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第235章 权谋世
    www..,最快更新坤宁 !

    第235章 权谋世

    谢危喉结微微滚了滚, 声音略有喑哑, 向她伸手:“来。”

    姜雪宁被他拉了起来。

    他一手搂了她的腰, 将她圈在了自己怀里, 却没有多做什么, 只是坐在窗下, 这样简单地抱住她, 又似要用这样克制的动作,压抑住内心某一种冲涌地仿佛要溢出的情绪。

    她的脸贴在他胸膛。

    能听见里面有力跃动的心跳。

    前段时间陷落天教的时候,他们更亲密的事情做了不知多少, 可并不包括这般的相拥。只因那似乎是比亲密更亲密的事,而谢居安从来不敢跨越这道界线。

    直到此时此刻。

    姜雪宁原是不习惯与人靠得这般近,有这般亲密的姿态, 只是谢居安拥住她的动作是如此小心翼翼, 甚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她到底没有抗拒。

    过得片刻,便也慢慢放松下来。

    谢危说:“你是我的。”

    姜雪宁抿唇不言。

    谢危注视着她, 考虑半晌, 笑:“那我是你的。”

    姜雪宁听了, 只觉这人荒唐又幼稚, 可心里知道与他辩驳这些不会有结果,说不准还要把自己绕进去, 索性不搭理, 唇边勾一抹笑, 便把眼睛慢慢闭上。

    谢危便当她是默认了。

    他看向窗外,春日的花树都在清风与天光之间摇曳轻晃, 可往日他从没有一回觉得它们充满了这般焕然的生气,原来每一花每一叶都不相同,便如时光静默流淌,每一刻都使他真切地感知自己平平凡凡地活在红尘俗世之间。

    过了许久,他才说:“我便当你是答应了,往后不能反悔,不能不要我。”

    姜雪宁静静伏在他臂弯。

    谢危久不闻她回答,低下头来看,才发现这小骗子竟然睡着了,怔了一怔,不由失笑。然而目光流转时,却看见她眼睑下那一点淡淡的惫色。

    她这两日,究竟是想了多少,熬了多久,才终于走进这间屋子,对他说出方才那话?

    他竟觉得心里堵着。

    万千情绪都积压到了一起,然而又难以寻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想要用力地将她拥得更紧,甚至揉碎了捏进自己骨血,可又怕稍一用力便将她吵醒。

    臂膀间有千钧力。

    落到她身上时,却只那样克制而隐忍的一点。

    谢危终究是没有忍住,眉睫轻轻一颤,伏首轻轻吻在她眉梢。

    没有浑浊紧绷的欲求。

    只有满满浓烈的炽情。

    两人的身影在窗下交叠,细碎的天光散落在她发间,柔软的青丝则铺在他垂落的袖袍,氤氲着的像是暴风雨后平静柔和的虹光,仿佛相互依偎着,有一种难言的温情脉脉。

    吕显来的时候,庭院里安安静静。

    剑书守在外面。

    吕显看向那掩着的房门,蹙了眉问:“说好的未时末,我在那边等半天了,你们先生怎么没来?”

    剑书低低道:“宁二姑娘在里面。”

    吕显便不说话了。

    但此处安静,房门虽闭着,谢危也能听见他的声音。此刻便动作极轻地将姜雪宁放了下来,将一只软枕垫在她脑袋底下,又将那置着的方几撤到一旁。虽是春末,可也怕这般睡着染上风寒,于是拉过罗汉床另一侧的薄被,一点一点轻轻替她盖上,然后仔细地掖好被角。

    她睡梦中的容颜,真是好看极了。

    谢危立在床畔,凝视她娇艳的唇瓣,忽然想起儿时侯府庆余堂外那掩映在翠绿叶片下红玉似的樱桃,于是又没忍住,俯身亲吻。

    从房内出来时,他没说话,只返身缓缓将房门拉拢,对一旁小宝道:“照看着,别让人吵着她。”

    小宝轻声道:“是。”

    吕显一听,也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同谢危一路走出了庭院,离得远了,才道:“按你的意思,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谢危披上了一件鹤氅。

    从庭院里走出来时,方才的深静温和早已风吹云散一般消失了个干净,眼帘一搭,冷淡得很:“没弄死吧?”

    吕显道:“自尽了三个,骨头硬。”

    谢危闻言,墨画似的长眉都没多动一下,只道:“没死干净就好,我还有些用处。”

    天教既是江湖中的教派,自然不免常有争斗,无论是对付教外的人还是教内的人,都得有个地方。可朝廷禁私刑,也不敢明目张胆,所以都设成了地牢。

    阴暗逼仄,湿冷压抑。

    谢危到时,脚下的地面已经被水冲过了一遍,干干净净,若非空气里还浮动着隐隐的血腥味,墙角某些凹陷处尚有淡色的血痕,只怕谁也瞧不出在过去的两天中,这座地牢里上演过怎样残忍的场面。

    早先万休子身边那些天教的舵主、堂主,有一个算一个,全部用铁链吊在墙上,淋漓的鲜血还在时不时往下滴。

    许多人已奄奄一息。

    也有人尚存几分力气,听见脚步声时抬起头,看见谢危,便目眦欲裂地叫喊起来:“狗贼!度钧狗贼!有本事便把你爷爷放下来堂堂正正地较量个高下!”

    边上一名兵士几乎立刻狠狠一条铁鞭抽了上去,在那人已没有几块好皮的身上又留下一道血痕,鞭梢甚至卷起扫到了他眼角,看上去越发狰狞可怖。

    谢危停步转眸,倒没辨认出此人来,问剑书:“他谁?”

    剑书看一眼,道:“是鲁泰。”

    谢危凝视他片刻,想这人不必留,便淡淡吩咐一句:“手脚砍了,扔去喂狗。”

    他继续往前走。

    没一会儿后面便传来可怖的惨叫声。

    地牢内的血腥气仿佛又浓重几分。

    最里的牢房里,万休子听见那回荡的凄惨叫声,几乎忍不住牙关战栗,被铁链锁在墙上的他也没多少动弹的空间。

    可身上却没多少伤痕。

    这些日来他是地牢里唯一一个没有遭受刑罚的人,然而他并不因此感到庆幸,反而自心底生出更深更厉的恐惧,一日一日来听着那些人受刑的声音,几乎是架在油锅上,备受煎熬,睡都睡不下,只害怕着哪一日就轮到自己。

    他知道,这是故意折磨他。

    外头来的脚步声渐渐近了。

    他身上的颤抖也就越发剧烈,连带着锁住他的铁链都发出轻微的碰撞声,一双已经有些浑浊老迈的眼死死地盯着过道的右侧。

    谢危终于是来了。

    不再是那个穿着太子衣袍、虚虚七岁的孩童,二十余年过去,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潜伏在天教的魔鬼,终于悄无声息地将那一柄屠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这一瞬间,万休子甚至是愤怒的。

    他紧紧地握住铁链,朝着前面冲撞,恶狠狠地瞪着眼睛,仿佛恨不能上去掐住他的脖颈,将这个一念之差铸成的大错重新扼杀!

    可到底冲不过去。

    他仇恨极了,喉咙里发出嘶吼:“当初我就应该一刀杀了你,让你跟那三百义童一起冻在雪地里,也好过今日养虎为患,竟然栽在你的手里!本座救过你的命,本座可是救过你的命!”

    剑书拉过了一旁的椅子,将上面灰尘擦拭,放在了谢危身后。

    谢危一拂衣袖,坐了下来。

    对万休子一番话,他无动于衷,只轻轻一摆手。

    两名兵士立刻走了进去,将万休子摁住。

    他疯狂地挣扎。

    然而挣扎不动。

    靠墙脏污的长桌上已经整整齐齐地放着一排小指粗细的长铁钉,边上是一把血迹未干的锤。

    剑书便走上前去,拿了一根。

    万休子预感到了什么,瞳孔剧缩,哪里还有前两日作为天教教首的威严?只声嘶力竭地大喊:“你想干什么?放开本座!”

    他的双手都被死死按住贴着墙。

    剑书来到他面前,只将那一根长长的铁钉对准万休子手掌,一点一点用力地敲打,深深钉入筋骨血肉之中,甚至整个穿透了,钉在后面墙上!

    那恐怖的痛楚让万休子瞬间惨叫起来,身体更是抽搐一般痉挛,一时挣扎的力气竟然极大,可仍旧被那两名兵士摁死。

    紧接着,还有第二根,第三根……

    鲜血涌流而下,长铁钉一根接着一根,几乎将他两只手掌钉满!

    早在钉到第三根的时候,他就已经承受不住,向着先前还被自己叱骂的谢危求饶:“放过我!看在我当年也饶过你一命的份上放过我!你想要什么都拿去!天教,天教要不要?还有存在银号里的很多很多钱,平南王,平南王一党余孽的消息我也知道!你不也想当皇帝吗?不也想找朝廷报仇吗?放过我,放过我,啊——”

    下头有人在旁边置了张几案,奉上刚沏上的清茶。

    谢危端了,喝了一口。

    左手手掌还缠着一层绢布,痛楚难当。

    抬起头来注视着万休子,他看着他那钉满长铁钉已经血肉模糊的手掌,心里一点触动都没有,只嗤一声:“天教?一帮酒囊饭袋,废物点心。靠他们能成事,如今你就不在这里了。给我?养着都嫌费粮,你可真看得起自己。”

    万休子终于挣扎不动。

    这两只手上终于也没有多余的地方。

    他奄奄一息地挂在墙上,已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般残忍的场面,叫人看了心惊。

    谢危却始终视若未见一般,将那茶盏搁下,起身来,慢慢走到近前,深邃的眸底掠过一道幽暗的光华,竟似带上了几分大发慈悲的怜悯。

    他道:“不过你当年放过我,的确算半桩恩。”

    万休子几乎要昏厥过去。

    一瓢冷水将他泼清醒。

    他听清了谢危的话,尽管明知不可能,可人在绝境之中,忽然抓着一丝希望,还是忍不住抬起了眼来,死死地盯着他。

    谢危唇边于是浮出了一点奇异的微笑,慢慢道:“你不是想当皇帝吗?我放你一条生路,给你一个机会。”

    万休子浑身颤抖起来。

    谢危眼帘低垂,轻声续道:“天教还是你的,义军也是你的,尽管往北边打,龙椅就放在紫禁城的最高处。”

    这一瞬间,万休子竟感觉浑身寒毛倒竖!

    他也算是老谋深算之辈了,岂能听不懂谢危的话?

    然而别无选择——

    从这里出去,在这广阔的天下征战,或恐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今日便要身首异处!

    *

    先前抓起来的那些天教上层魁首,连带着万休子在内,都被谢危放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但在万休子放回去半个月后,原本偃旗息鼓的天教义军,便重整旗鼓,如同疯了一般,挥兵北上!一路见城拔城,见寨拔寨,几乎是不计后果,拿人命和鲜血去填去换!

    天下已乱,群雄逐鹿。

    朝廷发了檄文讨逆。

    原本在边关打了胜仗、踏平鞑靼的忻州边军,拥护旧日勇毅侯世子燕临为统帅,向天下宣称奉了公主的懿旨,冠冕堂皇地举起勤王的旗帜,同时集结忻州黄州两地兵力,剿灭天教,卫护朝廷!

    天教的义军在前面打,他们的“勤王之师”便在后面追。往往是天教这边费尽心力不知死了多少人才打下来的城池,还未来得及停下来喘口气,后面的追兵便已经临近城下。

    打根本打不过,只好继续往北逃。

    边打便逃,边逃边打,简直像是一头被放出笼子生怕被抓回去又饿狠了的豺狼,顾得了头顾不了尾,为了那一线生机只好疯狂地往前奔突!

    猎人则跟在后面,不疾不徐。

    捡起他们丢下的城池,安抚他们惊扰的百姓,几乎不费一兵一卒,便占据了半壁河山,赢得民心无数。

    沈氏江山,摇摇欲坠。

    短短不到五个月的时间,已经被逼红了眼的天教义军打到直隶,剑指京城!

    紧随其后,便是谢危所谓的“勤王之师”。

    都这时候了,微如累卵的京师,竟还有人天真地相信,忻州军确系勤王而来,且领军的乃是当朝少师谢危大人,届时与京中八万禁卫军前后夹击,必能尽诛天教贼逆!

    殊不知——

    割鹿的屠刀,已在暗中高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