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贾蔷〕〔宝藏神豪〕〔贾蓉〕〔华国五星战神齐昆〕〔驱魔人的自我修养〕〔斗罗之逢魔降临〕〔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青春流火〕〔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杜元祥〕〔八岁的我成了火影〕〔重生之网络争霸〕〔锦衣玉令〕〔时雍赵胤〕〔海贼之苟到大将〕〔巫师能采集〕〔开局签到十万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顶级狂婿〕〔我在摄政王怀里撒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四十七章 形而上学
    ,罪恶不赦!

    “听你这么说,感觉徐文瑞好像挺不容易的似的啊!”颜雪做吃惊状,“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我以为他是一个没有什么烦恼的天之骄子,那种所谓的‘别人家孩子’呢!”

    “是吧!你们会这么以为,我一点也不觉得惊讶,毕竟我以前不也是这么想的么。”邓纯满面忧伤地叹气道,“就是因为和他在一起之后,知道了他的那些不为人知的辛苦,所以我才觉得更加心疼他,想要对他好,让他不用再一个人承受那么多压力。

    徐文瑞的爸妈从小就喜欢给他定各种各样他们觉得好觉得对的目标,不光这样,还特别喜欢把他跟其他人去比较,如果比赢了呢,那就是爸爸妈妈的好宝宝,又给买玩具,又带着出去玩,好吃好喝的哄着,让徐文瑞觉得他特别受爸妈宠爱。

    但是假如说一不小心遇到对方的孩子更优秀,更出风头,那徐文瑞就惨了,回家得被他妈妈天天数落,从头到脚就没有一点看得过去的地方了似的,哪里哪里都不好。

    徐文瑞说,他那时候就慢慢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他比身边其他同龄人都优秀的时候,他妈才会爱他,喜欢他,才会对他特别好,他也会过得比较舒服。”

    “那要是这么说的话,徐文瑞应该也过得还不错啊,毕竟他又会唱歌又会跳舞,在同龄人圈子里应该属于比较出风头的那种吧?”

    “是啊,徐文瑞就是因为明白了那个道理,所以才开始找一条对自己最有利的路,他发现自己在唱歌跳舞这方面还挺有天赋的,虽然说和人家专业的比可能不一定赢,但也未必输,跟普通人里头就比较突出了,再加上他长得又高又帅,所以每次只要他有才艺,他爸妈的亲戚朋友圈子里,就没有谁家的孩子能轻易的超过他,这样他就可以比较轻松的赢。

    他说他这叫拿自己的长处去比对方的短处,用最容易出风头的方式,达到最佳效果,给自己换来更好的待遇,也让他爸妈觉得在别人面前有面子。”

    邓纯这么一说,颜雪联想起了之前徐文瑞辅导员的感慨,辅导员有些遗憾徐文瑞把那么多的时间都放在了业余活动上,导致学业方面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辅导员觉得徐文瑞那么聪明,这样或多或少有些因小失大。

    现在结合邓纯这一番话,倒是变得比较好理解起来了。

    “徐文瑞特别好面子,要是非要我说我对他这个人有什么不是特别满意的地方,那也就是这个了吧。不过我不是嫌他死要面子活受罪,我是心疼他总是不肯让自己轻松一点,每时每刻不管做什么,总是先想别人会怎么评价他的举动,这样太累了。

    他自己也觉得累,但是又改不掉这样的惯性,他说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都是单纯的欣赏他,还包容他,不会对他指手画脚,不会逼他非得怎样,所以和我在一起是很放松很舒服的,我能缓解他父母给他带来的压力,让他觉得不那么辛苦。

    结果他爸妈一点都不为自己的儿子考虑,满脑子都是他们自己的面子,不盼着儿子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伴侣,只想着怎么能在他们亲戚朋友圈子里挣面子!”

    “人嘛,不管多么大公无私,思考问题的出发点也还是他们自己啊!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对了,你和徐文瑞是什么时候分手的?”康戈在对邓纯表示理解之后,忽然开口问。

    邓纯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有一点飘忽,然后她选择对康戈的这个问题来个充耳不闻,自说自话道:“徐文瑞和我在一起之前,因为和伍贝贝分手的事情,可能多少有点影响心情,所以状态不太好。

    和我在一起之后,我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他的状态真的是肉眼可见的变好,气色变好了,也更加自信昂扬了!结果他爸妈捣乱,不停的想要拆散我们,又让徐文瑞压力大了起来,再加上后来有一段时间,伍贝贝又骚扰他,让他情绪也很受影响。

    徐文瑞真的是太可怜了,他一个人扛着那么多的压力和情绪,如果我能一直陪在他身边,他的状态一定会保持的很好,说不定现在还会好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为什么你觉得徐文瑞出事,会跟他的情绪和状态有关?”颜雪问。

    邓纯一愣:“我……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他自杀了,有的说他因为被人嫉妒所以把他给害了,我也不知道应该信谁才好,所以就觉得这个事情估计还是跟他的状态和身上的压力有关,难道不对么?”

    “那倒也没有什么对不对的,我也就随口那么一问。”康戈咧嘴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徐文瑞和你分手之后,又和伍贝贝复合了么?”

    “没有!”邓纯一听这话,立刻语气强硬地予以否认,“他是个聪明人,怎么可能会在同一个坑里面被绊倒两次呢?当初就是他甩掉的伍贝贝,只不过因为自尊心的问题,所以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和状态,和我在一起之后,他就意识到自己真正需要的是种什么样的感情了!

    是那个伍贝贝和你们说的?她说徐文瑞跟她分手之后又和她复合的?真是胡说八道,满嘴谎话!爱情死了就和人死了一样,除了有个念想,活是肯定活不回来了!徐文瑞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被她那种女生迷惑的!”

    “她那种女生?迷惑?”颜雪从这话里听出了一点门道,“听你这个意思,伍贝贝的为人是有什么下次么?她是哪种女生?你说她之前是迷惑了徐文瑞,指的是哪方面?”

    “没有什么,不就是男人么,有的时候再聪明也会犯傻,被表面的漂亮脸蛋给迷惑,就觉得长得好看就肯定什么都好了,根本没想过,有可能一个长着漂亮脸蛋的女生,实际上里面都不止是草包的问题,根本都已经烂透了!”邓纯有些恨恨地说。

    说完之后,她瞥了一眼颜雪,微微一愣,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方才那番话的打击面有点广,于是又对颜雪说:“你别多想,我没说你,你是警察,肯定不一样!”

    颜雪笑了笑,没有接话,邓纯强行把自己从打击范围里面摘出去找的理由实在是有够牵强,不过眼下这并不重要,别说是牵强的把自己摘出来,就算连自己一并说进去,颜雪也根本不可能去理会、计较。

    “那你跟徐文瑞分手之后,你们两个人私下里还有联络么?”她继续向邓纯询问,“徐文瑞出事之前的近况你了解多少?”

    “他……近况……挺好的啊……”被颜雪这么一问,邓纯的眼神又飘忽起来,“他最近挺忙的,毕竟毕业前了么,总要找一找出路的,他爸妈对他的要求那么高,他的压力根本就小不了,所以肯定是为了毕业之后的就业在忙活,不能像以前那么有闲工夫参加很多活动了。”

    “那你和徐文瑞分手之后,没有你那么事无巨细的照顾他,他还能生活自理了么?”康戈半调侃似的问邓纯,“你没听庄复凯说徐文瑞和你分手以后是不是过得很窘迫么?”

    “庄复凯?我为什么要向他打听徐文瑞的事,我和他一共就去徐文瑞宿舍的时候见过那么两三次,又不熟!”邓纯对康戈的说法有些莫名其妙,“我照顾徐文瑞,那是因为我喜欢他,爱他,我心甘情愿,我觉得很甜蜜!

    他接受我的照顾,那也是对我感情的一种回应方式,你怎么能把他说得好像是一个废物一样呢!我不能接受你这么评价他,以前不可以,现在死者为大,就更不行。”

    “哟,我还真没有那个意思!是我说话说得有些不合适了,我向你道歉!”康戈一脸歉意,语气诚恳的立刻向邓纯表达歉意。

    他都已经这么说了,邓纯自然也不好意思拉长脸,淡淡摇头表示没有关系。

    颜雪在一旁看着康戈和邓纯一问一答,等那边道歉的话也说完了,被道歉的也接受了,这才开口,一边端详着邓纯,一边问她:“我有一个疑问,如果冒犯到你的话,我确实是无心的。我怎么觉得你在回忆和徐文瑞的那段感情的时候,好像并不是特别伤心?

    嗯……这么说好像不太确切,我的意思是,从刚才我们聊起来这些开始,一直到现在,我觉得你伤心难过的好像都是你们两个最终没有能够走到一起,没有毕业之后结婚成家过一辈子,对于徐文瑞的死……你好像还接受得挺坦然挺淡定的呢?”

    “那不然呢?”本以为这个问题会让邓纯勃然大怒,没想到她的反应却非常平静,“难道我要去给徐文瑞殉情,这样来证明我对他的感情是真的,是非常深厚的么?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再那么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了,毕竟每个人一辈子能用来爱别人的力量是有限的,用光了就没有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对我和徐文瑞的感情被他父母围剿、扼杀这件事确实是非常的痛心,因为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如果徐文瑞还在,那也还有回旋的余地,现在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所以我难过。

    徐文瑞死了,我也很痛苦,但是我们曾经真心地爱过彼此,我们过去的感情,我们的那些美好回忆,这是死亡没有办法从我这里夺走的,就算徐文瑞人已经死了,他带给我的那些快乐的记忆也永远都很鲜活的储存在我的脑子里,谁也抹不掉,谁也抢不走。”

    康戈听邓纯说完这番话,缓缓的晃晃头,鼓掌道:“我还是那句话,你真适合学哲学的!”

    邓纯对康戈的夸奖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是么?可能我确实有那方面的天赋,以后看来我应该找一些哲学方面的书籍,系统的学习和提高一下自己才行了。”

    邓纯离开之前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颜雪和康戈,表示如果后续还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绝对责无旁贷,并且在临走的时候,她还叮嘱颜雪,希望颜雪能够见缝插针的再继续帮自己劝说一下徐文瑞的父母,让自己登门拜访一下,就当是她最后再为自己曾经深爱过的人做一点什么,关心一下他的家人。

    邓纯走了之后,颜雪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对康戈说:“这个邓纯跟我原本认为的完全不是同一类人,看来庄复凯对邓纯的认知也不是很对啊!

    不过说真的,你好像夸了邓纯两次,说她适合从事哲学相关的工作,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总觉得听着不像是夸她有思想的意思!”

    “你觉得不像夸她有思想,那就对了!”康戈狡黠一笑,“我是想说啊,她从头到尾给咱们讲述的那些与徐文瑞有关的事情,强调的问题,都有一股子形而上学的味道——哪有什么客观事实,不就是一大堆一大堆的主观猜测么!”

    “好家伙!跟你聊天还真的要竖起耳朵,头脑灵活一点,不然容易分不清你说得话到底是夸还是骂!”颜雪对康戈的看法深表赞同,同时又觉得有点好笑。

    “非也非也!”康戈晃晃脑袋,“其实这是很容易分辨的,因为我真心夸奖一个人,一定会说得非常直截了当,至于那些听起来似是而非,不好说是夸奖还是嘲讽的,运用一下排除法,去掉一个错误答案,你就知道是什么了!”

    “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颜雪笑,她觉得康戈性格还真的是相处起来很愉快的那种,至少沟通就很舒服,不费力,甚至还有一点小默契,“你方才总结的很对,邓纯说起关于她和徐文瑞之间的事情,感觉似乎说得很言之凿凿,实际上想一想,说来说去都是她主观上的情绪,和自己一个人的判断推测,那里面铁打的事实,纯干货的部分简直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缺少事实作为支撑,基本上都是主观感情想当然的结论,这就叫做臆想了。”康戈也在思索这个,他用一只手撑着头,手肘支在椅子扶手上,修长的食指一下一下轻轻叩着自己的额角,“有趣的是,邓纯说她和庄复凯不熟,但是庄复凯却对邓纯‘贤妻良母’的人物形象很了解,并且对于女人应该主内,相夫教子之类的想法也不谋而合,你说这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