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第218章 旧日刀
    www..,最快更新坤宁 !

    第218章 旧日刀

    谢危刚才听他二人说话, 以为是叙旧, 并未太留神, 闻得此言, 却是瞬间蹙起了眉头, 几乎立时意识到周寅之话中的确有小小的破绽。

    他看向吕显。

    吕显也将姜雪宁刚才的话听了个清楚, 心底暗惊, 神情凝重几分,触及谢危目光,便道:“我即刻使人查听清楚。”

    谢危补道:“使人暗跟他行踪, 事未查清,勿让此人离开忻州。”

    吕显道:“是。”

    如今周寅之在锦衣卫里的地位可是首屈一指,平白有大半月的时间不知踪迹, 又是这样特殊的时候, 个中牵扯不会小。他不敢耽搁,径直转身向城楼下面去, 找人安排诸般事宜。

    姜雪宁也觉心惊肉跳, 越想越觉此事不妥, 也又不知周寅之目的何在。

    但总归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比较好。

    她顾不上再说什么话, 转身也要走。

    岂料谢危眼明手快,竟然一把将她拉住, 目光落在她面上, 竟道:“你对宫内的琐碎, 知道得倒很清楚。”

    姜雪宁身形顿时一滞。

    宫中一年四季、大小节令都有各州府进贡,流水似的从无断绝, 别说是谢危这等主要在前朝为官的,便是内务府里执掌库房的太监都未必能知悉巨细,得翻一翻册录方能确定。可她不过听得周寅之那一句闲言,便立刻意识到了其中的破绽,未免也太敏锐了一些。倘若不是熟记于心,又怎会如此细致?

    她听出了周寅之的破绽。

    而谢危听出了她的破绽。

    姜雪宁被他攥了手腕,立着没动,回眸注视他,却不慌乱,只道:“谢先生忘了,这两年来学生暗中经营盐场,可于茶米丝布亦有所涉。各地春秋新茶何时采摘,又有多少例当进贡,民间所余是何品次,自然有所知悉。云南在四川西南,并不遥远,怪周寅之运气不好,他所提及的我正好知晓罢了。”

    谢危不置可否,也不知信没信,却道:“在京城时,周寅之原是你父亲门下,后为你效命,算得你‘旧部’。可我观你方才与他叙旧,看似熟络,实则并不信任,甚至十分戒备。”

    不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罢了。

    姜雪宁无法忘怀上一世的惨怛。

    若非当时无人可用,她决计不会与此人有任何交集,必远而避趋,便像是对谢危敬而远之一般。

    她道:“正因与周寅之识逢旧日微末,是以深知此人秉性。人之秉性若轻易能移,便不足称‘秉性’。心肠狠辣、身负凶性之辈,纵一时和善,他日也未免露出獠牙。此等人,可与之交一时,处须臾,却不应时时刻刻,长长久久,是以防备。”

    话分明说的是周寅之,可谢危竟觉她此言隐有所指。

    面上神情渐渐冷下来。

    他目光锁着她,质问她:“所以我在你眼中,竟与周寅之一般,使你畏如蛇蝎?”

    畏如蛇蝎?

    周寅之再厉害,也不过曲意逢迎,欺上媚下,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可谢危却是心志弥坚,身负大仇大恨,禁得大起大落,忍辱负重,一朝血洗宫廷,便在万万人之上!

    如此枭雄人物,周寅之岂配与他并论?

    倘若周寅之只是蛇蝎,谢危便是天上的炽日。

    远观尚可,近了却要灼人心肺。

    烈烈燃烧的太阳一旦从半空中掉下来,便不再是普照尘世的光明,而是毁天灭地的恐怖!

    前世被软禁宫中,遭受欺凌时,她也曾对此人抱有一线柔软的希冀。

    她想,她是救过他的。

    即便数年无甚交集,她也曾戏言刁难,可毕竟都是无伤大雅的琐碎。倘若求一求他,或许能看在那喂血给药的旧恩情面上,解她于水火。

    然而什么也没有。

    直到后来,她才听闻前世尤芳吟的猜测:原来前朝那萧燕两氏之子,还活在世间。或恐不是旁人,正是那权柄在握的帝师谢危。

    谢居安竟是燕临兄长。

    那他对她所遭受的一切凌i辱视如不见、袖手旁观,又有何不可?

    身处逆境,未必使人绝望;可若连那最后一点渺茫的希望都破灭,绝境之中,当以何为继?

    姜雪宁虽知如今是新的一世,固然不该将两世之人等同而论,可同一个人性情又怎会二致?

    谢危就是那个谢危。

    她绝不敢对此人抱有多一丝的希冀,既然他偏要问,她也就将昨日不曾说出的那些话都宣之于口:“先生志存高远,是天上云;学生浅薄短视,乃地下泥。燕雀未知鸿鹄,夏虫不可语冰。先生与我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本不般配。凡俗之辈尽其一生也不过只求‘安生’二字,还请先生高抬贵手。”

    高抬贵手。

    谢危听她这一番话,直如被冷水兜头浇下,连脉络中原本滚沸流淌的血,都为之一冷。

    原来甜不多一刻,痛却锥心刺骨。

    姜雪宁不闻他应答,还扯了唇角讽刺地一笑:“若先生放不得,要不我陪您睡上两年,等您腻了、厌了,再放我走?”

    倘若先才的话只是拿刀扎他,此刻之言却近乎在剜他心。

    她竟这样故意拿话激他。

    他的欲与情皆出自心,便任她如此轻贱么?

    眼底深埋的戾气终究浮出,然而偏生将手握得更紧,谢危一字一句道:“所以是我之所图,其情其性,叫你害怕,生厌,想逃?你便这样怯懦,这样胆小,试都不敢试上一次,便当临阵逃兵,像你同张遮那样?”

    他又提到张遮。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姜雪宁上次便甚为不喜,这一次终于深深地被他激怒,也许是因为他越界冒犯了她,也许是因为他话中的含义刺痛了她。

    她瞬间竖起了浑身利刺,厉声驳斥:“前面是无底深渊,明知跳下去会粉身碎骨,难道还要纵身往下一跃?”

    谢危道:“不跳怎会知道?”

    姜雪宁喊:“你是个疯子才会跳!”

    谢危冷笑:“你还没明白,是吗?”

    姜雪宁只觉理智的那条线越绷越紧,几乎就要将她拉拽到与他一般的疯魔境地,恐惧使她竭力地挣扎后退:“放开!我要明白什么,我有什么不明白?!”

    谢危眼角微微抽搐起来。

    这一时,想起她曾说的什么“瓶瓷有隙”,但觉心内一片翻倒如江海,无论如何也不下去。怒意席卷,手上竟不松半分力,非但不放人走,反而一路擒拽她向着城楼另一端走去。

    姜雪宁不愿走也由不得自己,只当他是理智全无:“你干什么?”

    谢危却全不搭理,照旧往前。

    城墙外是荒野连营,城墙内却是市井烟火,贩夫走卒。

    她被谢危拽着往前,两人争执不休,途经兵士却个个充耳不闻,全都低下头来,更无人敢跟上来查看半分。

    终于到得那城楼东端。

    下方却是一家锻造铁器的铺子。

    搭起来的瓦棚里立着好几只炉子,有大有小,里头烧着焦炭。大冷的冬天,身处其间的铁匠只着短褐,甚至有些打着赤膊,正抡了锤用力地敲打着烧红的铁器器胚,那飞溅的火星,赤红的铁块,甚至最顶上熔融的铁浆,无不散发着惊人的热意。

    谢危向着下方一指:“自以为是片瓷,碎过便不可弥合。姜雪宁,你以为你是谁,你也有资格当那一片瓷吗?你同我,都不过是在这烘炉里翻滚的铁浆!”

    姜雪宁被他掐着下颌看去。

    谢危那寒厉的声音锋锐而冷酷,如同雷霆一般灌入她耳中:“你的身世,我知;我的遭逢,你晓。生来老天便没给你我当孱弱废物的机会,你要受千般煎熬、万般捶磨,才能成个模样!梅瓶有隙不可弥合,可你生来若只配当块铁,便该知晓,你没有那样脆弱,便是被人打断了骨头,也要重入炉中淌血忍辱,铸成新的模样!”

    姜雪宁眼底忽然缀满泪。

    而谢危却紧紧攥着她,仍旧一字一句地催逼:“谁爱你,谁重你,又有谁需要你?人活于世,你不如我明白。既要痛快,不痛怎能快?处处只想得其快,避其痛,你活着与阴沟烂渠里那些蛇虫鼠蚁有何分别?!”

    姜雪宁只如受凌迟之刑,被他言语剖开了皮囊,露出血淋淋的筋骨,浑身都在发抖:“天底下如你谢危之人能有几何?我不是你!”

    他冷酷依旧:“所以你这般的懦夫才不能同张遮在一起。要么是他看穿了你,要么他也与你一般愚不可及!”

    她红了眼:“你闭嘴!”

    谢危道:“痛了?”

    姜雪宁往后退去:“你就是不肯放过我!”

    谢危只被她的抗拒与恐惧扎得千疮百孔,然而越如此越不示弱,越激起那深埋的戾气:“你尽可逃,往天涯海角去。”

    她几乎声嘶:“难道你疯也要拉着旁人陪葬?!”

    谢危却怒极:“陪葬又如何?”

    姜雪宁一下觉得他已经无药可救:“谢居安,世间事不是强求就能有结果,只不过互相折磨。”

    可谢危偏不肯悟:“苦果亦是果!”

    苦果亦是果。

    好一句“苦果亦是果”!

    自从上回为雪困于山中时起,她便对谢危这一身圣人皮囊下的黑暗与戾气有所知觉,然而到底未想,他的偏执,疯狂,恐怖,已经到了这般地步。

    脑海里那根理智的弦,终于崩垮了。

    姜雪宁堆砌在心口的万千情绪,连着今生的敬与畏,前世的怨与恨,尽数奔涌而出,无法自抑!

    甚至都没从头脑里经过。

    这一刻,她红了眼,厉声向他质问:“倘若你杀过我呢?!”

    城楼上凛冽的寒风吹拂,高高插着的旌旗迎风鼓动。

    谢危与她相对而立。

    姜雪宁本以为自己可以深埋很多东西,然而话出口的刹那,她竟然觉出了一种卑劣的、近乎于报复的痛快,甚至连一丝后悔都没有,仿佛她早该这样。

    谢危目视着她,有那么一刹的茫然,不曾言语。

    他想,该先问为什么。

    然而望着她发红的眼眶,还有那浓烈的怨憎,他没有问。

    那种疯狂非但没从他眸底深处消解,反而更为炽盛。

    谢危紧抿着唇,埋头往腕间解下那柄随身带着的短刀,竟然递到她手里!

    只向她道:“来,杀我。”

    姜雪宁的手指触到了刀柄,其上留存的一寸余温,并不能驱赶她身上的冷寒。

    眼底所有的情绪忽然褪去了。

    那一刻,她攥紧了他递来的刀,竟真的向他捅了过去。

    锋锐的刀刃,没入近在咫尺的血肉之躯。

    鲜血立时从腹部涌流而出。

    谢危雪白的道袍上晕染开了一片。

    姜雪宁松了手。

    他疼得几乎蜷缩,然而捂住连刀的伤处,却仍看着她,伸手如溺水的人想要抓住一根稻草般去留她:“宁二……”

    姜雪宁一眨眼,便有滚泪往下淌:“谢居安,你真的好可怜。”

    谢危到底没能够着她。

    她如做了一场大梦般,连眼泪都忘了擦,只是转身,往城楼下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