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第202章 前功尽弃
    www..,最快更新坤宁 !

    第202章 前功尽弃

    刀琴剑书本也不敢拦她, 见她如此举动, 心里虽吓得咯噔一声响, 可竟愣是站住了没动。

    谢危却是好整以暇地转过头来。

    对方这近乎“破门而入”的举动, 竟也没使他有半点生气和不满, 修狭的眉眼在温和的天光下舒展开, 只闲闲地笑问:“火气这样大, 谁又招惹你了?”

    姜雪宁醒过来看过大夫之后,浑身没力气,本应该喝一顿粥之后躺下来, 先将养一阵。可她才喝了丫鬟端上来的半碗粥,就越想越觉得生气,那股无名火在心里压了半天之后, 非但没下去, 反而如浇了油似的,猛烈地窜上来。

    于是把碗一摔, 干脆来了。

    此刻站在屋里, 她把斜坐在窗下的谢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有点皮笑肉不笑的嘲讽:“我现在琢磨, 是我错了。谢先生这样的人,原来是配死的。”

    先前她说, 你也配死么?

    如今换了说辞。

    谢危眉梢轻轻一挑, 唇边笑意深了些许, 却半点没生气,照旧那不温不火模样, 问:“哦,你又改主意了?”

    姜雪宁脸上原来扯出来的那点要笑不笑的味道,立时冷了下来,终于懒得再同他开什么玩笑,径直问:“那日你带的是五石散?”

    谢危注视着她:“你不已经问过大夫了吗?”

    姜雪宁一窒:“所以是真的?”

    此地已经算是北地,纵然出了太阳,也还是冻人得很。她出来时穿了厚厚的锦衣,披了柔软的斗篷,整个人都像是被裹起来了似的。只是面容消瘦,更显得身形单薄。说话时,脸颊都因为怒意而沾上几分薄红,额头鼻尖却因为虚弱而渗出几分细汗。

    他真怕她站不稳倒下去。

    谢危放软了声音,轻轻一指搁琴的方几对面,道:“坐下说吧。”

    姜雪宁的确是人才醒,身发虚,听见他这话时,脚步一动,下意识是要走过去坐下的。然而就在脚步将迈未迈时,猛地一个激灵就醒过了神——

    坐了,气势矮一截,话就不好说了。

    她硬生生立住脚,动也不动一下,梗着脖子道:“不坐。五石散,是真的?”

    谢危终于慢慢蹙了眉,先前那轻松的神态也消下去几分,沉默地望了她片刻,并未否认:“是真。”

    这答案本是姜雪宁意料之中。

    可真听他亲口说出来时,她仍旧感觉到了一种无法理喻的荒谬:“堂堂一朝少师,天下士人表率,你难道不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有那些昏聩荒唐、愚蠢轻狂之人,才奉之为解忧药!你竟和他们一道,自甘堕落吗?”

    她话说得其实不狠。

    可很久没人敢跟他这样说话了。

    回首过往某些夜深长坐灯前等待天明的时候,谢危安静极了,认真地慢慢道:“往后不会了。”

    姜雪宁心头莫名跳了一下。

    紧接着连眼皮都跳了一下。

    分明平凡的一句话,在谢危的注视中,竟说出了一种缱绻而郑重的意味,仿佛这是他对人许下的承诺一般。

    而这个人,正是自己。

    若说方才不客气地推开门走进来质问,是怒极上了头,一时想不过,那在谢危这句话出口的一刻,姜雪宁所有的冲动与怒火,都如潮水一般退了,只留下光秃秃的礁石,让她陡然惊醒——

    这里不再是山野了。

    她若不审慎地保持与谢危的距离,很有可能会使自己卷入一场身不由己的旋涡。她不应当对谢危有所僭越,有的界线一旦越过,不仅会引起误会,也会导致不可收拾的结果。

    谢危仍旧温温地看着她:“我不骗你,你不相信吗?”

    姜雪宁心底越觉凛然。

    她悄无声息地收敛了,眉眼也低垂下去,回想自己旧日与这位当朝少师相处的模样,勉强笑了笑,道:“先生一言九鼎,自然重诺。如此学生也就放心了,方才之言多有冒犯,但实也心系先生安危,还望先生不怪。”

    “……”

    谢危嘴角弯存的那一点隐微的笑意,忽然之间,慢慢消没。

    他是何等敏锐的人?

    几乎瞬间察觉到了她态度的生疏,距离的拉远,好像意识到先前做了什么了不得、不应该的大事一般。也或许是被他方才的某句话吓到了。

    姜雪宁被他注视着,可也没听见他说话,莫名一阵心慌意乱,还有点对自己的埋怨。

    她与谢危有过格外特殊的共同经历。

    这导致她稍有不慎便会露出本性,不够小心,也不够谨慎。而谢危会因此寻隙而入,更进尺寸,她那时再醒悟过来抽身,可就晚了。

    此刻姜雪宁简直想夺路而逃,可她也知道倘若就这样走了,无疑默认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微妙的改变。

    而这并非她想要看到。

    所以她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合适的话题,稍稍镇定回来,问:“如今我等滞留济南,与边关尚有千里之遥。燕临乃是罪臣之身,且已经提前赶往边关,他没我们照应,不知会否遇上难事。要救公主,就要打鞑靼,要打鞑靼就必有兵权。先前一路上不敢询问,可如今……不知兵权,从何而来?”

    难道就这样举义旗反了?

    可燕临一族流放,人都在黄州,就算有豢养私兵,也不可能远赴千里去边关作战。光那动静就瞒不了人,打草惊蛇之下,朝廷不可能眼睁睁看着。

    届时又如何成事?

    所以姜雪宁的问题,可以说问到了点上。

    只是谢危此刻并不是很想回答。

    他静默地注视着她,似乎想要把她从皮看到里,挖个透透彻彻,明明白白。

    过了好半晌,才道:“矫诏。”

    矫诏?!

    姜雪宁被这两个字惊得头皮一炸,然而迅速地思考一番,便发现这几乎是个天i衣无缝的计划!谢危常在内阁议事,对朝廷一应动向了如指掌,若由他出面,带着所谓的“圣旨”,将边关的兵权交与燕临之手,谁人敢有质疑?等边关向朝廷确认,或者开战的消息传到中原,只怕仗都已经打完了!

    待得公主既安,再举兵入京又有何难?

    至于届时公主会有什么反应……

    姜雪宁却不愿往下想了,因为她并没有能力改变大局,也并没有资格阻止含冤忍辱的人们洗雪复仇。

    她缓缓地舒了一口气,似乎想要借此平复为谢危这二字忽然激荡起来的心绪,然后便想顺理成章地说什么“先生果然高瞻远瞩”之类的屁话,就此告退。

    没想到谢危忽然叫了她一声:“宁二。”

    姜雪宁一怔,抬头:“先生有何指教?”

    谢危抬了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琴弦,那琴弦立时颤颤地震动,流泻出颤颤的余音。

    他眸底光华流转,望着她笑。

    只是那笑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揶揄和戏谑,轻飘飘道:“我还以为,你是记恨,恼我说你做的东西难吃,来兴师问罪的。”

    “你凭什么敢说这话?!”

    姜雪宁顿时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兔子似的,差点跳起来!正所谓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谢危这是明明白白的嘲讽!她从昏迷时就积攒的怨怼,一瞬间全炸开了,哪儿还记得克制审慎、疏远距离?

    愤怒的话脱口而出。

    “吃都吃了还嫌东嫌西!没本事马后炮,有本事你吐出来啊!”

    她脸都涨红了,仿佛就要跟谁一决生死荣辱的小兽亮出獠牙似的,浑身紧绷。可落在谢危眼底不过就是只没长成的小兽,凶巴巴露出并无多少威慑力的乳牙。

    他舒坦极了。

    瞳孔里的笑意,像是柳叶梢尖那一点清透的春日风光,只道:“我没本事,吐不出来。往后做给你尝尝,但叫你心服口服,如何?”

    赤i裸裸的打脸!

    姜雪宁的脸跟那浸了水的工笔画似的,什么颜色都有,只觉在这地方多站片刻都要气死,趁着理智尚存,她径直冷笑一声:“可不敢劳您尊驾!”

    说罢拂袖转身便朝门外走。

    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冲上去把这位讨人嫌的摁住暴打一顿!

    谢危也不留她,就这么笑看着。

    只是姜雪宁走到门口,一手扶在门框上,却好像终于回忆起了什么关键的事一般,身形忽然僵硬,真个人跟石化了似的。

    谢危故作不觉,若无其事问:“怎么啦?”

    姜雪宁这一刹已经想明白,对方根本就是故意激怒,自己万万不该炸毛!只这三两句话,便使她先前为与谢危保持距离所做的一切前功尽弃,全都白费!

    但要改正已经晚了。

    姓谢的阴险狡诈,老狐狸套路太深了!!!

    她不由为之咬牙切齿,声音近乎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字一句道:“我没事,告辞。”

    说完她就迈步走了出去。

    从刀琴剑书身边走过时还勉强没有异样,然而等转过回廊,到了无人看见处,终于还是抱住自己的脑袋,只恨小不忍乱大谋中了谢危的圈套,懊恼至极,忍无可忍大叫了一声。

    “啊啊啊啊——”

    谢危坐在这边窗下,能听见个大概,脑海想想她捶胸顿足懊丧不已的模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实在没忍住,终于笑出声来。

    刀琴剑书在外头面面相觑。

    谢危笑了有一会儿,才慢慢停下,抬眸望着那雪白透亮的窗纸,菱花窗格在上面留有模糊的阴影,也在他眸底留了几道阴翳。

    他静默片刻,皱了眉道:“剑书,找几只猫来。”

    别说是剑书了,就是刀琴也瞬间感到悚然!

    两人都半晌没动。

    谢危却已收回目光,垂眸掩去那一掠而过的戾气,只把面前的琴推开,淡淡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