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景天程雨青〕〔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江千语肃王〕〔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无双仙帝〕〔都市极品医神〕〔失忆后我成了法医〕〔我的细胞监狱〕〔我在妖怪学院当院〕〔玄武神女录〕〔重生空间农家宝〕〔王者荣耀之战神归〕〔穿梭诸天的军火狂〕〔若能情深共白头〕〔格兰自然科学院〕〔陈平〕〔我在异界种地呢〕〔团宠小人鱼成了顶〕〔极品捡漏王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五十二章 家庭影响.
    !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还是要找到的,从监控画面上来看,他尾随徐文瑞的行为很明显,只不过这个行为背后的意图是什么,单凭几段监控录像是没有办法得出结论的。

    “咱们也去周围转一转,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个人。”这种排查不是一两个人能完成的工作,康戈倒是不介意多折腾几趟,毕竟他也算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从监控录像上来看,那人不像是大老远一路尾随着徐文瑞去的,倒好像是对k大周围环境还挺熟悉的那种。”

    “行啊,走吧!反正遇不到他咱就找伍贝贝去,横竖不亏!”颜雪爽快表示同意。

    两人熟门熟路的来到k大周围,把车停在那名男子之前多次被监控录像拍到的地方附近。

    “罗威他们去周围溜达了,那咱们俩就偷个懒,在这儿守株待兔。”康戈把车停好,解开安全带,把座位调整得更加舒适放松一些。

    说是“守株待兔”,实际上也是一样的费神,尤其是在这种高校附近,来来往往的人还不少,时不时就有成群结队路过的,还会有一些送餐员和快递员,康戈和颜雪他们人坐在车里虽然不动,但是注意力却是高度集中的,密切关注着周围往来的人,试图从其中寻找。

    好在颜雪已经有了几年的工作经验,对这种事情比较熟悉,康戈虽然说回来刑警队的时间还不算长,但基本功还在,也是游刃有余,一边留意着周围来往的人,一边还能闲聊几句。

    “你说一个人的性格,是天生的影响比较大,还是后天家庭和周围环境的影响比较大?”他偏头看了看颜雪,向她抛出一个问题。

    颜雪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她还是挺有感触的,小的时候她也曾经是一个脾气有些温吞的小姑娘,并不是什么两个甜椒生出了一个基因突变的朝天椒来。

    “你是不是想讨论一下徐文瑞的性格和他家里面,他妈妈的那种培养方式之间的影响?

    这么说吧,我认为徐文瑞对一些虚名特别在意,爱面子,喜欢出风头等等这些性格特质,绝对有他母亲间接引导和鼓励的功劳。小孩的天性虽然有一定基础,但是孩子就和小动物一样,其实都是在成长当中摸索一个更有利于自己生存的方式的。

    说了你可能不信,”颜雪自嘲地笑了,“我小的时候脾气好得很,几乎没怎么生气发过脾气,特别温吞,最喜欢的玩具是芭比娃娃,吃饭什么的都磨磨蹭蹭,特别让我爸妈头疼。”

    “实话实说啊,这个真的有点难以想象。”康戈没有试图去掩饰自己的惊讶。

    “是啊,别说是你觉得难以想象,就算是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只能说人一生下来,可能真的就像是一块黏土,可塑性太强了,很少有人能够从小到老一直保持着自己最初的本性本心,基本上都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在生活里逐渐受到周围的影响,就改变了。”

    “促使你改变了原本性格模式的是什么人还是什么事?”

    “人吧,毕竟不管什么事,那也都是人做的嘛!”

    颜雪以前很少跟别人叹气这些,她的性格虽然开朗,但骨子里还是有着一种隐隐的倔强,越是对她的脾气不理解的人,她越是懒得去和对方解释什么,反而是像康戈这种难得居然对她现在的急脾气感到欣赏的人,让她觉得也不介意在他面前剖析一下自己的性格成因。

    “我小时候脾气很好,和其他女孩儿一样,平时喜欢玩过家家,打扮芭比娃娃什么的。

    有一次我爸去外地出差,回来的时候给我买了一个我家当地买不到的芭比娃娃套盒,不光是娃娃特别好看,还有很多漂亮的衣服和配饰,我特别喜欢。

    不光我喜欢,我小姑家的表姐也喜欢,并且打算从我手里强行‘借’走,我哪里能舍得,就拒绝了,不肯答应。

    我那个表姐,比我大四岁,我当时六七岁,她就已经十一岁了,那个年龄段的孩子,四岁在力量和身高这些方面简直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所以那一次我挨了人生当中的第一顿揍,被揍得特别惨,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都被扯乱了。”颜雪回忆起童年里那件让自己记忆犹新的事情,即便隔了许多年,还是会有些隐隐的肝火上涌,手下意识在膝头握成拳。

    “啧啧……”康戈咋舌,“你这表姐还真跋扈啊!”

    “是啊,她那性格倒是挺浑然天成,从我小姑那里完美继承过去了。”颜雪冷笑,“我当时被她打得非常狼狈,但是娃娃一直抱着不肯松手,把我那表姐气得发疯,使劲儿撕扯,娃娃的裙子都被扯碎了,头发也被拔了下来,还被掰掉了一条腿。

    家里大人听到声音跑过来,我小姑知道整件事的经过自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她要你就给她不就没事了,小孩要知道分享,不能那么自私’。”

    “哟,你这小姑姑还真是个逻辑鬼才啊!”康戈笑。

    “她这么说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向来是这种风格,重点是我爸妈,他们两个人在事后,一个跟我说,明知道表姐又霸道又爱抢玩具,我又打不过她,不应该在她面前玩那套芭比娃娃,另一个跟我说,算了,坏都坏了,大不了以后有机会出差到外地去,再买给我。

    我觉得特别委屈,因为从头到尾我一点错都没有,还挨了一顿打,为什么到头来还得被教育一顿?我妈说没办法,我姑姑一家都是不讲理的,跟他们说不通,只能惹不起躲得起。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玩芭比娃娃和过家家了,没事儿我就和一群小男生一起爬单杠,跑跑跳跳,过了一段时间,因为这个还长高了不少,晒得黑乎乎的,也敦实了一圈儿。”

    “你这样没有人说三道四?”康戈问。

    颜雪一听这个问题就笑了出来:“你还挺有生活的嘛!当然有人说了,我家那些亲戚跟我爸妈说我像个假小子一样,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这样不好。

    不过我爸妈这次没有管我,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觉得我跟男孩儿一起玩倒也没什么不好的,万一有人欺负我的话,那些男孩子会帮忙保护我一下。

    这不是开玩笑么!我跟他们一起玩难道是去寻求庇护的么?我是觉得跟他们玩那些上蹿下跳的活动,会让我变得更有力气,顺便我还能看他们打架,观摩一下。”

    “那你学习观摩的结果是什么呢?”听到这里,康戈声音里的笑意已经掩饰不住了。

    “结果就是,后来我表姐又来招惹我,我就扑过去和她打起来,最后打了一个两败俱伤,我被她揍了一顿,她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

    之后每一次她挑衅,我都不管不顾的和她打在一起,次数多了她就不敢随便招惹我了,这也给我上了一课,面对那些不讲理的人,保护自己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让自己变得惹不起。

    再大一点,仗着所谓的‘青春期叛逆不服管’,不敢招惹我的亲戚我敢顶回去,欺负到我爸妈头上的我也一样不客气,而且还必须要反应够快,抢占先机,于是脾气越来越急,慢慢的我就变成了我们家亲戚圈里著名的仙人掌。

    所以你说,天生的性格是不是对之后的影响不算大?”颜雪说完,缓缓吐了一口气出来。

    如果可以,谁不想做一个一直被保护得很好,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呢?从小白兔变成了仙人掌,变成了风火轮,这里面有多少无奈,只有颜雪自己心里清楚。

    “我当初也有一段时间,没少和同学打架,还因为打架被老师找过家长。”康戈点点头,手指一下一下轻轻叩着方向盘的边缘,“那时候我家里面有一点变故,班里有三个男孩儿,有事没事总拿这个来挤兑我,终于有一天,我忍无可忍,分别跟他们三个人打了一架,他们三个都被我打得挺惨,我自己一个人连打三架,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因为是我先动手的,而且因为分开打,所以是我一个人打了三个人,而不是他们三个人围殴我一个,老师一气之下就把我妈给叫到学校去告状了。”

    “那你妈妈是什么反应?”颜雪有些好奇,换成是自己爸妈,估计会心疼自己挨打,同时也会怪自己不该去招惹那三个人,不该自讨苦吃,她有些好奇康戈的母亲会怎么做。

    “我妈她了解了一下前因后果,跟老师说,如果是我儿子先欺负别人,我绝对不会饶了他,但是如果是有人先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拿我妈家里的那点事胡说乱说,侮辱人格,欺人太甚,那说一次打一次,打坏了需要赔多少钱她都认掏。”

    “哇!你妈妈这做法也太帅了!你这以后打架不是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了么!”颜雪调侃道,顺便瞄了一眼康戈眉毛中间那一道浅浅细细的疤痕。

    康戈像是感受到了颜雪目光的落点一样,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眉毛:“这不是那次留下的,属于另外一个故事了。你以为我妈真潇洒到了支持我跟人打架的程度么?

    其实后来回家之后我就被她狠狠教育了一顿,她跟我说,你是个长脑子的人,又不是树林里面的狗熊,遇到什么都得靠张牙舞爪打一架来解决,尤其是对方可是三个人呐!

    他们是有错的一方,拿别人的家事去挤兑人,是该教训,但如果教训他们就得和他们搞得好像同归于尽似的,那不是太亏了!把自己都搭进去了,那不就输得更彻底了么!”

    “哇哦!你妈妈真是一个很睿智的人啊!”颜雪由衷地感叹。

    康戈摆摆手:“睿智那是过奖了,普通的小老太太一个,只不过就是比较擅长算账罢了,她的原则就是付出的代价不能高于自己要维护的利益,否则就亏大发了。

    不过她那个让你觉得很帅很潇洒的态度,确实把我们老师和那三个孩子的家长唬住了,虽然他们不喜欢她的这种态度,但后来那几个孩子确实不敢再乱拿我家里的事说一些难听的话,估计是觉得万一因为这个挨打了,连个讨说法的人都没有。

    不过呢,他们不说了,我当然也没道理打他们,更没那个闲心总跟人打架。你是上过警体课的,你知道,打人的时候自己也疼啊!我可没那自虐的癖好!”

    “唉……真好……”颜雪幽幽叹了一口气,康戈提到的令他当年那么不愉快的家事,她自然不会不识趣的去刨根问底乱打听,但康妈妈当年的处事方法确实让她心生感慨。

    康戈听颜雪感叹,正想对她说点什么,就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那不是……”

    “许昊!”颜雪也已经看到了那人,“要等的无名男人没出现,倒是撞见他了!”

    “没鱼虾也行!正好我也想找他聊聊呢。”康戈看着从远处正走过来的许昊,“上次咱们和庄复凯聊的时候,许昊发信息联系他,约他吃饭,庄复凯避之唯恐不及,你还记得吧?”

    “记得,那个架势好像生怕咱们觉得他和许昊关系很密切似的。”颜雪点点头。

    康戈看着许昊走过来,当他经过车子旁边的时候,把车窗降下来几寸:“许昊。”

    许昊正从车子旁边经过,忽然听到有人在里面喊自己,被吓了一跳,停下脚步扭头看过来,看到开了一条缝的车窗口里露出康戈的半张脸,正在驾驶位里笑眯眯冲自己招手呢。

    “呃……”许昊认出康戈,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热情地打招呼,而是弯下腰,凑近车门一点,一脸略带尴尬和局促的笑容,结结巴巴地说,“你们又过来查徐文瑞的案子啊?那、那你们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以后有机会一起吃饭……”

    “没事没事,你别忙着走,正好遇到了就聊几句嘛!是你上车,还是我下车,你选!”康戈依旧是满面笑容,语气上却一点都不好商量,事实上不但他没有任何想要和许昊商量的意思,反而还带着一种淡淡的威胁,说完之后就像笃定许昊一定会买账一样的等他发话。

    许昊皱眉,短短纠结了那么两三秒钟的功夫,就认命的做出了选择,叹了一口气,拉开后排车门坐了进去。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