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芯片大亨〕〔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第193章 惑敌
    www..,最快更新坤宁 !

    第193章 惑敌

    “滚就滚,输棋了不起啊!”

    从谢危马车上下来,姜雪宁越想越气不过,咬着牙小声嘀咕,愤愤一脚踹在了车辕上,转身跺脚就往自己马车那边走。

    剑书赶马车不敢说话。

    刀琴见着她也把脑袋埋得低低。

    姜雪宁一把掀了车帘,一屁股坐进车里,还觉一口意气难平:旧日在京城时,她怎么会觉得谢危这人脾气不错?从金陵见面开始到如今上路这段时间,简直称得上是喜怒无常!明明前面还在笑,瞧着心情很好,几乎就要让她忘了这人到底什么身份,做过什么事情,又会做什么事情,结果一句话就翻脸无情!

    不就是下个棋吗?

    这一路上没人陪着玩又不会死,等到了边关事情了结,姑奶奶有多远走多远!

    姜雪宁嘴里念念有词,干脆倒下去想蒙头睡一觉,只是想来想去谢危那张欠揍的脸还在脑袋里晃荡,非但没有睡意,反而越来越精神。

    她算是记恨上谢危了。

    接下来的路途都不需要谢危给她甩脸,她先把脸给谢危甩足了,能不说话就不说话,非要说话也有刀琴、剑书居中通传,完全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九月初一,他们进了山东泰安地界。

    众人商议后决定入城落脚,略作修整。

    马车经过城门的时候需要停下来查验,姜雪宁在车内听见外头似乎有乞求之声。

    她撩开了车帘一看。

    城墙下聚集着一群普通百姓,有男有女,都围着一名背着箱箧的僧人,质问不休。那僧人穿着的僧袍已经在推搡间被扯破,不住地解释着什么,哀求着什么。然而他越说话,似乎越激起周遭人的愤怒。终于有名拉扯着孩子的女人一口唾沫吐到了他的脸上,紧接着旁边一个高壮的男人便一拳打到僧人脸上。

    事情立时一发不可收拾。

    聚集着的人们面上似乎有恐惧,也有愤怒,有一个人出手之后,立刻跟着出手,拳脚全都落到了那僧人身上。

    这动静可一点也不小。

    姜雪宁看得皱眉。

    城门口本就有守卫差役,一见到这架势立刻往那边去,大声责斥阻拦起来。

    谢危坐在前面车里,看得更清楚些。

    一名差役正查验要放他们入城。

    谢危若无其事问:“那边出什么事了?”

    差役验过路引,瞧着这帮人非富即贵,倒也不敢敷衍,但想起城中近来发生的事情,也不由摇头,道:“还能有什么事儿?叫魂呗。”

    谢危挑眉:“叫魂?”

    差役道:“您从外面来的不知道,前阵子城里五福寺外头要修桥,有几个贼心的和尚居然把人的名字写在纸上,贴在了要打下地的桥墩上。太虚观的道士说了,这是妖魔邪法,人的名字被写纸上,魂就会被叫走,打进桥墩里。有了人魂的桥,修起来就会更坚固。这不,刚才这和尚拿着钵盂走来走去,被人发现箱箧里藏有头发,不是拿来作邪法的是什么?”

    另一帮差役已经过去阻拦事态。

    可架不住群情激愤。

    尤其那名扯着孩子的女人,声音尖高:“你不是想叫我儿子的魂,问他的名字做什么?箱子里还藏着头发,还敢说你不是!我儿子要出什么事,非要你偿命!拉他去见官,拉他去见官!”

    那僧人被拉扯着,脸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哭道:“小僧只是见令郎心善,想要为他祈福罢了……”

    然而没人听他辩解。

    差役们好不容易将情势稳住了,忙将他捆绑起来,拉去见官。原地的女人这才抱着孩子大哭,其余人等则是簇拥着差役,一道往衙门去了。

    谢危目视了片刻。

    刀琴剑书都不由回头看他。

    他却是慢慢地一笑,半点没有搭理的意思,轻轻放下车帘,道一声:“走吧。”

    此时姜雪宁的马车靠上来不少,正好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谢危望着那群人,眼底神光晦暗,却说不上是怜悯还是嘲讽,只这么淡淡一垂眸,所有的情绪便敛去了,甚至透出了一种惊人的……

    冷漠。

    人的名字写在纸上就会被叫魂?

    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百姓们听了道士的话后却对此深信不疑,甚至为此恐慌。这妇人不过是听得僧人问了自己孩子的名字,便吵嚷不休,周遭人更是又怕又怒,完全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分青红皂白把人打了一顿拉去见官……

    姜雪宁心中微微发冷。

    尤其是想起谢危方才的神情。

    从城门经过时,那喧闹的声音已经远了,她却不知为何,一下回忆起了吕显给自己讲过的那个鄞县请平粮税的故事——

    对人,对世,谢危到底怎么看呢?

    她因无聊积攒了几日的不快,忽然都被别的东西压了下去。

    到得客栈,一干人等都歇下。

    晚上用饭的时候,剑书出去了一趟,回来向谢危说了一会儿话。姜雪宁在远处听得不特别清楚,只约略知道“叫魂”这件事似乎是天教与佛教那边的争斗,暗中有人在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她以为谢危会有所动作。

    没成想这人听完便罢,半点没有插手的意思。

    他们在客栈只歇了半日,喂过了马,吃过了饭,带了些干粮和水,便又下午出了城,上了往北的官道。

    她不由纳闷:“下午就走,为何不干脆歇上一日?”

    刀琴还和以往一样,坐在马上,走在她旁边,只道:“越往北越冷,气候也将入冬,我们须在雪至之前赶到边关。”

    姜雪宁皱了眉。

    一琢磨也觉得有道理,便干脆不想了。

    天色渐渐变暗,窝在车里没一会儿就发困。

    往前走了有七八里后,她打了个呵欠,有点想睡了,便将厚厚的绒毯一披,准备躺下去。谁料刚要动作,黑暗中车帘陡地一掀,一阵风吹进来,随之潜入车内的还有另一道暗影!

    姜雪宁顿时大骇!

    要知道刀琴剑书与另外十数名好手都随在两侧,可刚才外头竟没听见半点异响,甚至此人进来的时候,车都还在继续行进,来者又该是何等恐怖的人物?

    这一瞬她浑身紧绷,立刻就要尖叫。

    然而来者的动作却无比迅疾,欺身而上,一把就将她的嘴捂住了。

    微有凉意的手掌,沉稳而有力。

    对方的面庞也离得近了,几缕呼吸的热气洒在她耳畔,激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时才借着吹起的车帘外那一点极为昏暗的光线,看出了些许熟悉的轮廓。

    竟然是谢危?!

    姜雪宁震惊地眨了眨眼,这一下终于不敢乱动。

    是了。

    外头明明有那么多人,若不是谢危,怎可能半点动静没有?

    可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她生出几分迷惑。

    谢危轮廓清隽的面容,在幽暗中显得模糊,竟像是一头蛰伏的野兽,给人以危机四伏之感。两片薄唇紧紧抿着,一双眼却透过车帘那狭窄的缝隙静默地朝外窥看。

    姜雪宁顺着朝外看去。

    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发现,前面是一条官道的岔路,他们这辆车继续向北,而谢危原来所乘的那辆马车在经过岔路时无声无息地朝着西边转去,上了那条岔路,渐渐消失在重叠的树影之中!

    姜雪宁虽算不上冰雪聪明,可看了这架势,还有什么不明白——

    有人盯上他们了。

    一时之间心跳如擂鼓。

    她一动不敢动,只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坏了谢危的计划,任由他将自己摁在柔软的绒毯中,捂住自己的嘴,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