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从满级唐僧开〕〔桃源山村〕〔开局拜师三星洞〕〔江瑟瑟〕〔不败天王〕〔慕晚晚薄司寒名〕〔萌神斗罗〕〔开局签到九转玄功〕〔医妃撩人:开局就〕〔狂妻来袭:破产大〕〔暖婚甜妻:宠你无〕〔从山寨npc到大BOS〕〔娶一送二,厉总的〕〔我成了二周目BOSS〕〔诡村〕〔我真不想成为天灾〕〔漆黑之翼Variants〕〔我的爱情在奔跑〕〔团宠小作精重生成〕〔温柔的煞气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三十一章 奇葩
    ,罪恶不赦!

    面对颜雪的感叹,康戈笑得一脸灿烂:“那是!老猎手也斗不过好狐狸嘛!”

    “什么啊!明明应该是说老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颜雪哭笑不得地纠正他。

    “狐狸是食物链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环,猎手是不是持证上岗,是不是以正当目的去打猎,咱也不知道,所以这里面的正邪关系有待商榷!”康戈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的歪理,“而且你也说了,那是‘明明’应该说的版本,我是戈戈。”

    颜雪受不了地打了一个冷战,一脸受不了地瞪过去。

    康戈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忽然问颜雪:“对了,你之前不是说,高阳那种被父母拉着处处同别人做比较,拼胜负的经历,你也有过么?你是什么样的态度?跟高阳一样么?”

    “不一样啊。”看台周围没有人,又有夜色作为掩护,颜雪便毫无顾忌地翻了个白眼儿:“他们愿意拿我当假想敌是他们的是,我除了觉得有一群苍蝇总嗡嗡,很烦人之外,别的根本就没有在意过,不然光是我一个女孩子想要当刑警这一条,我都不可能扛得过他们嚼舌头!”

    这种反应还真不能怪她,如果说每个人的人生配置都不能处处完美的话,那她一定是把自己上辈子所有的积分都用来兑换其它选项,到了“亲戚”这一栏的时候,把积分都用光了。

    她自己脑子还算灵光,模样也可以,虽说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也算是衣食无忧,生活稳定。父母人更是温吞吞的好性格,心地善良脾气软,从小到大给了颜雪足够的关爱和自由。

    偏偏人善被人欺,就因为颜爸爸和颜妈妈面团儿一样的性格,什么事情都追求以和为贵,又重感情,结果就成了亲戚圈里的小白兔和唐僧肉。

    平日里有便宜的时候都跑来占,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事事处处要踩颜爸爸和颜妈妈一头,颜爸爸和颜妈妈顾念亲情,总是处处忍让,最后硬生生把家里原本只是活泼外向的女儿,给逼成了行走的小辣椒,忍无可忍地跳出来维护自己的父母。

    “以你的战斗力,我觉得一点点嚼舌头的破事儿,扛得住!”康戈倒是对颜雪很有信心。

    “你对我的战斗力很了解?”颜雪逗他,自己在队里面确实颇有“名号”,不过康戈是后来才调转回来的,两个人之前也只是泛泛的打过一点交道,没有真的接触过,按理说是不熟的,除非有人透露内部消息,“是不是夏青和你讲过我的什么事?”

    “这种事情哪需要从别人那里听说啊,我是亲眼所见的!”康戈伸出两根手指在自己的眼睛和颜雪之间来回比划了两下,“你还不知道吧?咱俩没认识之前我就见识过你的战斗力了!

    我记得当时是在一家饭店里,那个场面,看着好像是你在吃一顿相亲饭,话不投机,而且是有点太不投机了,所以你一气之下,给对方上了一课。我记得没错吧?”

    颜雪扶额,康戈说的这件事她还真有印象,因为这是她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吃的唯一一顿相亲饭,并且那一顿的相亲饭结果就和康戈方才说的一样,惹了一肚子气之后不欢而散。

    那个相亲对象是颜雪一个姑姑极力撮合的,颜雪本就不喜欢相亲,更不喜欢自己的那个姑姑,从小到大这个姑姑向来是苍蝇从身边飞过都得拔一片翅膀下来,不然就觉得亏了的主儿,所以她热情撮合的对象,根本就不可能是对颜雪最合适,只有可能是对她家有利。

    但是颜雪人在市可以找理由躲开,工作忙也是客观事实,所以倒也回避了一阵子,但颜爸爸颜妈妈却没有办法躲开姑姑的连反轰炸、软硬兼施,只能硬着头皮劝颜雪去应付一下了事。颜雪也知道父母的脾气是绝对受不了姑姑这种攻势的,也只好答应下来。

    本以为走一个过场,然后自己委婉的表达一下不合适的意思,大家客客气气、体体面面的道个别,从此这一页就翻过去,没想到不讨人喜欢的人介绍的相亲对象也同样不讨人喜欢。

    一见面颜雪才发现,姑姑在年龄上还打了个埋伏,对方比自己足足大了十岁,模样普普通通,这倒不是什么问题,最让人头疼的是这人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以及他的思维方式。

    明明自己工作普普通通,模样掉进人堆儿就找不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才情、技能,偏偏嘴巴还异常刻薄,根本不理会颜雪的疏离冷漠,姿态端得高高的。

    一开口就先祭出了“自古以来女性传统美德”这么一个硕大的话题,将女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和相夫教子的传统社会角色大为歌颂了一番,接着就是批评现如今女性的角色错位,当女人过分自视甚高,过分抬高地位,将会对小至家庭大至社会造成什么样的不稳定影响,女人无论在精力还是体力上,都远不如男性更具竞争优势,所以理应回归家庭云云。

    颜雪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要是按照她一贯的性格,面对这种奇葩早就起身拂袖而去了,但是毕竟姑姑把一把亲情的刀架在了自己父母的脖子上,她为了父母的耳根清净,还要力争一个“彼此不来电”的“双赢”局面,所以一边忍着心里面的腻烦一边捉摸着呆会儿要怎么回应。

    于是在相亲男终于阐述了自己的婚恋观之后,颜雪便也把自己的生活理念心平气和的向她作了说明,希望他在听完自己的择偶标准之后,意识到两个人有多么的不合适。

    没想到的是,对方是一个胜负心很重,并且还带着浓重大男子主义思想的人,在颜雪努力保持着耐心,说完自己的观点之后,便摇身一变,从“相亲对象”变成了“对方辩友”。

    相亲男义正言辞的对颜雪的“错误思想”进行了批评,这还不算,他又一二三四列举出了自己几位前女友是如何的贤良淑德,然而即便她们已经比颜雪好那么多了,仍然因为不够符合自己的要求,最终没有能够走下去。

    最后,相亲男说,要不是听介绍人说颜雪的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厚道人,家境殷实,并且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没有什么负担,光凭她是一名女警察,这么守不住家,这么粗鲁的工作,自己都根本不可能浪费时间出来吃这顿相亲饭。

    如果说前面的颜雪还能咬着牙硬忍,那么听了这句话之后,如果她还不爆发,那她可就真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在奇葩亲戚中间磨练出来的口才和脾气了。

    于是她一拍桌子,把唾沫横飞、慷慨陈词的相亲男直接吓了一大跳,瞪着眼睛看着颜雪,原本滔滔不绝的话一瞬间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在这瞬间的安静之后,相亲男就再也没能找到开口的机会,颜雪此前一直忍着,早就憋了一肚子的话,于是毫不留情劈头盖脸的将他训斥了一顿。

    她语气严厉,语速也快,说出来的话虽然不带一个脏字儿,也没有任何的人身攻击,但是却句句都直直地戳中相亲男的心窝,打击他原本傲慢的男性自尊心,直把他说得从面红耳赤到脸色发白,又到最后气得脸都胀成了紫红色。

    颜雪的声音不算特别大,但是饭店里面的空间就那么大,卡座与卡座之间也没有墙壁阻隔,甚至连个珠帘、屏风都没有,估计是早先相亲男喋喋不休的时候,左右邻桌的人就已经听得清清楚楚,并且对他的观点也是并不买账的,现在听颜雪义正言辞把相亲男说得哑口无言,旁边的一个卡座里面甚至传来了鼓掌声,还有憋着笑意的低声叫好。

    这样的反应让相亲男彻底恼羞成怒,瞪着颜雪咬牙切齿,言语中隐隐流露出了威胁之意,让颜雪最好对自己客气一点,不然大家都在市,真伤了和气对谁都不好,尤其是颜雪,作为一个女孩子,如果坏名声传出去,没了行情,可也怪不了别人。

    颜雪记得当时自己是呵呵一笑,也对那个相亲男说,他嘴巴这么贱,哪天被人打个鼻青脸肿,并且还是被女人打的,那估计在大男子主义的圈子里也一样要混不下去了。

    颜雪当然不会真的跑去动手揍这种奇葩,抛开纪律约束不谈,她也没有那个闲心,就像路上有一坨狗屎让你觉得恶心,你会嫌弃,然后捂着鼻子走开,却不会因为看不顺眼就拿根棍子去戳那一坨东西,毕竟那样只会给自己添恶心。

    只不过输人不输阵,遇到这么个奇葩,还被对方撂狠话威胁,如果不当场怼回去,那还真对不起她的这个小脾气。

    那一顿本来就不被期待的相亲饭最终以相亲男黑着脸拂袖而去收场,这个奇葩走得时候居然连aa都没有打算,颜雪里里外外浪费了一个来小时的时间,以及一顿饭钱,着实窝火了一阵子,所以后来姑姑打电话来声讨她相亲表现不好的时候,也是灰头土脸收场的。

    之后这件事就算彻底翻了篇儿,没有人再提起来过,并且因为颜雪的泼辣表现在亲戚圈里被姑姑大力渲染了一通,之后倒也因祸得福的换来了期望中的清静,再也没有人敢轻易的介绍相亲对象给她了。

    所以颜雪万万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插曲,居然会被康戈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