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景天程雨青〕〔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江千语肃王〕〔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无双仙帝〕〔都市极品医神〕〔失忆后我成了法医〕〔我的细胞监狱〕〔我在妖怪学院当院〕〔玄武神女录〕〔重生空间农家宝〕〔王者荣耀之战神归〕〔穿梭诸天的军火狂〕〔若能情深共白头〕〔格兰自然科学院〕〔陈平〕〔我在异界种地呢〕〔团宠小人鱼成了顶〕〔极品捡漏王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五十四章 傀儡*.
    !

    “所以说,伍贝贝后来的男朋友,你们学校足球校队的前锋,是叫张磊对吧?”康戈没有漏掉许昊无意当中提到的这个人名。

    许昊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已经把对方的名字说出来了,被康戈问到还愣了一下,然后才回过神来:“啊,是叫张磊……你们是回头要找他么?那我求你们一件事呗?可千万别说是我把他跟伍贝贝之前谈过恋爱的事儿告诉你们的!

    就这次徐文瑞死了的事儿,居然是被我给透漏出去的,庄文瑞跟我好一通发脾气,我也是想一想有点后怕,以后大嘴巴的毛病可真的要改一改才行!

    这是为了配合你们警察的工作,我也是豁出去了,不然的话,这些我都不应该再出去乱讲,不然回头庄复凯又得训孙子一样的训我了!”

    “你这人也挺有意思的!”颜雪笑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感觉你好像是那种挺酷的男生,现在觉得好像第一印象不太对,你的脾气还蛮好的,庄复凯那么说你,你都不急!”

    “哎呀,人嘛,得分得清好歹!有的人说你是因为他嘴贱,有的人说你,是因为他怕你吃亏,这还是得分清楚的!”许昊摆摆手,“庄复凯这人挺好的,别看他不爱说话,性格有点闷,实际上挺够意思的,我这个人性格容易冲动,说话不过脑子,他总提醒我。”

    “那我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庄复凯这么一个又闷又怕惹事的性格,怎么会就跟徐文瑞关系这么不好,看徐文瑞那么不顺眼呢?

    据我们了解,庄复凯和徐文瑞都属于在寝室里和另外的两个人关系比较疏远的类型吧?但是疏远归疏远,总归还是过得去,没至于到了这个地步呀。

    怎么跟别人还可以互不打扰的和平共处,偏偏和徐文瑞就那么处不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八字不合’?”

    聊了半天,可能是因为康戈和颜雪的态度都比较放松,所以许昊也逐渐放松下来,没有了最初的那种紧张局促,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很多。

    “这事儿还真是挺玄学的,有点说不明白为什么!我也问过庄复凯,不过他那个人有多闷多倔你们不也跟他打个照面,有个认识了么!简直就好像是一头牛一样!他不想搭碴儿的事情,谁也拗不过他!”他像是要给颜雪和康戈扫盲一样,向他们介绍道。

    颜雪在他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之前在k大里面,庄复凯极不情愿,但是又拿康戈没有办法,被康戈几乎是挟持着一般带到运动场上去做询问的画面。

    所以说,果然是一物降一物,牛不喝水能不能强按头,归根结底和牛自身的意愿关系并不是特别大,还是得看按牛头的那个人到底有多大的力道。

    “我个人觉得,之所以徐文瑞能这么不招庄复凯的待见,主要是徐文瑞有点装过了头了!”许昊继续滔滔不绝的讲着,“你说他们寝室剩下的那两个人跟他们俩分别都可以做到互相谁也不碍着谁,那是因为那两个人吧,基本上就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没什么追求。

    你别看庄复凯这人不声不响的话不多,其实骨子里特别的好强,挺不服气的那种,尤其是在他自己擅长的领域里头,就比如说学习这一块。

    他们寝室那两个就是混日子的,考试只求不挂科,一心就想着大学毕业拿到学位了就出去找工作,所以跟庄复凯基本上算是两个世界里的人了。”

    “那要是按你这么说的话,徐文瑞和庄复凯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呐,他们俩一个是学霸,一个是学校里文艺活动的积极分子,晚上不是同一个圈子里的。”颜雪问。

    “对啊,要是按照正常来讲,本来他们俩真的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但问题不就出在我方才说的那个点上了么!徐文瑞平时能装,总好像有什么偶像包袱似的也就罢了,关键是他装过了头,硬是要凹什么头脑聪明的学霸人设啊!这不就过界了么!”

    “一个重修的人,说自己是学霸有人信么?”颜雪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要是我的话,我肯定不信呐!”许昊撇嘴,“问题在于,徐文瑞他不把话说明白了,就含含糊糊总是表达一种他头脑很聪明,因为之前心思没有放在学习上,所以才成绩不出挑,这要是收收心,别说考研,保研都是胜券在握的。

    本来他吹个牛也就算了,偏偏这话被别人拿去碰一个踩一个,说什么老天爷就是这么不公平,有些人明明可以靠头脑吃饭,偏要靠脸,另外某些人就没办法了,不是不想靠颜值,实在是一张脸太拿不出手,只好靠不够聪明的脑袋硬学硬拼了!”

    “这话是指名道姓说的庄复凯?”

    “那倒不是,但是庄复凯这人不是自尊心特别强么,就有点敏感,再加上他还是徐文瑞的室友,虽然这事儿别人也未必知道,别人那么一说,他就往自己身上联想了,有一阵子暗地里憋了好大的气,我还劝他来着,说他爱吹就让他吹呗,反正回头看看保研的是谁不就知道到底谁是真金,谁是草包了么!

    后来我看他还是因为这事儿挺郁闷的,我就说,要不然这样,你真咽不下这口气,我就帮你揍他一顿,狠狠揍,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外面什么都吹了!

    我估计庄复凯有点被我吓着了,赶忙劝我,说不值得,都大三大四了,因为这种事情被记过什么的,实在是亏,让我千万别冲动,他自己会调整好心态的。”

    “你这招以毒攻毒还挺不错的!”颜雪冲许昊竖起大拇指。

    许昊有些惭愧的连连摆手:“别别!你这么一夸我,都把我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哪是什么以毒攻毒啊,你把我想得太聪明了!我那时候是真的觉得,我跟庄复凯关系好,看徐文瑞装的二五八万那个样子不爽,所以庄复凯如果实在不痛苦,我就替他出口气,让他痛快痛快,反正我又不指望保研什么的,没那么多顾虑。”

    许昊越聊越放松,一直到他的朋友给他打电话过来催,他才想起来跟人约了吃饭的事情。

    不过到了下车之前,他上车那会儿的谨慎劲儿就又回来了,脸几乎贴在车窗上,仔细的留意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看到庄复凯的身影,这才冲康戈和颜雪摆了摆手:“二位,我先走了啊!你们就别降下车窗送我啦,别回头再让庄复凯撞见!”

    说完他便拉开车门迅速下车,急匆匆离开的模样就好像刚刚完成了一次接头。

    “方才你有发现监控录像里的那个人么?”许昊走了之后,颜雪问康戈。

    在和许昊沟通的过程中,他们两个人一直很有默契的交换着和许昊对话,另外一个人则继续把注意力放在车外,留意着周围来往的路人当中有没有他们的目标。

    “没有,你呢?”康戈摇摇头。

    “我也没有看到。”颜雪看看时间,“按照之前几次那个人出现的时间来说,如果他还来的话,应该就快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时候了,如果他还照常出现,岂不是反而说明这个人的嫌疑不太大?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盼不盼望那人出现了!”

    “这还真不好说,对方如果是一个道行浅的,估计就像你说的那样,人死了就再也不出现了。不过要是这人道行深,说不定还会来,来留意一下风往哪边吹,这样他就知道该往哪边躲了!”康戈提出另一种可能,“回头和其他人说一声,找个脸生的摸一摸庄复凯的底。”

    颜雪点头,通过方才和许昊的沟通,庄复凯原本就让人觉得奇怪的一些地方就逐渐的浮现出来,最直观的一个疑问就是——他为什么会知道徐文瑞的死讯,又为什么明知道许昊是一个大嘴巴,还特意把这件事告诉给他知道?

    另外,结合之前康戈讲的那个鳄鱼和牙签鸟的故事,庄复凯的很多举动也充满了矛盾感。

    他一边摆出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架势,另一方面又对徐文瑞的很多事情了如指掌。

    他一边好像很怕事,为了不惹麻烦,躲徐文瑞远远的,另一边又和不怕惹事,看不惯徐文瑞,并且喜欢挑衅对方的许昊做朋友,隔三差五把人带到自己的寝室里面去。

    再仔细想一想许昊说的那些事情的节点,也很是耐人寻味,庄复凯自己在网上泄愤差一点遭到人肉,从此之后自己越发谨慎了,但是对许昊却是以一种看似阻拦的方式鼓励着。

    原本颜雪对于庄复凯和许昊到底谁是鳄鱼,谁又是牙签鸟这件事还有一些猜测,现在基本上已经有了答案——那个沉默寡言的才是狠角色。

    那么在这种时候,庄复凯把徐文瑞已死的消息透露给许昊,最有可能的目的就是让许昊这个公认的大嘴巴把消息传播出去,至于他为什么希望达到这样的一种效果,背后的原因还有待考证。

    可以确定的是,后来庄复凯被康戈拉着去问了话,他很担心自己被牵扯太多,这时候又反过来忌惮起许昊的大嘴巴来了,便警告他不要和警方打交道,甚至吓唬他说可能他会因为大嘴巴把消息散播出去,导致被警方追究责任。

    康戈给罗威那边打了一通电话,得知他们暂时也还没有发现监控画面曾经拍到过的那个人,于是他们两个决定在车里再等一等,呆会儿等同事过来接替他们了,再到学校里面去打听打听那个叫做张磊的足球校队前锋。

    “一般人在审美偏好这方面,难免会有自己的固定类型,要么喜欢精致帅气的,要么喜欢热血运动的,这个伍贝贝倒好,她是文体通吃!”

    颜雪想到方才许昊的讲述,就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不过假如许昊的消息是准确的,那么这个叫张磊的足球前锋对伍贝贝应该是相当不错的,可为什么伍贝贝后来还是为了徐文瑞把这个男生给放弃了呢?

    再加上后面的邓纯,这徐文瑞到底是有什么魔力呢?怎么就会让人宁可充当半个家政服务员,也要和他在一起?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洗脑?”

    “我倒不这么觉得。”康戈对此有不同看法,“伍贝贝咱们算是有一面之缘,看起来她对徐文瑞的意见还挺大的,不像是旧情难忘的样子,被洗脑后还这种状态……未免有点太绝情了!

    邓纯就更不用说了,咱们跟她实实在在的沟通过,你不是也有感触么,她说出来的话似乎是很柔弱的,喜欢依附着别人的,但是仔细分辨就不难发现,其实她是一个暗中强势的人,就像那种有些超出了正常范畴的‘慈母’一样,看起来是温柔无害的,实际上却带着禁锢。

    她把两个人感情关系当中的角色严格做好了分配,不能有丁点的偏离,说是爱得深也行,说是因为深爱所以卑微也行,但我觉得这更像是一道爱的锁链,一张温柔网。”

    “这倒也是,强迫人接受照顾,也挺让人窒息的,至少这么强势扮演付出者角色的人,确实不像是被人洗脑的效果,倒更像是徐文瑞对女朋友的需求让她正中下怀了!”颜雪觉得康戈的观点有道理。

    换一个角度想一想,徐文瑞似乎也的确不像有那么强洗脑功力的样子。

    否则的话,他也不至于这么多年来,受着家里面爱面子的母亲影响,形成了这样一种扭曲的性格,始终把虚名那些看成是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东西。

    颜雪叹了一口气,她发现很多时候人们在看待彼此的时候,都只能发现对方的一个侧面,就像徐文瑞,周围的人都以为他是那种春风得意的天之骄子,骄傲的花孔雀,是让其他人感到压力的“别人家孩子”。

    却很少有人去发现,其实他也不过是在拼命换取别人的肯定,无论怎么看起来光鲜都不过是其他人价值观强行灌输出来的傀儡罢了。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