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薛昊天柳慕晴〕〔诸天大道图〕〔陈华〕〔天下狂医张铭〕〔演员没有假期〕〔神秘复苏〕〔张铭林晚星〕〔我沉睡了一千年〕〔温柔的煞气〕〔古神的诡异游戏〕〔爹地,大佬妈咪掉〕〔我掌控了灵气复苏〕〔林风重生1998深圳〕〔林风神级投资〕〔踏天神王〕〔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桃源山村〕〔我在大唐有后台〕〔从红楼开始拯救名〕〔公寓的非正常打开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罪恶不赦 第十四章 玩过火
    ,罪恶不赦!

    装鬼吓人?

    徐文瑞生前因为频繁噩梦,声称自己见到了“女鬼”,因此才被奶奶带去找了段勇那个神棍,喝下了掺有酒精的“符水”,引发了死亡结果的发生。

    那么这样一来,之前被同学装鬼作弄这件事,和后来徐文瑞的种种反常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关联呢?事先没想到许昊所谓的玩笑竟然是这样的,颜雪下意识在心里做了联想。

    “哟!现在你们都玩儿的这么复古了么?”康戈一听就乐了,“我上一次装鬼吓唬人,还是十五岁那年呢,当时我妹五岁,吓唬完她之后,我被我妈打得差点没了半条命。”

    他这么一说,原本有些忐忑的许昊也顿时就笑了出来:“哥,你这挨打可就真有点活该了!你都十五了,怎么还无聊到跑去吓唬自己家的妹妹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大四,二十出头了吧?不也无聊到装鬼吓唬同学么!”康戈摊手。

    “哎呀,不一样嘛,我二十出头,徐文瑞比我还大几个月呢,我吓唬他也算是公平。”许昊被康戈这么一打岔,也好像忘记了自己先前的顾虑似的,很自然地就和他聊了起来,“我那不就是平时看他那虚伪的样子不太顺眼,所以凑巧听说他那段时间一惊一乍的,神神叨叨,把他同寝室其他三个人都烦的够呛,所以就和他开个玩笑么!

    我事先也没有料到他居然真的会那么害怕,就是觉得正常人肯定是吓一跳,可能有点翻脸,有点不高兴,反正我也不是很在乎他高兴不高兴,对吧!结果没想到好像是有点玩脱了,这家伙的胆子居然就那么小!搞不好还没你妹妹五岁勇敢呢!

    过后我也觉得这是我有错在先,就算是我看不上他,那错了就是错了,我还找他,想说给他道个歉什么的,结果他一看到我就发了疯一样的又吵又嚷,还躲躲闪闪的,然后就推开我冲出去,听说连寝室都没再回。”

    “反应这么大?”颜雪听着有些惊讶。

    她读大学的时候,因为学校性质的缘故,所以始终处于一个男生数量严重超过女生的环境当中,互相捉弄的恶作剧也不是没见过,只是一般都是笑骂上几句就算了,真遇到行为过分了,惹人生气,也是发生口角,甚至碍于学校纪律约束而在动手的边缘跃跃欲试。

    但是被作弄一方又吵又嚷,还躲躲闪闪,吓得不敢回寝室,这种反应还真没见过。

    “是啊,就特别怪异对不对?!”许昊一拍大腿,颜雪的反应让他觉得找到了知音一样,“所以真不能怪我狭隘啊,他反应那么大,吼我吼得好像我要杀了他似的,后来又听说一直没来学校,我都做好心理准备了,等着他忽然联系我,讹我一把呢!

    要不怎么正好我在他们寝室,楼下阿姨打电话说是他姐姐和姐夫来送东西,让下去个人帮忙拿一下,我就赶紧自告奋勇的下来了,本来是想谈一谈他家里人的口风,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你们这也是假冒的!”

    说着,他还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

    “被你说的我都有点好奇了!”康戈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许昊的神色,一边冲他扬了扬下巴,“来吧,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你是怎么吓唬他的?”

    “其实也没什么,真的,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是用了一个特别老套的桥段,要是换一个脑子正常一点的人,胆子稍微大一点的,搞不好我那天得当场挨揍。”

    许昊说起自己的恶作剧,倒是没有显得多么得意,更多的似乎是一种无奈,还有一些莫名其妙:“你们以前有没有听过一个鬼故事,挺老的了,就是上厕所的时候,忽然从隔壁隔间里伸过来一双老太太的手,拿着一红一绿两张厕纸让你选的那个故事!听过吧?

    我们学校的宿舍,是每个寝室单独的洗漱间和阳台,但是卫生间是公共的,正巧前阵子厕所里面的灯还坏了,里间黑的,全靠外间那点亮。

    我一看机会来了,就在外面买了一副假指甲,塑料片儿的那种,红彤彤的,后面有双面胶还是什么玩意儿的,反正按一按就能暂时黏在自己指甲上。

    徐文瑞一般都喜欢晚上别人都回寝室睡觉了之后,自己去上厕所,我就在寝室等着,时间差不多,听到他又去厕所了,我就跑去,进他隔壁的隔间,拿假指甲挠那个隔板,他在那边跟我嚷嚷,问是谁,让别闹。

    我就把手从隔板底下伸过去了,手上我还特意抹得白花花的,就是那个假指甲太长了,实在是不方便,我手里头的卫生纸都差一点捏不住。”

    “你不会真弄了一张绿手纸一张红手纸吧?”康戈有些恶趣味的问。

    “那倒是没有,不是我不想,主要是确实弄不到!”许昊不无遗憾地说,看得出来,对于自己恶作剧吓唬徐文瑞这件事,他是并不怎么后悔的,“后来一想,黑灯瞎火的,反正也看不清,我话说到位就行了,就是个恶作剧,又不是拍电影,哪用得着那么复杂的道具!”

    “后来怎么样了呢?”颜雪问。

    “后来我就捏着嗓子问他,你要红手纸,还是绿手纸?他那边没动静,我还以为他不害怕呢,挺失望的,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他有什么反应,我就回寝室去了。

    结果……结果后来有别人去厕所的时候听到有人哭的声音,还被吓一大跳,然后发现是他缩在那个隔间里,抱着头哆哆嗦嗦的哭,看有人来了还说有鬼,之后被人给送回寝室去。

    第二天我听说了之后,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大,居然吓成那样,也觉得可能是有点玩过头了,就过去跟他道个歉,他就急了,发了疯一样的推搡我,说我要害他,前言不搭后语,感觉精神都有点不太正常了似的,然后就跑了。”

    许昊描述当中徐文瑞的反应确实是有些异于常人,不过颜雪最关注的还是许昊话里面无意中提到的一个细节:“你去道歉,说是你恶作剧作弄徐文瑞,结果徐文瑞说你要害他?”

    “对啊,他说我要害他,什么鬼啊什么的。我本来是真心诚意想道歉的,但是他那么一说,我就有点不太高兴了,我承认自己恶作剧耍他是不对,但是也不能给我扣什么害人的大帽子吧!所以我就说我怎么就害他了!我还能真招鬼来抓他啊!

    结果他一听我这话,又崩溃了,把我一把给推开,一个人闷头跑了,跑得那叫一个快,我们在后头喊他,他都没有搭理我们,头也没回一下,当时我以为他是找辅导员告状去了,不过看样子他没有去找过辅导员。”许昊有点委屈,又有点莫名其妙地说。

    “你们?”

    “对啊,我不是说了么,我跟他同寝的人关系好,就因为这个所以有事没事的会去他们寝室转悠转悠!我过去道歉也是他劝我的,要不然的话,我本来是想就那么算了的。”

    “你这个同学叫什么名字啊?他和徐文瑞的关系怎么样?都是一个寝室住着的,应该挺熟悉,比较了解徐文瑞吧?”颜雪语气很随意地问。

    “哈哈哈哈,那你可就猜错了!庄复凯要是没什么事儿,都不怎么和徐文瑞说话!问他跟问我也没什么实质上的区别!”许昊就好像听到颜雪说了一个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也觉得有点不妥,“那你们要是真想跟他打听打听,那我就帮你找他出来,不过我还是那个观点啊,他平时也不怎么搭理徐文瑞,所以问出来的几率不大。”

    “要是不那么麻烦的话,你就把他约出来吧。”颜雪一听有门儿,赶忙顺势提出请求。

    “那行吧,”许昊点了点头,起身准备到外面打电话,一边往外挪一边还嘟囔着,“我可不能一上来就告诉他是叫他出来问徐文瑞的事儿,要不他一准儿不乐意出来!”

    “我说,你这样行么?回头你哥们儿还不得和你翻脸?”康戈在一旁无比体贴的提醒他。

    “嗨!没事儿!庄复凯那人脾气好得很!要是泥人儿有三分土性,那他就只有一分半!”许昊全不在意,“大不了回头我请他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