子事? 不光钱没有赚到? 还被人给讹上了,我也是挺不容易的。

    要说遇到这种事,别人家的老婆是不是得想方设法的帮自己老公宽心?我那前妻倒好? 人前不声不响,好像是个什么贤内助似的,一扭头到了背后,就开始对我冷嘲热讽,专门挑着一些往人心头扎刀子的话说!

    你说她骂人吧,她一个脏字儿都不说,有的时候脸上还笑呵呵的,但是说出来那话,那就是一刀一刀的往人心口上扎一样,不是因为我跟她离婚了,我就这么在背后说她,就算是她现在就在我面前,我也还是这话,杀人诛心啊!那种玩人心口上戳刀子的良心最坏了!”

    “你这么说你前妻倒是没什么不能理解的,你们俩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你的前妻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最了解,不过那个男生,你搞不好连他名字都还没弄清楚呢吧?你怎么就知道他是和你前妻一样的人?”康戈用明显不相信的语气向李学林提出了质疑。

    “这有什么不能知道的呢!你吃过那种人的苦的话,以后你再遇到那种人,不对,别说遇到那种人看,就连闻到味儿,你都能知道是遇到那种人的同类了!”李学林的话几乎是从他的牙缝里挤出来的,光看他的表情也看得出来,前妻在他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那个女人当初对我就是那个样子,她不打我,也不骂我什么脏话,但是她对我说出来的每句话都好像钉子一样,把人扎得疼死了!

    我顺风顺水的时候,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好,等后来开始走下坡路了,就每天说一些讽刺我的话,开口闭口就说我不是男人,以后干脆她负责出去赚钱养我算了,我就安安心心在家里吃软饭,要么就什么撒泡尿找找自己什么人头猪脸的模样,还有就是我就是个乌龟,慢吞吞,什么能耐都没有,遇到事就往壳里缩……

    反正她的嘴里说出来就没有好话,我一开始还跟他吵,后来发现她就是故意的,刺激我,好让我主动提出来跟她离婚,所以后来我就忍着,一直忍到后来,她自己忍不住了,跟我闹离婚,最后还把我的钱都卷走了!”

    “停!这是你跟你前妻的孽缘,跟那个男学生有什么关系?”康戈打断他的话。

    “怎么没关系!那个男学生完全就是我前妻的另外一个男人的版本!我一点假话都没说!那个男的,我亲眼看到他在学校外面,跟一个小姑娘发脾气,态度特别横,而且就完全是无理取闹的那种,什么那么热的天,给他和热水,就是想热死他算了,然后说那小姑娘脑子里面装得都是豆腐渣什么的。

    当时是刚入夏那会儿,天气一点都不热,你们自己听一听,这说出来的是人话么!”

    “你还观察的挺仔细,连人家小情侣吵架也听得那么有头有尾的!”康戈笑了笑,“你对你前妻阴影那么大,就没觉得那个女的更想你前妻?我看别的都是借口,你就是盯死了那个男学生倒是真的,像不像你前妻,这又不是天师给你指的明路!”

    “我也没说是啊,我不是一直都说了,天师没告诉过我要找个那样的么!我就是觉得,横竖都得找一个火命人帮我转运,找一个像我前妻那么恶毒的,心眼儿那么坏的,我也算是为民除害了,这……这……不算是什么损阴德的事情嘛!”李学林忙不迭澄清自己,“我说那个男学生像我前妻这不是开玩笑的!

    他跟女朋友吵架的那个架势我一看就知道,那就是逼着小姑娘和他分手呢!小姑娘看着别提多可怜了,就跟我当初一模一样!被人逼着先说分开的话,还得咬死了不说,瘦骨伶仃的,光看着都觉得可怜巴巴的,我这火气真的是蹭蹭往上窜!”

    颜雪听着李学林简单的描述,觉得他口中的女朋友应该是邓纯,而不是伍贝贝,很显然李学林是从徐文瑞和邓纯闹分手那个时候就注意到他了。

    “还有,他不光是对自己女朋友那样,对别人也是这样!”李学林估计是怕他心目中的“天师”怪罪自己,所以努力想要证明自己的选择并没有什么问题,“我还有一次看到他和另外一个男学生在一起,那个男学生应该是过来给他送东西,帮忙的那种,结果他不但不领情,也不知道客客气气的道个谢,还对人家冷嘲热讽的,听着就让人冒火。

    说什么是不是只有重点学校才那么多课,压力那么大,差一点的普通学校就比较轻松,随便糊弄糊弄就能能毕业,所以那人才能有这个闲工夫。

    还说让人家跟他好好相处以后万一混得不好,起码他还能照应照应人家!哦对,最过分的是,那个男孩儿说是他妈妈让他帮忙来给那男学生送东西的,男学生说是不是那个男孩儿的妈妈恨不得把自己当亲儿子一样,还让人家回去提醒一下,管好自己儿子就行了,不管出息不出息,他不想莫名其妙多了个妈!你们听听这说的多不像话!”

    颜雪和康戈对视一眼,谁也没有表露出来什么,心里面却有了底。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这时候那个男学生有没有看着好像中邪了似的?”康戈问。

    “那是有一阵子之前的事了,我想想,一个多月之前差不多有了,那会儿那个男学生没有中邪的反应,一点都没有,他但凡那会儿看着就中了邪,我也没那个胆子跟他那么久啊!

    我本身这段时间运气就不怎么样,天师说时运低,让我平时远离阴气重的地方,免得一不小心就招惹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一直记着呢!那时候那个男学生真的是什么什么都正常,我才会觉得看他不顺眼,正好就打听一下,这一打听发现还是个什么小名人似的,又正好是火命人,我这才开始注意他的。”

    “当时那个来给他送东西的男生,被他说成那样,有没有对他进行回击?”康戈问。

    李学林有些狐疑的看了看他,又看看一旁眺望窗外的段勇,似乎对“天师”的这位“左护法”的水平有些存疑:“你打听这个干嘛啊?现在这不是说我的事儿呢么!”

    “当然是在说你的事了!”康戈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尴尬,“你之前不是说,你跟着的那个男学生后来好像是撞了邪,然后那东西好像还顺着那个男学生跑到了你这里,然你总觉得阴森森,很害怕么!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确定那个男学生中邪的时间点,看看问题是出在谁身上,擒贼先擒王,斩草要除根的道理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我不打听清楚那个男学生中邪的过程,怎么解决问题?不解决问题,那你甭管是转运还是驱邪的,就都忍着吧!反正你自己挺有主意的,自己慢慢琢磨,没关系。”

    “我不是那个意思!护法大师,你这是看出来我这里有啥了?”李学林原本还有些不高兴,一听康戈这么说,也有点慌了。

    他对康戈不熟悉,不知道康戈的底细,但是一旁的“百里九方大师”对康戈这边说的话,可是一丁点儿都没有加以反驳,甚至没有插手的意思,就和么全权交给这位“左护法”了,这似乎也代表着大师对护法能力的肯定,这就由不得他不改变自己的态度了。

    “回头我肯定会给你指条明路,现在是你回答我的时候。”康戈冲他一瞪眼,颇有些威严。

    李学林被他的态度震慑到,也不敢再有什么异议,忙不迭说:“我记得那个来送东西的什么都没说,那个男学生自己在那里说一些专门戳人心窝子的话,送东西那人根本就不理他说什么,等他说完了,就说自己东西送来了,任务完成了,没什么事儿就回去了,他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说完之后那人也没怎么再理他,放下东西就走了,难道是他做了什么手脚?你这么一问,我回想一下就更确定了!就是那次我看到他跟那个送东西的人闹了个不愉快之后,那个男学生就越来越不对劲儿,越来越邪门儿了!”

    康戈听了之后,在心里大概盘算了一下时间点,对李学林点点头,然后朝段勇那边递了个眼色,段勇立刻转回身来,不再站在窗边回避。

    “我跟你说啊,你可是把我的安排都给理解错了,这个话我必须跟你说清楚!”段勇按照之前商量好得,对李学林说,“我说火命人,是找一个火命人给你买三尺红布,替死的是我施过法的纸人,我可没让你去害人去!害人那是孽债!是损阴德的,这辈子害人性命,下辈子做猪做狗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李学林对段勇的话深信不疑,一边听着,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幸亏我没冒冒失失的,不然现在可就全完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