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从满级唐僧开〕〔桃源山村〕〔开局拜师三星洞〕〔江瑟瑟〕〔不败天王〕〔慕晚晚薄司寒名〕〔萌神斗罗〕〔开局签到九转玄功〕〔医妃撩人:开局就〕〔狂妻来袭:破产大〕〔暖婚甜妻:宠你无〕〔从山寨npc到大BOS〕〔娶一送二,厉总的〕〔我成了二周目BOSS〕〔诡村〕〔我真不想成为天灾〕〔漆黑之翼Variants〕〔我的爱情在奔跑〕〔团宠小作精重生成〕〔温柔的煞气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六十二章 报喜不报忧*.
    !

    “这么说的话,你还真没办法在老家从警,不然就两个结果,要么把你家亲戚得罪一大半,让你父母很为难,要么就是你违反纪律,坐等挨处分!”康戈听到这里,也觉得有些无奈。

    “是啊,我不能指望那群不自觉的人学会自觉,最好的办法还是有多远就躲多远,原本我还想去报考更远的地方呢,你知道么!”颜雪指了指车外,“但是夏青她们都准备考w市,我想了想,从w市到我老家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应该也够用了,想回趟家看一看父母也相对容易一点,不然的话,就咱们那没保障的休息日,我真不知多久才能回去一趟。”

    “那另一半原因呢?你不说能痛快的逃离那些亲戚,只是一半的原因么?”康戈忽然刨根问底起来,“另一半原因不会单纯只是为了和夏青她们作伴吧?”

    “和她们几个能作伴属于额外福利,不算是最开始做打算的原因。我觉得到w市这边来,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比较容易让父母觉得安心。”颜雪说起这个原因的时候,倒没有了之前提起糟心亲戚时候的那种烦恼,语气轻快了很多。

    这答案很显然并不在康戈的预期当中:“你不在父母身边,反而更容易让他们放心?”

    “是啊!”颜雪笑着点头,竖起大拇指朝自己比了比,“像我这么机智,能够悟出这一层的人可不多啦!别人都觉得,在父母的身边,每天都见面,这样才能人去那个爸妈觉得踏实,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越是在身边就越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知道的越多反而越担心。

    像现在这样,适当拉开一定的距离,反而是更好的,因为这样一来,想让父母知道哪些自己的事情? 不想让他们知道哪些,这就都是自己说了算的啦!”

    “你还别说,我还真没想到距离还可以产生一个信息过滤网的作用!”

    “是啊? 亲测有效!我之前有一次参与抓捕的时候? 一不小心被歹徒用匕首在肚子这里扎了一刀? 还挺走运的,就是皮肉伤,内脏一点没碰到? 住了几天院就好了。

    这要是我在老家上班那还了得!肯定是不可能瞒得住啊!我爸妈要是知道? 估计得有好长时间也不会放心下来,天天都要担心,想东想西的!

    在w市就不一样了? 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我遇到过那种事? 所以也就不会有什么后怕。”

    颜雪说起当初的事情来? 语气很轻快? 似乎对于自己机智的瞒过了父母而感到开心? 实际上那次受伤的时候? 她是着实遭了一番罪的。

    住院期间的伤口疼痛都还是其次,最困难的其实是出院之后在家休养的时候,因为那次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颜爸爸居然出差到w市来,白天在外面处理工作上的事? 到了晚上工作结束了? 就到颜雪租住的房子去给女儿做做饭? 帮忙收拾收拾家务。

    当时已经在恢复期的颜雪自然不会想要在这种情况下还把自己受伤的事情捅破给父母知道? 于是便每天早上装模作样的换好衣服离开家,就好像去上班了一样,实际上是遛去夏青那边静养休息? 到了傍晚下班时间再装作刚刚结束工作那样的回到自己的住处去。

    如果只是这个流程倒也没有什么不得了,最主要的难点在于颜雪的伤口在腹部,活动幅度稍微大一点都会牵动出疼痛来,而她却还要在颜爸爸面前装作一切正常的样子。

    要知道,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平日里做事就有条不紊,不急不忙的任娅娅身上,或许困难程度还能够减半,偏偏颜雪是那种动如脱兔的人,平日里外向又好动,在有伤在身的情况下“保持常态”,的确是具有很大挑战性的。

    有一次她帮颜爸爸弯腰拿东西,动作太快,一瞬间感觉到了刀口几乎爆裂开一样的疼痛,那一瞬间颜雪疼得眼睛都发黑了,好在缓了缓,疼痛慢慢缓解下来,她偷偷到卫生间去查看了一下,刀口有轻微的渗血,并没有真的崩开,虚惊一场,总算是没有穿帮。

    好在颜爸爸那次出差就只有四天时间,四天之后他就留了一冰箱做好的食物返回家中,颜雪也终于不用强撑着,可以在家里安安心心的养伤了。

    “那次运气好,来w市的是我爸,他那人比较粗枝大叶一些,没有那么细心,这要是换成我妈啊,我非得穿帮不可!”颜雪想起当时的情况,倒也没有什么惆怅,反而有些乐不可支,“你知道我爸那人有多好糊弄么!我那次差一点刀口崩开,疼得一头冷汗,擦掉又冒出来,擦掉又冒出来,我爸看到了,问我怎么了,我说我那是热的。

    他听了之后好一顿感慨,说年轻可真好,火力旺,我这边热得直冒汗,他还觉得冷呢!”

    颜雪说得时候语气轻快,就像是在讲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完全看不到一丁点悲悲切切、凄凄惨惨的小情绪,康戈在一旁听着看着,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怎么了?”颜雪以为自己不小心触动了康戈的什么不愉快的往事,赶忙问。

    “哦,没事,我就是有感而发,真的是一样米养百样人!这样的事情要是落到我那个傻妹妹的头上,肯定要自我怜惜上好久,经常拿出来卖卖惨,装装可怜,博博同情。”康戈摇头叹气,“她要是有你一半的独立乐观,我妈得少长三分之一的白头发!”

    “怎么才三分之一啊?”颜雪笑了,她以为康戈会说少一半之类,没想到比例这么小。

    “剩下的部分么,三分之一是岁月的功劳,还有三分之一也有我努力的成分!”康戈嘿嘿一笑,抹了抹脸,“做咱们这一行的,家里人能真做到完全不担心那才怪呢!”

    “是啊,就是因为咱们这一行,我只不过是不走运被戳了一刀,还不算深,没伤到脏器,比起那些落下伤残甚至搭上命的,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能不积极、不乐观么!”颜雪倒是对那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康戈妹妹表示理解,“我要是你妹妹,好好一个在校大学生,日子过得四平八稳,忽然莫名其妙被人捅了一刀,估计我也能郁闷半辈子,想起来就郁闷!”

    两个人借着颜妈妈的这一通电话引起的话题聊了一会儿,也算是在一天的忙碌之后短暂的调解了一下心情,之后就驱车赶回了公安局,因为罗威之前和他们联系过,说是对李学林的调查有了很大的进展,所以需要开一个碰头会。

    两个人回到队里的时候,齐天华和罗威正一人手里拿着卷饼正在大嚼大咽着,看到颜雪他们回来了也没有多拘着,罗威甚至还大大咧咧的冲他们招招手,嘴里含混不清的打了个招呼,他们平时一起出现场和抓捕的时候,彼此之间多么狼狈的模样都见过,所以倒也没有了什么对形象方面的顾虑,放松随意了很多。

    “你俩吃没吃呢?”罗威问,问过之后,看看颜雪,又看看康戈,“要是没吃的话……颜雪就算了,不太方便,只能忍忍,老康我倒是可以从后边给你撕一截儿饼下来!”

    康戈凑过去看了看:“不用了,谢谢你!一来我吃过了,二来你们买这卷饼闻着就不香!”

    “还挺挑剔!”罗威在康戈面前特别放松,所以也显得更亲近一点,“康哥,一直就听人说你手艺不错,等这个案子忙完了,咱们去你家里搓一顿,你下厨?”

    “好说,不过场地我提供,食材我也管够,掌勺这事儿么,我作为东道主,主动提供三个拿手大菜,保证色香味俱全,其余的么……就得你们各显其能了!每人贡献一道拿手菜,怎么样?”康戈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顺便加了自己的附加条件。

    “行啊!没问题!我这人炒菜不太够看,不过炝拌菜还真有点拿手的看家本事!等手头的案子结了,咱们张罗起来!”罗威是个好热闹的性格,一听康戈答应了,立刻欢实起来。

    他们这些年纪相仿的人,要么家在本地,所以暂时还是和父母住在一起,要么家在外地,在这边租房子住,空间有限,也不太适合招呼很多人过去。

    至于外面适合聚会娱乐的场所,他们也很多时候受纪律约束,不太方便光顾。

    康戈就不一样了,他虽然是本地人,但是听说早就不和父母同住,而是自己单独有一套房,在自己家的房子里面招待客人,可比租来的房子要方便太多了。

    最近一段时间,队里忙完一波又一波,前一个案子移送起诉还没缓口气,徐文瑞的案子又发生了,所以众人也是亟需一个放松解压的念想。

    等齐天华和罗威把简单的晚饭吃完,其他人也都到齐了,碰头会便正式开始,内容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关于李学林的一些新的调查发现。

    通过对李学林日常行踪,以及往来的都有那些人进行调查之后,罗威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非常巧合的事情,这个抑郁不得志的中年男人竟然也是那位“百里九方大师”的主顾,并且从调查收获到的信息来看,他和“百里九方大师”之间的交集远开始于徐文瑞跟着奶奶去驱邪之前,并且也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断断续续的来往过很多次。

    光是李学林在“百里九方大师”那里花的钱,和徐文瑞奶奶的那点“香火钱”比起来,也绝对不是同一个重量级,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币玩家”。

    只要李学林那么多次去找“百里九方大师”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花了那么多钱想要实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目的,这些就除了双方当事人之外,没有什么旁人能够了解了。

    罗威和齐天华交流过之后,颜雪和康戈也把他们这边的收获和推论和其他人交代了一下,方便大家一起讨论下一步的调查方向。

    听完他们这边的收获,齐天华有些吃不准:“我觉得康哥和小雪的分析也很有道理,咱们最开始就讨论过凶手在使用豹斑鹅膏的时候,到底对这种东西的杀伤力了解到一种什么程度,死亡结果到底是意外发生的,还是原本就在计划之内。

    从你们目前的调查收获来说,的确可以从作案动机这方面来分析出一些结论,然后根据分析结论锁定比较符合这种心态和立场的嫌疑人。

    李学林这边忽然把那位‘百里九方大师’又给牵扯出来了,之前关于这个神棍,咱们基本上已经把他排除在嫌疑之外,这回的这个发现,还有深挖的必要么?”

    “你觉得呢?”康戈扭头问颜雪。

    “有啊,当然有了!”颜雪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点也不含糊,“至少咱们得搞清楚那神棍大师到底是怎么诓骗李学林的,套路是什么,他有没有怂恿教唆李学林去做什么傻事。”

    “我的看法和颜雪一样,”康戈在这件事上和自己的搭档英雄所见略同,“先找段勇聊聊,看看他到底给人家出了什么馊主意,然后再通过段勇这边提供的情况,在李学林那边打开突破口,听一听他的版本是什么样的。

    之前李学林跟踪徐文瑞的监控画面你们大家也都看到了,别的先不说,至少在徐文瑞还活着得时候,李学林就扮演了一个观察者的角色,有一些没有被监控摄像头记录下来的画面,李学林说不定都用自己的大脑记录下来了呢!”

    他们两个这么一说,虽然并没有把话说得非常透,齐天华毕竟也不是第一天上班的菜鸟,早已经心领神会,打消了原本的犹豫。

    接下来的工作任务进行了重新分配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一天的工作到此结束,所有人都下班回去休息,养足精神应对第二天的奔波忙碌。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