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赘神婿张玄林清〕〔张玄林清菡主角〕〔薄爷,你夫人又美〕〔入赘神婿〕〔我能无限刷属性点〕〔八零团宠锦鲤妻〕〔武术直播间〕〔地下王者归来〕〔寒门首辅〕〔超级宗门系统〕〔生存在轮回世界〕〔最佳好莱坞〕〔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女神的上门豪婿〕〔巅峰赘婿〕〔林战秦柔〕〔不败军王〕〔豪门战神林战〕〔豪门战神〕〔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二十九章 绣花枕头
    ,罪恶不赦!

    颜雪点头,和康戈一起找到了附近的那个运动场,运动场里面有不少夜跑的学生,两个人穿过柔软的塑胶场地,爬上看台,一直走到最顶上,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来。

    运动场周围并没有非常强的照明,下面的操场上还算热闹,看台上就清静太多了,除了两侧的角落里有谈恋爱的小情侣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人了。

    因为光线昏暗,从看台顶部抬起头,就能看到平日里时常被忽略的点点星河。

    “你今天对高阳的处境好像还挺理解的。”两个人并肩坐在看台盯上,这里能够俯瞰到大半个k大校园,康戈一边眺望着远处,一边对颜雪说。

    颜雪撇撇嘴,凡是涉及到她家里的那些糟心亲戚,都会让她生出一种半是头疼半是肝火上涌的反应:“是啊,我就莫名其妙的被我的一个远方亲戚当成了假想敌,明明是一点都不沾边的关系,偏要去比较个高低。

    我有什么可喜可贺一点的事情,人家一定要说点泼冷水的话出来扫兴。反过来,如果是我这边有什么不太顺利的事情,那边就说风凉话。我是懒得理,但是从小到大就一直这么过来的,那个亲戚家的孩子对我总是有一种莫宁奇妙的敌意。

    我太知道那种无语的感受,所以高阳一说我就明白。你过去有没有遇到过那样的事情?”

    “或多或少的估计都遇到过吧。”康戈回答得云淡风轻,“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毕竟想要被人当成假想敌,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自身要足够优秀嘛!”

    颜雪被他的观点给逗笑了:“说真的,这种亲戚之间莫名其妙的假想敌行为,我一直觉得相当头痛,烦不胜烦,没想到你居然心态这么乐观!这方面我真的要向你好好学习才行!”

    “唉,倒也不是非得学我,好心态都是逼出来的,凡是特别脆弱的小心灵,那都是没经历过风雨的,反而那些看起来无坚不摧的,才经历过千锤百炼呢。”康戈摆摆手。

    颜雪抿着嘴,把刚刚冒出来的好奇强行压了回去,她觉得康戈实际上的性格,很有可能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乐天,那么没心没肺,在他散仙一般的表象背后,还隐藏着一些比较深刻的东西。

    如果按照他自己方才的说法,无坚不摧的心灵是经过了千锤百炼,那他这种时不时流露出些许深刻的轻松随性,是不是也同样因为经历过一些什么样的锤炼才形成的呢?

    颜雪只是在心里面默默猜测了一下,并没有真的开口去问,一来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自然是案子,二来以她现在和康戈的交情来说,打听这种事情很显然是交浅言深了。

    从小到大,颜雪自认为受够了其他人缺少边界感,不尊重别人的私人空间的苦头,所以自己就在这方面尤其注意,即便不是出于自私的目的,也尽量让自己不要给他人造成困扰。

    “这个徐文瑞,随便找不同的人了解一下,就有不一样的收获,现在他在我心里面的形象,已经和最初他母亲描述出来的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了。”她很有分寸地把好奇压下心底,继续和康戈谈论起他们工作上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人都是具有多面性的,面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表现,但是这徐文瑞的反差实在是有点大,有点道貌岸然的感觉。”

    “嗯,说是道貌岸然,我觉得好像都有点高看他了似的。”康戈和颜雪的看法大同小异,“你对他的评价还是比较客气的,要我说,这人就是个绣花枕头,徒有一个堂皇的外表,唬一唬对他盲目欣赏的人,或者打交道的次数和深入程度不足以识破伪装的人,内里就是一肚子稻草罢了,接触多一点就可以轻轻松松看破这一点。”

    颜雪忙不迭点头,康戈说得不客气,但是却不失客观。

    从眼下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徐文瑞最热衷于一些可以“一战成名”,不需要十年寒窗无人问,只需要一朝花孔雀一样光鲜亮丽的抖着翎毛开屏亮相,就可以收获不少掌声和赞许的事情,一些天赋的影响大过努力的事情,比如弹吉他唱歌,比如非比赛场上的打篮球耍帅。

    凭借着天生就比较出色的外貌和声音优势,他在这些方面可以说是事半功倍,辅导员也好,那些对他有好感的女生也罢,并没有实打实的去和徐文瑞朝夕相处,所以对他的评价自然会比较不错。

    徐文瑞的母亲就不一样了,她就是康戈说的盲目欣赏那一类。

    有趣的是,颜雪在听高阳讲了两家人特殊的交情之后,对于徐文瑞母亲的“盲目欣赏”又有了不太一样的看法。

    这位母亲对自己儿子的欣赏,或许并不是至始至终都那么盲目。

    这一点从徐文瑞考上k大之后,家里面兴奋到大摆宴席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徐文瑞母亲真的觉得自己儿子如同她之前的形容那样完美和优秀,考上k大完全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毫无惊喜可言,甚至搞不好还会有一点点的不如意。

    但徐文瑞母亲并不是这样,她的反应是欣喜若狂,仿佛中了头奖一样,这说明在那个时间节点上,她对于自己儿子的实际水平还是有一定程度认识的。

    然而,基于她和高阳母亲杨阿姨之间经年累月形成的特殊友谊,在择偶、工作,甚至包括了家境等等多方面较量始终都被对方踩在脚下无力翻身的时候,徐文瑞突如其来的高考捷报,配合上高阳不尽人意的录取学校,这无疑是一次反败为胜。

    这样被压抑了许多年之后的“反杀得分”让徐文瑞母亲尝到了胜利果实的滋味,并且徐文瑞在学校里面出的风头,还有他或者旁人添油加醋加工出来的种种优秀,完全是乘胜追击,彻底翻盘的成就感。

    于是徐文瑞母亲自然而然就在这样的胜利喜悦当中,抛弃了原本就所剩无几的客观,对自己宠大的儿子愈发盲目欣赏和放任起来。

    至于为什么明明其他方面都比不过高阳母亲,偏偏徐文瑞高考旗开得胜,入读k大之后,徐文瑞母亲和高阳母亲之间的胜败势头就彻底反转,颜雪也并不觉得纳闷。

    都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思维共性,这还真是一种客观现实,哪怕眼下标榜张扬个性,纷纷要做“不一样的烟火”的年轻人也仍旧有着许多显而易见的共同点,老一辈就更加无法避免。

    有一句老话叫做“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许多老一辈都是抱着这样的一种观念,在自己处处不如意的时候,把翻盘的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的。

    徐文瑞家很显然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在徐文瑞母亲和高阳母亲眼中,孩子成年之后,家里的经济条件也好,丈夫的工作表现也罢,就都不如孩子人中龙凤、飞黄腾达来得重要了。

    徐文瑞母亲在闺蜜前面压抑了许多年,一朝靠儿子翻盘成功,胜利果实的甜美滋味便很容易就会让她昏了头,为了巩固住这种来之不易的扬眉吐气,即便是自我催眠,她也一定会选择把这种优势维持下去,不让儿子掉下神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