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第190章 误解
    www..,最快更新坤宁 !

    第190章 误解

    我也不失信于人。

    也。

    姜雪宁听见这句话时, 是有一分茫然的, 因为并不知道谢危曾向谁许下过什么诺言。直到模糊的记忆里浮出一副画面, 连带着旧日险些被她遗忘的声音, 一道在耳畔响起。

    “少师大人, 中原的铁蹄, 何时能踏破雁门, 接殿下回来呢?”

    “很快,很快。”

    那一刹犹似冰面上破开了一道裂缝,有什么东西冲过来, 骤然触碰到了她,让她嘴唇微微翕张,似乎想要说什么。

    可谢危只是收回了目光。

    他面容沉和静冷, 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淡, 在她开口之前,已经补了一句:“况且, 我有我的谋算。”

    姜雪宁于是一怔。

    谢危则道:“一来燕临太重情义, 你有夙愿未了, 我固然可视而不见, 可燕临却未必能够。倘若你开口请他帮忙,他必定一意孤行为你赴汤蹈火。边关战事, 凶险万分。但凡出了点什么意外, 我数年的谋划都将功亏一篑, 毁于一旦。”

    他的声音越发漠然。

    人从桌旁起身,揭了一旁搁着的巾帕来擦手, 只道:“宁二姑娘性情偏执,我无法劝你不去救公主,碍于旧日情面,也不能杀你先除后患。所以特从京中来金陵一趟,你虽不算什么聪明绝顶之辈,形势却该能看得清的。料想没来见我这两日,手中诸多产业,大小一应账目,应该已经派人清点好了吧?”

    “……”

    姜雪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她豁然起身,直视谢危!

    清澈的眸底甚至带了些许怒意。

    她的确是做了一番打算才来的。

    谢危前两日来时对她说,要去边关。

    尤芳吟本准备了一大笔银两准备参与明年盐引之争,可官府那边随便找了个借口竟不让他们参与,而大费周章来此本应该插手此事的吕显也没投进去多少钱。

    这证明什么?

    证明吕显的钱忽然有了别的用途,且希望她们的银钱不要为争夺明年的盐引交给朝廷!

    什么事情需要赶赴边关?

    什么事情需要许多银钱?

    最大的可能,便是要向鞑靼开战!

    更何况,就算谢危没有这个打算,沈芷衣身陷鞑靼向朝廷求救的消息已经被证实。姜雪宁既然对人许下过承诺,自然要去兑现。

    的确如谢危所言——

    如果没有别的办法,她会希望燕临那边能够施以援手。

    所以那日思索良久后,她让尤芳吟与任为志抓紧时间清点好名下所能动用的所有钱财,以及近期内可以变现的产业。

    为的就是能尽快派上用场。

    可她没有想到,谢危会一眼看破,且话锋一转,背后是如此冷酷的算计!

    “是我忘了。”

    姜雪宁心底放升起的几分暖意,骤然被冰雪封冻,让她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握紧,声音里却含了一分讽刺。

    “先生所谋之大,本非常人能料,又岂能有常人之心?”

    谢危搭着眼帘,并不解释。

    姜雪宁看他这般无波无澜模样,更觉心底憋闷,想自己方才竟以为此人心中或恐还残余几分温情柔肠,实在可笑!

    圣人皮囊,魔鬼心肠。

    她竟敢轻信。

    可眼下除却谢危,又能指望谁呢?

    长公主危在旦夕,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这一时,也不知是恼恨谢危多一些,还是恼恨自己多一些,姜雪宁退了一步,向谢危弯身执礼,声音里却多了几分冷肃,只道:“学生涸辙之鲋,先生志存高远,能得您垂怜开恩,已是大幸,况乎谋事救人?钱粮财帛,悉已清点,账册傍晚便可交至先生手中。明日既要出发,便恕学生无礼,要回去稍作安排,先行告退。”

    谢危把那擦手的绢巾放下。

    姜雪宁没听他说话,只当他是默许了,一躬身后,冷着一张脸,径直拂袖,从屋中退了出去。

    外头吕显刚回。

    两人撞了个照面。

    毕竟是两年没见过,吕显见着这明艳冰冷的面容,乍还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是谁。

    他本想要打个招呼,谁料姜雪宁看他一眼,冷笑一声便走了。

    吕显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转过身来,重新看向前方谢危所住那屋的窗扇,犹豫片刻,还是轻轻一提自己那一身文人长衫,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谢居安瞧着无甚异常。

    吕显讪笑了一下,凑上去道:“刚看见你那宁二姑娘走了?”

    谢危回眸:“事情怎么样了?”

    吕显讨了个没趣,可看姜家那姑娘刚才走时的脸色,必定不很愉快,所以不敢再触霉头,只道:“前几日接到密函后,我便跑了一趟黄州,提前打点好了一应事宜。燕世子昨日已经启程前往边关,先做部署。谢居安,鞑靼这一次可是精兵强将,不比以前在中原铁蹄下苟延残喘的时候了。倘若此战不利,我们将再无一搏之力!”

    原本近两年,谢危安排得天衣无缝。

    对南边以万休子为首的天教,他虚与委蛇,并不跟他们撕破脸,偶尔还会提供方便;

    对北方以圆机和尚为首的佛教,他置之不理,避其锋芒,任其发展。

    孟阳与圆机和尚有杀妻之仇,都被谢危暗中拦下。

    皇帝疏于政务,只以心术权谋御下,民间自然怨声载道,天教趁机发展壮大;白马寺因圆机和尚之故,被封为护国寺,在民间也卓有声誉。

    偏偏圆机和尚与万休子有夙仇。

    邪佛妖道自然争斗不休。

    谢危居中韬光养晦,暗中网罗势力,襄助燕临,只等他双方相互消耗、斗个两败俱伤。即便有哪一方获胜,也不过是惨胜如败。

    届时他自伺机坐收渔利。

    如此便可不费多少兵卒,挥兵北上,造一个惊天动地的反!

    可如今因为一个乐阳长公主沈芷衣,竟然要先动燕临这步棋,拿去对付鞑靼,救下公主!

    在吕显看来,简直是脑袋有坑。

    可对着谢危他也不敢把话说得太难听,咕咕唧唧道:“朝廷都不愿对长公主施以援手,你我一介外人,且将来还要做大逆不道之事。怎么说她身上所流淌的也是皇族之血,便冒着大事不成的风险将她救下,等你破京城、戮皇族,她放在那里岂不尴尬,又何以自处?”

    也就是说,救沈芷衣,对他们来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谢危听他一来就说了这许多,微微有些厌烦,随手一端案角上搁着的冷茶递给他:“你不渴吗?”

    吕显皱眉:“我不渴。”

    话说着却还是把那盏茶接过来,下意识喝了一口。

    茶味深浓,透着股陈气。

    吕显瞬间喷了出来,简直不敢相信:“姓谢的,这茶冷的!陈茶,也敢给我递!”

    谢危却只想起屋内那女子方才豁然起身时的神态,眼底竟似乎有那么一分,失望?

    她难道不觉他是洪水猛兽,竟以为他还有救么?

    失望也没什么不好。

    慢慢闭上眼,谢危真的倦了,坐于窗下,轻轻抬手压住自己紧绷的太阳穴,道:“热茶堵不住你的嘴。晚些时候宁二那边有账册送来,按计划我明日启程去边关,后方便要烦劳你谋划照应,粮草辎重乃三军重中之重,万不能有闪失。”

    “宁二姑娘那边的账册?”

    吕显眼皮陡地一跳,心道姜雪宁送账册来干什么,可此念一起一下就想起了方才姜雪宁离开时难看的脸色,一种不妙的预感顿时浮了上来。

    他道:“你怎么同她说的?”

    谢危搭着眼帘道:“想救沈芷衣,除我之外,无人能帮她。”

    吕显倒吸一口凉气。

    他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简直有点恨铁不成钢,跺脚道:“可你明明……这样怎能讨得姑娘欢心?!”

    谢危却沉默不语。

    秋风萧瑟,梧叶飘黄。

    傍晚的金陵城被笼罩进璀璨昏黄的霞光里。

    几条小船拖着渔网,从河上返航。

    一切都悠闲安宁。

    可从别馆出来的姜雪宁却是火气甚大,乘马车回到斜白居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把花厅里的花瓶摔了三四个,才勉强恢复了冷静。

    她灌了半盏茶,才使人先将账册送去谢危所在的别馆,又差人叫了尤芳吟来,做了一番交代。

    账册交了,很多东西却还是要人料理。

    她要亲赴边关,中原这边却需要留一个尤芳吟坐镇,方可使大小事宜有条不紊。

    尤芳吟一听不由怔神:“姑娘为什么把事情都留给我处理?”

    姜雪宁已经在叫人收拾行囊,只道:“我明日就走。”

    尤芳吟大惊:“您去哪里?”

    姜雪宁截然道:“去边关。”

    尤芳吟彻底愣住:“可,可这般急,明日就走……”

    姜雪宁将那一只装着土的木匣捧起,珍而重之地放入行囊,回眸看向尤芳吟,道:“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明年初春还救不出公主,往后就不会再有机会。”

    上一世,鞑靼开战之时,便是公主罹难之际!

    这也就意味着——

    倘若想要逆转前世命运,救出公主,他们无论如何,必须抢在鞑靼向中原开战之前,向鞑靼开战,发动一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奇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