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帝归来〕〔诸天演道〕〔灵魂冠冕〕〔神祖纪〕〔魔王不必被打倒〕〔秦烟陆时寒〕〔原来地球是个小千〕〔厉凌轩〕〔猎户农妻致富忙〕〔掉马后我A翻全世界〕〔九转霸神诀〕〔城主别闹了〕〔璃儿〕〔柳幕妍〕〔冰儿〕〔重生成渣男姑奶奶〕〔镇世天王〕〔龙王医婿〕〔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我的二十四诸天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三十二章 有点东西
    !

    “你当时也在那家店里?”颜雪诧异地问康戈。

    “是啊,我听你说得那么有气势,把那个男的呛得哑口无言,还给你鼓掌来着!”康戈很显然对那件事印象深刻,现在提起来仍旧饶有兴味,“那男的满嘴歪理,听得我手痒痒,就想着要是有一天我妹妹谈恋爱,遇到这么一个人的话”

    “那你肯定替你妹妹揍他?”颜雪顺着康戈的话做出判断。

    谁知康戈却摇摇头:“那倒未必,如果她受不了,对方气人太甚,那必须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过要是我妹妹自己就乐意接受那一套,我也只能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对自己妹妹充满了保护欲的哥哥呢!”颜雪因为这个答案而大跌眼镜。

    “她小的时候我肯定对她保护欲很强啊,毕竟爱护祖国的幼苗和花朵人人有责,对吧!不过她长大以后,是成年人了,那就得她自己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的权利,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不损害旁人的利益,谁都没有权利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谴责或者强迫对方改变。

    选择一种自己乐于接受的观念和生活方式,这没有任何问题,任何的生活模式都不是错的,真正的错误在于试图把自己认为对的那一套东西强加在别人身上,非要对方接受。

    所以如果她不喜欢过某一种生活,就算全世界人都觉得那很好,只要她本人不喜欢,那就不ok,我也一定会替她撑腰。

    反过来,她自己已经考虑清楚,选择了一种生活,其他人觉得那样是不对的,不合理,可以选择持保留意见,不看好不祝福,但至少我是不会去强行阻挠的。”

    “你这个思路听起来特别有一种大家风范!你这人别看平时嘴挺贫,思想上还是挺有些东西的!”颜雪听完之后,忍不住给康戈比了比大拇指。

    对她而言,如果身边都是像康戈这种观念的人,那自己的烦恼肯定会少了不止一大半。

    “瞧瞧!偏见了吧!凭什么我们爱说话的人就不能同样有深度呢?”康戈摇头咋舌,“敢情都记住了一句‘沉默是金’?那你怎么知道话痨不是钻石矿呢?”

    “对对对,你就是一个巨大的钻石矿!以后你的名字应该叫康钻石,不对,康宝藏!”颜雪被康戈一脸忿忿的样子逗得差一点笑出声来,“不过说真的,你那天看到我跟人吵架,调回来肯定也有人跟你说过我性子急,外号是什么,我这个人呢有的时候性子急,有的时候脾气上来了,也会有点冲,你不打怵?”

    “我为什么要打怵?我那天还给你鼓掌来着好吧?”康戈笑,“那天训人的气势确实挺足的,不过这不是亮点,亮点在于你发起火来还能做到说话有理有据,表达自己的立场的同时,也做到了充分克制,不犯低级错误,这我可是相当的欣赏呢!”

    颜雪微微张着嘴,看着康戈,有些傻眼。

    自己“风火轮”的绰号向来实至名归,过去身边的人,父母也好,夏青、宁书艺她们那几个闺蜜也罢,都很清楚自己的性格,所以给了自己很多理解和包容。

    可是欣赏康戈还真是第一个说出这两个字的人。

    “干嘛那么看着我?觉得我说的话很不可思议么?”康戈看颜雪的表情就猜到了她此刻的想法,他一边笑一边很不见外的伸手拍了拍颜雪的肩膀,“丫头,脾气这东西,天性使然,就跟我爱说话一样,都是憋不住的。

    我爱说话,但我不说乱嚼舌根的话,不恶语诋毁,不出口伤人。你脾气急,但你不轻易迁怒,不胡搅蛮缠,不无理取闹。既然这样,咱们有什么错啊?

    那天你的那个相亲对象,是典型的内心深处对自己极其不自信,为了掩饰这种心态,就千方百计的去打压让自己产生自卑感的对象,通过压制对方来找存在感。

    这样的人,就是我说那种把自己本来就不怎么对的观念强加给别人的人,这种人当然不能惯着,该让他碰壁就让他碰壁,该驳他面子就驳他面子,不尊重别人的人,也不用太拿他们当回事,这才是最公平的处事方法。”

    这一番话简直说到颜雪的心坎儿里去了,一直以来,她听得最多的话就是别人劝她性子别那么急,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脾气不要那么大,要温柔,即便是颜爸爸和颜妈妈,也不能免俗,只不过比其他人要说得少一些,包容多一些罢了。

    康戈还是头一个把她的急脾气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的人,这种不但包容而且理解的态度,让颜雪感到又惊又喜。

    “你这觉悟真的是了不得!”她长出一口气,“这回我好像不用担心没过几天又要换搭档的事儿了。”

    “你就尽管把心放到肚子里,除非你嫌我聒噪,跑去找董大队要求换人,否则的话我是不会有这种念头的。”康戈回答得也是十分干脆。

    两个人聊了过之后,又把第二天的事情制定了一下大概的计划,然后便在k大校园里转了转,稍微熟悉熟悉环境就驱车离开,把高阳从徐文瑞寝室里收拾出来的那些东西带回局里去,打电话把情况向徐文瑞父亲说了一下,徐文瑞父亲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和康戈、颜雪他们之前预想得差不多,徐文瑞父亲的确也不想这样的节骨眼儿把徐文瑞的东西取回家,生怕妻子睹物思人,情绪再出问题。

    短时间之内,又是儿子的突然离世,又是家里面爆发出来的矛盾,还要照顾因为悲痛和愤怒打击而病倒的家人,这个中年男人也着实是有些吃不消了。

    对于高阳的母亲,那位杨女士为什么这样一个节骨眼儿上,非要催促儿子去帮忙收拾东西送回来,徐文瑞父亲也并不是很理解,但他对此也没有做太多的评价,向康戈道了谢,表示等到徐文瑞的案子水落石出了之后,再到公安局来领回儿子的个人物品就好。

    至于徐文瑞个人物品当中的一些东西,他也表示自己可以做主,只要是警方认为对案件调查会有帮助的东西,都可以尽管去处置,家属方面没有意见。

    既然得到了徐文瑞父亲的同意,康戈和颜雪就简单的把那些个人物品进行了一下分类,暂时用不到的就暂存在刑警队里面,其余送到法医那边。

    折腾完这些,一天的工作才算结束,时间已经不早了,康戈把颜雪送到小区门口,两个人约好了第二天出发去k大的时间,康戈便开车离开了。

    进了小区没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颜雪扭头一看,是夏青和任娅娅两个人,手里还提着装了日用品的塑料袋,很显然是一起逛超市才回来。

    “你这是刚下班?”夏青看到颜雪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见怪不怪的把手里的袋子朝她递过去,“吃没吃饭呢?我刚买了面包,挺香的,你先垫垫肚子。”

    任娅娅也在一旁点点头:“我这边有花生露。”

    她们几个从工作以来,这样的生活早已经习以为常。

    “不用,我吃过饭了,跟康戈一边和被害人亲友了解情况,一边顺便就把饭吃了。”颜雪摆摆手,“吃得挺好的,你们不用惦记着。康戈那人,原本我以为他就是性格特别外向,爱说话,可能有点粗枝大叶,没想到心还挺细,安排事情挺周全的,最重要的是还比较包容人,看来我这次不用担心短时间内换搭档的事情了!”

    她顺便把康戈之前撞见过自己吃相亲饭的事情说给两个人听。

    “怪不得,他调回来前后,有一次在办公室里遇到你,好像挺惊讶,还咦了一声,过后我问他怎么了,他也没说,敢情是认出你来了。不过康戈包容人?”

    夏青听了颜雪的评价,感到有些诧异,因为自己男朋友纪渊和康戈的交情非同一般,所以她也因为这一层关系而和康戈比较熟悉:“他那人爱说话是真的,但是我可不觉得他的性格是多么具有包容性的,他就是表面上很随和罢了,实际上骨子里面冷静理智的很。纪渊说康戈就是态度随和,实际上他比谁都更有主意。

    他好像只不过是懒得浪费精力去跟别人争论,也不屑于随随便便和什么人闹红脸,旁人爱说什么说什么,爱做什么做什么,他都嘻嘻哈哈的顺着别人的话聊,但是落到行动上的时候就能看出来,根本一丁点儿也没有理会。”

    “我听说康戈是主动找董大队要和你搭档的。”任娅娅性子慢悠悠,说话总是不急不忙,却总能一下子就说到点子上去。

    她这么一说完,夏青的眼神和笑容里就多了一些戏谑。

    “去去去!你们俩少那我寻开心啊!有闲工夫的话呢,还是多关心关心宁宁吧!她这个‘警界王语嫣’听说最近被人抓着狂练体能,苦不堪言呐!”颜雪被她们俩逗得有点不自在,连忙转移话题。

    这个尝试还是很成功的,三个姑娘的话题迅速转移到了苦命的宁书艺身上,把原本的调侃暂时抛在了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