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乔唯一〕〔盛世闺娇〕〔捡到一个妖孽男〕〔玄傲轮回〕〔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成渣男姑奶奶〕〔和安少的高甜新婚〕〔我有一群地球玩家〕〔都市盖世君主〕〔岳风柳萱〕〔离婚后我在豪门乘〕〔帝尊杨潇〕〔我的五个绝色姐姐〕〔上门赘婿岳风〕〔狂兵龙婿〕〔大唐验尸官〕〔柳萱岳风〕〔万古第一婿〕〔特种兵之从新兵营〕〔荣耀战尊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五十章 嚼茶叶*.
    !

    “对对,确实是有点事情,需要当面跟你们聊一下,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和邓纯没有什么关系,你们不用有负担,只是单纯了解一下和徐文瑞有关的事情。”康戈对徐文瑞父亲笑了笑,也不等他再说什么,便非常主动的从口袋里抖出一双鞋套穿了起来。

    一听说跟邓纯没关系,徐文瑞父亲肉眼可见地松了一口气,连忙把门打开,对他们点点头:“那请进吧,实在是不好意思,照理说你们现在为了我儿子的事情忙里忙外的到处跑,我应该周到一点,不应该那么多推三阻四的理由,但是现在我家里真的是焦头烂额了!”

    “你们家现在的情况我们都能理解,放心吧,我们尽量不给你们增加什么负担,造成什么困扰。”颜雪也对徐文瑞父亲做了保证。

    当一桩命案发生,虽然说损失最惨重的是被害人本人,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但是死者的痛苦随着死亡的降临而结束,而作为其家人亲友,死亡确实痛苦折磨的开始。

    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哪怕死者家属的态度或者配合度不大好,颜雪也都表示理解。

    两个人这还是第一次来到徐文瑞家里面,之前看到徐文瑞寝室里面有很多的高档名牌衣物,颜雪还以为就算高阳提到过,徐文瑞家的条件不算特别好,那也是有比较而言的,毕竟两家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可能和高阳家里比至少一般,和其他人比较至少应该也还可以。

    毕竟以颜雪这几年的租房经验,这小区整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地段闹中取静,小区占地面积很大,周围的配套设施齐全,物业也比较正规,不像是经济状况不好的人会做的选择。

    可是现在站在他们家的客厅里面,颜雪觉得可能高阳之前的讲述并不夸张,康戈那时候的总结也很到位,徐文瑞家可能真的是那种明明在家里捧着窝窝头刚啃完,出门前都要用肉皮把嘴巴擦得油光光,好出去和别人讲自己吃肉吃到腻的人。

    这房子是徐家老少三代人一起住的,这个来之前颜雪就很清楚,所以她心里面原本猜测的是高阳说徐文瑞家条件不是特别好,那么可能一家三代五口人住在一个七八十平的房子里面,这在w市这在二线城市里面还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生活状态。

    结果徐文瑞家看起来,好像就只有六十平出头似的,一套明显被改造过的两室一厅。

    南边的有两个紧挨在一起的卧室门,其中一扇因为徐文瑞父亲方才推门进去,所以敞开着,颜雪可以轻而易举透过门口看到里面的……半扇窗。

    为什么是半扇呢?因为那很显然是由一间相对还算宽敞的卧室,中间用一道间壁墙隔成了两间,因为窗子就只有一个,所以从中间分隔开,左右两个房间各占一半,看起来有点别扭,倒也算是保障了房间里面必须的采光和通风功能。

    被隔开的房间还有一间是房门紧闭的,看不到里面的样子,只能从徐文瑞父亲推开的那扇房门看进去,看到几乎进门两步左右的距离就已经被一张普通尺寸的双人床占据,房间里面余下的空间就显得有些逼仄了。

    这房子里面卫生倒是保持得很不错,就是家具看起来已经不是新或者旧的问题,而是给人一种东拼西凑的混乱感,沙发是实木布艺的款式,用的是原木色的实木配件,可是面前的茶几确实偏深色亮漆的,客厅一角还有一个红棕色的中式柜子。

    室内的墙壁因为住久了的缘故,可以看到墙面乳胶漆有多处开裂的地方,甚至还有墙皮已经脱落了,但是并没有得到过很好的修缮,就那么露出了原本的墙面。

    这样潦草又寒酸的生活环境,和徐文瑞寝室里面的那些个人物品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不一会儿,徐文瑞父亲扶着徐文瑞母亲从屋里出来,徐文瑞母亲看起来比上一次见的时候憔悴了太多,两颊凹陷,两眼无神,病恹恹的,很没有精神,看到颜雪和康戈也只能强打精神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在丈夫的搀扶下,在客厅里的小沙发上坐了下来。

    见徐文瑞母亲的状态这么不好,颜雪和康戈都吓了一跳,他们事先有判断过徐文瑞母亲的状态可能有多憔悴,只是没想到居然到了这样的地步。

    看着她空洞的眼神,颜雪脑子里跳出来的第一个词是——“万念俱灰”。

    “这样吧,我们尽量长话短说,把几个关键问题搞清楚,不占用你们太多时间。”康戈见徐文瑞母亲那个样子,也觉得于心不忍,之前在刑警队里面见到的时候,她还非常强势的和徐文瑞的奶奶争吵,战斗力很足的样子,这才隔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这么一蹶不振了。

    “诶!好的好的!你们问吧,我们肯定全力配合!”徐文瑞父亲忙不迭回应,同时也充满感激地对康戈点了点头,“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就尽管问吧!只要对破案有帮助,怎么都行!”

    “我们想问一问,平时徐文瑞有没有喝茶的习惯?”颜雪问。

    “喝茶?什么茶?你是说传统的那种茶叶什么的?没有啊,现在的小孩儿,哪有几个爱喝茶的,不都是爱喝可乐、果汁,要不然急速咖啡奶茶什么的那些东西么。”徐文瑞父亲对颜雪的这个问题还觉得有些奇怪,回答的时候一脸困惑。

    “怎么不喝!”他话音未落,一旁原本还没精打采的徐文瑞母亲忽然开了口,语气满是责怪地瞪了一眼身旁的丈夫,“我以前就说你对孩子关心不够,你还不爱听!这就是你对孩子的了解程度?这就是你对孩子的关心么?

    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他一天到晚就在外面忙工作忙工作,家里什么也不管,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一把!折腾了这么多年,钱钱没有赚到多少,没给孩子提供一个足够好的生活环境,家里的事情也什么都没关心过,对自己孩子的事情一问三不知!

    我们家瑞瑞是喝茶的!他不是喝那种普通的绿茶、红茶之类,那种他也不大爱喝,主要是从高三开始,孩子学习比较辛苦那会儿,我为了帮他提神,顺便补一补身体,所以找了一个老中医陪配的药茶,材料都是我挑最好的买,然后用茶包给他一包一包称了装出来的!

    瑞瑞是一个很爱惜自己的孩子,这方面特别让我们省心,本来他也不是很喜欢和那种药茶,那种药茶味道比较重一点,别说是他们年轻人了,就算是我,也不是特别喜欢,但是就因为对身体好,他就坚持喝,知道我为了给他配药茶花了不少钱,就连茶叶都嚼了吃掉。”

    “徐文瑞嚼茶叶吃是偶尔一次两次,还是几乎每一次都这样?”颜雪听到这句话,觉得眉头一跳,原本感到有些迷惑不解的问题忽然之间好像答案呼之欲出。

    “大部分时候他都不浪费。”徐文瑞母亲有些疑惑,“你们问这个干吗?”

    “你说徐文瑞是从高三那会儿开始喝你帮他亲手配的药茶?那他是一直都在喝,还是有时候喝,有时候不喝?”颜雪忽略掉徐文瑞母亲的问题,暂时还没有办法去和她解释。

    “他上大学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不喝了,从大三开始吧,我觉得孩子可能是越来越临近毕业了,精力有点透支,有一段时间瘦了不少,就又给他去买材料,配药茶,刚开始他也没怎么喝,后来自己也说感觉状态不太好,就又开始喝,喝了有半年多了。”

    徐文瑞母亲一脸茫然,不知道颜雪为什么忽然对自己给儿子配置的药茶那么感兴趣,她有些不安,又有些感觉受到了冒犯:“那个药茶是我自己亲手配的不假,但是那可是正儿八经的老中医给我的方子,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瞎捉摸的!”

    “你别激动!别激动!人家知道,人家都知道!”徐文瑞父亲见妻子的情绪又有些波动起来,连忙开口安抚,“这不都是为了孩子的事情么,人家这都是对咱们负责,对瑞瑞负责!”

    徐文瑞母亲这才情绪稍微缓和了一点,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挣开丈夫的搀扶,一个人去了厨房,她估计从徐文瑞出事之后就一直饱受折磨,吃不好睡不好,所以走起路来有点摇摇晃晃,就好像随时可能一头栽倒下去似的。

    徐文瑞父亲想要过去扶着点妻子,但又怕她觉得不高兴,显得有些犹犹豫豫,一扭头见康戈正看着自己,便对他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干巴巴的,比哭还要更难看。

    不一会儿,徐文瑞母亲回来了,她两手捧着一个小塑料筐,径直走向颜雪,然后把东西一把塞到她怀里,动作快得和她方才的虚弱不相符,把颜雪给吓了一大跳。

    “都在这儿呢!你看吧!你们愿意怎么看怎么看,愿意怎么验就怎么验!”她赌气地说。

    颜雪低头看了看那塑料筐里的东西,是许多种叫不上名字的中草药材,混合在一起,颜色比较深,也看不出都是什么,闻起来确实有一股子药材特殊的气味儿。

    “这些我们恐怕真的得带回去。”她示意徐文瑞母亲坐好坐稳,“我们从徐文瑞寝室里面的茶包里面发现了徐文瑞所中的毒素。他寝室里的茶包,应该也是从家里面带去的吧?”

    徐文瑞母亲直勾勾地盯着颜雪,就好像她方才说了什么疯话傻话一样。单看她的眼神和面部表情,就好像已经被石化了,可是她的身子却又在瑟瑟发抖,并且越抖越明显。

    “你要不要先找点镇静类的药,或者救心丸之类的?”康戈提醒一旁的徐文瑞父亲。

    徐文瑞父亲方才听了颜雪的话,也在吃惊当中还没有回过神来,被康戈这么一提醒才慌慌张张要起身去给自己老婆拿药,不过人还没等站起来,就被徐文瑞母亲一把给拉住了。

    徐文瑞母亲死死攥着丈夫的手,就好像是想要从他那里吸取一些支撑下去的力量似的:“你是说……我给瑞瑞配的药茶,把我的瑞瑞给害死了?这怎么可能?!那是我的亲儿子,我是他的亲妈,一个妈妈怎么可能去害自己的孩子!如果我可以的话,把我的命拿走,把瑞瑞给换回来,我也是心甘情愿,绝对没有二话的啊!”

    “你不要激动,为确实是出在茶包上,但是我们并没有认定有问题的人是你啊。”颜雪示意徐文瑞母亲稍微缓一缓,冷静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

    “这叫什么话!你们说是茶包害死了瑞瑞,那茶包就是我配的,我亲手晾晒,亲手装的!如果茶包有问题,那你们不就等于是说我有问题么?”徐文瑞母亲又是悲愤又是委屈,眼泪溢满了眼眶,嗓音也提高了几度。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倒是一旁的徐文瑞父亲明白了颜雪的意思。

    “可是这东西放在我们家里,没有拿出去过,不管是晾晒还是装袋都是在家里面处理的,没有经过外人的手,药材是从药店买的,但是药店里的人跟我们无冤无仇,非亲非故的,也不可能啊!要说是方子有问题,也不大可能,毕竟都喝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出过事……”

    他起初有些疑惑,皱紧了眉头,然后又忽然想到:“会不会问题是出在学校里面?”

    徐文瑞母亲这时候也终于明白过来:“对啊!茶包还有里面的这些药材,在家里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家里不来外人的!根本不可能是家里的事!

    一定是学校里面!一定是有人嫉妒我们家瑞瑞太优秀,所以才会对他下这种毒手!说不定现在瑞瑞不在了,他们还要在外面说一些诋毁瑞瑞名声的话呢!你们一定要把那挨千刀的魔鬼给抓住!”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