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乔唯一〕〔盛世闺娇〕〔捡到一个妖孽男〕〔玄傲轮回〕〔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成渣男姑奶奶〕〔和安少的高甜新婚〕〔我有一群地球玩家〕〔都市盖世君主〕〔岳风柳萱〕〔离婚后我在豪门乘〕〔帝尊杨潇〕〔我的五个绝色姐姐〕〔上门赘婿岳风〕〔狂兵龙婿〕〔大唐验尸官〕〔柳萱岳风〕〔万古第一婿〕〔特种兵之从新兵营〕〔荣耀战尊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三十九章 臆想
    ,罪恶不赦!

    “嗯?什么传开了?”辅导员刚松弛下来的表情顿时就又紧张起来。

    “徐文瑞的死讯啊!”康戈一脸纳闷的看着他,“我们今天到学校里面,听到好多学生在议论这件事,还感慨呢,你们校方的反应速度还挺快,这么快就找到一个最稳妥的表达方式来公开这件事了!怎么?难道不是这么回事?”

    “不是不是!学校还没有对外公开这件事呢啊!毕竟徐文瑞是在他家里面出的事,又不是在学校里面,所以这事儿到底需不需要公开作出回应,学校上面也还没有考虑好呢!”辅导员有点慌了,“外面现在已经都传开了么?你们听到学生的反应是什么样的?”

    “学生的反应什么样的都有啊。”康戈给了一个没有多大意义的回应。

    颜雪则是一副不大满意的样子:“你说这事儿弄的!昨天你跟我们说,希望我们低调一些,免得造成什么影响,什么恐慌,我们为了配合你们校方的工作,也是尽量低调行事,哪怕会给我们的工作造成一定的影响也还是照顾了你们学校这边的立场。

    结果怎么今天你们倒自己没有保守住秘密,把这件事给泄漏出去了?现在学校里那么多学生都知道了,会不会在你们学校的学生当中造成恐慌我们可说不好,而且也影响到了我们正常调查工作的展开啊!

    昨天学校这边知道徐文瑞死讯的人就只有你一个,就连向其他学生了解情况,我们都尽力的藏着掖着,所以消息泄露最有可能就是从你们校内的人那里传出去的。

    你现在想一想,昨天在知道徐文瑞出事了之后,这件事你都对谁说起来过?”

    “我……我肯定是不会轻易对外泄露这件事的啊!”辅导员毕竟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承受能力也是有限的,突然被颜雪这么一质问,顿时就满脸涨红,手足无措的样子,“这事儿……我对领导肯定是要一五一十汇报的,我自己是绝对没有外传,绝对没有!”

    一边说,他还下意识的想要做赌咒发誓状,手都举了起来,又觉得这么做似乎有点过了头,便又一脸尴尬地缓缓放了下去。

    “行,那你也把这个情况跟领导反映一下吧,毕竟已经传开了,你们如果反应速度太慢,反而被动。”康戈很体谅的对他点点头,“那你休息吧,我们就不多逗留了!”

    辅导员一脸愁云惨雾的把两个人送出办公室,回去的时候有点急,估计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搞得有点慌了手脚,着急向上面汇报情况呢。

    “咱们这么吓唬他,是想要让他把事情报上去,然后由校方出面控制这件事情的传播和议论?”颜雪方才是顺着康戈的意思,配合着他制造气氛,现在两个人走出了办公楼,她才问康戈,“昨天知道徐文瑞死了这个事实,并且出现在k大的就只有辅导员和高阳,高阳是跟我们一起走的,也不是k大的学生,那这件事在学校里被泄露,大概率跑不掉辅导员的责任。”

    “是啊,从他这里泄露了第一手消息,这是没有什么疑问的,问题是中间的传播环节,这个传播环节的责任咱们现在根本不可能追究到人头,但是有意思的是,一夜之间,能在学生当中,确切的说,还是徐文瑞就读那个学院内部的学生当中迅速传播开,如果说这不是有人有意而为之,我是不相信的。”

    “可是你今天这么和辅导员一说,肯定校方是要控制这件事情的传播的,学校往下压,咱们不就更找不到是谁在这中间推波助澜了么?”颜雪有些费解。

    “非也非也!”康戈略显浮夸的摇头晃脑,“一池子黄泥汤,你什么也看不出来,不过如果水被放掉了呢?那池子地下到底是哪条泥鳅在那里乱搅和!”

    颜雪听他这么一说就明白过来:“有道理,那就盼着学校赶快帮咱们放一放水吧!”

    结束了和辅导员这插曲般的会面之后,两个人按照原计划去了k大的保卫处,找保卫处的工作人员询问方才庄复凯提到过的那一次报警事件。

    因为事情发生过的时间还不算特别长,所以保卫处干事对这件事可以说是记忆犹新,颜雪才刚刚把这个问题说出来,对方就已经是一张苦瓜脸了。

    “怎么了?这事儿挺不好讲?”康戈问他,“如果有压力的话,没关系,我们不让你为难。”

    “不为难,不为难,就是觉得有点哭笑不得,有点无奈。”这个保卫处干事也是三十来岁的年纪,似乎性格也比较开朗爱说话,情绪上比较外露,“那天可把我们折腾惨了。

    那个男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那天听他那个意思,他好像还在学校里头有点名气,所以要求我们必须重视他的要求,不能敷衍他,糊弄他。”

    “他难道不是你们k大里的学生名人么?”颜雪问。

    保卫处干事耸了耸肩,撇撇嘴:“谁知道呢!他说是就是吧!我们这个学校里头,还真有那么两三个特别有名气的,据说在网上那粉丝,几万几十万都打不住!

    你要是说那两三个人,我还真能认个脸熟,那天跑来的男生确实是不认识,我们保卫处的人,平时也不怎么掺和学校里面的学生活动,所以这方面没有什么概念。”

    “他那天的诉求是什么?”

    “他那天跑来,问我们跟派出所那边有没有什么合作关系,能不能说得上话。我们问他要干什么,他说他自己的安全受到了威胁,有人一直尾随他,跟踪他,想要害死他!

    他那么一说,把我们也给吓一跳,就问他有没有打电话报警,对方长什么样,是在我们k大校园里面,还是在外面遇到的,我们也通知保安加强巡逻,注意可疑人员,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学校,又不是全封闭管理,我们也很怕真有什么事情闹出来。

    他说他太害怕了,打电话说不清,我们就又帮他打电话联系了一下,那边一听就说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正派人过来当面了解情况,所以我们就把那个男生留在了保卫处办公室,等警察来了,我们也跟着听一听是怎么回事,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结果警察来了,问他具体是怎么回事,他讲起来前言不搭后语,别说警察没有听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当时两个干事,三个保安,也是谁都没听懂到底怎么回事。

    按我的理解给你们表达一下呢,就是他说有一个人,总跟踪他,贼眉鼠眼,对他充满了威胁,而且还神出鬼没,从头到尾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至于那个男的是谁呢?他不认识。为什么就觉得对方是想要跟踪他,想要害他呢?不知道,就是一种直觉!那个男的除了跟着他之外,还有没有做过什么别的?没有!

    你说这让人怎么去理解啊!来了解情况的警察跟他聊了好半天,找各种角度去问他,帮他回忆,但是他真的什么有意义的都说不出来,而且还越说越离谱,到后来还冒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内容,什么那个男的不是自己一个人,还有同伙,同伙还是一个女的,那个女的还穿着一个什么大裙子,总是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他周围,怎么甩也甩不掉。

    警察那天走的时候跟我们说,问我们学校里面有没有那种做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之类的,感觉徐文瑞可能更需要的是这种帮助。”

    “那你们认同这种观点么?有没有给他安排心理介入?”颜雪问。

    保卫处干事干笑,摇头:“我们倒是挺认同警察这个看法的,不过我们学校内部校医院倒是科室还算全,就是没有精神科,也没有心理医生,实在是没有办法安排。

    那天我观察了一下那小伙子,感觉脸色有些发白,眼睛底下那个黑眼圈啊,特别浓,一看就感觉是好久都没有休息好了,再一问呢,知道这是个大四的学生,我们就问他最近是不是面临毕业,涉及到求职还是考研的,压力太大了。

    他不爱听这种话,一问就情绪很暴躁,不过也承认,他自己确实是好长时间都没有睡好觉了,说一闭上眼睛睡着了,就会开始做恶梦,我们一看,觉得这男生的精神状态实在是不怎么稳定,一方面怕他身体出问题,另外一方面也是看他那么暴躁,怕他太神经质了,在学校里面万一哪天突然出了什么状况,不光自己出什么乱子,万一再伤到别人。

    所以我们就联系了一下学生处那边,让他们给批个假条,建议他回家去休息休息,如果家里条件允许的话,带着去医院看一看,不然总是那么休息不好的话,容易神经衰弱。

    我们都没好意思说他应该去看一看精神科,怕这么一说就又恼火了。你们是没看到那天他的那个样子,特别的暴躁易怒,只要没满足他的要求,跟警察也跳着脚嚷嚷,跟我们也是跳着脚嚷嚷,我们也真的是害怕刺激到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