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乔唯一〕〔盛世闺娇〕〔捡到一个妖孽男〕〔玄傲轮回〕〔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成渣男姑奶奶〕〔和安少的高甜新婚〕〔我有一群地球玩家〕〔都市盖世君主〕〔岳风柳萱〕〔离婚后我在豪门乘〕〔帝尊杨潇〕〔我的五个绝色姐姐〕〔上门赘婿岳风〕〔狂兵龙婿〕〔大唐验尸官〕〔柳萱岳风〕〔万古第一婿〕〔特种兵之从新兵营〕〔荣耀战尊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六十一章 坏心眼儿&.
    !

    “我和爸爸没有事,你呢?你真的就是在加班?你有没有什么事啊?都还好吧?”颜妈妈一脸担忧,只恨不能把手伸到屏幕这边来,拉着颜雪前前后后、仔仔细细查看一遍。

    颜雪听这话觉得怪异极了,自己工作的特殊性,导致父母对她的个人安危要比一般人更多了一些担忧,但是现在母女两个透过镜头,明明都已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对方,为什么颜妈妈的不安并没有完全消除,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紧张呢?

    “妈,我很好,头发丝都没有少一根。”颜雪皱眉,“你为什么突然这么担心?怎么回事?”

    看女儿回答得郑重其事,颜妈妈终于放下心一点,她喘了两口气,对颜雪说:“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了!你表姐之前是不是联系过你?她今天来咱们家了,很担心你,说她最近一直都在尝试联系你,结果电话一直都是通的,就是没有人接,发信息也不会,担心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所以跟其他人都没有办法联系上……

    她还说了好些新闻上的那些警察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事的,我这越听心里就越慌,一想咱们俩好些确实是有三四天没有发过信息了,所以越想越害怕,想给你打电话,又怕万一真有什么,电话里我也看不到,就发视频过来跟你确认一下。

    你爸不让我打电话找你,说万一你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不方便接电话,我冒冒失失打过去,反倒给你添了麻烦,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越想你表姐说的话就越心慌。”

    颜雪一听这话,眉头已经忍不住皱了起来。

    这个表姐名叫宋晨,是颜雪那个让人头疼的小姑姑家孩子,比颜雪大两岁左右,两个人可以说是从小就非常的不对盘,长大之后也没有多么亲近,无论是性格、人品还是三观,这位表姐都是颜雪不想沾边,不想理会的人。

    “宋晨又跑去跟你们乱嚼什么舌头!她之前确实给我打过电话,我这边手头有工作正忙着? 没理她,她怎么能跑去跟你们这么乱讲话!”她有些不悦。

    一看女儿生气了,颜妈妈赶忙当和事老:“算了? 你没事? 平平安安的我就放心了!别的都无所谓? 你表姐肯定也不是故意的,她没做过你们这一行,性格本来又是那种喜欢一惊一乍的? 没关系? 看到你好好的,妈妈就放心啦!

    你也别怪她,你表姐她最近啊? 也是正好有点不顺心? 听说是工作不顺心? 好像有点做不下去了? 偏巧这种时候她那个男朋友又跟她闹分手? 所以她心情特别不好? 前几天还嚷嚷着说想要去w市那边散散心,顺便帮我们看看你呢。

    那你现在正好这么忙,那我就告诉她一声,让她最近别去w市,别这个时候去给你添乱? 等回头你什么时候比较闲了? 她想要去找你聚一聚? 到时候再说!”

    “别!你可别跟她说这个!”颜雪一听这话? 觉得头都大了,“我从小到大和宋晨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不管是失业还是失恋? 跟我都没有关系,我不好奇也不关心!她愿意去哪里散心就去哪里,就算是来w市也跟我没关系,我哪有闲工夫理她。”

    “你别那么说,这么说话听着太绝情了,让别人听到了怎么说你。”颜妈妈很显然是不赞同颜雪这种态度的,但是她脾气软,即便是表示反对,听起来也没有什么气势,倒更像是在哄着别人似的,“我知道你工作忙,又很累,我也心疼你,但是你不能谁也不理啊。”

    “我怎么就不能?我不理宋晨难道还能少块肉?”颜雪冷笑。

    “是,你不理她不能少块肉,但是她怎么说也是你表姐啊!你是独生女,宋晨也是你小姑姑唯一的女儿,你们俩虽然是表姐妹,但是你爸爸和你小姑姑那是实实在在的亲兄妹,你和宋晨也是最亲的表姐妹了,不是那种一表三千里的人能比的!

    你们这代人,有自己兄弟姐妹的是少数,独生子女最近的亲戚那就是堂表兄弟姐妹了!爸爸妈妈现在年纪还不算大,你呢,也还没有成家,除了照顾好自己,处理好工作,什么别的负担都没有,可是你不可能永远都这样啊!

    以后总有一天你也会找到喜欢的人,组成一个家庭,你也会有自己的孩子,到时候父母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孩子又小,到时候怎么办?那不就得靠亲戚帮衬么!

    你和宋晨的年纪差的最少,以前打打闹闹,那不是因为年纪小么,两个孩子,都不懂事,现在你也大了,宋晨也大了,不可能还像小的时候那么胡闹了!

    我就希望以后我和你爸爸都老了,都离开这个世界了,你不至于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能有个亲人相互帮衬,相互依靠,你现在这个性子,我真的是心里面不太踏实。”

    颜雪脾气是偏火爆一点的,但是她素来吃软不吃硬,如果对方无理取闹,胡搅蛮缠,那她一定据理力争,好不退让。如果对方逞凶斗狠,那她也可以以牙还牙。

    但是,颜妈妈这种软绵绵的语气,带着关切和担忧的态度,总是让她产生无力感。

    “妈,不会的,你不要那么悲观。”颜雪微微偏过头去,叹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的语气也更加有耐心,也更加诚恳一些,“我还有朋友呢!我那几个好朋友你都见过的吧?夏青啊,娅娅啊,还有宁宁,我们平时都是互相帮衬,互相照顾的!就算是亲姐妹都不一定有我们四个那么亲,有她们呢,你的那些担忧都是多余的!

    再说了,你和我爸才多大岁数啊!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年龄划分,三十六岁到六十岁,都是中年人!你和我爸正儿八经算是正值壮年呢!且用不着去担心那些事儿!”

    颜妈妈对着镜头连连叹气:“是,小夏啊,娅娅、宁宁她们我都见过,都是好孩子,我也很喜欢她们,说真的,你们几个在一个单位里工作,我和你爸爸也都踏实了好多,但是……她们再好也就是朋友关系,跟你没有血缘,到底是靠不住的啊!

    以后你们都要各自成家,平时工作又都一样,全都那么忙,到时候精力都不够用,就算你不跟自己家里的亲戚来往,人家还要呢,到时候有什么事怎么会放着自己家,放着亲戚不管,去帮你这么一个朋友呢?

    小雪啊,我知道你不爱听,但是亲情就是亲情,骨肉亲,骨肉亲,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什么别的感情都比不过亲情啊!你不能这么绝情,伤了亲戚的心,以后你指望谁?”

    一听颜妈妈又开始那老几样的游说,颜雪的火气便愈发的无法克制,她就不明白,为什么父母对亲情的观念就那么的根深蒂固,并且无论她怎么申明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也还是执拗的不肯放弃说服自己。

    “妈,你觉不觉得你自己的这个理论有点站不住脚?”颜雪觉得自己压着火压得胸口都疼,“你说血缘亲情那么牢固,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那井水不犯河水可比打断骨头要好得多吧?没道理打断骨头都敲不断亲情,反倒不理就伤透心了!

    我再问问你,你想说服我,是不是也得拿出一点过硬的例子啊?就像我小时候你跟我说的一样,要讲道理,以理服人!

    你和我爸这么多年,从我小的时候到现在,你们前前后后帮衬过的亲戚有多少?你们付出过多少?你们做了那么多,每次咱们家有点什么事的时候,你们又得到过谁的回报?

    我觉得我的朋友都是比那些所谓的亲戚更靠得住的,并且就算谁也不依靠,自己一个人扛,也好过身上叮那么多贪得无厌的水蛭!”

    颜雪的声调虽然不高,但是语速随着情绪而越发的加快起来,这种飞快的语速一般来说昭示着一件事——她的克制已经到了极限,小火山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

    颜妈妈从小看着女儿长大,对颜雪的这种性格当然是非常了解的,所以一看女儿已经火气绷不住了,赶忙鸣金收兵。

    “好好好,你现在工作那么辛苦,妈妈不跟你讨论这些问题,不给你添乱!我告诉宋晨,我女儿工作忙着呢,没有空接待她,w市她爱去不去!”颜妈妈刻意示好的对颜雪说,就像哄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你要劳逸结合,注意休息,尽量按时吃饭!”

    颜雪虽然火气还没消,毕竟也不忍心对颜妈妈拉长着脸,自己在外面当警察,父母是最最牵肠挂肚放心不下的,所以她饶是心情被搅合了一塌糊涂,也还是努力扬起了微笑,点点头,答应颜妈妈会照顾好自己的饮食起居,这才挂断了视频通话。

    颜妈妈的脸消失在屏幕上,手机重归寂静,颜雪脸上的笑容也挂不住了,她有些疲惫的把头靠在椅背上,攥着手机的手很随意地垂在一旁,心中更多的也说不上来是恼火还是疲惫。

    康戈在一旁看她这个样子,没有急着开口,和颜雪认识以来,这姑娘就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像现在这样“低电量”又安静,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他在一旁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颜雪:“我说我刚才什么也没听见,你信不信?”

    颜雪还没能把自己的情绪完全抽离出来,冷不防听到这一句,扭头再看看康戈一脸无辜的表情,登时忍不住笑了出来:“干嘛啊?这车里就这么小的空间,我和我妈又没说什么‘不能为外人道也’的惊天大秘密,干嘛装没听见?”

    “那不是考虑着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思路么!”康戈见她笑了,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颜雪摆摆手:“你想多了!姑姑家的表姐而已,她的丑事确实不算少,不过跟我们家没关系。我爸和我小姑姑成年之后,就各自成家,早就成了两家人了,更何况我和我表姐!”

    “所以当初你来w市工作的时候,应该是一种小鸟出笼一样的心情吧?有没有把头探出车窗,深吸一口气,振臂高呼一句‘freeo’来助助兴,烘托一下气氛?”

    “我倒希望我真的那么潇洒来着!”颜雪苦笑,“说了你可能不信,毕竟看起来我确实不像是那种人,但是实际上我来w市的时候,心情是很复杂纠结的,逃离的痛快只占了一半。

    我最初毕业实习的时候,是考虑过留在老家那边,离父母近一点,毕竟他们两个人,一对软柿子,有我在身边都护不住,我不在身边怎么放心得下!

    但是没有办法,实习一半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如果想要好好的工作,心无旁骛得工作,就不可能留在我老家那边,因为我留下来,只会招来一些人的添乱。

    我实习的时候在一个派出所里面,我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听说了,就跑来让我帮他从内网查一个人的个人信息,我说我只是一个实习生,没有那种权限,并且这也不和规定,被埋怨了一顿,说我不知道变通,让我帮他找所里带我的师傅说说情,查一下。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最夸张的是我有一个远亲的儿子,在外面跟人打架,凑巧就被我实习那个派出所给抓回去了,那个亲戚不知道听谁说我在那边实习,跑去我们家堵在门口就不走,说他儿子还小,才十七岁,以后日子还长着呢,让我无论如何帮忙疏通一下,看看怎么能把人给捞出来!

    我爸妈磨破了嘴才让他们明白,我不是正式的民警,只是实习而已,那种事我做不了也不能做,那个远亲老大不乐意,最后还是我爷爷出来和稀泥,跟人家说,来日方长,等我正式工作了,有资历了,自家人真有需要帮忙的,不可能不闻不问。”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