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乔唯一〕〔盛世闺娇〕〔捡到一个妖孽男〕〔玄傲轮回〕〔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成渣男姑奶奶〕〔和安少的高甜新婚〕〔我有一群地球玩家〕〔都市盖世君主〕〔岳风柳萱〕〔离婚后我在豪门乘〕〔帝尊杨潇〕〔我的五个绝色姐姐〕〔上门赘婿岳风〕〔狂兵龙婿〕〔大唐验尸官〕〔柳萱岳风〕〔万古第一婿〕〔特种兵之从新兵营〕〔荣耀战尊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四十九章 茶包&.
    !

    到了单位附近的小饭馆里坐下来,等着上菜的功夫,康戈把筷子递给颜雪,打开餐盒示意她尝一尝看,颜雪尝了尝,发现康妈妈的手艺还真是不错,那拌菜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稀奇,闻着、吃着却格外的可口,清爽又开胃。

    “你方才是逗罗威呢吧?”颜雪觉得康戈平时还是挺大方的,不至于忽然这么小气起来。

    谁知道康戈却出人意料的摇头笑道:“不是,我是真没打算跟别人分享,你可别被我妈做拌菜的手艺给唬住了,这可是她唯一拿得出手的厨艺!

    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我妈因为忙着工作,没有那么多精力管我,所以有空了就做这种拌菜,放到冰箱里面去,因为我那时候年纪小,她不敢让我用煤气灶来热饭热菜,怕出事,拌菜就最适合了,只要用电饭锅煮一锅热饭就可以了。

    我那时候到了该吃饭的时候,就先从冰箱里盛点拌菜到碗里,然后再用饭锅里的热饭压在上面,这样吃起来菜就也不会特别凉,那阵子真的是别说吃了,提到拌菜都觉得腻,我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想吃这玩意儿了呢,没想到许多年过去,我们娘俩都忙得见面次数都有限,我反而会时不时的特别想念这一口儿!”

    康戈耸肩,表情有些无奈,用筷子夹了菜就着米饭吃一大口,脸上又漾起了满足的笑容。

    颜雪点点头,这种感觉她也挺能理解的,就像上大学之前,因为自己家住得距离学校一直都不算远,别的同学有带饭的,有出去买饭的,只有自己,雷打不动的一天三顿都在家里吃,那时候颜雪觉得哪怕是一包方便面都比爸妈做的饭菜顺口,爸妈的厨艺实在是很一般。

    然而上了大学,工作又离开了家乡之后,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即便并没有远隔千里,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所以很多时候真的会疯狂想念爸妈做的那些家常菜。

    不过转念一想,颜雪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

    “你不是w市本地人么?”她有些纳闷地问康戈,“平时你不和父母住一起么?”

    “对啊,被你说对了,我从上初中开始住校,除了假期就基本上没有在家里住过,等大学毕业工作之后,就彻底从家里搬出来了。”康戈微微一笑,语气很轻松,“平时要不然就是我忙,要不然就是我妈忙,好不容易有空能一起吃顿饭就不错了,在家里烹饪的机会不多。”

    颜雪不疑有他,了然地点点头,觉得这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公安局这边本身就没有特别稳定的休息时间,听康戈的意思,他妈妈应该也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人,自然会很难碰面。

    “不过你家里居然舍得让你初中就出去住校,对你可真是够放心的!你小时候是太乖了,所以让你家里很放心呢,还是因为所向无敌,所以家里反倒也就不担心你了?”既然话题到了这里,颜雪就随口和康戈聊起来,“我猜是第二种,对不对?”

    “哟,这可有意思了,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我那么的所向无敌?”康戈听颜雪的猜测,立刻坐直了身子,似乎是受到了称赞,颇有些得意的味道。

    “因为这里。”颜雪先指了指康戈,又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你眉毛这里有一道疤。”

    康戈一愣,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眉毛中间的那道细细的疤痕,然后又笑了出来:“你这眼神可是够好的!我这疤跟了我好多年了,虽然和我初中时候能离开家,出去住校没有多大关系,但也算是我人生中最辉煌的战绩了!先吃饭,吃饭的时候不能说倒胃口的事儿,回头我再给你娓娓道来!”

    颜雪有些惊讶,她虽然对康戈的个人背景并不是特别了解,不过从平日里打交道的时候也感觉得出来,康戈的家境应该是不错的,在局里同事当中绝对属于物质方面比较优越的那一类,再加上他的性格又是嘻嘻哈哈,格外的开朗外向,喜欢说说笑笑,几乎没见他阴沉过脸,所以颜雪一直觉得这应该算是一个蜜罐子里面泡大的孩子。

    可是听他话里那意思,又分明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

    颜雪这个人向来识趣,既然康戈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她当然不会继续追问,于是便顺口转了一个别的话题,两个人一边闲聊着一边吃完了饭。

    别看康戈逗罗威的时候好像挺小气,都不肯带他一起吃那份拌菜,真到了吃饭的时候倒是大方得很,还请颜雪帮他一起尽量吃,毕竟单位没有冰箱,这种拌菜常温存不了那么久。

    吃完饭两人回去收拾东西,就又再次出发,重新返回k大去,他们的目标仍旧是伍贝贝。

    “咱们再去找她,她要是还不理我们怎么办?咱们现在又不能证明伍贝贝嫌疑重大,配合不配合这种事,也不能强求啊!”去k大的路上,颜雪有些担心伍贝贝的配合度。

    “没事,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康戈倒是胸有成竹,“你找她聊徐文瑞,她八成要闹情绪,不愿意搭理咱,不过要是咱们找她聊邓纯呢?”

    “聊邓纯?”颜雪还真没想到这个切入点,仔细一想,发现康戈这一招还挺妙。

    之前他们和邓纯聊的时候,只要提到徐文瑞和她分手之后又和伍贝贝符合,邓纯要么选择回避,要么干脆矢口否认,甚至会不惜对伍贝贝进行攻击,把他们分手之后徐文瑞和伍贝贝之间的情感纠葛,给描述成了伍贝贝单方面对徐文瑞的纠缠。

    并且邓纯在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情绪又总是格外激动,哪怕已经努力克制着了,还是会带着一股子愤恨劲儿,这样强烈的情绪,如果说两个人一点交集都没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甚至颜雪有理由怀疑,这两个女生搞不好还有过一些“交锋”,并且邓纯很显然是那个落了下风的人。

    颜雪以前听过一个玩笑话,大概意思是说,男生很多时候都容易犯自作多情的毛病,总以为女生和自己出去的时候,打扮得花枝招展是为了取悦自己,殊不知女生这么做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把遇到的其他女生都比下去。

    女生想要取悦的人很多时候只是她自己,而能激起女生胜负欲的,往往是另一个女生。

    邓纯和徐文瑞最终分手了,这是他们已经从同学和徐文瑞父母口中都得到过证实的,再加上邓纯对伍贝贝的强烈负面情绪,那么她对于伍贝贝来说,应该是属于手下败将了。

    邓纯那么愤恨,还否认伍贝贝和徐文瑞复合的事情,想来她应该是也没有放弃过挽回,这种行为对于伍贝贝而言,自然也会构成一定的打扰。

    就算伍贝贝不愿意谈起徐文瑞,那么讨论一个在生活上对自己多有打搅的女生,一个前情敌,说不定在情绪的催动下,伍贝贝就会愿意开口了呢。

    “说起来,我还真有点好奇。”想通了伍贝贝那边的切入点,颜雪忽然有些好奇起来,“作为一个适龄男青年,让你做选择的话,你是会选择伍贝贝那种漂亮的,还是邓纯这种超级贤内助型的?这两种女生哪一种对你们男人来说,更有吸引力呢?”

    “千人千面,不可能所有人的喜好都很雷同,我只代表我自己来表达一下个人观点啊!”康戈健谈,自然也不介意和颜雪聊这个话题,“伍贝贝到底是个什么类型的女孩儿,咱们也不太清楚,所以不清楚的选项我肯定不会冒冒失失去选,就先把她排除掉。

    再来说一说邓纯,这个就比较容易表达我的个人观点了——我肯定不选她这样的啊!你看看我,堂堂七尺男儿,有手有脚,像是需要被人那么无微不至照顾伺候的人么?”

    “没想到你这人还挺有追求!”颜雪逗他,“那你觉得找对象应该找什么样的?”

    “我觉得其实需求不同,所以选择不大一样,但是原理差不多。有的人觉得应该找性格互补的,有的人觉得应该找和自己很像的,我倒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康戈单手扶着方向盘,伸手在自己太阳穴的位置点了点,“主要是这里。性格可以互补也可以相似,但是思想层面的东西必须是契合的,这样才能走得远,走得顺。”

    “有道理,我每次被家里问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都觉得特别头疼。”颜雪苦笑,“找个互不的吧,我性子急,对方要是性格特别肉,我肯定受不了。

    可要是找个跟我自己很像的人,两个火爆性格凑一起,那还了得!一言不合就吵起来,那不就好像火星撞地球一样,哪还能有什么好啊!”

    “你呀,根本不用想那么多,等到你真的对一个人产生了好感的时候,答案自然就明确了,所有的茫然不知所措,都是因为压根儿没有对任何人产生过好感罢了。”康戈摆摆手,“再说了,一把宝剑需要的是什么?是剑鞘嘛!

    剑鞘可以保护宝剑不受损坏,还可以防止这把剑一不小心伤害到不相关的人,它们的形状是非常契合的,但是又不会刺伤彼此,这就是你所需要找到的那个人。”

    “听君一席话,真叫我茅塞顿开啊!”颜雪被康戈的理论给逗笑了,装模作样地冲他拱拱手“那我就按你说的那样,希望能找到适合我的那把剑鞘吧!”

    “会的。”康戈扭头看看颜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快要到达k大的时候,颜雪又接到同事的一通电话,关于徐文瑞体内检查到的毒素来源,法医那边在对徐文瑞个人物品进行逐一确认之后,已经有了结论。

    “找到了,是咱们之前送去法医那边的那些茶包。”颜雪对康戈说,“其他东西里面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就只有茶包当中提取到了同类物质。

    不过法医那边对这个结论也还觉得有点疑惑,因为他们在发现茶包有问题之后,又进一步检查了一起被带过去的茶杯,然而茶杯里面很干净,就连缝隙当中都没有找到明显的茶渍,法医那边认为由此可以看出徐文瑞并不是个喝茶频率特别高的人,更不可能嗜茶如命。”

    “茶叶包发现有问题……茶杯里面很干净,没茶渍……所以是不是和摄入量有点关联?”康戈结合着颜雪方才提到的信息,推测出了结论。

    “对,法医那边认为徐文瑞出事之前有明显的妄想和幻觉情况,精神状态非常不好,但那种蘑菇如果只是被泡泡水,或许会有一定的不良反应,但远不足以达到那种程度。

    以徐文瑞体内的残留剂量,还有出事之前他的状态来看,法医认为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直接食用,另一种是大量饮用泡得非常非常浓的茶。”

    康戈听颜雪说着,在一个红绿灯路口掉转了车头。

    “咱们不去找伍贝贝碰碰运气了?”颜雪知道他这是改变主意了。

    “嗯,刚才我想了想,这姑娘明显还在气头上呢,咱们这功夫跑去触霉头也不大聪明,不如先让她缓和缓和情绪,咱们今天就先去慰问慰问徐文瑞的父母,从上次他们离开公安居一直到现在,咱们好像还没有和他们再这么近距离面对面聊过呢!”

    “好啊,那咱们这就去找他们聊一聊吧!”颜雪大概猜到康戈的意图,于是对此毫无异议。

    两个人按照掌握的地址,找到了徐文瑞父母的住处,敲过门之后,过了一会儿,徐文瑞父亲的半张脸从门缝里露了出来,一看来人居然是颜雪和康戈,表情有些惊讶。

    “你们怎么来了呢?”看清门口的人之后,徐文瑞父亲终于带着满脸的疑惑打开了门,“我们之前不是刚刚在电话里面聊过了么?还有什么事么?”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