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黎俏商郁〕〔第一豪门周天〕〔周天李若雪〕〔周天李若诗〕〔周天〕〔至尊强婿〕〔至尊强婿〕〔最强狂婿〕〔无敌王婿〕〔最强狂婿〕〔无敌王婿〕〔武道医王吴东云汐〕〔妙手小医仙云汐吴〕〔影帝偏要住我家〕〔武道医王吴东云汐〕〔吴东周美珠〕〔无双仙帝〕〔中世纪的猎魔人〕〔银龙的黑科技〕〔周美珠吴东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三十章 仇恨来源
    ,罪恶不赦!

    “徐文瑞的实际情况,我觉得可能远远比不上他父母亲戚口中的那个样子,不过比许昊这种横竖看他不顺眼的人又能略好一些。”康戈分析道,“毕竟人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爱屋及乌,说脏话可以叫性格直爽,缺根筋可以叫本性纯良。

    但是如果反过来,看人不顺眼的时候,所有瑕疵都会被放大,喝汽水打嗝是粗鲁无比,笑起来露牙花子都算令人作呕。

    所以徐文瑞的人缘不至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也未必真像许昊说的那么差劲,从他室友就能看得出来,那两个室友对徐文瑞很明显是不喜欢的,但是也同样不愿意得罪他,追求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这种程度可远远谈不上什么仇恨可言啊。”

    颜雪也是一样的想法,都说做生意是无利不起早,有些时候作恶也是一样,除了一时冲动的激情杀人之外,不管是消除障碍,还是报仇雪恨,当一个人决定铤而走险的时候,因为这个举动能够换来的“得利”一定是值得冒那么大风险去尝试的,杀人害命的风险最大,那么相应的,对方从这件事里面能够或得到的也一定会比较多。

    单纯的看不顺眼,没有别的利益牵扯,做出许昊那样作弄人的举动倒是更加符合实际,发生的概率更高,而为此就犯下谋杀这种大罪,这就实在是有些罕见了。

    “徐文瑞这个人,现在给我的感觉是平时有些对自己包装过度,这样一来就会产生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他不够了解的人可能会觉得他吹牛的一些话是真的,还有一些对他比较了解的人,又容易把他真实的意思表达当成了吹牛皮。”细细梳理徐文瑞可能的仇恨来源时,颜雪首先就想到了之前匆匆见了一面的庄复凯,“你觉得徐文瑞真的没有办法保研么?”

    “说实话啊,我觉得不太容易。”康戈摇摇头,“你也挺辅导员说过了,徐文瑞的学习成绩别说是保研没有可能性,就连自己考也是没有什么希望的,而他平时所谓的突出表现,也就只是停留在了出一出风头,给自己骗几个小迷妹的水平上,还不足以称得上是什么才艺特长之类,让学校给自己开绿灯呢。

    那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要‘不走寻常路’,那可就难了,需要动用到的社会资源太多,他父母的工作状况和社会地位很显然是不足以提供这种助力的,他自己也同样没有这种能力,所以综上所述,这小子之前根本就是拿这个吹牛唬人的,而且之所以能想到撒这种谎来给自己贴金,要我说,十有八九是受到了庄复凯的启发。”

    “也就是说,他自己不满足于在学校里扮演什么风云人物,还透了庄复凯的学霸形象来包装自己,给自己贴金抹粉?”颜雪觉得康戈的这个猜测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也对,他爸妈在亲戚朋友圈子里一直都再给他塑造学霸的形象,如果不配合一下好像确实容易穿帮。”

    “所以说在徐文瑞的伪装背后,除了他自己的虚荣心之外,他的母亲绝对是起到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康戈无奈地摇摇头,“咱们现在对他的这个人物形象基本上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盲点了,接下来就是从他的角度去看看,徐文瑞的到底能惹到谁。”

    “前女友肯定算是一号啊!”颜雪立刻接话,这个答案是第一时间跳出来的,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分手分得不那么和平友好的前任们,总是显得格外动机十足,只不过对于这个前女友,颜雪也还有另外的疑惑,“这个叫做贝贝的女孩子,好像形象上和我的预期有出入。”

    “你是不是以为会是一个文艺女青年的范儿呢?”康戈一听颜雪这话就笑了,“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还觉得徐文瑞那种喜欢用才艺出风头的男生,应该也比较讨‘棉布长裙’们的喜欢吧,毕竟弹吉他唱歌什么的,挺有一种强烈的初恋味道。”

    “是啊,结果没想到听高阳的描述,对方分明就是一个洋娃娃似的女孩儿,走的是萝莉风格,跟什么黑长直的头发,白色棉布长裙,完全都不搭界!”颜雪摊手。

    康戈嘿嘿一笑:“别急着发愁啊,这不是中间还有一个千斤顶女生呢么!”

    “什么千斤顶女生?”颜雪有些疑惑,没明白康戈的意思。

    “就是这个贝贝和他分手之后,复合之前,那个短暂的恋情,许昊和咱们提过一嘴。”康戈提示她,“那个女生的存在感弱极了,感觉完全就是为了徐文瑞和贝贝分手和复合中间的这一段空窗期帮忙撑一撑而存在一样。”

    “被你这么一描述,我顿时就觉得这个女生有充分的理由恨徐文瑞了!”颜雪被康戈的比喻给逗得哭笑不得,“徐文瑞是因为慢性中毒,再加上段勇那倒霉的一碗掺了酒精的符水,直接来了一个大提速,一命呜呼,这么有计划有预谋秘密实施的谋杀,绝对需要有和徐文瑞打交道,并且接触到他个人物品的机会。

    徐文瑞平时回家的次数不多,除了这一次出事之前,每次回家逗留的时间也都不长,所以这么看来,反而是学校里面的人更有机会接近他,在他的个人物品上面做手脚。”

    “是啊,幸亏今天运气好,送许昊回学校的时候刚好遇到了高阳和徐文瑞的辅导员,不然还真是有点麻烦!谁能想到队里人先去徐文瑞家里面取证,这功夫高阳就被他妈给差遣过来帮徐文瑞收拾东西了呢!”康戈笑着冲颜雪挑眉,“这个长期生活在徐文瑞阴影下的发小,好像也具备比较充分的动机,能从徐文瑞的死上面获得到解脱啊!”

    “是啊,我还想着呢,回头和张法医他们确认一下徐文瑞之前中毒的程度大概需要积累多长时间,推算出来一个时间区间,然后确认高阳的行踪轨迹。”颜雪也是这么想的。

    “还有那个庄复凯也蛮有意思的,听他们寝室的那两个室友的说法,他和徐文瑞应该是没有什么交集的状态,一个醉心学业,一心想要保送研究生,一路把学问搞下去,另外一个成天学习上的事情不积极,其他文艺体育类的事情倒是比谁都上心,这样的两个人,别说是结怨了,就连碰面估计都难。

    那两个男生说起徐文瑞的时候,还有一种不屑,等到说起学霸庄复凯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一种陌生感,那就很有意思了,两个因为不同方面的原因导致比较忙碌,平时在寝室里活动的时间并不多的男生,怎么就至于结怨到了相看两相厌的程度呢?”

    “还真是的!”颜雪一拍巴掌,“你看许昊一听说徐文瑞出了事,帮咱们约庄复凯出来的时候那个状态,分明就是觉得他和庄复凯共同的厌恶对象死了,所以带着一种分享八卦的喜悦之情,这本身就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他们俩对徐文瑞的情绪是什么样的。

    更别说庄复凯的反应了,感觉他应该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嘴上还算克制,一听说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被找来之后就立刻抽身离开,这就足够说明他和徐文瑞的关系了——但凡没紧张到一定程度,没坏到一定程度,也不至于连留下来敷衍几句都做不到。

    那咱们明天是先从找那个贝贝开始,还是先从庄复凯开始?徐文瑞的其他社交圈子,通过这几个人也应该还能再帮我们拓展一下。”

    “我倒是跟你的观点不太一样,徐文瑞和贝贝两个人分分合合这件事是已经从高阳那里得到确认的了,也就是说这两个本身就纠缠比较深,什么悬念都没有,找到了估计也是要撇清一番,大概能够预想到。

    所以我反而对那个短暂出现过的前前女友有点好奇,毕竟这个人到底是和徐文瑞一样,就是空窗期闲着也是闲着,谈一段恋爱玩玩,合适就相处,不合适就散,还是说男方拿她当替补,她拿男方当真爱,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你说的倒是挺有道理,但是徐文瑞那一段恋爱谈得好像比较低调,要么就是特别短暂,许昊提到这件事,有些含含糊糊的,说不出什么具体信息,高阳那边的信息渠道更是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那让咱们从哪里找这个人呢?”颜雪有些犯难。

    “我有一个推荐的人选,你觉得庄复凯怎么样?”康戈笑得贼兮兮的。

    “他?为什么?”颜雪疑惑看他。

    “这个么,一方面看看他对于我们找他了解徐文瑞的情况是一种什么态度什么反应,可以判断他和徐文瑞之间到底是不是有过什么过结,另一方面呢,他要是真给咱们提供了什么关于那个女生的信息,方便咱们找人的同时,不也能看看他对徐文瑞的了解到底有多深么!”

    “最了解一个人的,有可能是他的朋友,也有可能是他的仇人!”颜雪恍然大悟,伸手朝康戈点了点,“你这个狡猾的老狐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