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孟伯昭〕〔大荒河图〕〔都市之战神回归〕〔沈星月〕〔明天子〕〔五零之穿成极品他〕〔你赐我的凉薄时光〕〔我的昨日恋歌〕〔满级大佬穿越后被〕〔九零悍媳巧当家〕〔林夕钱家〕〔威震八方〕〔若能情深共白头〕〔秦城的逆袭人生〕〔大宋最狠暴君〕〔武神纪元〕〔我第二人格是大佬〕〔罪恶不赦〕〔古神的诡异游戏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二十六章 真心人
    ,罪恶不赦!

    听着高阳的讲述,似乎徐文瑞家里面对徐文瑞平日里的学习水平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掌握,至少他们很清楚的感到了考上k大是一种意外惊喜。

    “所以事实上,徐文瑞的家里人一直在标榜他品学兼优,多才多艺之类的,其实更多的是一种在外人,尤其是在你父母面前的虚荣心作祟喽?”颜雪问。

    “那倒也不全是。”高阳没有全盘否认颜雪说的这种倾向,“徐文瑞他妈跟我妈完全是两个极端,我妈是一直觉得我们家三口人的智商,都被她一个人占了一大半,我和我爸一个赛一个的榆木脑袋,全都不开窍的那种。

    徐文瑞他妈是觉得他们全家谁都没有徐文瑞聪明,徐文瑞过去学习成绩普普通通,他妈觉得那是徐文瑞太聪明了,所以不够用功,只要他用功起来,绝对立刻就能提升上去。

    后来高考的时候不是考上了k大么,他妈就更觉得自己的观点是对的,对徐文瑞就更有信心了,换成是我,要是把那么多时间精力都用在那些闲事上头,我妈早就劈头盖脸骂我了,哪会觉得那是什么优秀的表现啊,还到处跟人说。”

    高阳的表情透着一种无奈,无奈之中又似乎夹杂着几分羡慕。

    “也就是说,徐文瑞的父母对于徐文瑞上大学之前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出众这件事心理清楚,但是徐文瑞上大学之后的学习状况是个什么样的,他父母也并不了解,并不是存心在我们面前美化自己的孩子?”颜雪通过高阳之前的表述,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我觉得是这样的,本身徐文瑞他妈就比较注重那些听起来特别风光有面子的事情,再加上徐文瑞离开家住校之后,回家说的也十句里面好不出两句真话,全都注过水,不光他爸妈都觉得自己孩子既然能考上k大,学习那就肯定错不了,就连我们也都以为他真的是奖学金、保研全都手到擒来,今天听他辅导员那么一说,我也挺吃惊的。”

    康戈在一旁听颜雪和高阳聊着,同时也在打量着高阳。

    和满柜子潮牌的徐文瑞不一样,高阳不光是相貌上没有徐文瑞那么出挑,穿着上也是和他这个人一样,丢进人群里面就再也找不到了似的。

    现下生活条件好了,又是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爱打扮爱漂亮再也不是姑娘们的特质,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正是追求个潮流,想要拾掇拾掇自己的时候,别说是寻常的衣着搭配、染发烫头,就算是粉底、描眉这些,眼下对于时尚潮男来说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反观高阳,一头略有一点凌乱的偏分头,杂草丛生的原生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季节而导致干裂的嘴唇,再加上那一套随便换给哪个五六十岁的大叔也不显乍眼的冲锋衣,他在外貌方面已经不是潮与不潮的问题,而是老气横秋,并且格外朴素。

    偏偏从他自己之前的描述当中来看,似乎他的家庭条件应该是优于徐文瑞的,而这从那天两家人一起出现在公安局的时候身上的穿着打扮也能够分辨出来。

    “徐文瑞的父母是因为儿子长大了,有出息风光了,所以对他比较偏宠,还是一直都这样?”康戈等高阳和颜雪聊过了徐文瑞的学习情况这些之后,开口问他。

    “这个我倒是还真清楚,”高阳作为徐文瑞的发小,虽然说两个人的关系有些微妙,但对于徐文瑞家里的情况倒是格外了解,“听我妈说,徐文瑞的爸爸是他们家的三代单传,徐文瑞他妈呢,好像从小家里头就重男轻女,所以他妈骨子里也觉得男孩儿好,得生儿子才行。

    所以后来徐文瑞出生的时候,他们家是老老少少,从上到下,都特别开心,就跟中了几百万的大彩票了一样,所以从小徐文瑞就是他们家的宝贝疙瘩,全家老少轮着宠。

    我记得上初中那会儿吧,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来的风气,学校里忽然学生之间就攀比起了一个牌子的衣服,谁要是穿那个牌子的衣服,别人就都觉得他不光时髦,而且家里也有钱。

    我记得那个牌子一件t恤就要一千多块钱,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好看的,别的衣服就更贵了,我同学也有穿的,还有人为了虚荣,跑去买仿品。

    我那会儿是想都不敢想,我敢攀比这种东西,我妈肯定扒了我的皮,结果那年春节我遇到徐文瑞,他穿了一件那个牌子的棉衣,我妈后来听我说那是个潮牌,还跑去跟徐文瑞他妈打听,听说那个衣服三千多块钱,徐文瑞他妈一个月工资也就只有三千多。”

    “初中的时候能舍得给孩子花自己一个月工资去赶时髦,这确实够宠孩子的!”康戈点头。

    “是啊,我妈也觉得徐文瑞他妈有点过了,她倒是不在乎徐文瑞家里惯不惯孩子,主要还是觉得徐文瑞他家明明没有什么钱,还把孩子打扮得好像富二代一样,就很不爽。

    后来徐文瑞跟我说,他妈觉得花三千多买棉衣比花一千多买t恤划算多了,夏天那么热,t恤要是连续穿两三天不洗,那都不是好不好看的事儿,肯定都臭了。

    冬天的棉衣就不一样了,只要别弄得特别脏,就可以每天穿,一只穿。夏天连着两三天不换t恤别人会笑话这人不讲卫生,冬天一两个月不换棉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样一来,那件棉衣就会一直穿一直穿,什么时候谁看到徐文瑞,都会知道他有那么一件名牌棉衣,都会觉得他家里头条件还挺不错的,能让孩子穿得起那个牌子。”

    “徐文瑞的妈妈心眼儿还挺多的!”颜雪感到惊讶,没想到给孩子买件名牌衣服而已,居然硬是被徐文瑞母亲给搞出了一种兵法的味道。

    “也没什么心眼儿不心眼儿的吧,主要还是因为买那件衣服太贵了,有点超出他们的承受能力,所以就得考虑一下怎么样比较划算。”高阳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所以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就真的挺好玩儿的。”康戈咧嘴一笑,调侃了一句,“有肉吃的生怕别人抢,还得埋在碗底下偷着吃。没有肉吃的呢,生怕别人觉得自己吃不起,门边挂一条肉皮,出门前抹抹嘴,油光锃亮地出门去,好让全世界人都以为他刚吃了肉。”

    说完,他打量着高阳笑道:“你就是那种有肉埋在碗里吃的人吧?我看那天在公安局,你爸妈的穿着打扮,你家里的条件应该确实比徐文瑞好得多,但是你看起来可比他低调。”

    他用的是一种称赞的语气,但是高阳却丝毫没有被人称赞的喜悦,而是表情有些复杂的沉默了一会儿,情绪不高地表示:“不是我想低调,是我妈跟我说,她和我爸不管赚多少钱,那都是他们以后养老的保障,什么时候他们死了,剩下多少,那才是我的,在那之前我得靠自己,尤其现在大学马上毕业,以后能混成什么样子全凭自己折腾,她是不会贴补我的。”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康戈看出高阳情绪的失落,端起旁边的茶壶,给高阳的茶杯重新倒满,“你们这也都二十多岁了,照理说死者为大,我不应该这么讲,但是到了找对象的年纪,以后也都面临着成家,女孩子来讲,肯定还是更注重自身能力,谁也不可能愿意找一个老大不小还得考父母勒紧裤腰带贴补的男朋友、老公,对吧?

    不过话说回来,徐文瑞的异性缘好像挺不错的样子,你对他这方面的事情了解多少?我们可是听说k大里头好多女生都喜欢他,他本人也属于帅哥那一挂的。

    这样,咱们就关起门来哪说哪了,你给我们透露透露,他感情方面是一个什么样的做派?感情生活复杂不复杂?我们现在需要确定一个调查方向,死者的私生活情况也很重要。”

    “不不不!”高阳忙不迭的摆摆手,同时还辅以摇头的动作,似乎想要让自己对康戈那个推测的不认同表达到最明显的程度,“徐文瑞的感情生活不复杂,他也不是你们以为的那种花心渣男,说了你们可能不信,徐文瑞的异性缘,其实就是虚假繁荣而已。”

    “异性缘还有虚假繁荣?”颜雪觉得这个说法听起来蛮新鲜的。

    “嗯,就是喜欢他的人,都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喜欢,因为他比较出风头,所以显得受欢迎,但是实际上能实质深入交往的很少,因为……因为……他这人很抠门儿,对钱比较斤斤计较,就算是谈恋爱,也不想多承担,所以不会轻易和女生谈恋爱。”

    “那他有谈过恋爱吧?我们好想听说他是有谈过的。”康戈问得很含糊。

    高阳回答得倒是很清楚:“谈过的,他谈过一个女朋友,带回家来见过家长,不过他爸妈好像不太喜欢那个女生,徐文瑞不高兴,说自己非她不娶,就认准了这个女生了,还因为这个跟家里头冷战了好一段时间,最后他爸妈实在是没办法,就不说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