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从满级唐僧开〕〔桃源山村〕〔开局拜师三星洞〕〔江瑟瑟〕〔不败天王〕〔慕晚晚薄司寒名〕〔萌神斗罗〕〔开局签到九转玄功〕〔医妃撩人:开局就〕〔狂妻来袭:破产大〕〔暖婚甜妻:宠你无〕〔从山寨npc到大BOS〕〔娶一送二,厉总的〕〔我成了二周目BOSS〕〔诡村〕〔我真不想成为天灾〕〔漆黑之翼Variants〕〔我的爱情在奔跑〕〔团宠小作精重生成〕〔温柔的煞气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五十七章 过山车&.
    !

    康戈的结论有一半是和颜雪的想法相符合的,另一半却让她有点诧异。

    “怎么伍贝贝也能这么快就被排除在外了呢?会不会太草率了?”她有些不解。

    康戈伸了一个懒腰:“哎呀,刚才在训练室外面看那几个小子做力量训练,搞得我也好想活动活动啊!这两天跑案子的事儿感觉胳膊腿都有些僵硬了,要不咱俩运动场跑两圈去?”

    “喂,说正事儿呢!你先把我的疑惑解答一下,回头别说两圈,十圈也好说。”颜雪觉得康戈这人什么都挺好,就是思路飘忽,让人经常抓不住,这一点来说有些发愁。

    “这事儿好解释啊!就一点!”康戈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你听了关于伍贝贝的这么多事,你觉得她最在意的是什么?想清楚这个,不就有答案了?”

    颜雪一琢磨,这个问题还真不难回答。

    徐文瑞在k大校园里给自己塑造的是一种家里多金,本人又潇洒英俊,才艺出众的这样一种形象,虽然说实际情况和他营造出来的那种形象差距很大,但是如果不是对他底细很了解估计很难发现,这可能也是伍贝贝在和徐文瑞在一起之后,刻意编造自己家庭背景的原因。

    至于后来她和张磊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在自己的身份问题上继续做文章,颜雪不清楚,并且这也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张磊在k大属于另外一个领域比较出风头的佼佼者,并且从容貌上面来看也并不比徐文瑞逊色,方才看他从头到脚的穿着,也不像是经济上比较局促,例如庄复凯的那种状态,所以他同样属于会让人感到羡慕的那一类男朋友。

    从伍贝贝还没有和徐文瑞分开就已经提前给自己找好了下一个目标,以及后来又忽然放弃追求复合,重新投奔了徐文瑞的怀抱,这样迅速改变的心意,恨难让人相信她对这两个男生的感情有多么深刻,这样的选择无非是哪一个对她自己更有利罢了。

    所以这么来说,不管是选择在一起还是分开,对于伍贝贝而言,最值得在意的很显然并不是爱情,更不是某一个特定对象,而是她自己。

    找男朋友必须找表面光鲜的,在一起可以脸上贴金,让人有面子的? 最好还是经济条件也不错的。

    并且这个姑娘可不是邓纯那种强势付出,并且自我感动的类型,最初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可以做小媳妇状? 在徐文瑞的寝室帮他洗衣服? 等后来发现货不对板了,她也可以一扭头就去向张磊抛橄榄枝,并且在和张磊在一起之后? 变成了小鸟依人的风格。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如果说她因为气不过徐文瑞的纠缠,怂恿张磊或者其他人把徐文瑞给打了一顿,那颜雪倒是比较容易相信? 若是说毛线杀人? 那为了报复一个前男友? 把自己的大好青春和人生都给搭进去? 对于一个利己主义者来说? 很显然是亏本买卖。

    这么一想? 颜雪就明白为什么康戈会那么爽快的就把伍贝贝从重点怀疑对象里排除掉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她对康戈点点头,“不过跑步的事儿先缓缓吧,回头忙完了这阵子,我晚上有空跑步的时候叫上你呀!”

    “哟,还是个夜跑族?”康戈向颜雪伸出小指? “那咱可说好了啊? 不能放鸽子的!”

    “你今年三岁么?怎么还玩拉钩那一套呀!”颜雪哭笑不得? 不过康戈的手都伸过来了? 她也不好晾着人家,便也伸了小拇指过去和康戈的勾在一起,象征性的晃了两下? “我确实是夜跑族,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天天起大早出早操,对我来说简直要了命了!

    我是那种夜猫子,你让我熬夜加班干嘛都行,但是早起真的是太痛苦了,之前有段时间因为忙,晚上总是睡很晚,早上我连早饭都懒得吃,更别说起来晨跑了,那是夏青的爱好。”

    “行,那咱就回头就约晚上!”康戈一边说一边把手机递过去,“那个尾随者找到了,罗威他们刚刚传过来的消息,那个之前尾随过徐文瑞的人,是附近一家店的老板。”

    “是么!有比较清楚的照片么?”颜雪对这个消息很感兴趣,连忙接过手机看看。

    照片里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那人被拍到的时候,正歪歪斜斜地依靠在一间门市的外面,从他头上的招牌来看,应该是一家旅馆,招牌已经很陈旧了,被太阳晒得脱了色,灰扑扑的,看着就和那个男人一样,带着一股子没精打采的味道。

    “这个人按照时下比较流行的说法,就叫做‘丧’!怎么看着就一股子活不下去了的感觉呢!”颜雪看着照片上的人,觉得特别怪异,“这人的身份能确定么?”

    “只知道是那家小旅店的老板,其他的暂时还没有收集起来,咱们这就过去吧,目标明确了也就有的放矢啦!”康戈看看时间,“争取今天之内摸清楚这个人的老底。”

    那条商业街距离k大不远,罗威给康戈发过来的位置就位于那条商业街的一个转角处,于是康戈和颜雪也离开k大直奔那边。

    等到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关于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丧”的气质的中年男人,颜雪他们就已经从周围的商户和居民那里掌握了一些或者直接或者间接的信息。

    这个男人名字叫做李学林,在这一片算是老住户了,今年四十五六岁,当初因为周围拆迁重建,得了一套不小的两层门市,便顺势在这里开启了旅馆,在早年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滋润的不得了。

    如果这是一个春风得意的小生意人,那当然不会如此没精打采,满脸都写满了生无可恋。

    这个叫做李学林的男人之前的小半辈子可以说是和坐过山车差不多,刺不刺激倒还都是其次的,主要是这个过山车还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上下翻飞,起起伏伏的款式,而是缓慢爬升,达到了一个制高点自后就开始向下俯冲,一路朝着谷底奔去,再也不往上坡走了。

    据说这李学林原本也是挺幸福的,家里面有房有车有钱有生意,老婆孩子热炕头儿,不敢说大富大贵,但至少小日子也是过得有滋有味,挺滋润的。

    原本k大的校区并不在这里,那时候李学林靠着周边另外两所高校,生意还不错,周围的其他商铺也是差不多的情形,成规模是还够不上,但生意还算稳定。

    后来k大的新校区建成了,随之而来的是学生人数提升所带来的巨大商机。

    于是原本零零散散的商铺被规划成了一条商业街,逐渐有了规模,各种经营项目日益丰富起来,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在这里经商的人生意也更好起来。

    李学林也是一样,他的旅馆也变得越来越忙碌起来,一度颇有些名气,但是因为他那里装修的年头有点久,许多设施已经跟不上顾客的需求,也变得旧了脏了,为了更好的经营和赚钱,李学林一咬牙一跺脚,下重本把旅馆里面彻彻底底的给装修了一番。

    本以为这一次装修完之后会更上一层楼,让生意更加红火,谁知道装修前竟然就是他人生过山车短暂逗留的最高点,经过装修之后,这辆过山车就彻底的向谷底俯冲起来。

    李学林的旅馆开始没了生意。

    为什么没有生意的,这个谁也说不好,明明原来没有重新装修之前生意还挺不错的,重新装修过之后,内里的环境都要比没装修那会儿干净漂亮太多倍,可就是没有人来。

    李学林以为是自己重新装修了之后没人认识,以为自己的店换了老板所以不买账,于是把原本的旧招牌拿来挂上,又印了很多的广告卡片到处去发,一心想要把生意拉起来。

    最初在他积极的努力下,还真是有点成效,装修好的旅馆很快就迎来了广告卡片招揽来的那一批顾客,李学林喜上眉梢,但他嘴角还没有真的咧开的时候,这短暂的热闹就终结了。

    有一个在他旅馆住过一晚的女生跑回来闹,说她是来k大参加一个什么舞蹈比赛的,结果在李学林的旅馆里住了一晚之后,第二天脸上出现了大面积的红肿过敏,去医院鉴定了之后,说是因为过敏造成的,而过敏源极有可能是旅馆里面还没有挥发掉的有害气体。

    李学林本来以为就是赔礼道歉,把住宿费退了,再给点补偿也就算了,没想到对方狮子大开口,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是要在舞蹈大赛大放异彩的,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结果现在就因为面部过敏,全都毁于一旦了,所以必须赔偿精神损失费。

    李学林不肯,双方僵持起来,女生那一方见李学林不愿意进行赔偿,恼羞成怒,开始每天想方设法的寻衅,给李学林捣乱,干扰他的正常经营,李学林忍无可忍选择报警,那家人却和他玩起了游击战,李学林报警他们就立刻离开,警察走了之后他们再回来继续。

    就这要闹腾了一段时间,李学林忍无可忍之下,终于想到要在自己店门外装监控来收集证据,那家人这才终于不再继续纠缠,拿了医治过敏的医药费之后就离开了。

    虽然说这一场闹剧终于收了场,但是李学林那家旅馆的名声也算是彻底臭了,外面对于他和他那家店的说法千奇百怪,但就是没有什么正面的,从卫生不合格,到空气质量不好伤皮肤都有,更有甚者一度周围还有人传说那家旅馆闹鬼。

    在这种情况下,李学林旅馆的生意一天比一天萧条,眼见着周围的商铺因为k大新校区的建成,生意蒸蒸日上,他这边确实愁云惨雾,门可罗雀。

    本来就这一桩就已经够李学林苦恼的了,偏偏在这个时候,老天爷又给他来了一场“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的老婆忽然对他提出了离婚,去意坚决,没有回旋的余地。

    两个人离婚的真正原因,从周围的旁人那里就打听不出来了,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十有八九都是自己的主观猜测,具体情况作为当事人的李学林讳莫如深,绝口不提。

    可以确定的是,李学林和妻子离婚之后,分给他的财产似乎就是这个生意已经极其惨淡的旅馆,而李学林本人也变得越来越意志消沉,本来红红火火的小日子硬生生被他给过成了一潭死水,人也萎靡不振得厉害,成日里不知道在折腾什么,经常连旅馆都不盯着,把门一锁就出去了,好久才回来。

    颜雪和康戈旁敲侧击打听了一圈,能够得出的结论就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李学林有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他的生活经历确实已经不是坎坷二字足以形容的,基本上可以说是比较倒霉,他本人的精神状态也不算稳定,但是这些并不能够直接证明他有对徐文瑞意图不轨的嫌疑。

    甚至连徐文瑞和他之间的交集,他们都根本也找不到。

    不过确认了李学林的身份,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端,接下来尚不清楚的事情只需要慢慢挖掘就好了。

    比起还有太多东西有待确认的李学林,康戈和颜雪准备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庄复凯那边。

    这个给人感觉非常内向寡言的男生,不管是如何得知了徐文瑞得死讯,他把这件事透漏给许昊就已经是动机不纯了,并且在之前打交道的时候,他似乎也一直都在试图把警方视线引向别处,那么他想要隐藏的到底是什么?那个他想要极力隐藏的秘密,又和徐文瑞的死是否有着某种必然的因果关系呢?

    康戈、颜雪二人又花了将近两天的时间,在几番奔波确认之后,终于把这个问题的答案给挖了出来。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