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第220章 杏花早
    www..,最快更新坤宁 !

    第220章 杏花早

    谢危受伤的事情, 着实引起了忻州城内一番震动。

    所幸事发时在城门楼上, 亲眼目睹的人不多。少数几个看见了始末的, 都被暗下了封口令, 倒不敢往外传。是以与那位“宁二姑娘”有关的风言风语, 也就是极小一撮人知道。

    大部分都当是来了刺客。

    而且没过上两天, 就传得有鼻子有眼。除了光天化日行凶之外, 飞檐走壁,摘叶伤人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而且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讲, 这一定是鞑靼那边战败,一口恶气难出,是以专门派了个人来刺杀谢少师, 以泄心头之狠。

    “要不说怎么是鞑靼呢?虽然跪着求了咱们议和, 可心里还是不甘心嘛。燕将军武艺高强,常在军中, 是个硬茬儿。他们左右算算惹不起, 可不就少师大人好下手了吗?科举出身探花郎, 可是个文弱书生, 怎能抵挡得了刺客?不过老天庇佑,长了眼睛, 偏不让他出事, 往后再想得手可就难了!”

    ……

    城门楼下的茶棚里, 几名闲聊的茶客说起话来,简直是唾沫横飞, 说的人手舞足蹈,听的人聚精会神。

    文弱书生?

    在茶棚边角坐着的姜雪宁听了,只无声哂笑。

    当年通州围剿天教时,谢居安远远一箭射穿萧定非肩膀的场面还历历在目。若要说他是什么“文弱书生”,只怕吃过苦头的萧定非,第一个跳起来把这人狗头打破。

    但到底这所谓的“刺杀”谢危一事是自己做下的,她也不会出去解释什么,只是随手拎起旁边的茶壶,给自己添了半盏茶,然后往斜对面看。

    这些天她都在街市上。

    原本只是闲逛,可忻州城就这么大点地方,总是走着走着便到了城门楼下。当日谢危硬拽着她从城门楼上方看下去的那家铁匠铺,就在旁边。

    大约是临近立春,过不久田间地头的事情便要忙碌起来,是以打造农具的生意似乎不少,铺子里颇为忙碌。

    长着把花白胡子的大师傅正皱眉对底下的小徒弟说着什么。

    一会儿指着炉子,一会儿指着灶膛。

    铁匠周是忻州城里不多的几个老铁匠之一,毕竟城镇不大,百姓们有点什么需要都来找他,倒是远近的人都认识。

    只是具体叫什么名字,大伙儿都叫不上来。

    唯一好记的是这人一把年纪,姓周,所以图省事儿,都叫“铁匠周”,或者尊称一声“周师傅”。

    铁匠铺做的是打铁,也是一门生意,但凭“信义”二字。

    凡在他这里打好的犁头,拿回去之后翻不动土,或偷工减料,称出不足,都可拿了来找他。这么多年来,几乎就没出过纰漏,算得上是忻州城这行当里首屈一指的。

    所以铁匠周在附近人缘很不错。

    像隔壁茶铺的伙计,时不时给他们端点茶水过去。

    毕竟铁匠铺里热,大冬天也出汗,不多喝点进去可实在扛不住。

    只不过今天的伙计又给跑了一趟给他们沏了几壶茶拎过去时,铁匠周的目光却忍不住地落到了茶铺边角里坐着的那名姑娘身上。

    雪白的留仙裙领边袖口滚着一圈深青云纹的边,外头罩着薄薄一层樱草色绉纱,也不怎么描眉画眼,便觉姿容若芙蕖出清波,比庙里面那镀了金身的菩萨看着还要好看许多。

    若他没记错,这姑娘坐那边可有两日了吧?

    要说是有什么事吧,坐那边也不见往铁匠铺里进;要说是没有什么事吧,这些天的下午,他一出来,总能看见她朝着那烧红的炉火望。

    只不过一般天暮,她就走了。

    第二天的下午照旧来,有时早些,有时晚些。

    不止是铁匠周,铺子里好些年轻力壮的伙计和徒弟也都看见了,只是人姑娘长得太好看,他们也只敢偶尔偷偷地看上一眼,私底下议论,倒没一个人敢凑上去搭句讪。

    今天的日头,眼看着也渐渐斜了。

    铁匠铺旁边栽的几株杏树已经结了花苞,甚至有零星的几朵,开在了枝头。粉白的花瓣上,沾染一层天际投下来的暮色,煞是好看。

    街市上行人少了。

    茶铺里说笑的茶客很快也走得差不多了。

    那姑娘应该也要走了。

    铁匠周不着边际地想了一下,喝过茶便把袖子挽起来到胳膊上扎紧,将那一柄插在火炭里烧红的剑胚提了出来,抡起锤便一下一下用力地敲打。

    一直到每个地方都捶打匀称了,拿起来掂了掂,他才停下来擦了把汗,稍作休息。

    结果没想,一抬头,竟然看见那姑娘不知何时走到了那早早开花的杏树边上。

    铁匠周不由诧异,分明不认得她,可这一刻竟下意识道:“北地春迟,不过铁匠铺里常年往外头冒热气,这花啊树啊也就经常开得比别地儿早,年年如此了。”

    姜雪宁微微怔了一怔:“是吗?”

    铁匠周道:“我看姑娘好像在外头坐了有几日了,只看着铺子里打铁,也不进来,可是遇着了什么难处?”

    难处?

    也不算。

    她只是静下来也想理理自己的思绪,每每走到此处,不知觉一坐便是一下午罢了。

    姜雪宁轻轻摇头:“劳您挂心了,倒没什么难处。只是出来走走,瞧见这铁匠铺里总是热火朝天,敲打起来叮叮当当,看您这一柄剑似乎也捶打了有好几日,也不见成,没留神看得太久。”

    铁匠周朝那剑胚看一眼,便笑起来。

    他摸了一把下巴上的胡须,说到自己老本行,便有了几分矍铄的神气,道:“百炼钢嘛,本来矿从山里出来烧一遍,也就是生铁。正要这般烧红了千锤百炼,去其杂质,方能得其纯粹,且坚且韧,吹毛断发斩金玉。何况百炼钢那都是早年的事儿了,现在都冶炼铁浆,凡铸上等之器,须得‘万锻’。十天半月能成,那都是少的。”

    百炼钢,万锻剑。

    姜雪宁视线投向铁匠周身后那高高的冶炼铁浆的熔炉,眸光流转,只道:“可真不容易。”

    铁匠周笑:“这哪儿能容易呢?”

    话说着他还弯下腰去,用力拉了拉下头的风箱,炉子里的火顿时旺了不少。

    他头也不抬地道:“就人活着还有三灾五难呢,剑怎么能免?”

    姜雪宁听着,轻轻搭着的眼帘抬起,只向那绽放了粉瓣的枝头望去。

    铁匠周忙碌完,起来看见,不由道:“姑娘倘若喜欢就摘一枝吧。”

    姜雪宁立着没动。

    铁匠周眉眼里便掺上了几分上了年纪的人才有的祥和,只道:“我家的小孙女儿年年看见这杏开得早,都要折上两枝回去玩的,不打紧。”

    姜雪宁确有些爱这开得甚早的杏花,听得铁匠周这般说,便也一笑,微微踮起脚尖来,只摘了边上仅比把巴掌长一点的小小一枝,然后垂首弯身:“谢过师傅了。”

    十来朵杏花在枝头堆作三簇。

    有不少已经开了,还有一些仍旧腼腆地含着花苞,由她纤细白皙的手指执了,煞是好看。

    铁匠周眉开眼笑,连连摆手:“当不得当不得,一枝花罢了。”

    说着一看外头日头将落,便指了指天:“这天也晚了,姑娘还不回家吗?再大的事儿又能大到哪里去呀,回家睡一觉第二天也就好了。”

    姜雪宁敛眸笑笑,也并不多言。

    时辰的确不早,她忖度也该回去了,便向铁匠周告了辞。

    斜阳西坠,街市空寂。

    姜雪宁去得远了。

    铁匠周在瓦棚下瞧了有一会儿,只见这姑娘不知何时背了手信步而去,杏花松松垂在指间,竟好像有点随遇而安的平和通透。

    *

    姜雪宁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倒正巧遇到几匹骏马从侧门那边奔来,溅起些烟尘,只不过当先一骑似乎是瞧见了她,竟在府门口勒马。

    燕临高坐在马上。

    他一身玄色劲装,倒甚是疏朗利落,只是注视着姜雪宁时,眉头却是微微蹙着的,似乎有许多话要讲,可他已不是旧日信口胡来的少年,便一时沉默。

    这些日来她成日在外头闲逛,跟府里住着的人倒是不怎么碰面,更不用说燕临早出晚归常在大营里,自然更是连打个照面的机会都没有。

    只怕燕临也琢磨谢危那伤呢。

    姜雪宁似乎看出他的沉默来,先笑着开了口:“又要去大营了吗?”

    燕临不是旁人。

    那日城门楼上发生了什么,他虽未亲眼目睹,却也知道个大概。眼见此刻她跟个没事儿人似的,有什么话,反倒不好开口了。

    欲言又止半晌。

    他觉得别的话都没用,只向她道:“宁宁,我站在你这边。”

    姜雪宁微微怔然,片刻后才笑出来,但并不将他的话当做玩笑,而是认认真真回了一句:“好。”

    燕临这才重新打马而去。

    其余人等迅速跟上。

    那几匹马很快便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姜雪宁这才入了府,只是行至半道,瞧见一条冷清的走廊,停了半晌,到底还是顺着这条走廊往前去。

    僻静处的院落,也没几个人伺候。

    她进得院中,在屋檐下驻足,刚从屋内端着空药碗出来的剑书一眼看见她,顿时愣住。

    这时房门尚未来得及关上。

    从门里看得到门外。

    兴许是从剑书停滞的身形和神态上看出了什么端倪,屋里的人顿了一顿,竟然向着窗外道:“不进来么?”

    姜雪宁听见他声音,心知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却道:“不了,今日只是来问问周寅之的事情,查得如何。”

    谢危隔着窗道:“暂无消息。”

    姜雪宁便轻轻搭了眼帘,压下心底冒出的那一点烦闷,道:“此人我总不放心,想了想,留他在忻州走动就是个祸患,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先把人抓了关起来,免得他使坏。等将来查清楚了,倘若他清清白白,再放人也就是了。”

    谢危轻轻咳嗽了一声:“你不恐他生怨气?”

    姜雪宁道:“墙头草能有什么怨气?他识时务得很,不至于。”

    谢危于是道:“那交刀琴去办。”

    姜雪宁点了点头,又立片刻,想也没别的事,转身欲去。

    谢危却忽然问:“明日也来么?”

    姜雪宁再次驻足,垂眸看了一眼指间那小枝杏花,道:“明日要送芳吟和任为志离开忻州,有的忙,改日吧。”

    谢危便道:“那便改日。”

    姜雪宁听他声音与寻常无异,只是这院子里不免浮动着几分药草的清苦味道,倒使人鼻间舌头都微微发涩。

    于是心思流转,又想起那一日来。

    她把那杏花慢慢转了一圈,道:“或恐你说得不错,我与世间庸碌凡俗辈本无差别。只是世间一样米百样人。有的人喜欢一个人,必要千方百计与人在一起。可也有的人喜欢一个人,或恐只想对方安平顺心,未必一定要求个结果。这两样人,并无高下的分别。张遮之于我,是雪中炭,暗室灯,绝渡舟。纵然将变作‘曾经属意’,我也不愿听人损毁他片语只言。谢居安,往后不再提他,好不好?”

    剑书静立在门口,不敢擅动。

    屋子里静悄悄的。

    姜雪宁看不见里面人会是什么神情,过得许久的沉默,才听见里面低沉平静的一声:“好。”

    她也无法分辨这一刻自己究竟是何等心绪。

    穿堂风吹来,粉瓣轻颤。

    姜雪宁轻轻一抬手,在抬步离去之前,无声地将这这一小枝杏花,搁在窗沿上。

    剑书不由怔忡。

    在姜雪宁离去后,他先把端着药碗的漆盘在旁边搁下了,将窗沿上这一枝杏花取了,回到屋内,呈给谢危。

    他靠在窗下的软榻上。

    周岐黄的医术无疑精湛,连日来的修养,伤口已经渐有愈合之态,除却脸色苍白,清减一些,看着倒和往日没有太大差别。

    剑书小声道:“方才宁二姑娘搁在窗沿的。”

    谢危伸手接过。

    小枝杏花的断茎处尚还留着新鲜的折痕,初绽的粉白花瓣,在这残冬将近早春未至的北地,有一种格外的娇弱柔嫩,甚至不可思议。

    哪里的杏花开得这样早?

    那一刻,他注视着这枝头的粉朵,只觉一颗心都仿佛跟着化开,有一种得偿所愿后如在梦幻的恍惚,然而唇边的一笑,到底添了几分深静平和的融融暖意。

    目光流转,谢居安向门外看去。

    落日西沉,周遭静穆。

    剑书不敢惊扰,好半晌,等他收回目光后,才轻声问:“先才姑娘说的事,属下让刀琴去办?”

    谢危点了点头。

    剑书躬身便欲退走,只是退到一半,方想起点什么,停了下来,似有迟疑。

    谢危便看向他。

    剑书犹豫片刻,问:“宁二姑娘的意思是,抓个活的,关起来防他生事。可倘若……”

    谢危眉梢微微一挑,落在那一小枝杏花上的眸光不曾抬起半分,对什么周寅之浑不关心,只淡淡道:“那就抓个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