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薛昊天柳慕晴〕〔诸天大道图〕〔陈华〕〔天下狂医张铭〕〔演员没有假期〕〔神秘复苏〕〔张铭林晚星〕〔我沉睡了一千年〕〔温柔的煞气〕〔古神的诡异游戏〕〔爹地,大佬妈咪掉〕〔我掌控了灵气复苏〕〔林风重生1998深圳〕〔林风神级投资〕〔踏天神王〕〔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桃源山村〕〔我在大唐有后台〕〔从红楼开始拯救名〕〔公寓的非正常打开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五十九章 仇恨点 //
    !

    “看出来保研这件事对你来说有多重要了!为了这件事,你也真算是挖空心思了!”康哥呵呵一笑,“不过我们一直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徐文瑞,你最在意的是保研,徐文瑞连考试全部及格都还没有做到,怎么就让你这么不淡定了呢?”

    “因为我怕他通过歪门邪道的方式抢了我的机会!”本来还努力维持着情绪稳定的庄复凯,一被问到这个问题,顿时就激动起来,“原本我只是看他那种到处出风头的人不太顺眼,但是不顺眼我也能忍,到了大三的时候,到底是考研还是毕业找工作,这个问题就开始变得越来越紧迫了,身边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

    徐文瑞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在寝室里面跟人打电话说什么犹豫要不要读研,我最初也觉得他是吹吹牛而已,就他那个成绩,能考得上研究生也是真的见了鬼了。

    但是后来他有一次跟人讲电话的时候无意之中说感觉毕业出去找工作有点尴尬,容易高不成低不就,能要他的公司他瞧不上,他瞧得上的本科学历不够看。”

    “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吧,不是大部分毕业生都会面临这种选择么!”颜雪听不出这有什么值得庄复凯对徐文瑞如临大敌的。

    “当时电话那边的人可能是问他能不能考上研究生,徐文瑞信誓旦旦的和对方说,他根本不需要考研,只要他想,保送名额肯定就是他的,根本轮不到别人。”

    “那他有没有说,他怎么就有那么厉害的门路,可以确保这个名额落到他的头上?”

    “他没有说出来,挺隐晦的。”庄复凯摇头,抓着纸杯的手下意识的用了劲儿,“如果他说出来,那可信不可信说不定我心里还有点底,就是因为他没有说出来,我才会觉得不踏实。

    后来他还真的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隔三差五在寝室里跟人打电话,聊得很多都是保研的进度,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心里发慌,然后开始一夜一夜的失眠。”

    “你们这么大的一个学校,也不可能保研就只有一个名额而已,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他和你的方向是完全一样的,一定会威胁到你的保研成功率?”

    “是他自己说的,他没有指名道姓? 但是话里话外指的就是我,他以前就在寝室里针对过我,那次是他挂科了? 补考都没过? 只能重修? 被辅导员谈话了,回来之后气不顺,就嘲笑我除了学习什么也不会? 只不过那时候我懒得理他罢了。

    后来他说要保研? 跟人打电话的时候还说傻学没有什么用,把自己累个半死,到最后还发现研究生名额落到了别人头上? 到时候还不得哭死。”

    “所以你因为这个? 就开始动了给徐文瑞喝点‘饮料’的念头了?”康戈对庄复凯的动机问题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说到这个程度也就足够了? 不需要更多挖掘? “你说你把草药煮出来的水加到了徐文瑞的饮水机里面?那种小型饮水机上面应该是用来装矿泉水瓶? 或者把水倒进透明的小水箱里去的吧?

    你那草药就算是泡水,也是有颜色的,更别说你还把水拿去煮,煮到浓稠,然后你再兑到饮水机的水瓶里面去? 那除非徐文瑞是个失明人士? 否则怎么可能还会去喝?”

    “因为他那段时间一直在喝茶? 我看他嫌麻烦? 把泡茶的那个茶包就直接放到他那个饮水机的水箱里面,里头的水就慢慢的变成了茶色的,而且他喝的时候龇牙咧嘴? 好像也是有苦味儿,我就趁他们几个都不在寝室的时候,偷偷给他的水箱里加了几次。

    我知道那玩意儿喝多了也容易伤身体,所以也没有这么做过太多次,就是每次保研到了哪个流程的时候,我就提前给他水箱里倒点,让他晚上睡不好觉,一趟一趟的跑厕所,这样就能显得他状态不太好,我希望能影响到他的发挥。”

    “听你这意思,你也是分几次给徐文瑞尝过好几回你这‘家乡特产’了啊!”颜雪抓住了庄复凯话里面的信息,“那他之前是什么样的症状?”

    “症状就是他跑厕所,跟我之前预期的差不多,一趟一趟的跑厕所,拉到腿软,两眼发花,别的好像也没有什么。”庄复凯苦着脸,“最近他开始状态不好,我就没敢再给他放,结果后来也没见他好转,还越来越严重似的,我心里其实也挺慌的。

    再后来他就请假回家去休息,我天天提心吊胆的,很怕他有什么事,一方面我觉得不可能是我的责任,但是另外一方面毕竟自己做了不光彩的事情,也是有良心谴责的,所以我又很怕万一真的和我有关。再后来你们找到许昊了解情况,许昊把我也叫了去,我就慌了。

    其实之前我在寝室,他打电话报警的时候,就把我吓了一大跳,后来发现他是说有人尾随他,这我才松了一口气。”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我买那个草药的事情你们不是都查到了么,我客观上真的认为自己那件事做得虽然不对,但是和徐文瑞死了这个应该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所以只要能证明我的清白,你们想要查什么我都配合,你们尽管开口。”

    “哦,其实也没有什么需要你配合的,方才你跟我们聊的那些,基本上就已经配合好了。”康戈看着庄复凯吃惊的脸,无奈地笑着摊手,“本来我们是打算找到你好好聊聊的,结果一见面你就激动地抽搐倒地,口吐白沫,就赶紧去医院了。

    等从医院出来,一想到你之前引了那么多人围观,回学校那边估计也找不到特别合适聊一聊的场合,索性就给你带我们这儿来了,起码你可以畅所欲言,有什么情绪也不怕人看到会造成什么影响。”

    “你……你们不怀疑我?从一开始就没怀疑我?”庄复凯有些傻眼,这样的一个状况很显然并不包含在他之前设想过的所有可能性当中。

    “倒也不能这么说,最开始的时候,觉得你对我们有所隐瞒,确实也有过一点怀疑,但是后来发现你购买草药那些东西之后想法就变了,比起嫌疑人来,我觉得你更像是做贼心虚。”

    康戈这话不假,最初在查到庄复凯大量购买草药的时候,他和颜雪第一时间都是对他充满了怀疑的,结合之前他利用许昊转移视线的举动,就更加令人感到怀疑。

    不过后来在询问过法医之后,这个强烈怀疑很快就被推翻了,因为经过法医的查证,那种草药最坏最坏的结果,也就像庄复凯说的那样,让人反反复复的跑厕所,最多导致轻度脱水,肠道菌群失调之类的小问题,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并不能够威胁到任何人的生命。

    更具有说明性的是,这种草药所含的成分并没有存在于徐文瑞体内,这至少可以说明徐文瑞在遇害之前并没有摄入这种草药,即便原本服食过,也已经完全代谢掉了。

    这样一来,庄复凯购买这种草药虽然有些古怪,倒也确实是和徐文瑞的死扯不上关系。

    “那……既然你们都觉得徐文瑞不是我害死的,为什么还要找我问那个药的事情?”庄复凯略略松了一口气,但仍旧感觉有一肚子的疑惑。

    “也没什么,就是想了解一下你的心路历程,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你会憎恨徐文瑞,这个问题很显然是已经得到了你的解答——你觉得他的存在会影响到你最重要的人生关卡,也就是保研。”康戈大大咧咧地表示,“你一开始存心误导我们,今天被我们吓了一跳,咱们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扯平了!

    不过我倒是还有一个问题觉得挺好奇的,假如说徐文瑞没有出事,他还继续对外表示他要争取保研的机会,让你觉得受到了威胁,那你会做到什么程度?你不用紧张,就是聊聊,一个假设而已,咱们国家不抓假想犯。”

    “说了你们可能不信,他就算不出事,我也就不打算再做什么了。”庄复凯苦着脸摇头,“我真不是那种做坏事的材料,就一个让人腹泻肚子疼的草药,我都一天一天的睡不好觉,总做梦他抓我了,说我对他投毒,要我去蹲监狱,我这辈子就都毁了。

    我这一天天的提心吊胆,后来发现这么一来,虽然说他一遍遍跑厕所,是显得有气无力,状态没有那么好,但我自己这边也是一样的啊!

    我每天都心里不踏实,学习都没有原来那么专心了,再这么下去,他到底能不能保研成功我不清楚,但我自己肯定别说是超常发挥了,就连稳定发挥恐怕都保证不了。

    我一想,这种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事情,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更何况还要背负着特别沉重的道德负担,实在是太没有必要了。

    许昊也跟我说,他觉得徐文瑞就是吹,根本就不可能成功,他要是能保研成功,母猪都能上树,我们学校再怎么多方面的考虑,也不至于瞎到那种程度。”

    “那假设啊,我只是说假设,毕竟这个世界上多神奇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康戈饶有兴致地问,“我知道对你来说,保研这件事是现阶段最重要的,假如徐文瑞真的把本来该是你的名额给抢了,那你会恨他到什么程度?”

    “我恐怕没有时间去恨他,因为保研如果失败了,我就得抓紧时间准备冬天的研究生考试,想要有那个闲工夫恨他,也得等我考完了再说。”庄复凯想了想,“如果考上了,那对我来说也算是扬眉吐气,看他不顺眼是肯定的了,但他不值得我去浪费精力记恨。

    我知道你肯定也想问,假如我考不上怎么办,那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考不上的话,我肯定得先找工作看看,如果比较幸运,有好的机遇,那就好好工作,如果没有好机遇,那就找个能糊口的,骑驴找马,一边上班赚点生活费,一边准备第二年的考研。

    这么说吧,我当时弄那个草药水给他怼到饮水机里也真的是昏了头了,许昊说的对,就算徐文瑞是一坨狗屎,也只能再恶心我那么不到一年的时间,扣掉中间的假期,扣掉白天上课不用见到他,再扣掉晚上睡着之后谁也见不到谁,也没有什么忍不了。

    不管读不读研,他碍我眼的时间是有限的,也不能阴魂不散的纠缠我一辈子,何必呢!”

    “没想到许昊还劝了你不少!”颜雪有点惊讶,倒不是说许昊会给庄复凯做思想工作,而是许昊说的那些话,庄复凯居然都记在心里,并没有当耳旁风,“他知道你弄草药给徐文瑞放进饮水机里得事么?”

    “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庄复凯立刻摇头,“这件事除了我自己,恐怕就只有你们知道了!我怎么可能把自己做这件事告诉别人!

    以前他也没怎么劝过我,后来不是我因为徐文瑞的那个状态,有点心神不宁的,他就劝我了一些话,我越听他说,就越觉得自己确实是有点没必要,特别的后悔。”

    说完之后,他忽然沉默了,一双眼睛一会儿垂下去,一会儿又偷偷的瞄着康戈和颜雪,原本已经因为得知自己并不是徐文瑞案的嫌疑人而放松的状态,再一次紧绷起来。

    “你看你这个人,都说了咱们今天就推心置腹,畅所欲言,好好的聊一聊,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尽管开口来问我们,干嘛欲言又止的那个样子呢!”康戈眉头一皱,语气里带着不赞同,态度倒也并没有很严厉。

    “我……我就想问一问……”庄复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看起来颇有些担心地问,“我这种……算是投u么?会不会追究我的责任,让我坐牢?”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