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贾蔷〕〔宝藏神豪〕〔贾蓉〕〔华国五星战神齐昆〕〔驱魔人的自我修养〕〔斗罗之逢魔降临〕〔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青春流火〕〔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杜元祥〕〔八岁的我成了火影〕〔重生之网络争霸〕〔锦衣玉令〕〔时雍赵胤〕〔海贼之苟到大将〕〔巫师能采集〕〔开局签到十万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顶级狂婿〕〔我在摄政王怀里撒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五十一章 精神支柱 //
    !

    一听徐文瑞母亲这番话,颜雪和康戈对视一眼。

    这位母亲很显然是对自己孩子在外面种种表现并不是那么优秀的这一事实非常清楚,最初打交道的时候,她为了面子也好,为了儿子的名声也罢,一直在极力维护,不许涉及到任何一点相对负面的评价,哪怕是说徐文瑞遭人嫉恨也不行。

    现在听说徐文瑞的死因是和茶叶包里的东西有关,一想到自己家是可以被排除掉的范围,最有可能的就是学校那边,于是这位母亲在强烈要求调查清楚事实真相的情况下,仍旧不忘给自己的儿子做个掩饰——有人会因为嫉恨所有故意抹黑徐文瑞的名声。

    颜雪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如何评价徐文瑞母亲的这种行为,是对儿子的爱护,因为爱儿子,所以变得盲目?是对自己面子的保全,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无法面对事实?

    “你们放心,事实真相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罪人。”康戈一本正经的拍着胸脯向徐文瑞母亲作保证,“这些药茶的原材料,你从药店买回来一般是怎么保存的?一般一次会买多少,够徐文瑞喝多久?”

    徐文瑞母亲对康戈这样煞有介事的承诺还是比较受用的,略微放松了一点紧绷的神经:“我一般是从药店买回来,然后处理一下,又不能太大,又不能太碎,下一步还要再放在这种塑料筐里面晾一晾晒一晒,最后就是装到我买的茶包里面封好。

    这种东西放久了不新鲜,毕竟是自己家装的,不是外面工厂里的那种,添加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我一般都给他做能喝一周的,周末回家来的时候再把下一周的给他带走。”

    “也就是说,徐文瑞又开始恢复喝这种药茶已经有半年左右的时间,但是一直到近期才开始出现了一些身体上的不适反应?你们能回忆起来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么?

    我知道徐文瑞平时在学校里面的时间比较多,但是他每周末回家来的时候总不至于一点征兆都看不出来吧?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只要是不太寻常的,都算。”颜雪问。

    “这个……我们真的没有发现什么,这孩子回家来一向是报喜不报忧,周末回家也不一定在家里住,就是把脏衣服留下,把需要带的东西带上,吃顿饭,顶多住一晚就回去学校了,在家里住也是把自己关房间里打游戏或者玩手机比较多。”徐文瑞父亲一脸为难。

    他这么一说,徐文瑞母亲在旁边立刻发出了一声难以压抑的哀嚎,看样子似乎是要嚎啕大哭一场,结果才呜咽了两声,就好像是喘不过气来,被憋住了一样,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徐文瑞父亲反应很迅速,却不显得慌乱,在康戈的帮助下,把徐文瑞母亲搀扶回房间里面去休息,把她安顿好,确认过她的脉搏等等情况之后,便又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这当父母的太不合格了!”他重重叹气,指了指那一小筐还没有来得及装进茶包的药茶原料,“你们要是需要带回去检查,那就带回去好了,回头那个给我们出方子的医生是谁,在哪里买的药,我都给你们交代清楚,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帮忙的了!”

    徐文瑞父亲说到做到,很快便拿了纸和笔,把他能够想到的都写在了上面,交给康戈。

    “之前我们怎么也没想到过孩子出事会是和家里给他装的茶包有关系,不然的话这些东西那还需要你们上门来问我们要啊,早就给你们送去了。”他有些自责。

    “现在给我们也一样,不耽误什么事儿。”康戈接过来,点头表示感谢。

    离开徐文瑞家的时候,徐文瑞母亲不知道是还没有醒,还是醒了但不愿意再讨论这个话题,始终没有再从卧室里面出来,徐文瑞父亲自告奋勇要送康戈和颜雪离开,任凭两个人怎么婉言谢绝都无济于事,态度格外坚决。

    康戈和颜雪见他这样,感觉应该是他有什么话想要说,便没有坚持,顺着徐文瑞父亲的意思,被他一路送下楼,送到了小区大门口。

    “徐先生,都到这儿了,要是有什么话你还不抓紧时间跟我们说的话,那我们可就要开车走啦!”在略显尴尬的沉默当中走了一路,在大门口停下脚步时,康戈调侃道。

    徐文瑞父亲有些尴尬的搓着手,几次想要开口,似乎又有些难以启齿,康戈也不说话,很耐心的看着他,颜雪在一旁心里暗暗着急,她最怕就是这种一脸有话要说,却又一个字也不说出来的状态,偏偏现在这种情况又不好开口去催促对方。

    纠结了一会儿,徐文瑞父亲终于鼓起勇气开了口。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希望你们能够答应我。”他小心翼翼地对两个人说,“回头等我们家瑞瑞的这个案子有了眉目,把凶手绳之以法了,你们能不能就通知我一声就好?”

    颜雪耐着性子等了半天,就等来了这么一番话,不由愣了一下:“这个是当然的了,有了结果之后我们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家属,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徐文瑞父亲连连摆手,脸都急得有些发红了,“我的意思是……你们就通知我一个人就行了,不要让我老婆知道。”

    这样的请求颜雪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理由是什么呢?”

    “我知道我这么说感觉挺不正常的,这个要求也不怎么合理,但是我也是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我现在是我们家唯一还能强撑着的人,你们也看到了,我老婆现在的那个状态,我妈也受了很大刺激,她们婆媳俩还因为这个又吵架,我妹妹把老两口暂时接过去住一阵子,要不然的话,我恐怕现在也一样要撑不住了。”徐文瑞父亲满面愁苦。

    徐文瑞母亲和徐文瑞奶奶之间的矛盾是怎么回事,颜雪和康戈心中都有概念,这种时候如果还把这对婆媳放在同一个屋檐下,那种因为痛苦而更加剧升级的相互折磨,不光会要了她们俩的命,的确也会让原本就承受着痛苦的徐文瑞父亲更加煎熬。

    “我估计你们肯定也都看出来了,我老婆这个人,比较好强,尤其是在孩子这方面,我们家瑞瑞就是她全部的希望!”徐文瑞父亲向他们进一步解释道,“这么多年来,她为了不输人,其实一直都过得很辛苦,她就是太不肯服输,处处都怕被人落下。

    我是个没什么出息的男人,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大能耐,没给老婆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我老婆平时把精力几乎都用在照顾孩子上了,对孩子付出得特别多,一心想要瑞瑞能够有一天出人头地,比我们这对没出息的父母都要有出息,过得更好。

    这么说吧,瑞瑞不光是我们的孩子,还是我老婆的精神支柱,自从瑞瑞当初超常发挥,考上了k大,就给我老婆点亮了一盏明灯,让她觉得人生又充满希望,干什么都特别有劲头。

    我感觉她几乎是已经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瑞瑞的身上了,瑞瑞就是她这辈子最成功的的作品,也是她最好的成绩,结果现在瑞瑞出了事,虽然我们家里人都很痛苦,但是她比我们其他人受到的打击都要更大,感觉现在是万念俱灰,就剩下一个念想,就是等破案了!

    所以我真的有点害怕,我也盼着案子能早一点破,让瑞瑞泉下有知也走得安心,但是我觉得以我老婆现在的这种精神状态,突然告诉她案子破了,凶手抓起来了,万一她觉得心事了了,就连活下去的愿望都没有,那该怎么办呢!”

    不得不承认,徐文瑞父亲的这个考虑的确是存在的,很多人在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打击时,精神上承受不了,这种时候最需要的就是一个精神上的支撑,一根救命稻草。

    “嗯,你这个考虑的确是有道理的,我们尊重你的意见。”康戈想了想,点了头。

    徐文瑞父亲松了一口气,正准备道谢,康戈却又开了口,他伸手一指旁边的小区:“对了,恕我直言,之前在公安局的时候,不是有一个你们家的好朋友一家跟着一起去的么?听说你们两家都住在这个小区里?是谁先搬过来的?”

    “是人家先搬过来的。”徐文瑞父亲被问到这个问题,显得有些尴尬,“人家比我们家里条件好不少,当初买房子的时候,这个小区刚刚建好,就直接全款买了。

    我们家条件不如人家,当初这个小区比当时w市的房子均价还要贵一两千,而且小区里面基本上都是大户型,只有那么几个单元,是等于捡了大户型剩下的边角料,开发了一些小户型,我老婆就非要和她那个朋友住在同一个小区里,说从小老杨就什么都不如她,没道理就因为嫁得好,人家就可以住这个小区,我们就住不得。

    后来我拗不过她,买了现在这个房子,就这还是把我们原来的房子,加上我爸妈原来的那套小房子卖了之后,钱合在一起才刚刚够买这么一套的。”

    “所以也就是说,你们家和对方在比较的时候,徐文瑞是唯一一个让你们能够风头盖过对方的胜利者喽?”

    “这么说倒也不至于,人家高阳那孩子也挺好的,踏踏实实,本本分分。”徐文瑞父亲叹了一口气,“照理说当爸爸的,不应该这么说,尤其瑞瑞现在又出了事……但是如果我能做主的话,我宁可让瑞瑞像那个高阳那样,可能没那么惹人注意,但是平平稳稳的,踏踏实实,不要总惦记着什么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只要能稳扎稳打,一辈子平凡点也没什么不好。

    我就觉得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凡是低调点没有什么不好,这个社会上有几个人是有头有脸的,大多数不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平凡人么!人一辈子活自己就好了,干嘛要成天跟这个比完了跟那个比,多累啊……

    本来我想着,现在瑞瑞是小伙子,二十刚冒头,正是年轻气盛喜欢出风头的时候,我就算说了他也不一定听得进去,等以后孩子也成熟了,我再慢慢给他讲这个道理。

    只可惜啊……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徐文瑞父亲说着说着,悲从中来,眼泪滑落脸颊。

    在一番安抚情绪之后,徐文瑞父亲终于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挥别了康戈和颜雪,又回家去继续照顾受打击倒下的妻子,不管是强撑着也好,咬牙挺住也罢,眼下他们这个家庭的确没有半点承受更多波折的能力了。

    和徐文瑞父亲分别之后,首先要做的自然是把那些做药茶的材料送回去局里,好让法医那边进行化验检查,没想到回去送东西的时候,顺便还有了一点新的收获。

    从保卫处存回来的监控录像被心细的齐天华等人仔仔细细的筛查过,结果在原本并没有抱太大希望的监控视频当中,还真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

    对方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不止一次出现在k大周围的监控录像当中,并且有几次是在徐文瑞经过之后他便出现了,还有几次干脆是他自己在那边徘徊,贼头贼脑的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这样可疑的一个人物,虽然无法断定他和徐文瑞的死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甚至没有办法确认这人和徐文瑞是否有交集,但监控画面不骗人,至少还是有必要对这样一个人进行一番摸底的。

    齐天华根据此人的面部特征进行了一番初步排查,很快就排除了对方是在逃人员或者有案底的刑满释放人员这种可能性,没有案底就没有办法很快明确对方的身份,那么就只剩下去k大周围守株待兔这么一条了。

    只是,此人若真是涉案人员,在明知道徐文瑞已死的情况下,对方又怎么可能再次出现呢?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